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平线外渐渐泛白的光线漫散而出,明灭在洞穴内的篝火火苗,却一点点暗淡下去。

颜箬竹醒来时脑袋出现了一瞬的空白,浅白的光线刚好移到她的脸上,随着“噗哧”一声篝火内的轻微爆破声,她猛然坐起身,眸底倏忽闪现几道寒芒。

“女人,你醒了!”池羽慵懒中透着疲惫的话语低声响起,“身体有没有不舒服?”

发现对方眼窝下的黛青,颜箬竹原本想要脱口的责难又给憋了回去,她摇了摇头,默默扫了眼洞穴内休息的几人,站起身,走了出去。

池羽眸光微敛,轻叹一声举步跟上。

没有等她发问,他自觉解说起昨晚的事来。“从昨天上午一直对抗丧尸到晚上,其实大家的体力和异能已经快到极限了,就算不是展逸辰说,我们也需要择机休息。”

先说明了当时的情况,见她没有生气,接着道:“展逸辰的异变你也看到了,他当时让我们先走大多是怕失去理智后伤到人。后来遇到的那个辉少,我问过苏瑾萱和邢飞,他们说他可能也注射过异能提升的药剂,所以在那时的情况下,只有展逸辰能对付他,离开是为了不让展逸辰分心。”

他说的这些颜箬竹都懂,可她宁愿留下来和展逸辰并肩作战,也不想躲在后方干着急,那种无力和惊忧让她特别讨厌,像是自己很没用一样!

就如同现在的这种感觉……

注意到池羽话里的意思,她微动了眼珠,“邢飞来了?查出中和剂了吗?”

池羽点点头,“那些药剂的成分有些麻烦,他还需要做一些实验才能进一步确认。”

“展逸辰他……”颜箬竹凝眉望向山峦远处。她可以肯定他们现在还在C市近郊的山林间,只不过过去一个晚上,竟然没有丧尸追过来,她不知道是不是跟展逸辰有关,亦或者她存了展逸辰其实并没有事的念想,可看了半天,也没发现他的踪迹,心底还是有些失落。

池羽看出她的想法,道:“昨晚我们带你离开后丧尸群就追了上来,好在数量不多,一边协作困住它们速度一边逃离喘息,也等到了秦毅带来的小队帮助。

联合军分成三组轮番对敌,大家便有了时间休息,我们把你放到洞里也加入了战斗。后来不清楚过去多久,展逸辰所在的方向突然传来一声啸音,攻击的丧尸群没一会儿便停下了攻击,一个个开始往发出声音的方向离开。”

“会是他吗……”颜箬竹闻言颦眉,“我要去找他!”

池羽连忙拉住她离去的胳膊,咬牙,“你这女人,怎么说什么就是什么,现在不能确定那里还有没有丧尸,你如果一个人去,我们怎么放得下心!”

颜箬竹瞥他一眼,抿唇不语,两人一时僵在原地。

“池羽,援军……箬竹,你醒了?!”秦毅的声音蓦然响起,打破了凝滞的氛围。

池羽微诧,“援军?你们基地已经稳定了局面?”

“不止宏远,还有岳泽、祈安、木兰几个大小型基地。目前的人手加起来将近三百人,依照你先前对敌营的探查说明,我打算再休息一刻钟,便整装进攻!”说着,他看向颜箬竹,“我们会在中途搜寻展逸辰下落,你……”

“我跟你们一起,总得做些什么。”

……

按照池羽对展逸辉基地的描述,地下通道口一共有五处,秦毅把队伍分成六组,五组偷袭一组守候,在地图上勾画出具体位置后,分别指定了对应的小组。

行动前,秦毅召集了行动小组组长,再次做了任务说明,“到达各个通道口后,利用公用通讯器报告消息,我带的小组先进去转移敌方注意力,直到我下达命令,你们才能行动。进入基地后,见到反抗者和警戒兵一律诛杀,对于科研人员最好活抓。”

时间一到,联合军开始行动起来。

当众人接近昨天的战场后,除了看到残骸、树木、焦土一片狼藉外,并没发现什么异样,秦毅抱歉地看了眼颜箬竹,在这里将队伍分散为五小组,让他们寻着各自的目标通道口前行,自己则带领一组人前往池羽和苏瑾萱逃离的那个通道口。

