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教和展逸辰的对打给了颜箬竹很大的视觉冲击,从蓝星会所出来后,她一直有些消沉。

离末世还有半个多月,临时抱佛脚的状态比她想像的要差上许多,好在王教很负责,对她该怎么样就怎么样,虽然身上大大小小的淤青不断,倒也掌握了些东西,只是这些对于将要到来的末世,还远远不够……

“妈咪,旭旭要吃冰激凌~~”

颜箬竹还在想着自己的事,就被一道软糯可爱的童音吸引了注意。

循声望去,便见一个穿着运动装单手抱个红球的5岁小男孩,扯着他妈妈|的裙角,盯着不远处的冰激凌店直流口水。

她心底笑了笑,又倏地收紧,末世……

末世一来,这些人、这些孩子又会如何?想到这里,颜箬竹突然有些难过,看着小男孩儿的妈妈嘱咐了他几声就去买冰激凌,她苦笑地摇了摇头,抬步继续前行。

“啊!我的球球……”

余光突然飘过一团红色,伴着小孩子一声惊叫,她的身边蓦地跑过一道小小的身影。

颜箬竹一惊,来不及多想就跟下了马路,倏地抓住小男孩儿的胳膊往自己身上一带,两人就地一滚,躲过了奔驰而来的汽车。

“哧——!”刺耳的刹车声骤响。

伴着人群的惊呼和吵闹,颜箬竹只觉被撞到的后脑勺很疼,随着渐渐模糊的视线和神志,她的思绪飘渺起来。直到听到一声低沉磁性的“麻烦大家请让一让,我要送她去医院”的声音,终于受不住晕眩的感觉彻底昏了过去。

---------

颜箬竹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里光怪陆离,有丧尸、有异能、有血腥、有背叛,似乎在那里出现了很多人、发生了许多事,有些让她高兴,有些让她伤心,每一幕都像是真实的写照,让她忍不住心底发寒。

被胸口一阵闷气憋醒,她缓缓睁眼,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雪白的天花板,轻吸了口气,鼻子里瞬间灌满医院消毒水的味儿。

动了动身子发现酸软无力后,她蹙眉低咒一声。

因她这番动静弄响了床,房间内传来一道醇厚的男音,“颜小姐看起来精神不错,看来在我们会所里的训练还是有些成效。”

颜箬竹一扭头,就看见展逸辰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手里拿着张报纸抬头看她。“虽然很想表扬一下颜小姐见义勇为的精神,但做什么事还是先想一想后果才好,如果这次出了什么意外,恐怕颜老先生会‘哭’的。”

颜箬竹总共见了这人三次面,却每次都没从他嘴里听到好话。想着这人应该是在第一次见面就知道她是颜家的小姐,才故意说了那番话。

这么一想,她躺在床上直接冲他丢去一个白眼,“照展总这么说,做什么事都要像您这样思前想后考虑清楚的话,那人活着岂不是劳心劳神累得很?更何况我现在还……”她一顿,猝然问道:“那个小家伙没事吧?”

展逸辰将报纸抖直,低头看了起来,随口道:“被你护的那么紧,还怎么有事?”

颜箬竹松了口气的同时发觉右手好像攥着什么东西,待适应了身上的酸软,她慢慢坐起身低头看去,珠瞳瞬间闪过几道流光。她装作收拾身边背包的样子将东西丢了进去,嘴上问道:“展总怎么会在这里?”

展逸辰翻过一张报纸:“无意路过,顺手做点好事。”

颜箬竹靠到床背,挑眉:“咦,真让我受宠若惊!”

展逸辰黑眸淡扫过床上的人,反道:“要我帮你给宋文浩打个电话吗?”

“……”颜箬竹顿时一噎。

这人明明看到他们的关系还这样问,摆明故意。瞪他一眼,她答:“不用找他!不过我想今天等会儿出院,麻烦展总帮我办理下手续,谢谢!”

“先让医生过来给你做次检查。”展逸辰按下电铃,可等了半天也没见到人,刚准备出去看看就见房间匆忙跑进来一个小护士,道了句“对不起,请您们再稍等一下,医院现在来了几个紧急急症。”又转身跑了出去。

展逸辰蹙了蹙眉,却也没说什么,走到沙发上继续看报纸。

颜箬竹和他不熟,也不知说什么好,便舀起遥控器打开电视。看了会儿她发现好几个城市的频道报道的都是最近出现的集体住院新闻,待画面转到那些病患的脸部时,她的面色匆遽暗沉下来。

最近她一直忙着训练,根本没有注意新闻之类的消息,直到看到画面里那些面部有些发青,还伴着不时抽搐的人时,她才惊觉自己错过了什么!

