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还没反应过来,颜箬竹已大步流星走向谩骂如疯狗的女人。

这个死女人,当初她无视她只觉得这人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甚至颜母都已经跟颜邵没半毛钱关系了,那颜邵想要找谁她根本没放在心上,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颜博瀚这孩子她处的不错,虽然偶尔暴躁了些,却比他妈强多了。

没想这女人竟不知好歹,跑上门来给颜母添堵,那就不要怪她不留情面!

当林茜的手再次拍向大门时,门上突然冒出的冰刺让她瞬间扎了个正着,“啊——”的一声惊叫自她口中迸出,她条件反射地收回手,看到满手小洞汩汩流出刺目的血色时,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儿跌倒。

“哪儿来的疯女人,跑到我家发什么神经!”颜箬竹冷目走到门口,唇角微掀起一弯嘲讽的笑意,寒眸眸色幽深,站在石阶上俯视着狼狈的林茜,清冷声色若寒冬风雪,“如果再让我听见你的狗嘴里吐疯话,我不介意让你这辈子都再说不出一句话来。”

见林茜眼中闪过恨色,颜箬竹轻嗤一声,“不信,你可以试试。”

林茜磨了磨牙,看到已到近前的青竹小队成员,一口吞下想要骂出的话,掐了掐自己的腿,满目凄楚哭诉道:“小竹,我知道你恨我,我也知道你妈妈不待见我,可我跟了邵哥十几年无怨无悔,只求能在他累了的时候照顾他,末世爆发后我们相依为命,但自从来了宏远,邵哥听说你妈妈也在这里后就说要来跟她聊聊,可我等了一天他都没有回去,我是担心他会不会有什么事耽搁了才来你家找他的……”

“嘿,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找人还嘴上喷粪的。”唐鑫悠悠晃荡到林茜身边,绕着她转了一圈,摸摸下巴,“长得倒是有几分姿色,嗯嗯,还真跟三区胡同巷子里的女人一样……”

胡同巷子是宏远基地里做皮肉生意女人所呆的地方的暗喻,这么一比喻,自然就是把林茜当作妓女看待。

他话一出,缪然几人就笑了出来,忙附和他的话,这个说“我看像”,那个说“果然一样”,让一旁才来基地没多久的林茜虽没听出暗里意思,却明显感觉不是什么好话。

林茜眼底厉色一闪而逝,咬了咬唇,哀求道:“我只是想找回邵哥,小竹,你让你妈妈把邵哥还给我好不好……”

颜箬竹清丽秀妍上没什么表情,淡淡扫她一眼,对其他人道:“你们先进去。”

众人头也不回进了屋,林茜搞不懂颜箬竹的心思,但见她五官有几分颜邵的影子,心底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

颜箬竹未再看她,清潋的眼内平静如水,“我没恨过你,我妈现在也不会恨你,颜邵对我们而言跟普通人一样。你视他为天,我们视他为尘,你今天到我家闹无非是想给我妈添堵,可你千不该万不该嘴里不干净,这世上,我最在乎的人就是她。”侧过脸,她目光清冷如霜,“这一次只是小小的教训,下次就不单单只是这样……”

“颜邵不在我这里。”正说着,院外忽传来颜母的声音。

两人微愕,抬眼看去。夕月的余辉披在颜母的身上,她眼波清转,面容淡漠,手上牵着一个小男孩儿,身边跟着一个伟岸如松的军装男人,怀里抱着个小丫头。

颜母对颜箬竹慈爱一笑,再看向林茜时,只余清波淡絮,“今天颜邵是来找过我,不过我已经跟他说清楚我和他之间再无瓜葛,他在这里没坐多久就走了,你要真是找人,就到基地别处去看看吧,毕竟我孟宛如还不屑要他这样朝秦暮楚的男人。”

身边的男人垂眸看她一眼,眸底划过一丝笑意,随着她的脚步走向大门。

路过林茜身边时,他亲昵地搂住颜母的腰肢,用几个人都能听到的,醇厚低沉的话音在她耳畔道:“宛如,过几天我们举办婚礼,让他们也来参加好了,对于窥觑我女人的男人,还觉得还是让他彻底死心的好。”

晓晓一脸好奇,仰头看向满脸讶异而后微微有些脸红的颜母,“姨姨,你要和秦伯伯结婚嘛?我可以和绵绵给乃们当花童~”

绵绵横插一句,“绵绵要吃糖糖~~”

“好,到时候伯伯给你们准备多多的~保证你们吃个够!”秦绍钧笑着拿头抵了抵怀里绵绵的额头,看向颜母的温和眸子里像是熏染了一丝薄淡的魅色,霎时蛊惑了人心。

而此时的颜箬竹才像是反应过来般,盯着面前两人,抽搐了嘴角。

结婚——?!哦买雷迪嘎嘎!!!