颜箬竹随着秦毅这组行动,一路行来特别沉默,只每次发现周围有所动静时,都是第一个巡查和探看的人,唐鑫几人看在眼底疼在心底。

不知为什么,这一次的行路十分顺畅,除了遇到几只普通的变异动植物外,再没见到□控的异变丧尸,没过多久,小组分别抵达各自的通道口。

秦毅用通讯器和另外四组做了通讯对话,挂掉后,对众人道:“等下进入通道,变异者和精神力者在前,异能者远程攻击者在后,相互掩护前行,不得掉队!”说罢,冲几个土系异能者点了点头,随着面前林地的轰然坍塌,一条阴暗深邃的地下通道展现在众人眼前。

颜箬竹走在靠后的位置,池羽和晓轩护在她的身边,潜入地下后,她身上的通讯器突然一震,点开看到上面的消息,倏忽沉下脸。

“怎么了?”池羽和晓轩同时出声。

颜箬竹冷声开口,“邢飞说,那些药剂里没有一个是中和剂!”

“那个贱女人,让她那么死掉太便宜她了!”池羽眯起凤眸,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他看向颜箬竹,沉声道:“等下我们直接去她的实验室找,把所有的药剂都找出来放到你那里,我就不信每一个是可以用的!”

……

地下基地的战场随着秦毅一行干掉通道内的守卫而打响,幽狼虽是变异动物,但始终保有着狼的天性,丧尸的血肉它不感兴趣,但人类带着香甜喷洒的血液和牙齿刺入肉里的感觉,却是它爱极的,一进入就头顶太极窜入战场,把一头狼王的勇猛嗜血展现的淋漓尽致。

颜箬竹自然不会管它们怎么闹腾,见辉少似乎不在基地里,两方人马又处于焦灼状态,她在池羽的带领下进入大楼内部,搜刮了雨雯实验室里所有的药剂和资料配方方案。

“好了,我们走!”两人出了实验室,就见大楼内部也成了一团乱。

到处都是奔跑的人和眼花缭乱堪比特技效果的异能,有纷飞的卷纸不时穿梭其中,场面既凌乱不堪又暴力血腥。

“救……救我……”眼见一个被风刃砍断了一条腿的白大褂趴在地上,朝颜箬竹伸手呼救,她还没有反应时,那人的话音便卡在嗓子里直接身首异处了。

她心底反感,狠蹙起眉,“秦毅不是说最好活捉科研人员吗,这一组是怎么回事?!”

“应该是今天赶来的援军,大概不是宏远基地的,所以不卖秦毅的面子。”池羽见惯这种场面,虽没有反感却对这些人不齿,他不喜欢无组织无纪律的人,如果他的雇佣兵里有这样不听话的人,他会毫不犹豫的把它们干掉,免得以后生了异心还不得安宁。

知道她心情不好,池羽拉着她往楼下带,“一群败类而已,眼不见为净。”

颜箬竹最后扫了那几人一眼,亦步亦趋跟在池羽身边。

忽然,几道风刃穿透一人身躯,自两人身后呼啸而来。

颜箬竹和池羽行在乱糟糟的场面中,本就全身警戒着周围的任何动静,异能攻过来时,两人发觉后便躲开了。

“啊啦啊啦,没想到风刃会穿透过去,两位没事吧~”发动异能的人摊摊手,对身边的人道:“果然还是我厉害吧,已经杀了二十三个了,你们呢?”

池羽蕴着薄怒转头,冷眸如冰箭般直射那人身上,听到他的话语,他想要骂出的说辞干脆省下,直接挥手开动沙系异能形成一道沙龙卷,夹杂着厅室里的残渣碎片和尸骸血骨,一股脑席卷向那几个人。

颜箬竹也在气头上,见池羽动手,她稍稍在那几个人的身体内动了些手脚,待沙粒完全黏附在他们身上时,脱水导致身体干瘪凹陷下去的速度比平时快了一倍。

“你们敢杀我们!我们是桐木基地派来的联合军!”躲掉沙龙卷的一人瞋目看着自己同伴连喊叫都没有,便干化下去,惊恐大叫。

池羽嘲讽一笑,眼底尽是轻蔑,“特么的,你以为你是谁?爷当面杀人的时候不知道你还在哪里犄角旮旯里舔糖葫芦!”

