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星期后的联合会议,在位于木兰基地不远的另一小基地内举行。其中,聚首了来自S市宏远基地在内的四大基地,七小基地和不等数量的势力组织头目。

这是一次协同合作,在末世爆发诡异大雪,突然出现了能力极强的丧尸和异变生物后,许多基地已开始寻求合作伙伴,相互之间没了最先的敌视和戒备,只为了能生存下去。而这次会议,也正是为了抵御之后可能或将要发生的大战的重要准备。

参加会议的人,就算不知道末世真正爆发的原因,但听说已经有一股势力在干扰人类的正常生活,甚至会在之后发动丧尸清剿攻击后,全都愤愤然表示愿意配合行动。

一场会议从下午开到傍晚,又从傍晚开到子夜,直到第二天凌晨四点,才把所有事宜规划出来,制定了一个最为有利的详细计划。

会议一结束,在场人都领着各自的任务和自己这方的计划离开。

“我们回一趟驻地,查下为什么老爷子没出现,再看看外公回去了没。”展逸辰低头看着手里的计划书,对邢飞道,“我总觉得老爷子那里有些蹊跷,要问问外公一些事情。”

邢飞耸肩,“我是无所谓,不过你舍得放下嫂子?”

“只是问些事情,不会耽误太久。顺便回去跟清扬商量下武器制作和能源分配的事,我准备把驻地制出的能源分出五分之四,派给梁俊那几个基……”

“展逸辰~~又见面了哟~~”一道略带颤音的声调横插-进来。

“池羽。”展逸辰停下步子看向来人,扬眉,“看来你这段时间过得不错。”

池羽摸了摸光洁的下巴,勾唇,“承蒙掂挂,过得是还可以。”

“听说你们雇佣兵最近的动作挺大,如果没有特别重要的事,还请多在大战前保存人员和提升实力,毕竟最后一战很关键,你们的存在也至关重要。”

“多谢展少提醒,我最近也准备给自己放个大假呢。”

无视掉展少话里话外的意思,池羽狭长的凤眼一眯,眼角飞出流转的邪魅笑意,“这不,快要过年了,我正准备去趟宏远基地看看女人过得怎么样,顺便向伯母讨顿年夜饭吃~~~”

-------

颜箬竹一行在这段时间为了增强大家的默契度,一直接些基地发行的任务,人数虽然不多,但胜在大家都有异能,且还有个百里修指教,一时间倒成了做任务最快最稳的小队。

而总有些人,因见不惯他们小队独来独往的嚣张和秦家的关照,在从旁套不出任何消息的情况下生了嫉妒,致使基地传出一些不好的流言——青竹小队出任务都是靠基地军队先一步完成任务,最后让他们去领功回来交任务的传言。

“抱歉,我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秦毅第一时间得知后,明显控制了这种说法,但还是阻不了众人的嘴,便单独找到颜箬竹道歉。

“又不关你的事,那么多人那么多张嘴,你就算你管得了一时也管不了一世。”

颜箬竹的态度本来挺无所谓,但一次两次在基地闲逛时被过度注视也就算了,队里人还不时被骚扰一下,她就恼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既然他们那么想说,就找几个在基地有实力又说得上话的异能者跟我们出次任务好了。”

她说得风轻云淡,小队里的人却很是幸灾乐祸,秦毅不清楚大家为什么笑得那么诡异,但知道这是一个可以堵住众人嘴的办法,便应了下来。

这次外出,颜箬竹接了发布任务中难度最大的那一个。

秦毅虽然见识过他们小队的实力,但想到要去的地方丧尸密布,还要收集里面的资源,难免担忧,便在原来人员的基础上,加入了包括军方人员在内的五个小队一起执行这项任务。

颜箬竹见状没拒绝,由着他不放心地一遍遍叮嘱安全,心底有些好笑。

没一定的把握,她自然不会拿自家队员开玩笑,但秦毅的关心,她收下了。

许是这次任务至关重要,秦家派了六辆运输装甲车负责运送小队前往临市近郊,由秦毅作为外出作战指挥官带领一众行动。

出发前,秦毅召集各组长最后确认。

“一队负责A区,二队负责C区,三队负责E区,四队负责W区,五队负责U区,六队负责清剿周边丧尸观察大范围情况,掩护和随时支援其他小队。”秦毅边指着地图,边谨慎交待,“到达目的地后统一时间,行动两小时后返回集合地,听清楚没?”

各小队队长点头,“听清楚了。”

“好,出发!”秦毅见其他小队陆续上了装甲车,看向颜箬竹,见她面上没半点忧心,放心了不少,“没有收集到资源也不要紧,安全是最重要的!”

