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一凤见王小川捏住自己的咪咪,还一副荡漾的样子,顿时恼怒,“流氓……放手!”

“是你要打我的,这事娟婶子亲眼看见的。”王小川心里那个爽啊,当年这妞小时候去河边玩,穿个开裆裤,被自己摸了下面的饼子,事隔这么多年,居然又摸了她的奶子,她这般气愤,一定是在计较当年偷袭她的事。

陈娟吓在一旁,忽然听见王小川叫自己,扫了一眼两人,顿时愣在当场,她的双眼珠子快要掉在地上了,心想,天呐,这个王小川,还真是没死过,居然敢动手,还捏住了老斗家女儿的奶子,这事,要是让老斗知道了,这王家,还能在村里呆吗?

“咳……你们可别打了,万一有人经过,可咋整?”陈娟明面上帮着斗一凤,内心里,却是一阵荡漾,擦呀,这小川可真争气,给这小妖精杀杀威风,看她还怎么在自己面前嘚瑟,这下好了,奶子被捏了,我看你以后怎么在我面前抬起头来,捏啊,你可使劲儿的捏,别放手,呵,她奶子怎么那么大?

斗一凤一听陈娟的话,心里一慌,是呀,这大白天的,万一被人看见了,可咋办,“你松手啊。”斗一凤话语里开始服软。

王小川心里舍不得这么香软的馒头,可也担心有人看了去,聒噪到老斗的耳朵里,万一他一发火,把老娘给弄出丽水村,可咋整。

王小川刚要收回来,却又‘咦’的一声,又在斗一凤的大馒头上滑了几个圈圈。

斗一凤见王小川这般下作,再也忍耐不住,一美腿踢在王小川的肩膀上。

王小川好像在专注着什么,双眼盯着奶子看不停,冷不丁吃了斗一凤一脚,身子一歪,向后退砸在陈娟的身上。

王小川只觉后背被两团软球球顶着,肩膀也不疼了,“喂,你这妞,怎么这么粗鲁,我是医生,我给你看病……”

“你有病吧!还不赶紧滚!”斗一凤抄起扫帚,对着王小川一阵追赶。

王小川边走逃边说道:“你奶子得病了,不治,你就完蛋鸟……到时候,别来求着我王神医哦……”

……

王小川像一阵风没了踪影,斗一凤肺都快气炸了,她好好的心情,顿时没了,指着陈娟吼道:“愣着干嘛,骚狐狸精,去把我爸找来,不然,刚才的事,我告诉我爸。”

陈娟心里把斗一凤骂了个遍,你才是妖精呢,我看你是被王小川捏着暗爽的吧,“你爸去见乡干部了,我上哪儿找去,你要跟我们家老斗告状,婶子我也不是吃素的,刚才你和小川,那啥了,我看见了。”

“你!”斗一凤酥胸上下起伏,胸口有些痛,指了指陈娟,“就你也配让我叫你婶子?你最好别背着我爸偷男人,否则,我家三姐妹,也不是吃素的,你小心点,还愣着干啥,做好的饭呢?”

……

再说赵狗剩,他偷看永祥嫂子,暗自摸着下面的家伙爽,被王小川这么一打,下面的家伙一阵刺痛,狗剩感觉下面的玩意儿,再也硬不起来了,心里想着回去找媳妇儿试试枪还是好的不,虽然赵狗剩想找个野女人试试,可情急之下,野花不如家花好摘啊。

狗剩和王小川一样,也是村里的痞子,不过,他有一帮烂兄弟,村里人都怕他,按理说,这样的一个痞子,肯定没女人敢嫁给他,可他偏偏娶了一个女人,叫余小云,这余小云身材娇小,人也风骚,模样俊俏,可惜啊,就是胸口没奶子,像男人一样平整,所以,她被村里人笑话,为此,赵狗剩愣是没有陪她睡过。

这赵狗剩刚到家,却不见自家婆娘,原来他婆娘余小云早上闹肚子,心想吃坏东西了,就走去乡市集,药店里买了药。买完药,就走去开店的姐妹那借水吃药,两个作一处聊天,讨论为啥自家胸口不长奶子,姐妹还留她吃午饭,可是吃了药,肚子还是不太舒服,又听说王小川最近医术高明,就去了他的诊所,谁知门却是关着的,余小云对着窗子看了几眼,发现王小川没见,正要走,却发现窗是开着的,边上还放着几个碟片,余小云最喜欢放带子看,就顺手牵走了,反正王小川在她心里也不咋滴,只是她那碟子的动作,刚好被干活回来的一个女人给看见了。

她一回到家门,就把碟子给放进DVD,没一会,电视里就露出了一男一女激情的一幕,余小云面色红润,竟然看得出了神,自家男人以前歪着膀子,自己又没奶子,愣是没有被男人搞过,寂寞难耐,于是学着那电视里,自己安慰起来,谁知她声音放得大,被隔壁的人给听见了,一个女人,隔着窗也跟着看起来……

章节目录

乡村邪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舟遥青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舟遥青衫并收藏乡村邪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