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证明,聂清越的自知之明还是很靠谱的。十六个女孩子站在内院面对各路人马豺狼虎豹的目光,秋风都落叶般开始柔柔弱弱地发颤。当然,聂清越不在此列。她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人口贩卖黑市现场,四周守卫严密,客人非富即贵。果然再怎么清明的政治统治下还是会有黑暗腐败的一面啊,聂清越一边感叹着一边安抚性地拍了拍小丫头的肩旁以示安慰。买走妙龄女子的大多是肥头大耳大腹便便的富商样男人,而那些长相标致初见苗头的小姑娘们则大多被浓妆艳抹的妈妈样老女人盯上。小丫头似乎卖了个不错的价钱,十三娘笑得合不拢嘴。聂清越狗腿地跑过去蹭到卖主跟前:“姐姐,顺便带上我吧,这小丫头是我表妹。”那老鸨怀疑地看她一眼,见小丫头紧紧搂着聂清越不放便也相信了,皱着眉:“你一个丑丫头我买回勾栏院作甚。”聂清越被这样直接的话秒了,当下怔了几秒,立刻又换上满面笑容:“我能跑腿洗衣做饭打杂!这丫头脾气倔,我不在身边怕是要出事的。姐姐你行行好就带上我吧。”聂清越似乎能看见自己可怜的鸡皮疙瘩哗啦啦地掉了一地。老鸨不耐烦地望向十三娘询问价钱,十三娘扬眉冷笑最后一击:“一文。”一瞬间聂清越似乎感觉内院安静了几分。聂清越笑容依旧,脑内了一个咆哮教标准姿势:“您不能做亏本生意啊啊,这一路人力物力拐我过来好歹再添几文钱吧?!”舒大美人原本站在一个富商身后一脸委委屈屈的不情愿,在听到“一文”两个字后望着聂清越生无可恋死不足惜的表情,立刻配合地表现内伤状。整个人从头发到脚趾都在显示:“好想直接笑一个怎么办?良心和友情告诉我不能笑。”好吧,舒大美人都笑了,她也就认了。回头看舒晏,站在一个慈眉善目的老者身旁,清透沉静的双眸对这聂清越眨了眨,周身似乎环绕了任你流云落花去都不能惊扰半分的安然明净。可,可是,为毛聂清越分明从美人眼角看到的隐晦的笑意。聂清越忽然觉得其实买一送一的废料搭配也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一手交钱一手交人。 小丫头看着自从上了轿子后一脸我欲随风去的聂清越,轻轻地晃了晃她的手。“没事。”聂清越摸了下小丫头水嫩的脸颊心底哀嚎一片。比起丫头她是人老珠黄其貌不扬,但一文钱那是半个肉包子的价格啊这让人情何以堪,十三娘绝对实在报复她啊啊啊。聂清越掀起轿帘看着轿子走过了一栋几层高的雕花大楼,楼前巨大的描金招牌写着:“忘忧楼”。记忆中墨京最出名的勾栏院叫做醉梦楼,醉梦忘忧,莫不是一个老板开的。还没感叹完轿子一转入了忘忧楼隔壁的巷子,看来是要从后门进的样子。一进去还没仔细看看环境一阵脂粉味扑面而来,各种甜腻的花果香熏得聂清越直皱眉,古人难道都不会鼻敏感。后院尚且如此,前院内堂岂不是能把人活活熏死。分配了房间和工作后,聂清越气都没喘几下就被推去了洗衣服。用老鸨的话说就是:“你这样子跑内堂是要倒胃口吓跑客人的,留在内院洗衣服吧。”聂清越刚刚恢复起来的生命值又被砍到了最低点。她默默地搓着衣服,默默地压下好奇心。传说中千金一醉的温柔乡啊,明目张胆的服务性行业啊,食色时代果然是从远古就开始了么。聂清越蹲着洗了一下午的衣服,一站起来头就发晕。这聂大小姐的芊芊素手一看就知道十指不沾阳春水,不过是洗个衣服就发皱脱皮了。聂清越靠在内院凉亭的柱子上休息,她生前家中要求素来严格,各种能力知识的传授也不忘生活技能的培养,换做原装的聂清越被拐了去,只怕连洗衣服也无能为力。……无惊无险又到晚饭时。忘忧楼里的人都是颜控。聂清越见微知著窥一斑知全貌地得出了这个结论。为啥同样是粗使丫鬟,人家春花有鸡肉有青菜有鱼丸,她只有两小块萝卜干?聂清越看着送饭大娘四十五度的斜眼,灰溜溜地走开了。人家春花不就是人比花娇俏么,好歹她也是一文钱买回来的廉价劳动力啊,不带这样的。聂清越捂着肚子,盖着有点发霉的辈子感叹世态炎凉,是溜出去走走呢还是溜出去走走呢?聂清越坐言起行。外院灯火通明管篁丝竹声不绝于耳,姑娘们花枝招展低声笑语。聂清越看了一会儿有些闷,隐约瞧见老鸨似乎正从这边走来,赶紧往内院跑。回房是来不及的了,躲哪?聂清越一声叹气躲到了凉亭背后的矮树丛里喂蚊子。刚蹲下去就发现里面早躲了另一个人。