可是可是……为毛为毛……她会觉得这个秦大叔实在太TM给力的合她胃口了!

“那咱们是不是进屋讨论下结婚要用的东西?顺带还要准备些东西吧,婚纱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如果可以的话倒是可以用旗袍啥的代替下,花童咱们现成的就有,那请帖什么的是不是也要写……”颜箬竹兴奋地蹦豆子说了一大啪啦,盯着秦绍钧的明亮目光颇有几分丈母娘看女婿的眼神……

“箬箬……”颜母被自家女儿一连串儿的话说得有些头疼,暗道:这两个人只不过见了几面,怎么现在就一个鼻孔出气了?

秦绍钧对颜箬竹的视线如无物,他眸波轻扫过林茜,把绵绵递给颜箬竹,柔声对两人道:“你们先带晓晓和绵绵进屋吃点东西吧,玩了一下午也该累了。”

颜母凝向那双如玉的眼,明白了他的意思,浅笑道:“我们等你一起吃晚饭。”

秦绍钧点点头,看着两大两小进了屋,转头。一刹那,温和的容颜变成冷冽的寒芒,睇视林茜的眸子满是寒光片片,“孟宛如是我的女人,任何想要诋毁或者伤害她的人,我都不会手下留情,在宏远我说话还能算上数,收起你那些小心思,安安分分呆在颜邵身边吧!”

林茜在见过秦绍钧,也知道他是秦毅的叔叔,加上整个基地都是秦家的,她自然不敢招惹他,连忙喏喏表示不敢。

“既然你现在不知道颜邵在哪儿,我就替你去找。”秦绍钧容颜峻冷目射凌光,他薄唇微动,唇角便有一抹锐利之色随之溢出,“顺便,我有些话想单独跟他说!”

……

之后,秦绍钧在胡同巷子找到颜邵,打了他一顿后丢下一些话,告诉了他自己要结婚的事,便让人把他送回了家。

颜母早几年前就对颜邵没了感情,末世后秦绍钧的出现和那些年少时的感情,让她感动于他的坚持和默默守护,来到宏远后,他对自己如何,她心里清清楚楚。

年龄摆在那里,早已过了花开年华的美梦,她知道秦绍钧是个很好的人,她也愿意跟他共度接下来的岁月人生,两人之间仿若细水流长的爱情,懂得彼此,珍惜彼此,就打算这样过下去,却没想秦绍钧会突然说出结婚,让她有些封冻的心,好似化开了融融细雪。

之后的事情顺理成章,婚礼日期定在十天后。

青竹小队都是一群年轻人,自然对这事上了心,所有事宜被白凌菲这几个喜欢热闹的人包办,颜箬竹本被分配陪着颜母的任务,可准新郎天天报道,她也就成了闲散人员,只不过脸上挂着笑,让人知道她是高兴的。

秦毅在当天就知道了这件事,他那时沉默了一晚,到第二天恢复如常,只看着颜箬竹的目光,比往日更加温和,如同哥哥看着调皮的妹妹。

而颜博瀚在家看着父母的吵闹,又自王教那里知道母亲丢脸的上门闹后,心底更是对父母有种发自内心的烦闷和讨厌,索性跑到王教住的地方呆了几天,被颜箬竹知道后,拉回家里做起苦工,但他心底知道,他是愿意的。

日子如流水,除了出任务,这些人笑笑闹闹,过得欢乐又惬意。

展逸辰每每看到为了婚礼准备忙碌的人,眸底总有清幽的波动涤荡而出,他有时候挺恨自己的理智,哪怕自己能够再自私再独断一些,他就可以不管不顾的把颜箬竹死死扣牢在怀里,可他总是害怕,害怕自己失控后的爆发,害怕自己给不了她真正的幸福。

