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逸辰的再次异变,跟在岳泽基地一样,没有任何征兆。

一直不停查找原因的邢飞,从旁问卦卜算的百里修,甚至是展逸辰自己也没能猜出到底是什么原因,又或者因为什么契机而变化。

当他的身影直接冲破窗户,伴着一身玻璃碎渣瞬间消失在众人视野时,为欢庆王默和颜博瀚加入小队而聚在别墅大厅的青竹小队里响起了几声惊呼,就如同平静的湖面被突然投入一粒石子,荡出了层层波纹。

颜箬竹脊背一紧,最先反应过来。

她握住被展逸辰异变后变长变尖的指甲划伤的手腕,瞳孔收缩面靥清冷扫过众人,“事出突然,唐鑫、邢飞、步奕跟我一起去追他,剩下的,百里,你跟大家说明情况……”

听了颜箬竹的话,百里修原本清风朗月淡看世事的容颜有了细微的变化,他没做过多解释,只道“万事莫强求。”

“我和你们一起。”秦毅是这里唯一一个变异者,身体上的开发不属于任何人。

颜箬竹不愿耽搁,点头应下,清冷声色如利急电鸣,“打开通讯器。我们走!”

……

趴在唐鑫和步奕后背,颜箬竹和邢飞开启精神力,追着展逸辰的踪迹。

耳边是百里修通过通讯器给大家讲的因果,他声音轻飘淡絮,仿若春日里暖阳下招曼摇曳的轻柔柳条,抚慰了众人紧绷的心弦。

秦毅的速度一点不慢,跟在几人身旁没费多少劲。

因比众人都熟悉基地的环境,当他发现追踪的路线是通往基地人口密集的集中区时,神色倏忽一变,立马接通部下的通话系统,沉声吩咐,“全员警戒,巡逻队加强集中区勘察巡逻,一旦……”他瞟了眼颜箬竹,继续,“一旦发现有人攻击群众,活捉。”

颜箬竹虽然感谢秦毅的让步,可又不免担忧,抿唇道:“逸辰的异能比我还高,我怕你的部下也抓不住他。”

秦毅双眸微地虚紧,还想说什么,公放的通讯器却突然传来一声惊叫,“上将,他……他杀人了——!”

年轻的声音透着惊慌,在这静谧的夜晚,十分突兀。

“看来上次岳泽发生的事,跟阿辰也有些关系……”邢飞清眸眸色幽深,看到愈来愈近已经能够听到吵杂噪音的集中区,他冷峻的面容全是肃穆,“阿辰的状态似乎比上次还糟,现在越来越不能控制自己了。”

颜箬竹的心,随着他的话慢慢揪紧。

唐鑫感觉到扶在肩膀上的双手渐渐用力,面色不变地宽慰道:“现在最主要的事是把人抓住,其他都再说。”

……

当众人赶到事发现场时,展逸辰已被巡逻兵包围,外围群众全部疏散,并没有什么人闲在这里看热闹,倒也体现出宏远基地的整治很是到位。

只是被围在中间的人,看起来十分焦躁,手里扣着一个少女,尖细的指甲正掐在她的脖子上,咧嘴显出自己的獠牙,对围着的人发出一声声威胁的狺狺之音。

看到离展逸辰不远死掉的几具尸体,颜箬竹呼吸一滞,待见他怒吼一声就要杀掉少女,她脸色一白,大叫出声。

“不要——!”

展逸辰的动作一顿,黑漆如墨的眼球森森盯住发声的颜箬竹。

颜箬竹心底一喜,正要再说些话引他,眸里突然爆出血光,那一瞬,连她自己都不清楚,在看到展逸辰捏断少女的脖子时,自己的脑袋里是否还能想到什么东西。

风声浅吟,蔓草低唱。

几人追着展逸辰的身影出了基地两公里外,就再也找不到他了。

“超出了精神力探索的范围。”邢飞沉声沉目,环视了四周,最后把目光放在颜箬竹身上,询问:“还要再找吗?”

颜箬竹的精神一直有些恍惚,有些想哭,却忍了下来,抬头看向一轮清冷的圆月,她声音低哑,语气沉重,“你们先回基地。”

“竹子,难道你想一个人去找?我不同意!”唐鑫第一个站出来反对,俊朗的容颜满是生气后的薄怒,几乎有种想要动手揍人一顿的冲动。“大晚上的你到哪儿去找,阿辰的能力不说别的,自保肯定没有问题,何况他异变后凭的是野兽的直觉,你就算找到也抓不了他!”

颜箬竹固执道:“他明明对我的声音还有反应,我可以试着唤醒他。”

唐鑫气急败坏道:“你没看到他把人给杀了吗!”

步奕本就寡言面瘫,另两人也插不上嘴,只能立在一旁吹冷风。

两人的争执早已通过通讯器传到呆在别墅队员的耳里,几不可闻的轻叹自里面溢出,随之而来的,是百里修清澈若潺潺溪水的声音,“箬竹,回来吧,他这次不会有事。”

---------

一室暗影,浅色的月光疏斜入内。

霏霏靡音,男女交-欢的声音伴着浓重的呼吸声,渲染着室内愈发高涨的气氛。

“嗯……哈……逸辉……好舒服……”徐诗蕊媚眼如丝轻言娇吟,她知道自己身体的极致魅力所在,在欢爱中无所不用其极,一边放浪的淫-叫,一边紧缩甬道,好让更多的快感通过交合的地方,传到各自身上。