聂清越吓得一惊,借着月色才看清是一个年轻男子,锦衣玉冠唇红齿白。聂清越眨眨眼,这人也不像采花贼,莫非是那个花姑娘的情郎?那人也静静看着她不说话似乎在猜她的身份。待到老鸨走了,聂清越赶紧跳出来摆摆手:“小姐们的房间在那边,您随意啊。我赶着回去睡觉。”就脚底抹油一溜烟跑了。万一老鸨去了下人房间检查她可有一顿好受。第二天清晨,聂清越挪动着腰酸背痛的小身板走出了院子去收衣服。果然都是昼伏夜出的工作者啊,这大清早的连姑娘们的半根头发都看不见。有衣料摩擦的声音,腰被吧嗒一下紧紧环住。聂清越不用低头就已经想象得到腰前那颗黑漆漆的小脑袋了。服了药的小丫头休息了一宿就可以开口说话了,轻微的沙哑掩不住原有的脆嫩,休养多几天肯定是出谷黄鹂般的好嗓子。聂清越坐在凉亭里吃着小丫头给她顺出来的糕点,听小丫头又累又怕地絮絮叨叨报怨昨天下午一直在学站姿坐姿。“估计等会儿就轮到琴棋书画了,”聂清越嘀嘀咕咕:“完全是一副要当未来头牌养着的架势。”“小聂姐姐。”小丫头巴巴地望着她。“放心,这种日子还得过上好几年,不过那么快把你卖了的。”聂清越摸摸她的头,几年么?这种日子没几个月这副身体肯定是吃不消的,得想个办法带着小丫头名正言顺地出去啊。老鸨尖细的声音传来:“丑丫头你给我洗衣服去,坐在这里偷懒皮痒了是吧。”说罢拉着小丫头要往里走:“等你若云姐姐醒了,跟她学唱歌去。”小丫头立在原地怔怔地看着聂清越。聂清越掐了一把小脸:“去吧,认真学回来唱给小聂姐姐听哈。”小丫头点点头,一步三回头地跟着老鸨走了。事实证明人在长时间重复同一样枯燥的工作是会犯错误和暴走的,事实也证明环境是塑造人的。为了不再烦躁地面瘫地把衣服当破布踩被早起的姑娘发现,聂清越一直在分散冲动自言自语地碎碎念:“这两天衣服肯定比过去一年洗的都要多。体验生活也不是这么个体验法啊,聂小越啊聂小越,为了你能够吃上白菜鸡腿,不能再这样放任自流下去了知道不?”聂清越把湿答答的衣服搭在竹竿上,伸出细细的胳膊抓紧两边垂下的衣布绞着竹竿拧去,听到了除了水滴声以外的细碎声响。她转过头,一个穿着月牙白袍子的青年正从她身旁路过,聂清越这个角度只能看见他修长挺拔的背影。对面厢房木门开着,立着一个未施脂粉的粉衣女子,明肌玉肤楚楚动人,眉目含情地望向向她走来的男子。咦咦,莫非这就是所谓的幽会和JQ?这人的背影好像昨天夜里在凉亭的那个男子。但见那粉衣女子欣喜地挽着青年的手臂进了屋,合上门前还有意无意地瞟了聂清越一眼。聂清越挠挠头赶紧背过身去表示我什么都没看见,暗自感叹那女子的眼竟如此明慧剔透不似堕入红尘的女子。日子在无尽的衣服和发霉的被子还有得不到的鸡腿白菜中一江春水流啊流。每天吃饭时与丫头聊天中才得知那个粉衣女子就是老鸨口中的若云姑娘。小丫头每天闲暇时给聂清越唱的小曲都是若云一手谱曲一手填词的。一个屋檐下,进出内院低头不见抬头见,若云看见聂清越总是暖风柔月般地温和笑笑,笑得聂清越心里舒坦无比。应是蕙质兰心的通透女子啊,聂清越听着她创作的曲子,宛转动人文采斐然,歌词唱罢只觉齿颊生香沁人心脾,一曲奏罢只觉柔软明净悠远绵长。奈何总是若有若无地透出一股淡淡的哀怨情愁,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感慨更是流溢于字里行间。聂清越想着那些曲子边惋惜边连续吃了七天的萝卜干,掀桌冲动很强烈。她笑意盈盈地跑去跟厨房送饭大娘提意见,大娘把头一点手一扬赶了人,第二天碗里换成了细长细长油光滑亮的----豆腐干。宁可居无竹,不可食无肉。伪文艺小青聂清越一合计叫小丫头去寻了些笔墨纸砚。小丫头每天都在受这些东西煎熬自然也方便,三两下就趁着午饭时间带着东西欢快溜出来了。聂清越握着不太顺手的毛笔,行云流水一挥而就:“帮我送去给你若云姐姐。”小丫头看着那两张纸犹犹豫豫:“小聂姐姐,这样真的成么?”“谁知道,”聂清越打着呵欠伸懒腰,“为了你小聂姐姐的青菜鸡腿饭,试一试吧。”结果是聂清越依然吃了三天的白饭豆腐干。

章节目录

白粥情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林无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无措并收藏白粥情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