“放心吧,相信我。”颜箬竹冲他笑了笑,和队员一起上了车。

车上除了颜箬竹小队的十一人,剩下十人有七人是秦毅特意找的其他小队里实力不错的能力者,另外三人则是他培养的部下,让这几个人跟着就是为了防止中途出意外好协助颜箬竹。

装甲车是末世后特制改装过的,里面的空间很大,二十一个人坐在里面不显拥挤,还有不少空余地方腾出,倒给了唐鑫几人打牌的空间。

原本缪荣几人都是步奕的手下,学了他的冷面颇为严肃。但在小队混了不少时间,见步奕并没有想要加入部队或者其他的打算,便也安心呆在青竹小队里,大家本就随性,他们也不过是十八-九岁贪玩的年龄,早就跟唐鑫打成一片情同手足,他一呼应,立马加入打牌行列。

倒是秦晨和陶成宇年龄稍长,没那么疯闹,但也没了在部队里的严肃,乐得在一旁看他们老大被美人纠缠要怒不怒的模样。

那七人看他们一上车就开始咋咋呼呼玩闹起来,很是不满,但观对方早就习以为常,面面相觑后也没自讨没趣的做声,就那么观察起青竹小队一水儿的年轻成员。

正在调侃步奕的白凌菲感觉到几人的视线,转头冲他们抛了个媚眼。

要说青竹小队里长得最好看,最火辣的人当属白凌菲,再加上她平时很注意保养,虽比不上颜箬竹的娇嫩,却正是男人喜欢的野玫瑰类型。那一种无限风情中透着激情和热血,只一个妩媚略带挑逗的勾眼,就直接让一个定力不足的男人流了鼻血,堪堪转开视线。

无视掉几个玩牌叫闹得几乎要掀了装甲车盖的人,他们视线从叫得最欢的那人身边的李蝶身上移开视线后,转向其他地方。

坐落在靠驾驶室方向的秦晨,正拿着从颜箬竹那里得来的一本杂记看,平时无聊他喜欢看看风趣故事打发时间,几个小时的路程他不凑打牌的热闹,便坐着看书,自成一隅很是惬意。

而他身边坐着双臂环胸补觉的陶成宇,秉持一贯没有鼾声没有陋习的好习惯,就那么静静地,仿佛一尊雕塑,在外人看来他是闭目养神,只小队里的人知道,他是真得睡着了。

另一边的百里修和颜箬竹正低声讨论着什么,一人如月下谪仙,不染尘埃,一人如林间桃夭,灼灼其华,给人的感觉除了视觉上的冲击外,更多的是心灵上不知缘何而来的只可远观不亵玩的心态。

两人腿上横躺着一只黑白相间的怪异松鼠,不时甩一下大尾巴勾勾其中一人的胳膊让他们给它挠痒,闭眼极尽享受。

这一群人加上一只奇怪的动物看上去像是郊游,根本没半点出任务的样子,让那七人心中各种情绪翻滚,惊诧,鄙视,怀疑,好奇。

“你们这组到底能不能完成清剿协助任务?如果真不能的话,还是尽早跟秦上将说一声,别到时候连累到我们。”其中一人看不惯他们的懒散,蹙眉开口。任谁都不会觉得这样一群人能够有什么真本事,早之前他可是看到过秦家人对他们的关照,心底多是不屑的。

他的话音刚落,就有人笑了出来。

颜箬竹不动声色扫了说话的人一眼,淡淡道:“到时除了我们青竹小队出去清剿协助,你们几人就留在车里看着好了,如果我们真不幸被丧尸吃了,你们直接到集合地吧。”

那人冷笑,“就凭你们几个?还真是去送死!”

“我们也可以帮忙的,只不过还请颜小姐说下作战计划,毕竟我们现在也算是一个小队。”七人中另一个人开了口,神色却隐有不耐和压抑。

“如果我没记错,出发前,秦上将貌似下过命令,每个小组一切听从队长安排。”

“呵,那我们倒是要拭目以待了。”那人直直看着颜箬竹,语中尽是淡淡讽刺。

颜箬竹笑了笑,没再回话。

……

收集物资的地方是一个大型资源开发公司,里面除了有燃油库存外,还被检测出存有大量可用性资源,此次的目的,就是为了给之后的大战提给战斗资源。

当六辆车停靠在距公司恢宏气派的大门有二十米远的地方时,周围已涌上不少丧尸。

碍于改装后的装甲车的特殊构造,丧尸在钢板外用锐利的指甲抓挠了半天也没造成任何破坏,又在一股股胶皮燃油掩盖人类气味的作用下,渐渐离开了装甲车。

早先的地形是秦毅派人勘测好的,接下这个任务时,颜箬竹刻意和大家一起分析策划了之后的行动计划,在最后只让秦毅派个听话懂事的司机给他们就好,其他的就看他们的行动。

见地方果然停在自己设想的位置,颜箬竹暗道回去让秦毅给开车的小伙儿点酬劳,点开耳垂上的通讯器,对那头的秦毅道:“你们最好先呆在车里,等我们收拾掉大部分的丧尸,你们再见机行动。信我们。”

