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箬竹——!”邢飞从后视镜见颜箬竹被甩下车后瞬间掉入土丘消失不见,惊叫出声。

“兹啦”猛地急刹车,他和众人一起下车,干掉漏网之鱼的蚂蚁后,跑到颜箬竹掉落的地方,却发现那里空空如也,只是一片平地。

他让其他人掩护,自己发动土系技能想要撬开土地挖掘到下面,却愕然发现,这土地厚到塌陷下去的几米都没显出他所想的那个通道,反而从塌陷的地方开始聚集沙土,一点点将其填平,直至恢复如初,更遑论他还想要找到颜箬竹的踪迹。

“飞哥,冰要化了——!”

因颜箬竹的消失,原本覆盖了百里的‘冰雕’,有逐渐龟裂的趋势。

心脏骤然一缩,邢飞低骂了声,懊恼地点开通讯器,不死心地冲里面叫道:“颜箬竹,颜箬竹,能不能听到我说话?听到回答,听到回答!”

本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试试,却没想到那边竟然接通了。

“邢飞?”颜箬竹揉了揉屁股,把身下的气垫又收回到空间,取出手电,来回在掉落的地方扫了扫,眯眼道:“我没事。我掉的地方应该一个很深的洞穴里……不知道是不是蚂蚁挖出来的……跟我差不多高……有不少条通道……”

“飞哥,蚂蚁……!”

听到通讯器那边传来的吵杂声,颜箬竹举起手电照了照自己掉下来的地方,在看到一片没有洞口的岩壁和覆盖着薄霜冰花的情景时,下意识发出冰锥,却只聚起一小团冰雾。

颜箬竹见状,没有任何犹疑地开口,“邢飞,你们先去金德镇等我。我刚才的能量耗损过大,一时半会儿不能再控制住外面大面积的冰封,现在化了一些你们能对付,一旦全化,你们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好半天没得到声响,她蹙了蹙眉,“……邢飞,在不在?”

“呼……嫂子。”邢飞擦了擦额边汗水,把视线从再次恢复如初的土地上,转移到正对付蚂蚁的队友身上。“这土层有些奇怪,能够自动还原,我开了十几米只有水,找不到你的人,我想开车到前面一段距离再试试。”

想到他们在紧要关头对自己的信任和不弃,颜箬竹心头一暖,嘴上却道:“这个地方虽有古怪,但我目前还没遇到什么。我身上带着导航和指南,就从下面慢慢探路出去。蚂蚁还不知道会随你们跑多远,你就当给我开路,引开那些蚂蚁。”

邢飞觉得她说的方法可行,便道:“好,不过你要随时跟我说明现况。”

颜箬竹应下,似想到了什么,又对他说道:“别告诉逸辰,他现在在岳泽,那边最近出了不少麻烦,我不想让他分心到时候反而出了什么差错或意外。”

…………

颜箬竹坐在原地,一边休息一边警戒着周围的环境。

约莫过去半个钟头,吃掉的食物和晶核让她感觉身体恢复了一些后,从空间取出枪套子弹绑在腰间、头灯紧箍到头上,抽出小腿上的冰刀,单手撑地站起身,寻着金德镇的方向,沿着一条小道缓步行去。

一路上,她一直用冰刀不停戳刺洞壁,试探能从哪一块儿挖通逃出去。

抑郁的发现,就算冰刀再锋利再尖刃,捣开的地方都会在几秒内自动长合填补,如同木系治疗时,人身上伤口一瞬间被愈合般,看起来诡异又心惊。

颜箬竹甩了甩冰刀上的碎末,盯着眼前都是通往金德镇方向的三条通道。

真是讨厌的多选题!

她抬起手,无奈地采用小时候常用的‘点兵点将’的方法选择接下来要走的路。

默念还没说完,精神力范围探测的声波突然发现一道细微的声响。她下意识地扒拉下头灯上的罩子合上光源,紧贴到一处洞壁躲起来,将范围精神力探索换成远距离单一向探索,朝发出轻微波动的方向探去。

“唔……啊……要到了要到了……啊……”

“呜呜……放了我……啊……嗯……”

“救命……唔……啊啊——”

“嗯……啊……”

混杂的声音,有男有女。

似霏霏淫靡的动情,又似幽冥地府里的惨烈,全都潮水般涌入颜箬竹的脑袋。

痛苦,欢愉,享受,陶醉,刺激,她听不出那些混杂的声音里到底是痛苦多一些,还是欢愉多一些,只在刺探的短短几秒钟,她便觉像是过了一个秋般,漫长无尽。

收回精神力,颜箬竹的小身子直接抖了又抖。

按照她以前的性格,听到这样的声音可能会兴奋地跑过去围观。可现在,在这样暗无天日的地下,这种也许会是蚁穴的洞内,突然间听到人类夹杂着悲惨又欢愉的叫声,无端让人产生一种汗毛直立的悚然感觉。

以这里环境的情况,颜箬竹不可能再按照原路返还回去,所以就算前方有什么,她也只能硬着头皮顶上去。

错开那条发出声音的最左边道路,她埋头潜入最右边的路。

出乎意料的,越往里走,里面竟出现了点点光亮。颜箬竹诧异的同时,跟邢飞说了句发现些情况,就把领子上的通讯器摘下丢到空间,又顺便将头灯扔进去,单手执着冰刀,另一手扶着洞壁,一点点朝蒙蒙光线小步移去。