所以他只能在这些平静的日子里,极尽自己的全部对她好,那双无尽如星空的眸子,总是喜欢追随着那抹亮丽的人影移动,就像他的全部世界,只有她一般。

“宝贝,想不想要一个婚礼?”悱恻缠绵时,展逸辰压在颜箬竹身上,低沉沙哑的声音缱倦在她耳边,问出了他耿耿于怀的问题。

颜箬竹搂着他的脖子,嗓音绵绵,微带着喘息,“婚礼不过是一个形式,我只要知道,你永远都会在我身边就够……啊啊啊……”

暴风骤雨般的激烈撞击在她话音还没有全部落下时,倾灌在她的身上。他的力度如战场上的拼杀肆伐,狂野激情,那双布满浓浓欲望的黝黑眸子,一瞬不瞬盯着身下娇喘连连的女人,随着她在身下起伏的同时,微涟出深卷狂风般的情深爱意。

……

婚礼前三天,池羽带着幽狼和一些部下来了宏远基地,明面是商讨对战部署,暗面里却赖在颜箬竹家里,和大家打成了一片。

最高兴的要数晓晓、绵绵和太极,两人一只完全找到了玩伴儿,家里更是热闹非凡。

婚礼是在基地里的一家小酒店内举行的,没有多少繁文缛节,大家用繁花彩带礼炮点缀,带着对新人的祝福,在秦毅爷爷的主持下,完成了这次婚礼仪式。

接下来便是聚餐和舞会,一帮年轻人玩得不亦乐乎,一对儿新人笑看着,由他们玩闹。

颜箬竹穿着一条单肩银白小礼服,和一身笔挺西装革履的展逸辰立在舞池边,喝着红酒聊天,待看到秦绍钧带着颜母离开,颜箬竹贼贼笑了起来。

“女人,笑得怎么跟只偷腥的猫一样?”终于摆脱了几个女人的纠缠,池羽走到两人身边,和展逸辰无声对视一眼,笑捏了捏她不施粉黛的脸。

“你才偷腥!”颜箬竹拍开他的手。

“女人,吃醋了?”池羽笑得开怀,根本无视展逸辰愈发冷厉的气场,他微微弯身,单手优雅伸至她的面前,脸上的狐狸笑一览无遗,“不知道在下有没有这个荣幸,能够请今晚最美丽的小姐跳一曲舞?”

颜箬竹见状,看向展逸辰,带着询问的意味。

“展少,就是跳支舞,不会那么小气吧?”池羽语带调侃,凤眸微眯,有盈盈异色溢出。

展逸辰没理会池羽,揉了揉颜箬竹的脑袋,浅笑,“去吧,玩得开心点。”

两人两手交握上了舞池,开跳后,颜箬竹寻着展逸辰的身影,发现他正隐在暗角,只能看到淡淡的影子。

“女人,跟我跳舞怎么还去看别的男人,难道我不帅吗?”池羽一个甩手又猛收力道,颜箬竹便如蝴蝶般旋转了身子,拥在他的怀里。

“帅帅帅,就你最帅!”颜箬竹脚下一个用力,笑听着对方一声闷哼,“这时候你最帅!”

池羽低头看着皮鞋上一个深坑,嗔道:“可真狠得下心!”

颜箬竹挑眉,“还想再来一脚?”

“不敢不敢。”池羽搂着人乖乖跳舞,半敛着眼睫睨着身前的人,笑容少了平日里的邪魅,清潋若溪流,“我就要走了,下次再见,估计要等到一个多月后。”

“最近不是没事,你急着做什么?”

“有些自己的事处理。”

“有危险吗?”

池羽笑起来,“不用担心,我会注意安全的。”似想到了什么,他继续,“太极借我用,我要去的地方也许还需要它的帮忙。”

……

池羽是连夜走的,走之前见了展逸辰。

展逸辰递给池羽一个联络跟踪仪,“这是清扬做的,我知道你这方面也不错,但目前条件有限,还是先用我们这个吧,方便之后的联系。”

池羽接过东西,笑道:“谢谢了。”

展逸辰凝着他许久,缓缓开口,“不论能否拿到我们要的东西,我都希望你能把自己放在第一位。”顿了片刻,他道:“当初那话,一直做数。”

池羽一愣,以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他,久久才道:“你是不是……”

“不送了,一切小心!”展逸辰朝他挥挥手,没再说话。

窗外,月色轻殇,缺了小小一弯的月亮又要迎来一个月圆之日。

章节目录

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逆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逆尘并收藏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