因着这出闹腾,整个楼层里的人几乎跑光,一时间竟然空荡起来。

能躲开池羽的异能的人也不是普通人,第一次攻击是意外,那么当他再次抬手时,那人也早就做了防范和准备,一道雷击直直斩断他的沙锥。

池羽眸光一暗,唇角笑容渐扬。“不错,有点玩头了!”杀戮对于他来说,已成了一种深刻在骨血里的东西,遇到强手对战,他自然也会兴奋起来,冲身后的颜箬竹叫道:“女人,你别插手,呆到安全点的地方去!”

颜箬竹抽了抽嘴角,白他一眼,挪步到大厅柱子后休息区的落地窗前,居高临下地眺望楼下如火如荼的战场。

她点开通讯器,拨通了邢飞的信号器。“你过来一趟吧,展逸辉没在基地,现在的情况我们占优势。这里的实验室器械都很完备,雨雯既然是在这里研制的各种药剂,如果你亲自来看,也许会比我们有更多的发现和收获。”

挂了电话,她再次取出跟踪仪,仍然是一片没有闪烁红点的地图,心情顿时一落千丈,心心念念都是展逸辰现在到底在哪儿,出没出事……

“哐啷啷——呼啦——”颜箬竹兀自出神间,面前的落地窗上黑影一闪,玻璃突然以向内击碎之势一股脑朝她飞来。

事出突然,她又分心在想别的事,骤然听到声音浑身一震,条件反射闭眼蹲身抬起胳膊护住头部,虽然能够警觉,发动冰结异能却始终慢了一步,导致不少玻璃碎渣伴着袭向自己的黑影刺入了身体。

“女人——!”池羽惊惶失措,随后又是一阵叫骂,“他妈的,给劳资去死!”

颜箬竹不知道池羽那边发生了什么,但手臂上被倒钩刺硬生生撕扯下的肉疼让她忍不住低呼流出冷汗,骤然睁眼的瞬间,背后一阵异样的波动,让她立时在后背凝结一道冰盾,向没有玻璃碎渣的地方扑去。

后背的攻击被全数挡下,只隐隐有些钝痛,然而对方没给她时间喘息,接二连三的攻击伴着从不同方向袭来的攻击,一下下往她身上砸去。

惊觉对方浓浓的杀意,颜箬竹迅速在周身裹上一层冰晶抵御攻击,在看不清对方的身形时,大开精神力探索对方的踪迹,然而,这人使用的攻击路数和攻击人的手段,怎么看都让她有种熟悉的感觉。

池羽解决掉雷系异能者,立马跑到她身边漫开飞沙裹住两人的身形,“没事吧?”

“没事!”有了池羽的帮助,颜箬竹这才有时间开启大范围的冰冻异能,不出几秒,整栋大楼都被冰霜覆盖,隐隐成了一座冰雪王国,在这里,她才方便行事。做完这些她侧头看向池羽,这才发现他身上受了伤,腰际被划开一道大口子,精瘦的肉肌上焦黑一片。

抬手用水系替他稍微疗了下伤口,“先就这样,缺的肉等下让苏瑾萱帮你补回来!”

池羽不以为意,凝眉看着已经停下的攻击,“对方应该是个能够空间瞬移的异能者,我看她出现那一瞬的影子像个女的。”

颜箬竹眼皮一跳,心中已有了答案,“徐、诗、蕊——”

“呵呵~终于猜到了呢~~恭喜啊!~”徐诗蕊的身影蓦然出现在不远处单人沙发上,她勾唇一笑,道:“别来无恙啊,颜箬竹,喜欢我送你的第一份礼物吗?”

