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追踪展逸辰的颜箬竹,此刻正在林间跳蹿躲避如潮水般涌现的变异蛇,倒不是她不能干掉它们,主要是因为她害怕这种软体黏腻的动物,看到身后那黑压压一片的蛇群,她就有些发虚,心底怯怯,只能慌不择路的跟它们比速度。

因此,当展逸辰三人出现时,就看到一个人在前面跑,一群蛇在后面扭着追的场面。

“箬竹……?!”“女人——!”

两道男音,一醇厚,一透彻,皆有些不可思议的语气蕴含在呼唤声中。

颜箬竹见到他们,眼底划过一丝惊喜,瞬间忘记身后的蛇群,加快脚步朝几人跑了过去,犹如乳鸽投怀一般蹿入展逸辰怀里,“逸辰!”随后看向苏瑾萱,“没想到你也在!你没事就好,王教他们都在宏远基地呆着!”到最后才看向安好的池羽,咧嘴笑出声,“我就知道你这个妖孽是个祸害,肯定要活上千年的!”

展逸辰搂着怀里的小人,目光沉肆,缄默不语。

第一个问候的是展逸辰再之后竟然是苏瑾萱,池羽心里就不太舒坦了,但一想到她是来找自己的,便又挂起邪笑,抬手挥出一道沙陷,将蛇群断在不远处的地方,这才挑眉睨她,“爷又不是王八,活那么久做什么!”

见她嘴唇微动,却听不到声音,他捏了捏她的脸蛋儿,“说爷坏话就大声点,自己咕哝个什么劲儿?德行!”

“蛇……”颜箬竹听到一群蛇猝然发出的“嘶嘶”声,立时抱紧了展逸辰,往他怀里缩了缩。

“哟,原来你还有怕的东西!”池羽虽是笑她,手下的动作却没有停顿,将蛇群困在沙坑掩埋,又困住前仆后继的大蛇群。

展逸辰眸光微闪,单手搂紧颜箬竹,黑瞳扫过蛇群清寒一片,动了动空闲的手,便有亮光陡然闪现,划破空间和树林,以惊雷之势炸开在沙坑里的蛇群。

“噼啪啪——”顷刻间,浓浓的焦糊味儿溢了出来。

大片蛇群死伤无数,后来者见状纷纷散去,不多时,林间又恢复了平静。

“好了好了,都没了,你还准备躲在展逸辰怀里到什么时候?刺激我这个孤家寡人?”池羽扫一眼抱着跟连体婴儿没啥区别的两人,撇嘴翻眼,见颜箬竹讪讪下到地上,这才来回瞅了瞅两人,不解道:“话又说回来,女人,你怎么一个人?”

颜箬竹一顿,微微抬眸瞄了眼展逸辰,对上那双深邃如寒星的眸子,她瘪瘪嘴没有回话。

展逸辰漆黑幽暗的眼眸淡淡看着她,眼底隐隐闪着冷冽如冰雪的浅芒,“嗯,我也想知道呢,箬竹,你怎么会来这里?”他薄唇微弯,语气却是一派寡淡浅漠,让人一听就能发现其中的冷意和淡漠,“据我所知,你现在应该是在宏远基地的别墅里。”

--------

展逸辉坐在办公室里刚挂上鸿兴的电话,就见门外跌跌撞撞进一人,不由皱眉厉喝,“怎么回事,有什么事能让你慌慌张张成这样!”

“辉……辉少……人……人不……不见了……”看守苏瑾萱的警卫知道她对辉少的重要性,可现在人在自己手上丢了,他不禁担心起自己的小命来,说话结结巴巴的。

展逸辉后背肌肉一紧,猛然从坐上站起身,骤然张大的乌瞳里闪烁着点点寒光,目光锐利地朝跌在地上的男人看去,声音阴冷莫测,“你是说,苏瑾萱不见了?”见人抖得厉害,他心中已然有了答案,动了动手指,几道黑影缠绕上男人,瞬间将人化成一滩黑水。

他拨通电话通知基地内加强警戒,又让人四处寻找苏瑾萱,联通了几个看守基地出口的警卫,得知雨雯和商明远竟然在几小时前离开了基地,他猛地摔掉电话,对外面吼道:“来人!”

侍卫从外面进门,微躬身,眼观鼻鼻观心。

展逸辉冷然一笑,对他道:“去,通知所有人员准备,计划提前,今天,现在,立马给我开启全面攻占行动!”

侍卫一凛,敬礼回道:“是!”

用通讯器拨通了鸿兴的信号,展逸辉一字一句森冷开口,“计划从现在开始,联络所有潜伏在那些基地的人员,让他们发动内部骚乱,通知埋伏的所有控制者,让他们即可开始行动,我要让外面……全部乱起来!”

