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邵挂了电话,丢开手里的报纸冷着脸坐下。

余光瞥见不远处神色淡淡根本没把事放在心上的女人,气就不打一处来。“你看看你,怎么教女儿的!都跟文浩订了婚还闹出这种事情,她到底有没有脑子,啊?!”

“箬竹也是你的女儿,你怎么没先想想你自己的行为?”孟宛如目光如炬凝着颜邵,一字一句道:“更何况,我的女儿我自己知道,不论如何我都信她!”

“你——!”

“伯父您先消消气,我觉得小竹不会做对不起文浩哥的事。”许晴的目光在划过杂志上头版头条的照片时,微闪了闪,亲热地坐在颜邵的身边帮他拍背顺气。

“这篇报道是关于展家少爷的新闻,小竹在上面又是短发,如果不熟悉的人是看不出她的,更何况他们两人之间并没有过分的亲密举动,就算车停在酒店门口,也不一定就是去开房之类的,我觉得他们应该是因为认识多说了几句。等下小竹回来伯父您先听听她怎么说,不然还不是气到自己的身体,这样多不划算!”

颜邵拍了拍许晴的手,呼出口气,“要是她有晴晴你一半儿体贴懂事,我也就不用操那么多的心了!”

孟宛如淡瞥了眼许晴,没有说话。

颜箬竹开车回到家,就见许晴围在自己便宜老爸的身边相谈甚欢,那气氛好得就像他们才是一对儿真正父女。暗暗嗤笑一声,她将视线放在客厅里自成一个世界,端庄闲毓又散发着高雅气质的女人身上。

这……就是原主的母亲?

似乎感应到颜箬竹的视线,孟宛如蓦地转头,在看到来人时,眸底划过一丝笑意。她招了招手,语气柔和道:“箬竹回来了,来,坐妈妈这里。”说着,她又吩咐一旁的佣人,“去,到厨房把我给箬竹熬的甜汤端来。”

“喝什么喝,先把事情弄清楚!”颜邵闻言,立时垮下脸。

孟宛如神色如常,“不管事情如何,她都是我的女儿。”

颜邵被她话一噎,在许晴的劝解下冷哼一声,没再说什么。

颜箬竹本是单亲家庭,一个人在外累死累活打拼,就是为了能让自己的母亲过上好日子。她和自己母亲的关系很好,乍一见闻孟宛如的神色和话语,立时把两人串联在一起,走到她身边坐下,毫不犹豫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笑容。

“妈~我回来了。”

不论她有没有可能回到现世,单就孟宛如对自己的态度和一心护着的行为,颜箬竹都决定把她当成自己的亲生母亲一样对待。

原著中并没有提及原主母亲的事情,只在末世爆发时她想回家找父母,却被宋文浩推诿说她父亲已经打过电话让他们顾好自己,她便乖乖跟着他们一起走了。而书里到后面也只提了一嘴宋文浩在基地得到消息说,原主父亲带着情妇在中途被丧尸咬死的事。

至此,关于原主的其他亲人,没再提及半点。

颜箬竹想到今天回家前专门去报亭找了报纸上的内容看过,越发对这个便宜老爸感到厌恶。这种人,真真不配为人父,何况他从始至终都只是把她当作一枚可以利用的棋子对待,更遑论有什么感情可言。

眯了眯眼,她敛下眼底一片异色。

“这是给你用水晶梨熬的,Z市的天气越来越差,最近还听说好多人都生病住院,你上学吃东西都要多注意,也别累坏了身子。”

颜箬竹心底一暖,舀起一勺甜汤喂到她嘴边,“妈今天辛苦了,您先喝~”

孟宛如笑着咽下一小口,舀出帕子替她擦了擦汗,又看了眼许晴,淡笑道:“晴晴别见怪啊,阿姨不知道你来,不然就多熬点了,下次你来的时候阿姨再给你做好吃的。”

“好啊~那伯母您可别望了哟~~”许晴讨巧一笑。

看出孟宛如对许晴的态度并不亲近,颜箬竹有些意外,却又觉得是情理之中。

颜邵在一旁看得不是滋味,虽然他并不喜欢这个门当户对的女人,连带着女儿的娇纵也让他喜爱不起来,但也许是身为人父的一种心理,见着母女俩好,心里果断不平衡。

“好了,已经喝了就说吧,这报纸上到底怎么回事!”他拍了拍桌上的报纸,怒气又升了上来,“你知不知道要是让宋家的人看到会怎么样?我好不容易给你找了这么好的一家,你现在给我闹这么一出,你让我颜家的脸面往哪儿放!”