颜箬竹轻笑一声,眼里一片冰寒淡漠,“原来你也这么鸡婆,要动手动手,废话那么多说渴了,我可不想送你水喝。”

……

唐鑫几人正协助秦毅杀敌,突然感觉气温骤降,就见大楼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冰成雕,明白过来那是颜箬竹在使用异能,想是遇到了麻烦,不约而同朝大楼的方向跑去。

上到颜箬竹所在楼层,正听到徐诗蕊尖锐的冷笑声。

“哈哈~我也才知道箬竹你这么有、意、思!”她霍然起身,右手的倒刺藤鞭不时甩在地面,发出“啪啪”的声音,“不过很可惜,就算我打不过你们,你们也奈何不了我,毕竟我拥有空间异能不是?”回头看向上来的几个老熟人,她媚惑一笑,招了招手,“嘛~原来你们也来了,许久不见,各位还好吗?~”

认识徐诗蕊的人表情各异,眼底却出奇一致的同时划过恶寒。

而颜箬竹此刻却安静得很,她在想徐诗蕊的异能的确提升了许多,如果以当初在木兰基地那样的水准,她还能再杀她一次,可之前看她熟练运用甚至毫不间断的使用空间异能瞬移,她就没有把握了,毕竟转移的地方不可提前测估,就算精神力能探知,却也只能在她到达那个地方后探到。

而且现在让她在意的是,徐诗蕊明明恨极了自己,不可能不希望自己死,但今天不论她说的和做的,都很是反常,有道是,事出反常必有妖!

她微垂下眼睫,掩去一切情绪,“既然不打,可别告诉我你是来叙旧的。”

“不,你真可以这么说。”徐诗蕊抬手用食指点了点脸颊,弯了眼眸,“而且呢,我还给你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啊~”

心头一跳,颜箬竹不动声色打量起她,“不论什么消息,我都没兴趣听。”拉住池羽的胳膊絮绕着沙盾,走向楼梯口的唐鑫几人。

徐诗蕊随着他们的动作转身,微眯了眯眼,突然开口,“是关于你们青竹小队那几个留守在宏远基地的人的消息哦,真的不要知道吗?我当时加入他们一起行动的时候就觉得这些人果然都很厉害啊……”

颜箬竹顿住脚步没有转身,在徐诗蕊看不见的地方凝上李晓轩毫无焦距的眸子,瞬间撤掉所有精神力防御,把心中刚才猜测的想法和强烈的情绪传达给他。见他身子微动,她松开池羽转身,一张清丽秀妍上没有半分表情,“你知道的事,宏远基地里的人肯定也知道,早知晚知对我没什么特别意义。”

“呐,原来你也是这么无情的人呢。”徐诗蕊耸耸肩,“既然连他们死活都不在意,那我就收回之前……”

“咄咄咄——”蜂针般密集的冰刺突然袭向徐诗蕊所在的方向,她直接利用瞬移躲开。颜箬竹朝其他人打了个快走的手势,在精神力探测到她现在所在时,化出大型冰锥穿透地板,又继续追击了过去。

“嘭——啪啦——”不时响动的声音让大楼都微微颤动,徐诗蕊看向疯了般不管不顾攻击自己的人,脸上笑意浓浓,她就是喜欢看颜箬竹痛苦的样子,她伤心难过,她才会开怀高兴!

……

晓轩和其他人下楼时,就把颜箬竹的猜测告诉了大家,行到外场,见秦毅带领的众人已然控制住了场面,把他找到一边,说出了想法。

“你的意思是,展逸辉弃了这里,基地里有可能隐藏着什么危险?”秦毅听完有些诧异,却并不会小看这件事,想了想,他道:“这里也快收尾,我让人到五个通道口查看下情况!”

伴着大楼上不时崩塌的声音,步奕分别接受到了探路人员的回报。

这时候他的表情变得尤为凝重,“每个通道口都被堵了,土系异能者说周围大面积被加盖了特殊材料的物质,它们开拓不出新的通道来……”

几人一听,随有准备,心底却还是漏跳了一拍。

池羽微微沉气,摸上已经被苏瑾萱治疗好,却仍然有些发烫的腰眼,冷声道:“让小轩去陪着审讯俘虏,再派人到基地各处勘察一下,也许能找到什么线索。”

……

“你说什么,有炸弹!”经过审讯,还真让他们探出了消息,可唐鑫一听就骂了句脏话,揪起那人的衣领晃道:“通道口的那些东西肯定是有人操控才被关的,所以说,炸弹的引爆也有开关,说!到底在哪儿!”

“我不知道,真得不知道……”被唐鑫晃的人都快哭了,“我也不想死……”

“放了他吧,炸弹一共四枚,其它的他也不知道。”李晓轩淡淡丢下句话,仰头闭眼扩散精神力大范围感知。

……

徐诗蕊匆匆扫过时间,挥鞭拦下颜箬竹的攻击,笑着开口,“看起来你还挺有精神的,不过差不多要到第二份礼的时间了。”红唇一勾,倒计时,“5——4——3——2——1!”