最后那三个字她说得十分诚恳和坚定,让秦毅本来皱起的眉松了松,最终应了声“好。”

秦毅用公用通讯器和其他几队队长交代了几句,便透过身侧的窗口看向外面的情况。

“行动!”一声令下,青竹小队所有成员站起身。

除了百里修,其他人原本慵懒随意的姿态瞬间消失干净,换成了一副热血的战意,一双双泛着绿光的眼睛里流露出嗜血的杀气和凛凛寒意。

颜箬竹几人一下车,就展开了一番厮杀。

趴在车窗上向外看的几人表情各异,心底大多不屑,“搞什么鬼啊,听说他们每个人都有异能,怎么还用这么残虐的近战,我还真当他们有什么本事呢……”

外面的丧尸并不是很多,十一个人的身手除了李蝶稍显稚嫩外,都很不错,砍杀中没有运用丝毫异能,完全凭借步奕和秦毅教导的身法巧劲儿和刻意锻炼加强的体魄与丧尸正面对抗。

一是为了让大家保存实力,只采用消耗最小的状态攻击,二是为了之后的行动目的。

待装甲车周围的丧尸清理的差不多了,颜箬竹说了声“开始”,分散在四周对付丧尸的人,全部集中到秦晨身边,围成一个圈。

“那人怎么回事,没见他动手怎么也没见丧尸攻击他?”

“咦,他们围成个圈儿是准备做什么?”

百里修静静站在战圈的边缘,偶有丧尸从他身边经过,却没有一个攻击他的,太极早已跳到丧尸堆里玩闹似的杀了一个又一个,看到颜箬竹他们围成圈,以为是什么好玩的,便也跑到里面蹦蹦跳跳起来。

“脩儿,别闹。”百里修唤了声,眼底满是宠溺。

颜箬竹几人自然不是玩着闹,秦晨隶属土系,经由百里修的提点和开发,他已可以凭借四阶中期的异能随意开阔脚下的土地,众人护在他身边,不过是为了让他安心做他的事。

几辆车里的人自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见被众人围在中间的人不时转个身跺一下脚下的地面,样子有几分跳大神的搞笑感觉,再加上颜箬竹几人浴血奋战的鲜明对比,当真有人笑了出来,只不过在秦毅忽而冷鸷的目光下,又都收敛了笑意。

“好了,终于搞定!”秦晨摸了把额际的汗珠,吃下几颗晶核,开始跟大家一起把沾染了血的外套脱下,堆积到一起,由陶成宇动用精神力,把一堆血衣‘空运’到大门不远处,悬在半空中。

“拆门!”随着颜箬竹的令下,李蝶化出的腐蚀液体爬满了大门。

只听“嘭”的一声,一群丧尸从门内涌了出来,黑压压一片看起来可怖又渗人。

“扑通——”

一瞬间,前排涌出的丧尸消失,而后面的丧尸也步了后尘。

“卧槽,那地面什么时候出现了那么大一个坑?!”眼见涌出的丧尸跟下饺子似的掉落到从他们在车上这个角度根本看不到有多深,占据了比大门更长的大坑时,其他小队震惊了。

之后的行动,大家配合了不少次,再不用颜箬竹说什么,在丧尸掉下去的同时,大坑底部已经布了两米深的李蝶放出的腐蚀浓夜,伴着唐鑫和缪荣丢放的火球,整个坑底咕噜噜冒出酸腐的液泡。

“噗嗞嗞……”掉到坑底的丧尸渐渐消融在里面,发出奇奇怪怪的声响,伴着它们嘴里的嘶吼,出现一片地狱狰鸣。

不同的是,没有开发智能的丧尸不知道疼痛和死亡,嘶吼只是为了没有吃到血肉,开发了智能的丧尸知道自己要死,嘶吼是因为不甘的恼怒。

陶成宇和晓轩是精神力的控制者,一个物控,一个精神感知控制。

当大批涌现的丧尸逼近时,他们利用精神力把它们控制在一定范围内,不会让他们突发太多堆积到一处,也不会让他们太少浪费队友发出的异能,就像一个水闸闸门口,他们负责开闸关闸,严格控制着水流的流量。

车里的人不了解他们的异能,却还是有细心的人观察出了一些不同的地方。“你们有没有觉得那些丧尸怎么到了坑边,却没掉下去?”