展逸辉被她突然夹紧闷哼一声停下动作,粗喘的呼吸昭示着先前的激动。他两手撑在徐诗蕊头的两侧,俊美精致的面容清俊冷厉,宛若寒夜星辰的眸子直直凝着身下的女人。

静夜里,徐诗蕊看不清他隐匿在黑暗中的容颜,但那双眸子的注视,却让沉寂在欢爱里的她生生起了鸡皮疙瘩打了个抖。

压下心头微凸的颤意,她主动抬起一条腿搭上他的腰际,把人往下压了压,又挺了挺□,一副迫切不急的模样,“逸辉,你快点动一动嘛~~”

展逸辉薄唇微动,在唇角勾出一抹锐利如讽的弧度。

猛地,他又大力冲撞起来,一下下直入她的最深处。

“啊啊……好棒……逸辉……嗯嗯……要到了要到了……啊啊啊——”

突如其来窜入脊椎直通大脑的快感,让徐诗蕊下意识地吸收起对方的异能,片刻,她在他依旧没有停下的炽烈攻击中,昏迷了过去。

展逸辉阴鸷如蝎的眸子俯视着昏睡过去的人,动作骤然停歇,毫不犹豫地抽出还没有达到高-潮依旧挺立坚硬的巨物。

冷冽的月光透过窗户照进在屋内,被打了半个剪影的人面无表情的起身,占据了整个眼眶的浓烈黑色,在这样的夜色中显得深邃又神秘。

他穿上自己的衣服,理了理发丝,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再看床上的人一丝一眼。

“可以去给她做催眠了。”不等对方应答,展逸辉关上通讯器,穿过长长的走廊,坐上电梯,没一会儿,就回到了自己的卧房。

睨向躺在床上蜷缩成一团的人,他阴冷的眸子染上一缕暖意。

展逸辉走进浴室,脱掉衣服站在雾气迷蒙的花洒下,闭眼抬头,任由温热的水一遍遍冲洗着身上的痕迹,又把已经软下的小逸辉清理到自己认为干净后,这才擦干身子,光着修长的身躯走出浴室,来到床边。

倾身在苏瑾萱额前落下一吻,他大手掀开床单,以掠夺者的姿态压在了她的身上。

缠绵轻柔的吻一点点唤起睡着的人,苏瑾萱睁开蒙蒙的眼,脑袋里还未回过神,胸口上一热,她陡然转醒。

心头划过一丝厌恶,她抬手抵上展逸辉的肩,没什么力道却还是让他停了动作,抬眸看她,清冷的眼底微微炽热。苏瑾萱没有发觉他眸子里一闪而过的温热,横眉愠道:“展逸辉,有意思吗?你就那么喜欢强-奸人?!”

展逸辉眸子瞬间冷凝,音色如染霜寒,“你说这是强-奸?”

见她没有回话,只眼中透着让他心颤的恨意和厌弃,那双本就狭长的眸子骤然凝缩,白皙面容在月色下如同覆了一层冷霜。只一眨眼,他又松动了容颜,将所有情绪锋芒收入眼底,看不出半丝刚才的寒意,在嘴角边,挂起一抹极淡极淡的绝冷笑意。

“对,我就是喜欢强-奸你,喜欢看你在我身下痛苦的呻-吟,我喜极了你诅咒我的模样,更喜欢你在我身上留下的高-潮后的指痕。”

他薄唇中每吐出一句话,就让苏瑾萱眼中泛出一丝冷光,直到他说完,大手重新定箍住她的双腕,分开她禁闭的双腿时,他才冷傲地睇视她,道:“告诉你个不好的消息,以后我还准备强-奸你,每天每天……”

感觉他的硕大抵在身下,苏瑾萱绷紧身子,扭动身躯想要躲避却没办法避开,不禁怒道:“不要拿你上过别的女人的脏东西碰我!”

只探入一个头的展逸辉闻言,猝然抬头看她,面容有些扭曲道:“本来还想轻些,可你好像不太乐意,那么,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唔——”苏瑾萱咬住嘴唇忍下他强行进入干涩甬道的痛楚,闭上眼,任由眼泪划过眼角,溅落在枕间。

……

将灼热的液体喷洒到女人温热的深处,展逸辉拥着她缓缓抽动,以延长绵绵的快感,听着她小声的嘀咕了几句,他心头微动,轻咬了咬累昏过去的人的鼻子,躺回她的身侧,而后,一觉天明。

早晨5点,展逸辉准时睁眼,看到怀里依旧沉睡的人,他贴唇吻了吻她,翻身起床。

收拾一番离开卧房,他先在办公室吃了顿早餐,这才前往雨雯的实验室,询问她最近的实验成果有没有进展。

“目前来说还算稳定,她除了第一次吸收过你的异能,通过这段时间服用的药剂,通过交欢的异能现在已经慢慢转化为反吸收进入你的体内,只不过效应有些缓慢。最近我还在加强研制,不过苏瑾萱体内的变异细胞已经基本控制了扩散,再继续多‘传导’几次,最后的转换应该问题不大。”

展逸辉对这个消息比较满意,但想到昨天苏瑾萱的话,眉目还是沉了下来,“徐诗蕊这女人野心不小,在瑾萱面前说了跟我做的事,下次你让小V做深度催眠时,给她些暗示,我在明面上也会给她些教训。”

“你的研究速度需要加快,过几天就要送徐诗蕊离开,在那之前我要解决瑾萱身上的问题。”他看了眼实验室容器皿里的几具人类标本,眼里尽是凶残的噬血光芒,“计划即将展开,我倒要看看,那些人怎么应付……”

章节目录

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逆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逆尘并收藏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