一路上,村民都好奇地瞅着王小川身后那两个面生的人,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你看……这俩人是干什么的?”

“你问我……我怎么晓得……难道王小川有一门城里亲戚?”

“就他?只怕是惹了什么祸,睡了人家女儿,被人家找上门算账了吧?”

一听这话,母亲就火了,回头一瞧,说话的人不正是丽嫂吗?

母亲可不是个吃素的,虽然平日里有什么小磕碰,受了也就受了,忍了也就忍了,但编排到了儿子王小川头上,那就不是能忍得了的了:“丽嫂子,我是欠了你钱还是怎么的,你狗嘴里怎么就吐不出象牙啊?”

“狗嘴嘛,当然吐不出象牙。王大娘你也别生气……气坏了身子小川可是要心疼的。”一身横肉的斗四娘,难得慈眉善目一回,而且还是帮着王小川说话,这让周围的人好不吃惊。

有几个晓得内情的,小声地说:

“斗四娘的女儿兰花……不是被王小川给治好了吗……所以才帮着这小王八蛋说话呢。”

“有这回事……王小川不是庸医吗?”

母亲炮弹似的冲了过去,一挥胳膊,声音响亮如钟:“你才是庸医,你全家都是庸医,我小川就不能出息一回?”

“静一静,大家都静一静,”那随王小川来的老者,环顾四周,说话声音虽然有些低沉,但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威严,“这位王神医,能治好我女儿的心脏病,算是我女儿的救命恩人。我女儿宋可悠,因为治病的缘故,会在贵村住一段时间,麻烦各位乡里乡亲多关照关照。今天中午,我替神医请大家吃顿饭,就去乡头那个德昌饭店,如何?”

话音一落,四周鸦雀无声。

倒不是大伙儿不乐意,而是从没有人在村里头这么请过客。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默不作声,暗暗猜测着这人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开玩笑的。两三秒后,也不知是哪个胆大的,带头应了声,场面忽然就戏剧般地变得热闹起来。

“啧啧……德昌饭店啊……那可是村长、村支书才去得起的地方!”

“依我看……这人只怕是个当官的……你看那派头,啧啧!”

“城里人说话就是不一样……还‘如何’、‘如何’……要是我……我就说不出。”

老者满意地环顾四周,兀自点了点头。

王大娘疑惑地问:“那……不去我家吃饭了?”

“都说了去德昌饭店,还做什么饭,正好省了事。”王小川乐呵呵地说。看不出这老者还挺会做人,刚刚竟然说是替自己请村里人吃饭。

我王小川要请人吃饭了,还是去德昌饭店!这可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要把燕儿那丫头叫来,还有芳嫂、兰花儿、文雅静。

永祥嫂子嘛……只怕不去叫也会来……她儿子长得实在太瘦了……也难怪……地里的黄瓜、茄子都进了他娘那张竖着的嘴,他能不瘦吗?

“小王八羔子,这回长脸了?”一只粗糙的大手在王小川后脑勺拍了一下,不是母亲是谁?

“放心,不会长了脸忘了娘。”王小川嘿嘿地说。

“傻小子,是‘娶了媳妇忘了娘’。连句话都不会说,当年送你去读书的钱,只怕都打了水漂了!”母亲在他耳朵上揪了一把,看上去凶狠狠的,力气却是小得很。

王小川也不躲闪,笑嘻嘻地给母亲捶了捶背,一路捶,一路往前走,后头跟着一群人。几个口舌多,嗓门大的,挨家挨户说着请客的事,引得不少人出来看热闹。

快到德昌饭店,迎面走来七八个人,中间那个,瘦瘦高高,穿着件花花绿绿的大衬衣,下摆扎进裤头里,裤子也是花花绿绿的,宽松得像两个面口袋,迎着风呼啦呼啦的。

他叼着根烟斜眼瞅着王小川,从嘴角吐出一句:“哎哟……这不是王小川吗……人模狗样的……是要去哪啊?”

母亲上前就要开骂,却被王小川拦住了。

“狗剩,你这是要拦我?”王小川一眼就瞅见了狗剩袖子里,那根指头粗的铁棍。

“不拦你拦谁?”狗剩吐出嘴里的眼,狠狠踩了一脚。那烟还剩老长一截,他可真是舍不得,但电视里头,不都是这么演的么?“老子本想到你那个破诊所去会会你,哪晓得你一下就跑得没影了,难不成是怕了?跪下给老子磕三个响头,老子就放过你!”

王小川撇嘴笑了笑:“怕什么,怕你个棒槌?你给我好好看清楚了,现在不是你放不放我,是我放不放你!”

“什么意思?”狗剩有点懵了,他还以为王小川会怕得像个缩头乌龟。

王小川扭头瞧了瞧周围的村民,大声问:“还去不去吃饭了?”

“去,当然去!”

“怎么不去呢?不去是傻子!”

“那这几个拦路的咋办?”他又问。

“谁敢拦路,先过过大爷这关!”斗屠夫第一个站了出来,拍了拍长满了毛的胸脯。

章节目录

乡村邪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舟遥青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舟遥青衫并收藏乡村邪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