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唔……额。”哑巴柳圆圆用手比划着,她又从楼上下来,示意王小川上去吃饭。

王小川心里挂念着母亲,婉言拒绝了,柳圆圆似知道王小川在想些什么,又‘额啊额’的比划了一通,王小川总算明白,这妞是问自己是不是真的变成了神医,治好了斗一凤的病。

王小川点点头,柳圆圆眼里更是有了期待,她手往自己脖子指了一下,然后又想起什么,转身过去,一会手里捏着一沓钱。

“你要我给你治病?”王小川问道。

柳圆圆像小鸡啄米地点头,把钱塞到王小川的衣兜里,王小川哪会要一个可怜女人的钱,把钱又给她塞回去。

两人你推我攘,最后王小川一个不小心,摁在了柳圆圆的酥胸上,两人顿时愣住。

“额……好软!”王小川嘀咕一句,忽然想起,柳圆圆嘴哑耳朵可不聋。

王小川以为柳圆圆会发怒,谁知道她只是面色一红,冲王小川眨了眨水灵灵的眼睛,似在传达着什么情谊。

王小川心里一阵荡漾,柳圆圆的确好看,但现在还不是做这事的时候,得回去看母亲。

王小川艰难地撤回手,却没发现柳圆圆眼中的一抹失落。

“我会给你治病的,不过,我下午给母亲治了眼睛,现在还不知道情况如何,圆圆,我得回去了。”

柳圆圆见王小川不要钱,又用手拉住王小川,然后甩着屁股上楼,没一会,便提着一些腊肉还有其他还吃的,递给王小川,并示意是送给王大娘的,祝她眼睛复明。

王小川心里一热,心想,这妞心地倒是不错,自己还对她有非分之想,着实不应该,接过哑女的东西,王小川忍不住在她粉嫩嫩的脸上亲了一口,“圆圆,你明天到我诊所来……我给你看病。”

柳圆圆一只手捂住脸,然后额啊一声,次溜溜跑上楼去了。

“嘿,这妞还懂得害羞?嗯,这脸真光滑!”王小川提着东西,哼着曲儿,走在村里的路上。

傍晚十分,村里人都收活回家,一路上,有不少人和王小川热络地打着招呼,让王小川大感意外,看来,村里人大多都是善良的人,只有村长这厮丢了祖宗。

王小川心情不错,哼起了曲儿,手里提着腊肉,村里人就问这肉的来头,王小川为了柳圆圆的名声,含糊其词,只说自己给母亲治眼睛,别人送的。

村里人点点头,说了几句好话,然后回家去了。

王小川回到家,发现母亲刚好醒来,不过她眼睛被黑布蒙着,啥也看不见,直呼王小川。

王小川暗自愧疚,说是来晚了,把王大娘给扶到院子里。

夕阳下,王大娘脸迎着西面,“小川,妈感觉到了阳光!”

王小川心里一喜,看了看西边,发现阳光还太烈,不由说道:“妈,你再忍忍,我给你做饭去,这是圆圆给送的腊肉,您老最爱吃这个了。”

“圆圆?哦,是那可怜女娃啊……你小子,怎么能要人家东西呢?”王大娘感叹一句。

“妈,我让她明天来我诊所,我给她治病,我不要她的钱,这个,算做是酬劳,你就别骂我了。”王小川说着,进了厨房,烧起火,烟囱里青烟袅袅,夕阳下,茅屋里,一片祥和。

“这孩子……还真是出息了,居然又女的送他东西……”王大娘一抹泪从黑布下流出来。

她只听见王小川进出厨房,或是菜板咚咚响的声音,没过一会,厨房里面就传来一道道香气。

这时候,趴在墙角的土狗汪汪汪地叫了起来,外面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王大娘看不见,只能竖着耳朵听,这时候,一道爽朗的声音传来:“唷,大嫂,你这眼睛,还真让小川给治了,也不怕出事?”

说话的自然是斗屠夫家夫妇,他们刚卖完肉回来,便听见村里人说王小川给他母亲治眼睛,斗屠夫家两口子,一来是觉得王大娘以前没少给村里帮忙,想来看看,另外一方面,他也很好奇,王小川是不是真的能治好王大娘的眼睛,因为他母亲,也得了白内障。

斗屠夫是一个孝子,同时也很溺爱他女儿斗兰花,王小川上次治好了斗兰花,他便对王小川印象转变了几分,这不,又从背篓里拿出一块瘦肉,让他婆娘给王小川送进了厨房,让王小川一并做了。

“大嫂,你觉得咋样?”斗屠夫瞅着王大娘眼睛上的黑布,显然很是关心。

“我相信我儿子……哪怕最后是瞎了,我也认了。”王大娘伸手摸了摸井边的口子。

“小心,这是井。”斗屠夫叮嘱一声,却发现这井被塞上了,“但愿小川这小子,不是胡闹,不然,我非得捅他一刀不可。”