经由之前的探知,她明白这里相较于之前走过的地方,是个完全不同的地域,可能会遇到些什么。因此,她打起十二分精神,散布范围精神力,喂下几枚晶核做铺垫,以待将会发生的事。

噗嗞嗞——

两道较弱的精神力脑波让颜箬竹脚步一顿,瞬息间拔出消音手枪朝某个方向连射两枪。

“咚咚。”闷闷的倒地声响起。

颜箬竹迅速蹿入开枪射击的岔道,借着微弱的光线,眯眼看向被她杀死的东西。

“嘶——”饶是在现代看过不少科幻片,亦或身处在这样的末世见过了各种奇葩的变异生物,颜箬竹在看到被杀死的东西时,还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只因为这是她头一次在现实中看到长着人的上半身,蚂蚁的下半身的异形物种。

握紧手中的枪,颜箬竹不愿意去想刚才探听到的声音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只明白这里是唯一能走的路,但接下来可能会遇到更多的异种……想到曾经看过的丧尸片,她动了动眉。

蹲□,看向那两具长约1米3的异种尸体。

目光从他们大大的蚂蚁肚和腿,移到上半身为人躯,胸口正中间却镶嵌着黑色甲壳的地方,抬手摸了摸,上面覆着一层浅浅的刺毛,不算扎手。

通过胸部明显的特征,颜箬竹知道他们一个是雄性一个是雌性,由于两只的头部被嵌有爆裂性质的枪弹炸开了脑袋,她看不到它们的容貌,却在一片黏碎的肉沫中发现两枚跟普通变异生物不同的菱形晶核。

没时间探索到底怎么回事,颜箬竹用水系洗干净后就把它们丢回到空间,拿起冰刀,咬牙开始给尸体分尸。

在末世混了这么久,不说见惯血腥,就是残肢断臂、尸骨残骸都见得多了,可触碰着尸体身上的黏腻和柔软的内脏,她闭眼一点点把东西涂抹悬挂到身上,越强迫自己不要去想,脑海里越是清晰的出现此刻的场景和恶心的画面。

一切准备完毕时,她吐了一次,把剩下的尸体收回空间,这才继续沿着之前的路往深处走去。

颜箬竹发现第一个异种时,躲在小隧道里观察了半天。

它的眼睛呈灰色,没有焦距,嘴巴不似人类,一排黑色甲状尖齿直裂到耳根,行动中经常抖动头上的触角、开阖扁平的鼻子来探测东西,跟蚂蚁的某些地方很相似。

存着忐忑的心情,她紧握冰刀,一步步朝对方靠近。

神经紧绷到极限,戒备提升到最高,她微微佝偻身躯,行走中摆出攻防姿势,就为了防止中途出现异样,好第一时间将它斩杀在自己的刀下。

擦肩而过,他们朝不同方向行去。

颜箬竹呼出口气,这才放心的开始沿指南显示的方向,一边探寻,一边继续用冰刀实验洞壁的恢复程度。眼见洞壁愈合越来越慢,有了可以出去的希望,颜箬竹在遇到愈来愈多的异种时,也没了之前的束手束脚。

眼前的光线愈发明亮,某个地方还传来一些异样的精神力波动,颜箬竹心底虽有几分好奇,却被自己掐死在萌芽状态,嘀咕了句‘好奇心害死一只猫’,便继续自己的事。

巧合的是,她要找的路离光源越来越近。

“嗒嗒——嗒嗒——”

洞穴里几乎都没有发出声音过,但凡出声,皆是通过精神力的波动传递信息。突然听到响动且逐渐靠近,颜箬竹吓了一跳,连忙从洞壁上抽出冰刀,往洞壁旁的一个浅槽躲去。

扫过那些仍旧各做各事的异种,她目光明灭莫测地朝渐近的声源望去。

如果说颜箬竹能脑补出许多画面,证明她有着丰富的想象力的话,那当她面前行过一队队先前在地面还突袭过她的,驮着三个光溜溜的大活人的变异蚂蚁群时,她脸上除了震惊外,更是如调色盘般精彩异常。

而且,刚刚……刚刚有个人……

如果她没看错的话,好像是……秦毅——?!

还是个被脱光光,脸色黑沉到铁青,一副任人宰割的‘可怜状’的秦毅!

当初她从他那里买-枪时见到的人,英姿飒爽,傲然挺立,一身正气风骨将他整个人都刻画的如同寒山上的长青松柏,不屈不折。而现在……那样屈辱到暴突了额角手背青筋的人,在对上她探视的目光时,竟让她看到了雾霭星河里的宇宙洪荒……

刹那的死寂,刹那的悠远,刹那的晶莹。

一个人一瞬间的感触要有多丰富,才能如他那般,让她从他眼底看到了那么多情绪。

蚁群不一会儿便消失在弯道口,颜箬竹踢了踢脚下的土沫,脑海里只来回翻滚着五个字——帮,还是不帮?

帮,还是不帮,这是一个问题。

以她目前自身难保的前提来看,这些人都能被抓来就证明对手的实力不容小觑,如果想要凭她一个人的力量去救人,就有些异想天开的不自量力了。

这么想着,颜箬竹兀自点点头,像是赞同自己的想法般,掏出导航和指南,继续东行。

作者有话要说:这几天请了年假回老家祭祖,今天赶车回来只能先码这么多,明天还有一天年假我会把这几天没写的补上。

这几天听鬼故事听多了,总感觉毛毛的……

-------

明天的那章最少1W字,会见到展少……

章节目录

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逆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逆尘并收藏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