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后的几天,王教的训练强度又提了上来,在格斗搏击中的下手更是毫不留情,有一次甚至还把颜箬竹给打吐血。

若不是知道王教是真对自己好,她甚至怀疑两人是敌对关系。好在课后王教还跟之前一样,热心的解说她的不足和缺陷,又在闲暇时去训练场看她射击,教了几个实用的射击技巧和手法。

做完这天的训练,颜箬竹做了几个舒展运动以缓和身上的疲劳后,换好衣服从蓝星会所出来。高强度的训练已经让她的身体一次次刷新了极限,现在不管做了多少运动,她的体力都能跟上王教的各种安排。

边随意找吃饭的地点,她边给便宜老爸联系的秦叔打去一通电话,笑着约好见面的时间地点,挂掉。在一家特色小吃店吃过晚饭,又给孟宛如通了每天一次的报备电话,往酒店散步回去。

不想,中途竟莫名接到徐诗蕊的电话。

“箬竹,你在学校请了那么多天的假我们已经好久没见,今天晚上一起出来走走,怎么样?”

“我最近比较忙,你要有事就电话里说。”

那边顿了下,才道:“可是我已经看见你了呢。”

……我勒个去!

低咒一声,颜箬竹环顾四周,这才看到马路对面冲自己招手的徐诗蕊。

两人选了处咖啡厅坐下,颜箬竹靠在沙发背上喝着手里的柠檬茶,看向对面小口小口啜饮的人,抖了抖眼角,“有什么事就说吧,我真挺忙。”

“箬竹,我们这么久没见,就不能聊聊天吗?”徐诗蕊放下杯子,一脸委屈道:“之前你生病的时候我还照顾了你那么久,怎么几天不见你变化这么大……把那么漂亮的头发剪了,多可惜啊。”

颜箬竹摸了摸自己的短发,想到那天看到两人开房的场景,笑了笑,“换个发型,新生活,新心情。”

徐诗蕊眸子微闪,道:“箬竹,你跟宋先生的感情还好吗?”

颜箬竹微诧,不知道她想说什么,便道:“家族联姻,你应该知道的。”

“原来是这样,不过展家的那位少爷也不错啊,听说年轻多金,自己还开了家公司,如果你们能最后走到一起,我一定祝福你们哦~”

联想到之前报纸事件,颜箬竹了然,模棱两可道:“借你吉言。”

徐诗蕊知道颜箬竹并没把宋文浩放在心上后,舒心了许多,只要以后她给两人吹点风,说不定她就能顺利上位,想到这儿,她觉得没必要再待下去,便道:“你喝完了吗?我们出去边走边聊吧。”

原以为出来就分道扬镳,谁想两人路线竟然一致,“你不回学校?”

“我爸爸在这里给我买了套房子方便我上学,所以最近我和你一样住在外面呢。”徐诗蕊淡雅一笑,将耳边被风吹散的发丝撩到耳后。

那个把你XO了的继父?!

颜箬竹差点喷了,好在对方没看到她脸上怪异的表情,兀自说道:“你准备什么来上课呢?如果请假时间久了,学分上可能会有些问题,而且我们才开学,你这样的话会交不到朋友的。”

说实话,如果不知道徐诗蕊是个什么样的人,她还真会觉得这人不错,是个可交的朋友。可谁想,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这个世界实在太凶残,其实最安全的地方应该是火星才对!

颜箬竹听着身边柔柔软软的声音,脑子里的思绪却已飞出十万八千里。

她们之前所在的咖啡厅坐落在一条以饮食为主的街道,这里都是比较高雅的场所,所以来往人虽不多,但大都是白领以上。

正当两人快要走出这条街时,迎面走过来三个带着口罩的男子让颜箬竹突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刚想闪开,对方已看出她的意图直接伸手。她眸子一沉,瞬间错开身子,同时抬手扣住对方的手腕一扯,拿肩膀一靠就是个过肩摔。

这一出明显让对方始料未及,她见徐诗蕊已经被抓,直接转身就跑。

“操!”被摔的人叫骂一声,原本还想追上去,却在看到她又被自己人抓回来时,立马闪进暗巷,对接着走进来的人谄媚地叫了声,“羽哥……”

那人冷哼一声,抽了他一脑门,“一个丫头都对付不了,还怎么跟爷混!”

“谁知道她会有几下子啊!”

“别废话,舀着枪,现在就走。”他让开身子将抵着颜箬竹的枪递给一开始说话的人,淡扫了眼此时静默无声的女孩,眸底划过一丝异色,随后先一步朝暗巷尽头走去。

颜箬竹被捂了嘴又拿枪抵着,被人推了几步,便认命地跟了上去。只一旁的徐诗蕊一直不老实地挣扎流泪,“唔唔唔”闷叫个不停,被之前唤作羽哥的人不耐烦地扇了一巴掌。

走出暗巷的尽头,她们被直接带上等在那里的面包车,被蒙住视线又捆住手腕的颜箬竹只感觉车子开了许久,中途还有跌撞的感觉,就被带下车,走了一段拖沓的路,被推进一间屋子。

与此同时,耳边响起一个猥琐的男音。“头儿,怎么有两个?不会是全赏给我们的吧!”

那人话音一落,几个男人立时爆出一阵大笑,羽哥笑嗔道:“兔崽子,先把老板交代的事弄完再说。”

颜箬竹心底咯噔一下,靠着墙角缩了缩。

没过会儿就听到不远处传来徐诗蕊的叫声,“你们要做什么!混蛋!放开我放开我!”

