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娟看了看王小川发泄之后还鼓鼓的裆部,心里有了计较,随便丢了两件衣服给丽春红,“你快回去吧,今天的事,谁也不准说。”陈娟说完,晃了晃手中的相机,丽春红被拿住了七寸,狠狠地瞪了一眼陈娟,又看了看吊儿郎当的王小川,随便把衣服一裹,转身走了。

屋里只剩下王小川和陈娟两人,王小川见陈娟看着床上的一摊湿漉漉发呆,不由邪笑道:“娟姐姐……你脸都红成这样了,我敢打包票,你下面一定湿了,来嘛……你给我弄一点水,洗了之后,咱再进去,一个萝卜一个坑,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王小川歪看着陈娟的下体,只见她两腿微夹,中间凸起一个小包包,显然是思春有那方面的需求了。

陈娟白了王小川一眼,咯咯一笑,“我说王神医,过去,你到我们老斗家门口,哪一次不是像夹尾巴狗跑掉,现在胆子可真是大了,我虽然比你大了几岁,可是我嫁给了老斗,可就跟你爹是平辈的,你还想上我……你就不怕,我找你妈告状去?”

王小川听见夹尾巴狗,一下就把陈娟摁倒在床上,用手托着这骚蹄子的下巴,另一只手,狠狠的在她下面隔着裤子哐哐搓了几下,“呸,我王小川啥时候怕过人了,我是怕沾染了你家男人阳痿的病,天天不是猪尿泡炖药,就是牛尾狗鞭的,不膳得慌?老子闻不起这个骚味儿……你想告我老娘,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正法了!”

王小川手在陈娟裆部摩挲一阵,发现这荡货,居然眉目含春,一副很享受的样子,王小川哪还把持得住,另一只手,一下捏在她饱满的肉球上,左捏捏,右搓搓……

“啊……嗯,别弄婶子,小川……真的,婶子还有事……”陈娟挣扎着起来,双腿把王小川的手夹得死死的,“你个饿死鬼,婶子给你开玩笑的……你帮了婶子那么大的忙……搞定了春红,我谢你还来不及呢,只是……老斗家姑娘从乡里面回来了……我得给她做饭……”

陈娟见王小川依旧揉搓着自己的胸,胸口传来一张胀痛酥麻,整个人都快软了,她冲王小川吹了一口热气,“哎呀,你别摸婶子了……万一婶子把持不住,咱两在这办了……老斗的女儿来撞见了,你不完蛋,你老娘还有好日子过吗?”

王小川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老娘拿着扫帚打,陈娟这么一说,他不舍地将手从娟婶大球球上缩回来,缩回来的时候,还不忘扯几下那一颗被自己摸硬的葡萄。

虽然收回了手,王小川心里还是有些不甘,你这夯货,明明想干,却又要装贞洁,老子非得让你涨点教训不可。

王小川伸手在湿漉漉的垫单上抹了一些白色液体,冷不丁擦在陈娟的脸上和红唇上,“这个,当着是咱两的约定……告诉你哟,这东西美容……你们家老斗那玩意儿不好用,肯定整不出豆浆加牛奶了,咦,你还懂得舔进去吃?娟婶,你很有研究哦。”

陈娟砸吧砸吧嘴,红扑扑的脸蛋上还挂着两滴特仑苏,她伸出白嫩嫩的手,往脸上一抹,“小川,你咋这么坏,呵……婶子你都敢调戏……别忘了,给我治腰……”

“成,你到我诊所来,你想咋治,我给你咋治,包爽,包好?成不?”王小川见陈娟真是把自己的泄物当做了美容霜,心里一阵荡漾,这个女人啊,可真是骚上天了,有机会,一定要让她见识一下自己大刀的威力。

王小川心里邪想着,两眼珠子都快泛出亮光来,陈娟拿着几张纸,擦了擦床,又偷偷用手指摸了摸那白色的液体,幽幽对王小川说道:“你快些走吧,我告诉你哦,老斗的女儿,可是出了名的泼辣,我都镇不住,要撞见你这个村里痞子,一准骂的你狗血喷头。”

王小川眼珠一转,心想,哎呀,我怎么忘记老斗这老家伙,那玩意儿虽然不顶用,女人娶了四五个,可年轻的时候愣是蹬坏了四五床草席,带把的没生出来,反而弄出三个女儿来,这三个女儿长得一个比一个水灵。

大女儿叫斗一叶,年龄和斗村长的女人陈娟差不多,快奔三的人,听说嫁了县里面一个当官的,可是刚嫁过去没几天,男人就进了局子,钱财都归了斗一叶,斗一叶守着一座空房子,除了半夜寂寞玩黄瓜,日子倒也过得,有事没事总会回娘家,穿着好衣服挂着好首饰,在村里溜达一圈。

二女儿叫斗一清,是斗村长第二个女人生的,快有二十五的年龄了,在丽山乡卫生所里面当医生还是护士,天天手捏注射器,一天不知道要打多少人的屁屁,她不但是从医科学校毕业的,而且医术高明,听说人长得水灵灵,白嫩嫩,追求的人一大堆,可是这斗一清,愣是看不上这些追求的人,说是她的男人,得和她趣味相投……总之就是要镇得住她,虽然她这话是说,要找一个医术比她高明的人,可是王小川知道这个传言之后,总是觉得,她要找一个大鸡鸡的男人……毕竟是医生嘛,那玩意儿见得多了,要选一个JJ大的……

也是因为斗村长的女儿斗一清医术高明,导致王小川成为了村里的反面教材,村里人一般都会说‘王家那小崽子能治啥病哟,去斗家姑娘那看,一针筒扎下去,啥病都能好’,王小川莫名成了背锅的人,对这个叫斗一清的女人,印象深刻,不过,王小川总共就见过她几次,印象有些模糊,只觉得,她胸是很大的,腿是很细的。

“喂,你还愣着干嘛,赶紧走的,看见没,斗家三千金来了。”陈娟往窗子外一指,可不是,外面一长发飘飘,蹬着自行车噌溜溜从东边飞来,那倩影,那身姿,那奶子,上下起伏,左右摆动,把一花衬衫给噌来噌去,自行车坐垫处,那两小腿深处的动感地带,被坐垫给噌起来,鼓鼓荡荡的。

“这妞正点啊。”王小川眼中亮光闪过,远处的女人,衣服逐渐隐去,露出她完美的胴体来,王小川只看了一眼,哈喇子就流了出来,手在空气中抓了一把,好似抓住了一个大球球,“这妞……叫啥来着?”

章节目录

乡村邪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舟遥青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舟遥青衫并收藏乡村邪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