就些人全都是末世将要来临的前兆!

原著中的末世是在11月末的时候才会发生,所以她一直以为剧情只是改变了一些可有可无的小场景,因此这段时间她只把注意力放在锻炼身体上,而没去关注最近发生的事件。

谁承想,剧情竟然会连这种大方向的事也会改变!

如此,就说明,末世爆发的时间……会提前!

颜箬竹的身子一寒,倏地想到之前梦里的场景,不知为何,额际流出了几道冷汗。

没过多久,医生就来了,跟展逸辰道了几句对不起后,帮颜箬竹查看起身体。在表示没有问题后,展逸辰替她办了出院手续。

将人送到酒店外,他突然开口问道:“你怎么一直没问被你救的小孩的家人怎么没在?”

“我干嘛要问?”颜箬竹一直想着末世的事,蓦地被对方打断,条件反射性的回他。“我救人纯属问心无愧,又不是为了对方说一声‘谢谢’什么的,他们会如何、会有什么样的态度跟我没有半点关系不是?”

见到了自己入住的酒店,她从包里舀出钥匙拿在手里,侧头,态度诚恳地对他道:“谢谢你今天的帮忙,改天有空请你吃饭。”

凝着进入酒店大门的人,展逸辰收回视线重新将车启动。

两人谁都没有注意到,一旁暗角处,传来“喀喀喀”的拍照声。

颜箬竹一进到酒店,神情倏地紧绷起来,她匆匆坐上电梯来到早上换的新房间里,从背包里拿出在医院时放进包里的那个蓝色水滴型吊坠,对着日光灯照了照。

发现里面真有一条细如发丝的小孔后,她抖着手将自己刺破的指尖血滴满了里面。随着一团荧蓝色夹杂着红色血迹的光团慢慢相融后,她之前破口的手指蓦地传来一阵钝痛。吊坠消失后,她抬手看了看食指指尖,发现上面出现了一个1厘米左右的银蓝色水滴纹身。

压下心头难耐的激动,她试着用食指触碰一些东西随心默念“收”,那些东西果然消失不见,待她再试着“放”,那些东西又出现在视野里。

此时此刻,颜箬竹因为之前突然发现末世提前而紧绷的心情,遽然放松下来,她紧了紧拳,唇瓣翕合出掩饰不住的兴奋,“竟然……竟然真的是头号女配的空间!”

激动之后,颜箬竹匆遽冷静下来。

按理说,这东西她不会无缘无故的白得。

排除种种,她唯一想到的便是这个吊坠,是小男孩他家留下给她当作感激的谢礼。

展逸辰之前没有对她提过,应该是他们趁着他不在的时候放到昏迷的她的手里。而原著中他们是在末世爆发了一段时间后才遇到头号女配的,所以文里并没过多的介绍过关于她空间的事,也许她是男孩儿家的亲戚,也许是跟她一样得到了对方的赠送。

但不管如何,现在的空间到了她的手里。

因为空间和自身结合,空间的主人是可以用神识探测空间的内部。颜箬竹试着探看了里面一番,发现只是一片混沌什么也看不清后,也没多在意什么。虽不知这空间到底能装多少东西,但总归是一个助力,她向来不贪心,因为这本就是一笔意外之财。

颜箬竹心情一好,便一梦睡到天明。

因为身体的原因,今天的训练可以不用去,她便打算好好调养□体睡到自然醒。不料,她还在睡梦中,就被一阵接着一阵的电话铃吵醒。

有着起床气的颜箬竹,口气自然好不到哪儿去,挂了几次电话后接通,直接嚷道:“有事快说,有屁快放!”

“……”电话那头顿了几秒,立时爆发出一阵比她口气还不善的怒吼,“你个不孝女!说什么混话,竟然现在还有心思睡觉!马上给我滚回家!”

“……你是?便(宜)……老爸?”颜箬竹立马醒了。

“偏什么偏,你这不孝女要是不给我回来说清楚报纸上到底怎么回事,你就等着我家法伺候!嘟嘟嘟……嘟嘟嘟……”

“次奥!搞什么鬼啊!”颜箬竹瞪着手机看了半晌,认命起身。

作者有话要说:求收藏求评论求包养~~~~~>_<~+

艾玛~~小男孩的图我萌死了,就当这文里的小旭旭吧~~~话说好想抱着亲一口再亲一口再再亲一口~~~(ˉ﹃ˉ)

章节目录

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逆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逆尘并收藏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