“这娘们儿还挺辣,差点踹到爷的子孙袋!”羽哥摸了摸身下,听到其他人的调笑,也跟着笑起来,“有屁好笑,按住她,让这小娘们儿见识见识爷这杆金枪怎么狠狠操练她,让她只能哭着求爷插死她!”

几个人分别拉住徐诗蕊的手和脚,他冷笑着扯碎她身上的遮蔽物,嘴里赞道:“啧啧,这身子倒是白皙干净的很,等会儿说不定还能在她身上留不少痕迹~~”

“禽兽,放了我!不要碰我!啊……”

掰开她的两条腿儿,羽哥抬手覆上黑色的森林,顺着下滑,就溜进了她的花瓣处来回刺激,没多会儿就出了水,嘴里嗤笑道:“欠|操的货,这么敏感,只碰碰就出水儿了!”

“呜呜呜……不要……啊……混蛋……”

羽哥一边揉捏顶端的珍珠,一边将已经两根指头探了进去,怪叫道:“卧槽,这娘们儿下面可真紧!可惜不是个处了~~”见被罩着眼罩的人大哭起来,他不耐地拍了几下她的大腿,“哭毛哭,爷本来硬着都被你哭软了!”

“羽哥,你行不行啊,不行赶紧换人!”“就是,光说不练是让我们眼馋吗!”

羽哥轻笑一声,大方让位,“得,爷今天没兴致,你们来吧!”

困住徐诗蕊的几人瞬间发出一阵欢呼,合作无间的将她围在中间,开始上下其手。

“不要……呜呜呜……不要碰我……”徐诗蕊只觉得身上开始发热,可她已经喜欢上宋文浩,如何肯把自己给这些地痞混混,扭动的身躯只会让对方更加激动,就连身上的私密处也被捣弄着让她的神志越来越涣散,蓦地想到那人说处女的问题,她以残存的理智道:“别碰我……要碰……就碰跟我一起的,她才是处女……啊!”

□被捅进一个粗大的硬挺,徐诗蕊惨叫一声后,便再也说不出完整的话,只不时发出几声叫唤,且越来越弱,到最后渐渐成了带着丝欢愉的呻|吟。

那一方世界不是颜箬竹的天地,她只觉得在徐诗蕊说出那句话时,只想把她掐死。耳边霏霏之音,伴着一两道粗野的叫骂声,她倏地感觉一道影子将自己笼罩在其中。

“嗯?小妹妹~身手不错还是个处啊~我喜欢~要不要跟哥哥打个炮玩玩?”颜箬竹听出说话的是被叫做羽哥的人,但闻他的话,虽然害怕得想要发抖,却强令自己镇定下来,“不好意思,我没兴趣,你可以到某些服务场所去找专业的小姐,那样可能会让你更有兴致。”

“呵呵~小妹妹果然有点意思啊~”那人扣住颜箬竹的下巴,一点点靠近她的唇瓣。她能够感觉到对方喷洒在脸上的热气和一股特别的香气。“可现在……你是我砧板上的鱼肉,应该是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颜箬竹蹙了蹙眉,甩头挣开他的束缚,“那就劝你在动我之前先调查一下我的身份,看是不是你能够动的了的!”

那人话里带了丝兴味,“哦~~什么身份?”

颜箬竹此刻已是穷途末路,冷着声直接把全部底牌亮出,“颜氏集团的老总是我父亲,我母亲孟家虽已迁至B市,但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我未婚夫是宋氏集团长子,再加上我们这几家有多家世交来往,秦家,夏家,宇文家,随便一个在Z市也都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你难道想因为一个女人成为被这些家族全力通缉打杀的对象吗?!”

----------

被那人开车丢回到大马路上,颜箬竹立时扯下眼睛上的罩子。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地方,她蹲在街道上旁若无人地哭了起来。

前因后果一想,她已猜出这些人是谁请的,但此刻,她谁都不怪,只怪自己现在太弱小!她一边哭一边想,这是自己最后一次哭,为了自己的懦弱和无能。

总有天,我会让自己强大,强大到谁也不能欺负的地步!

擦干泪,她重新站起,被泪水洗涤过的眸子格外闪亮夺目。

凝着天上清辉的月光,她紧了紧拳,冷笑一声,投入到夜幕之中,渐渐消失了身影。

作者有话要说:别说我又没讲清楚,竹子本来能跑,但被对方拿枪制住,这个羽哥也是个人物,竹子现在的两下子还对付不了他。

今天这帐竹子会记下,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尘某给个提醒:看文可以带入,但不要把自己的想法加诸到女主身上啊啊~毕竟是小说里的人物,别太激动。)

准备去其它市出游,今天发了两章,这几天就不更新了,没存稿了。

PS:其实瓦的心肝脾肺肾都很脆弱的,可以拍,但请轻柔的拍。。咳咳……因为重了很可能导致吐血身亡啊√(─皿─)√~~阿门~~~

嘛,就这样。

------小笑话---------

赶公交,好不容易等来一辆,可根本就挤不上.于是,司机大哥就和说:“我先发动车,慢点开,你跟在车后面跑跑。”

我纳闷:这算什么意思啊?跟在车屁股后面跑.

眼看车开了几米,忽然一个急刹车,车上的乘客把持不住身体,全部倒向车的前面去了,后门一下子腾出好大一块地方.

这时,司机大哥得意地招呼我:“上”

-------------

妻问:“你那个女秘书进公司几年了?”夫答:“三、四年了吧?”

妻又问:“她多大了?”丈夫答:“有三十几了吧,具体没问过。”

妻再问:“她漂亮吗?”丈夫答:“一般般吧,过得去。”

妻追问:“穿衣服怎么样?”丈夫脱口而出:“挺快的。

章节目录

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逆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逆尘并收藏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