孟宛如听到这话不悦地皱起眉,刚想说什么,就被颜箬竹拍了拍手拦下。诧异地看向每次见到颜邵就害怕的女儿,颇感意外,心底却对她这番转变欣慰起来。

颜箬竹放下手里的碗勺,挺了挺脊背,毫不怯懦地迎上颜邵瞪过来的目光,陈述了自己最近在蓝星会所认识展逸辰的事,又把今天出了意外的事一并讲出。

看到孟宛如脸色一变,她立时握住她的手,安慰地捏了捏,又笑着摇了摇头。

“你最近才开学,怎么有空跑去锻炼?学校附近不是有我给你买的公寓吗,为什么非要住酒店?”颜邵话里话外都透着对颜箬竹的不满,甚至连她受伤都没问一句,让在一旁听着的孟宛如心底一片冰凉。

听到公寓的事,许晴脸色微僵,生怕颜箬竹讲出她们打赌的事。

颜箬竹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扯谎,“学校平时空余的时间较多,又因为最近出现大量市民集体住院的事,我想着不如锻炼□体也好增加抵抗能力,就每天抽出2、3个小时到会所里做健身。公寓的钥匙在昨天出事的时候丢了,我本打算在酒店住一天今天去配一把新的。”

她这话一说完,颜邵和许晴的脸色都好了起来。

“既然不关你的事,以后少跟展家的人接触,他们家家底不干净,免得日后惹祸上身。你平时没事了就把文浩约出来见见,培养培养感情,听到没?”

“嗯,知道了。”颜箬竹嘴上应下,却又不想呆在这里,便道:“我下午还有课,就先回去了,下次再带宋文浩回来吃饭。”

颜邵点头,挥了挥手随她自便就上了楼。

孟宛如虽想女儿多陪陪自己,但见她有课,也只在嘴上嘱咐几句多注意身体。

许晴见颜箬竹要走,也不想多呆,跟着站起道了声“我和小竹一起走,阿姨再见。”就挽着她的胳膊往外走。

颜箬竹不着痕迹避开,扫了眼微诧的人,“你先到外面等会儿吧,我有话想跟我妈说。”

孟宛如见许晴走后,立时放下了贵妇的派头,目露担忧地拉着颜箬竹的手,问道:“箬箬,你身上真的没事吗?医院检查怎么说?”

颜箬竹笑着摇头,“妈,我真没事,医生就说我缺少锻炼。”见对方松了口气,她继续道:“妈,最近外面出了那么多病例,我担心您身体,这段时间您也跟我去健身房锻炼吧。”

“我都这么大岁数了还捣腾那些做什么。”孟宛如知女儿关心自己,眉眼皆是笑意。看她一脸不放心,折中道:“那我平时在家多做几个小时的瑜伽吧。”

------

许晴坐在副驾看着熟练开车的人,突然觉得这一刻的颜箬竹很陌生。

似乎最近她对自己的态度,和对宋文浩的态度都有了很大的变化,难道……是她知道了什么?!

扫了眼认真开车的人,她状似无意地问道:“小竹,你们班上是不是有个叫徐诗蕊的人?你跟她的关系很好吗?”

颜箬竹漫不经心回道:“一般。”

许晴听罢,立时一脸愤愤道:“我就说这人长了一副狐媚样,专门撬人墙角,你还不知道吧,她常常跟文浩哥发短信打电话,还一起出去吃晚饭!”

颜箬竹心底冷笑,随口道:“哦?你怎么知道她跟文浩发短信打电话?”

许晴脸上一滞,倏地想到宋文浩最近对自己的疏离让她从中发现了异样,而后专门找私家侦探对他做了调查,从而牵出徐诗蕊这个狐狸精的事。

作者有话要说:末世不会太久,十章左右差不多了。

因为章节字数少,但又要把事情讲清楚,所以末世就显得有点晚。而之前文里出现的人都是为了后文做铺垫的,像王教,酒店前台那个整蛊的小接待,遇到的小盆友,颜父颜母等等……

末世毕竟是一场灾难,到时候人性会在那时展露无遗。

--------

今天突然听到一首古风的歌曲~~叫做《江湖少年》(基三里的同人)~~虽然我个人对男男爱不是那么大爱,但是~~~但是~~~哎呀~~听到这歌里面的两个男生配音,彻底萌了~~~太有爱了有木有啊~~~~~-9-突然好想开古风的耽美文啊……淼淼~~乃懂的!

腐女们可以去听一听~~~超级带感的~~~

章节目录

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逆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逆尘并收藏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