斗屠夫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想,王小川这小子这两年一直不怎么靠谱,他要是能治好眼睛,可真是神了。

斗屠夫有些动摇,心里有些肉疼媳妇送进厨房的瘦肉。

这时候,狗又叫了几声,却是挨着王小川比较近的两家人,他们明着是来送东西看王大娘,心里却是等着看王小川闹什么幺蛾子。

“咦,那不是一凤吗?她怎么来了?”斗屠夫的媳妇儿往外一瞅,只见斗一凤穿着一身白色的裙子,打扮得跟一朵花儿一样,骑着自行车,手里还提着一瓶酒,还有两个精致的礼品盒子,里面装着老年人的补品。

“大娘,我来看你了。”斗一凤把自行车一放,这直叫唤的狗却围着一凤直晃尾巴,好似一凤才是它的主人。

“哟,一凤,你来了,快,到大娘这里来。”王大娘年轻时候,给一凤喂过奶,她对一凤一直很热情。

“小川呢?”斗一凤问了一句,才发现别人正看着自己,不由脸一红。

“这小子,在里面做饭呢,嘿,你看他,你说,来个客人,他也不懂得招呼,小川,小川啊,快出来。”

“妈,菜马上就好了,你和斗婶她们先聊着。”

“不是,一凤来了……你出来一下。”

斗一凤一听王大娘对自己有特殊照顾,不由扶住大娘的手:“大娘,我是来看你的,不管他。”

话是这么说,斗一凤眼睛却往厨房里瞄,这时候,只见王小川一手拿着碗,一手拿着铲,走到厨房门口,给一凤晃荡两下,随又进去继续炒菜了,“叔,婶,饭菜马上好。”

“嘿,这小子……炒的菜,还挺香!”斗屠夫瞄了一眼斗一凤提来的酒,这可是正宗的茅台,也只有她家才有得起,“一凤,你感觉咋样?真好了?”

斗一凤下意识摸了摸胸口,点了点头,“我和二姐刚从县里回来,到医院做了检查,嘿,叔婶,你们猜怎么着?”

在场的人嗓子一提,不由问道:“怎么了?小川这小子骗你?”

“小川才不会骗人。”斗一凤低声嘀咕了一句,“不是,那专家看着新出的图,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愣说是医院昨天拿错了片子……结果比对确认之后,在场的医生都惊呆了……”

“那就是好了?”斗婶问了一句。

斗一凤点了点头:“嗯,那医生给我开了两副中药,要我回来熬了吃,说吃完就好了,又问我的病是谁治好的,我就说是王小川……结果他们不信,当时那老专家,脸都绿了……”

“嘿,这么说,小川这小子……还真有两把刷子。”

“你们说啥呢?来来来,坐过来,开饭喽!”王小川从里面端出两盘肉,放在院子里的桌子上。

“你来干啥?”王小川见斗一凤要进厨房,问了一句。

“帮忙不行吗?”斗一凤差点撞在王小川的怀里,心里陡然一跳。

“得,那麻烦帮我煮一碗白菜汤吧……”王小川嘿嘿一笑,斗一凤眉毛一扬,却还是老实地答应了。

王小川看了看斗一凤的背影,“这妞,恢复得挺不错,看来,那专家,还是有点本事的,开的药,起了作用。”

王小川走到王大娘的面前,看了看西边的太阳,“妈,我给你把布揭开……”

“不……我……我自己来。”王大娘忽然有些紧张,她双手放在后脑勺的打结处,解开之后,不敢取下来。

这时,不光其他人紧张,就连王小川,心里也没底。

王大娘终于揭开了眼睛上的黑布,她第一时间是看了看手,然后又环视了一下周围的人,最后凝视了一下王小川,最后目光看着西边的太阳,两滴老泪滴落下来。

“妈,怎么了?你看见了吗?”王小川心里一紧,不会真的失明了吧。

“看……看见了……我看见清风岗的亭子……我真的看见了!”王大娘起身之后,摸了摸王小川的脸,一抹泪,“十多年了,我的眼睛,又像那些年,能穿针引线了。”

“哈哈,太好了,妈,来来,坐下来吃饭,叔婶,你们也坐,我去找酒,咱喝几杯!”

“我带了酒,你给开了吧。”斗一凤有些不相信王大娘真的好了,直到王大娘自个走在桌子面前,瞳孔里的白色迷雾消失之后,她才彻底相信,看向王小川的目光,充满了复杂。

章节目录

乡村邪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舟遥青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舟遥青衫并收藏乡村邪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