--------

以秦毅为首的各地先锋队已经驻守在敌营五公里外,收到展逸辰发送的关于池羽已经从敌营潜出的消息,他大手一挥,示意全员向目的地前进。

至此,第一批到达的百来号人四散开,分三组行进。

……

展逸辰收到秦毅回信时,正带着颜箬竹三人赶去直升机停留的地方。

路有点距离,加之秦毅等人也正在往这边赶来,挂断联络器,他顿住步伐,开口道:“秦毅他们马上就要到了,不远处正好有个可以休息的洞穴,我们在那里等他们过来。”

“正好正好,我跟太极为了计划,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池羽立时举双手赞成,习惯性揽住颜箬竹的肩膀往怀里一带,斜眼瞥过展逸辰,笑道:“女人,空间里有不少吃的吧?给爷弄点,或者做顿饭菜也成,爷是不介意的~”

颜箬竹拿手肘抵了抵没脸没皮的人,眼见自家男人看着自己,狠掐了把池羽的腰眼脱离魔掌,跑到展逸辰身边挽上他的胳膊,讨好道:“逸辰,走,我给你做吃的去~”

展逸辰神色莫辩地扫过池羽,拉着她离开。

池羽眸底浮现一丝涩意,面上却笑意依旧,嗔道:“重色轻友!”

苏瑾萱在一旁看得分明,只做壁上花。

……

颜箬竹从空间里拿出一些食物先让几人填饱肚子,展逸辰只喝了些水表示自己不饿,单独把她叫出洞穴,寻了处僻静的地方说话。

“我对于我跟来的事情不认为有错,如果你想教训我,那就想想你离开前对我做的和说的话。”颜箬竹怕展逸辰说自己,先一步开口表示自己的立场,凝着他的水眸异常认真,“我担心你的心情如同你担心我,既然你自己做不到,就不能要求我去做。”

连串儿的话语蹦豆子似的爆出,展逸辰咽回要说的话,叹出口气。

“你说的对……”抬手勾住颜箬竹的脖子扣到怀里,下颚轻枕到她的发顶,语气深幽如同暗夜湖泊乘风微动,涤荡出戚然又寥落的水纹,“可我没办法想像你如果出事的后果……”

又是这种让她难受到紧揪起心脏的感觉……

颜箬竹回抱住他,想要给以温暖,却及不过两人之间絮绕起的莫名哀伤。

“逸辰……你是不是……”

“轰隆隆——”山体急遽震动爆发的声响,截住了颜箬竹的话,两人身子同时一紧,循声看去——远处的山峦间漫起薄薄的烟灰,骤然惊飞的鸟雀慌不择路的四处盲飞,一声声似兽非兽的嘶吼和鸣叫连绵起伏,顷刻间席卷了所有视觉听觉。

“怎么回事——!?”和池羽一同跑出洞穴的苏瑾萱惊呼出声。

“有可能是追兵。”展逸辰由始至终在意的人只有颜箬竹,在池羽逃出来见到苏瑾萱时并不知道她和展逸辉的关系,此刻见到异变,以为是池羽被发现而派出来的追兵,却不知,对方提前了计划实际上也是因为女人。

池羽闻言皱起眉,“我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我去前面看看情况,让幽狼带路,你们去跟秦毅汇合。”展逸辰眉目横飞,裂风般的幽瞳暗芒乍现,他侧头看了眼颜箬竹,霍然挑眉,“跟我一起?”

颜箬竹皑如新雪的脸颊泛起灼灼笑意,神采飞扬道:“当然!”

“你们两个人在这谈情说爱酸谁呢!我也跟你们一起!”池羽啐了口,眼带不满。

“不行,你现在知道许多敌营里的事情,必须安全离开这里把消息传回到各个基地,让大家一起想办法应付大战,愈快愈好!而且……”展逸辰敛眉扫过苏瑾萱,把通讯器丢给池羽,道:“人是你带出来的,你负责她的安全。”

颜箬竹冲池羽粲然一笑,丢出跟踪仪,“让秦毅拿这个找我们。”

“时间紧迫,现在就走——!”展逸辰打横抱起颜箬竹从石壁上跃下,几个纵身消失在树林里,太极坐在幽狼头顶,尾随在他们身后。

池羽低咒一声,带着不甘的语气,抿唇道:“我们快走,说不定能早点赶回来帮他们!”

