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一叶的手被王小川一拉,她一手提着的裤子就斜了下来。王小川这才看到,就在她白白的屁股后面,一排细小的蛇齿印分外明晰,鲜红的血液从齿印中汩汩而出,王小川看到鲜血喷流而出,微微一愣。

斗一叶看王小川着急的样子,反而安慰他,她用裤子将流血的地方压住,轻声说:“我看了那条蛇,那蛇好像是菜花蛇,没什么毒的,流一会儿血,兴许就没事了。”

听斗一叶这样说,王小川才回头朝蛇看了看,发现这条蛇并不是什么剧毒蛇,而真是菜花蛇,这蛇在林区也常见,只有轻微的毒。按照林场里老辈人的做法,这样的蛇咬了,只要将里面的毒液吸出来,基本就没事了。

王小川见确实是条微毒蛇,也就放心了不少,但回头一看斗一叶的大腿内侧,白嫩白嫩的,当即就义无反顾地要求:“一叶姐,要不,我帮你将毒吸出来了吧,这蛇虽然不是剧毒,但还是有毒的。”

斗一叶连忙说:“王小川,谢你了,不,不用了,真的不用吸了。”

王小川看着斗一叶还疼得难受的样子,也不知道是真疼,还是假疼,在美腿面前,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他径直站到斗一叶的旁边,一只手便将她的身子推倒,让她侧翻过来,另一只手将她又白又大的屁股掌住,让她的屁部往上拱着。

斗一叶眼里闪过一丝期待,但还是装作不愿意的样子,她一只手要提着裤头,另一只手的力量哪拗得过年轻力壮的王小川。被王小川掀转过来后,斗一叶屁股后面那流血的蛇齿印便清晰地展现在王小川面前。

鲜血还在顺着蛇齿印丝丝外涌,王小川看到鲜血流成一线,从斗一叶的翘臀直流往裤腿里,王小川当然不会去给一个财奴女人吸毒血,他随手弄来一片青叶子,往斗一叶屁股上一沾,一挤,一捏!

或许是王小川用力过猛,斗一叶忍不住屁股一挺,嘴里“啊”地叫住了声。

王小川把青叶子一丢,见牙口血已经红了,知道这妞没事了,看了看她的刁钻姿势,不由说道:“一叶姐,你忍忍,我给你吸,就没事了”。

斗一叶将腰身一硬,轻轻地应了一声:“嗯。”

王小川嘴上说着用吸的,实则用手在她翘臀上摩挲起来。

顺着斗一叶一叶姐白花花的屁部,王小川这才看到,就在离蛇印不过寸余的地方,就是她白色的小内裤。她的内裤小,紧,内裤的布条深深陷进屁股沟深处,两辨屁股肉便分外耀眼的呈现出来,斗一叶两块屁股真翘,屁股肉上还有些小黑点,旁边的裤子上还沾有草木杂物。

王小川的手越加的靠近斗一叶的私处,眼睛再往里边看--是一座稍稍隆起的小山,小山竟将内裤顶了起来,看起来圆润饱满。几根凌乱中黑中带黄的毛发,就从那小山的边缘伸了出来,像清风岗路边的芭茅草一样。

再看时,王小川才发现,那凌乱的茅草间,竟有白色的水水从那里流出来,那水流不大,也没有顺着斗一叶的大腿往下淌,可这水流,让斗一叶一叶姐那微微隆起的山包,散发着一种让人想舔一舔的味道。

王小川狠狠骂了自已“流氓”,手上技巧,却越加的细腻大胆,挑逗,并问斗一叶:“一叶姐,好些了吗?”

斗一叶面色霞红,不敢转身看王小川,说:“好像,要好些了。”

王小川说:“还有其他地方咬蛇了吗?”

斗一叶说:“好像只有这个地方咬了,我吓得要死,也没注意看,要不,你帮我找找看”。

王小川得了命令,便将一只手探了过来。他用手轻轻的拔开斗一叶屁股上被遮住的另一半屁股,又用手指将她的内裤从一边顶到另一边去。

王小川左看右看,除了看到斗一叶肿起来的像两片蓓蕾的唇之外,似乎再没有被蛇咬过的迹象,倒看到那鲍鱼唇两边的山沟沟里,有浓白的液体像春天丽水下的阴泉河河水一样,丰盈畅快,明丽晶莹地流淌着。似乎只要轻轻一碰,或者春天的一个响雷,那河里的水就要溢出来一样。

王小川的手滑出那隆起的小山沟边缘的时候,斗一叶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动了一下,双臂用力地将王小川的手夹了起来,嘴里先前痛苦的叫喊已经变得低沉,缓慢,舒缓。

“一叶姐,你没事吧?”王小川用手扳住斗一叶颤动的身体。

斗一叶轻轻地咬着嘴唇,嘴里嘟哝着,就是不说话。

再说王小川的身体,也在这个过程中发生着变化。开始时他觉喉咙发紧,喉结上下左右一直蠕动。

接着下面那根东西,不知什么时候就顶了起来,粗粗硬硬的,从屁股后面来了股力量,将它支撑起来往前挺,那硬挺的棍子被裤子别住了,脆生生地疼。

王小川被下面那东西别得难受,又怕斗一叶像余小云一样飞了,便对斗一叶说:“一叶姐,我再次到处检查了一下,没见你哪儿还有蛇咬的齿印。”

斗一叶说:“可是,这会儿一叶姐头好晕呢,牙齿在打颤,我估计,是真的中毒吧!”

章节目录

乡村邪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舟遥青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舟遥青衫并收藏乡村邪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