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娟见王小川双手往空气张牙舞爪,一看就是失传的抓奶神功,心想,这小痞子,还真是胆大,不但连老娘也敢弄,对老斗的女儿也有非分之想,反正这丫头整天看不顺眼,骂老娘是狐狸精,不如,让她也吃个亏。

想着,陈娟双眉含春,凑到王小川跟前,“你不会连斗一凤这刁蛮丫头都不知道吧,亏你还想捏人家的奶子,你也就冲空气过过瘾。”

王小川把手一收,回过神来,抓抓头,“呀,原来是这丫头啊,当年可是跟我在河里摸虾摸鱼摸大腿的,啧啧,咋一下长这么大了,不是说去外地了吗?”

陈娟呵呵一笑,指着王小川的下面,“你不也长这么大了吗?告诉你哟,这一凤啊,人家今年已经毕业了,分配到咱们乡教初中呢……老斗对她可疼爱了,你还不快走,小心抓住你的尾巴……”

王小川本来要走,一听这话,顿时笑道:“咋了,当了老师我就怕了,当初在河里摸鱼的时候,我不小心摸着她的饼,她还向我求饶呢,小妞,几年不见,我会怕她?”

陈娟穿好衣服,往院子里走去,“反正我管不着,到时候我就告诉她,你是来找老斗的,顺道告诉你,她虽然是一个老师,可是泼辣起来,可了不得。”

“是吗?”王小川看着那越来越近的倩影,心里一阵火热,尼玛,这老斗歪瓜裂枣,能当村长,怎么生的女儿,还长得这么水灵,这丽水村的好处,咋都落在他家了,不行,这妞,太正点了,得征服。

“嘿,我告诉你,她去教书第一天,咱乡上那教了十几年的班主任,想当着学生的面,摸她的奶子,结果你猜咋滴?”

“她从了?次奥,畜生啊,应该换我来摸啊。”王小川已经能看清斗一凤的瓜子脸,白嫩脸,小酒窝,淡笑容,那酥胸,这细腰……丽水村的水养人,果然不假……

“呸,就你这样的,还不被外面家一凤一拳弄倒啊,那班主任,人高马大的,听说不知道糟蹋了多少小女生,她就这么一脚,硬生生的让人家断子绝孙……第二天,就进了监狱……你说,你遭得住?”陈娟看了看王小川的裆部,“就你那么大的家伙,藏都没地方藏,就像鸡蛋一样,被咔一下弄碎,呵,可别真碎了……我还没……体验到,你得给我治腰……”

王小川双腿一紧,夹住蛋蛋,“这妞这么猛?”

“可不是……”陈娟见王小川裆部翘起来老高,忍不住痒痒,往王小川身边噌了噌,顺手捞了一把,“呀,还真是货真价实……啧,我们家老斗,啥时候也能这样呢……哎呀,一凤来了……我真是神经……摸你这玩意儿干啥……哦,她读书练过跆拳道……洋人的玩意儿,你可别挨踢了……这小宝贝,呵,咋还顶我呢!”

陈娟不舍地将手从王小川裆部收回来,转身拿着一把扫帚,在地上划大字……

她哪里知道,斗一凤这丫头,眼睛从小就贼亮贼亮的,她人还在离家有一段的时候,就瞄着家里了,她刚教书,就当了班主任,得让老斗乐呵乐呵,所以兴奋得很,可是她看见家里院子里,有两影,一是斗一凤非常讨厌的狐狸精陈娟,另一个,则是陌生得很,加上两人离得近,又从里面出来,斗一凤心里大骂,这个妖精,果然背叛了我爹……

“呵……我说是谁,一凤,你回来了呀,快,进屋的,我都把饭做好了,车给我,我给你把车放好。”陈娟一脸媚笑,她是真怕老斗家三千金,当初她刚嫁过来的时候,愣是被这斗一凤给刮了两巴掌,老斗屁都不放,可见对这丫头宠到啥样。

“谁要你摸我的车子……”斗一凤虽然当了老师,可是这脾气,还真是大,她大而有神的眼睛瞪了陈娟一眼,陈娟整个人就焉了,缩着身子,讪讪笑了两声,接着捏着扫帚,扫地做样子。

斗一凤把自行车支架弄下来,忽然觉得身上怪异得很,就像被剥光了架起来一样难受,转身一看,正好看见王小川那贼眼正好冒着精光,盯在自己胸口上。

斗一凤低头一看,顿时惊呼一声,原来她蹬车太猛,胸口弹性太大,把两颗钮扣给弄飞了,大夏天的天气,斗一凤里面一奶-罩,外面一花衬衣,胸口的一对大球球从衣衫里钻了大半出来,好不羞人。

斗一凤慌忙扯住胸口,怒瞪了一眼王小川,“你是谁啊。”

“呵,他是王小川啊……小时候你们玩着的呢!”陈娟一心讨好斗一凤,说句话,把气氛给活跃一下。

“闭嘴,问你了吗?”斗一凤怒看着王小川,见这家伙目光色色,嘴角弯弯,十足的登徒子。

关键是,刚才陈娟不害臊,摸了王小川裆部的枪,王小川这玩意儿可是敏感得不行,溜溜的大得不行,顶在裤子上,支起了帐篷。

斗一凤看了一眼,顿时脸臊眉黑,“登徒子……陈娟,你是不想在我家过了吗?你背着我爸,干了啥!”

陈娟扫帚一丢,目光闪烁,“一凤啊,这是小川啊,你不认识了吗?”

“咳……那个,小时候,咱们见过的,就在丽水河里,那一次,我抓了鱼,结果掉进你裤子里……”王小川见斗一凤把奶子遮住,暗道可惜。

“原来是你这个登徒子……王家的小祸害!”斗一凤一听王小川提当年事,噌的一下火冒三丈,双手捏着拳头,也不管胸口的奶子嗖的一下钻出来,对着王小川,啊呀呀就来了!

陈娟吓的面色一白,慌忙退后,生怕招惹了这悍女,心想,王家这崽子,吹牛吹大发了吧,当年事,一准是人家一凤去河边,他去占人家的便宜,这小子,从小就是祸害,呵,打脸可以,可别踢着他的命根子哟!

说时迟,那时快,斗家三千金,美腿一抬,喝呀一声就往王小川面门踢来!

王小川本来是护着蛋蛋,可这妞不按套路出牌,王小川只得临时用手护着英俊的脸,另一只手慌乱地往空中一抓!

“哎呀!”斗一凤尖叫一声,王小川想象中的美腿没有踢来,慌忙睁开眼睛一看,只见斗一凤眉头紧皱,双眼怒火冲天!

“咦,好软软……你装了馒头?”王小川五个手指又捏了捏,往斗一凤胸口一看,“哦,原来是肉馒头……哦哦,好挺,好大!”

章节目录

乡村邪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舟遥青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舟遥青衫并收藏乡村邪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