苏瑾萱知道他心情不佳,没有多话,拼尽全力跟上他的速度。

……

“动物全都吓跑了。”一路上再看不到一只动物,听着越来越近的兽鸣,就连幽狼都有些焦躁的嚎了几嗓子。颜箬竹拧眉沉目道:“当初他能控制丧尸和动植物一齐攻击岳泽,现在派出来的也不会简单,等下我们要配合才行。”

展逸辰迎风奔驰,闻言垂眸一笑,“都听你的。”眉宇间多了三分俊雅邪肆的狷狂之气,一双墨色眼睛像是世间最完美的黑曜石镶嵌在睫羽下,溢彩流光,摄人心魂。

颜箬竹压住胸口的骤然剧跳,移开视线。

清风中,她的脸颊微熏如粉桃,唇瓣晶莹剔透若雨后露珠。

知道现在根本不是动情的时候,可展逸辰还是忍不住亲了口让他眼热的唇瓣,此刻有多么爱她,就有多么不舍,心底千千心结密匝如股,千丝万缕缠住他的身形紧紧桎梏。

他微暗下眼眸,收紧手臂,轻声道:“搂紧我不要乱动,要加速了!”

俊朗冷肃的侧颜在透过叶隙的浅光中,犹如笼罩了一层薄纱,轻敛的眉眼镌刻于上,就像不论经历多少岁月更替都不曾黯淡了颜色的古玉,温润而泽,洁白无瑕。颜箬竹凝着他,轻敛下眼睫,环手搂紧他的脖子,将头更紧密地贴靠在他的脖颈间,嗅着独属于他的薄荷香。

如果可以,她宁愿此刻时间无限延长至世界尽头,没有末世,没有丧尸,没有异变……

树叶间隙之间的暗影晃过两人的身形,待幽狼发出警告示的呼叫,展逸辰顿时止步,纵跃到一株高大的古树上,放下颜箬竹,眺目远望。

“数量怎么这么多?!”当看到浩浩荡荡混杂着各种变异生物的追兵时,展逸辰皱起眉,连番想了许多事,“真要追人,没必要耗费这么多变异种,难道他……”蓦然看向颜箬竹,“展逸辉他们的计划可能提前了!”

想到池羽说的一个星期后,颜箬竹心底咯噔一下,强自镇定道:“不管提不提前或者什么时候大战,我们也都做了两个多月的准备,这次池羽发现他们只是一个意外,但总归我们也算提前知道,现在有且只有一条路可走——”

“迎战!”

------

木兰基地,训练场。

宋文浩目光冷厉扫过在场所有人,抽出插入异能者心脏的金属手刃,语气森森道:“这只是一个例子,不要以为我不知道谁是奸细,原本以为给你们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好好生活在基地里,可你们不珍惜,就不要怪我手下不留情!”

他甩掉手刃上的血渍,锐利如鹰隼般的眸子来回扫视众人,悠悠道:“你们可能还不知道,在你们第一天进入基地的时候,每个人在检测时都被带上了一枚戒指,不论普通人还是异能者,你们以为这戒指是辨别身份的象征,其实它还有另一个作用……”

气氛凝重的可怕,训练场上已经连着被杀了七个叛乱者。宋文浩接着道:“一旦你们中有谁产生异常波动和谋反心理,戒指的颜色会发生变化……”

“啊——!”“唔……”

接二连三的倒地声传来,人群中爆发一阵惊呼和尖叫,宋文浩朝景炎使了个眼色,加大了声音,“安静——!”他指着死掉的人道:“那些就是最好的例子,刚才戒指产生了变化,他们就被杀了,所以我希望你们都老实本分的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如果可以,大战过后,所有为基地做出大贡献的人,都会得到相应的报酬和职位奖励。”

……

内乱爆发的突然,又被杀鸡儆猴的血腥压下,眼见侦察队传来消息有变异生物往基地的方向移动,宋文浩行到指挥部,直接将月前就安排好的部署予以实行。

“宋队,死掉的人中有几个小队长!”三子得知消息,流下冷汗。

宋文浩没时间理会他的失态,沉声吩咐,“立刻统计所有死亡名单,确定人数和职位,凡是死了队长的小队即可让副队接替,出现人数过少情况,暂时集中成一队守卫基地大门!”

“是是!”三子连声应下,立刻出去办理。

宋文浩抿了抿唇,头一次波澜不兴的眉宇拢了起来。听到通讯器响起,他走到安静的角落点开耳垂上的接通键,“景炎,怎么样了?”

“已经基本稳定下来,我正在让精神探知系小组的人地摊搜寻。”

“出现异样者,不管是不是内奸,杀——!”

现在大敌当前的情况下,他不能允许基地内出现任何闪失,如果内部都乱起来,这整个木兰基地可以算是直接毁了,所以他宁愿错杀一百,也不能放过一个!之前在训练场上的话也都是骗人的说辞,就是为了让躲在外面的精神系异能者查探所有能力者的情绪波动,他下过命令,一旦在他说出那段话出现特别强烈又害怕的情绪时,直接动手杀掉。

相较于木兰基地的内乱,好多大型基地内部也同样出现了动乱,有得如宋文浩这样当机立断趋利避害的果决者则镇压下的初次暴乱,而有得却因为外部即将到来的丧尸围攻而乱了分寸,导致内部越来越混乱。

章节目录

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逆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逆尘并收藏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