“你也发现了?之前看了好久,每次都像是被什么东西挡住了一样。”

车内的人还在小声交谈着看到的惊奇现象,车外还在继续奋战。

此时的丧尸等阶差距很大,有普通丧尸,也有进阶到三、四阶的变异丧尸。深坑应对的丧尸不在少数,却也会漏掉一些拥有了高阶异能的丧尸,因着鲜血和声音的吸引,只见许多丧尸从资源开发公司的深处飞快闪出,朝十几人扑来。

附近有许多资源库,其中还包括燃油库,所以唐鑫和缪荣的火系不能大范围施展,只能不时往坑里发泄般地抛出火焰杀掉那些闹心的丧尸,郁促地看着颜箬竹和缪然两人各站在深坑两侧,联合开启了冰层领域,阻杀掉越过深坑跳脱而出的漏网之鱼。

“下……下雪了……?”还呆在装甲车里的人看向天空忽然飘下的雪花,目瞪口呆。之前明明还是艳阳天,温度有些闷热,这他丫的谁能给他们解释下是怎么回事?!

“快看,他们脚下的土地都结冰了!”车里一人突然叫了一声,引得大家将视线探了过去,果然见到以立在深坑两边的人为中心的范围,地上从冰霜逐渐成冰晶。

“这特吗的得是几阶异能啊?都能改天换地了!”

不论车里的人怎么震撼和瞠目,颜箬竹小队的人还在继续他们的绞杀任务。

步奕的能力是特殊系的闪光,因为在部队就是个神枪手,他的攻击又像是光系的子弹一般,在百里修的建议下,他以枪为容器,每开一枪都从内里发射出如子弹般的异能光弹攻击,威力比普通子弹攻击不可相提并论。

所以他和白凌菲负责清剿身旁围攻上来的丧尸,只需要一枪爆头,就能解决掉比他等阶低的丧尸,如有漏剩,白凌菲也会在第一时间补上她的雾缠攻击。

更甚至,不论有阶没阶的丧尸,但凡遇见太极,全都只有一死的下场。

这样大规模的清剿让进阶后拥有智能的丧尸见到,再不敢多留,直接转身就跑,而剩下没有智能的普通丧尸,就算还剩下一些,却也不足为这些已经突破了三阶异能的六队队员为惧。

一时间,丧尸逐渐减少,而大坑里,仍旧有溶溶的酸液不停翻滚。

刺鼻焦糊腥臭味儿随着坑里冒起的烟雾冲天而起,弥漫在整个车队范围内。就算装甲车改装过后的外壳有多么坚硬,可挡不了气体的传播,在钻入车里后,每个人的脸色可谓五色调盘,精彩绝伦。

反观青竹小队,早就每人人手一个颜箬竹用水净化浸染的特质口罩罩在脸上,慢慢收了各自异能集合在一起,那样子要多潇洒有多潇洒,要多睥睨有多睥睨。

秦毅没跟颜箬竹小队出过任务,同样是第一次见识到他们的厉害,这一次,彻底打翻了他曾经的认知,直接把他们翻升到一个不可逾越的地位。

……

这次收集任务相当顺利,除了最开始颜箬竹小队清剿丧尸时消耗的时间,后面几乎没花多久就把物资收集好,而后直接回了基地。

在基地的停车区下了车,几乎所有车队的人都朝着颜箬竹的小队看去。

那目光再不似先前的鄙视和嘲讽,如今却是满满的佩服和一种自己也要变强的袭击,虽不乏有小人心里嫉妒他们,却根本不会影响颜箬竹他们分毫。

对于不在乎的人,他们不会施舍半分情绪。

“秦毅,晚上到我们家吃饭啊,我妈说最近没见到你人想你了。”今天收集了不少晶核,颜箬竹心情不错,邀秦毅到家里。

秦毅笑了笑,很想抬手揉一揉她那头松软的发丝,而他也那么做了,手指下柔软的触感还带着暖暖的温度,直熨入心底。

“好,我等下把物资整理好就去你家,你们先回去休息吧。”

颜箬竹笑着应下,和其他几人说说笑笑往别墅行去,还没到家门,远远就听到一阵不文雅的叫骂,其中竟还掺杂着颜母的名字。

众人神色微变,脚下步子明显快了许多。

待看到站在家门口拍着他们家门的女人时,颜箬竹眼眸微眯,从中溢出三分萧杀的冷意。

作者有话要说:百里修其实没有异能,预知不过是因为修行到了一定阶段会自发梦到一些未来才有的。而他不会被丧尸攻击是因为修行后身上带了股气,但效果只对他一个人有效,所以他虽然是小队的一员,却因为没有攻击能力帮不了大家只能站在一旁精神支持。咳咳……(其实我在想,以百里仙人这样的人,杀戮什么的挺不适合他的,所以就……)

章节目录

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逆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逆尘并收藏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