“轰隆隆——嘭!”随着一声巨响,基地南侧放置实验品的区域被炸毁,地面整个摇晃起来,猝然出现几道裂痕,临近的房屋玻璃全部震碎,有近处的建筑崩坏。

待震动过后,颜箬竹从地上站起身,睨向徐诗蕊,眸底寒凉如水,“这就是你的目的?用炸弹埋葬我?那我是不是还要感谢你准备的墓地?”

也许是知道她必死无疑,徐诗蕊没有顾及坦言道:“当初你要杀我时,我被展逸辉带到了这里。炸弹是他埋的,就是准备大战过后如果有人来清剿老巢,他要让他们做瓮中之鳖,而计划只有内部人知道,我某次跟他下属睡的时候用异能探知过,所以知道怎么打开。”

她清幽一笑,眼里没有温度,“可我也讨厌这里,展逸辉利用我偷走了我其他异能,还背地里那我当试验品,所以这里毁了最好,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展逸辉不在,但能杀掉你,我同样很高兴~~”

……

随着时间推移,第二枚炸弹爆炸,基地的建筑被毁了一半儿,地下岩石随着爆响的震动,出现大面积的断层和凹陷。

联合军里的人一开始还没多大顾虑,可眼见所有异能都弄不开基地的门,他们开始恐慌和害怕,就算在末世里过了一段不知生死何夕的日子,可谁也不会想就这么白白死掉。

吵杂的闹声让李晓轩皱起眉,稍稍离远了人群,他再次利用感知适应和体会先前两次爆炸前的响动,忽得,一道“嘀嘀嘀——”的响声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没有耽搁,走到秦毅和池羽身边,指着某个方向道:“我感觉有一枚炸弹在那边。”

按照李晓轩的指示,几人果然找到了炸弹所在,机械拆分池羽是行家,拆完这枚炸弹后,众人微松了口气的同时,看向李晓轩。

他却摇头道:“最后那个查不到,估计是靠控板远程操控的。”

-------

地下基地内的爆炸响动,惊动了赶来的邢飞等人。

“槽,刚才那是什么声音!?吓劳资一跳!”

“是不是从地下传出的爆炸声?”

“好像是队长他们那里的方向啊!”

“他们不会有事吧……”

二十多人的小组人数不多,七嘴八舌嗡嗡说话也够邢飞脑袋疼了。

他是外编人员,并不能算小组成员,见那些人犹犹豫豫不知道是去帮忙还是别的什么,冷冷一笑,越过他们跑向声源。

邢飞离开没多久,组长联络不到任务小组的人,在大部分人的怂恿下,打算离开了事。

却没料,林间蓦然刮起一阵迷眼的风,一道黑蓝相融的影子突然出现。

“说,池羽带出来的那个叫做苏瑾萱的女人去哪里了!”

……

得到想要的消息,那人毫不留情杀掉在场所有人。

原以为她逃离自己被秦毅等人送到别的基地去了,没想到她胆子还挺大,竟然跑回到基地!再一次听到地下基地传来的声响,他阴沉的眉目间闪现一丝担忧,脚下步伐加快,朝她所在的地方赶去。

他经过的地面,不时晕染出几滴腥红色液体。

……

邢飞赶到目的地时,看到的是一片微微凹陷的林地。凹陷的位置上没有一颗完整的树木,土质松动,隐隐可见土下呈黑金属光泽的东西。

异能和联络器都派不上用场,邢飞猜出是那黑金属捣得鬼,可这种材质这么大范围的东西,他无论如何也搞不定。

正在邢飞愁眉不展绕着场地想办法时,有一黑影如鬼魅般悄无声息出现在他身边,突然发声,让他顿时惊在原地。

-------

徐诗蕊奇怪地看向埋藏第三枚炸弹的地方,按理说现在已经到了爆炸的时间才对,怎么她都等了半天也没有响动?

难道那些人发现了地雷?!

她查看了空间内控制最后一枚炸弹的控制板,眸光一沉,抿了抿唇,虽然最后一枚炸弹的威力最大,但如果第三枚没有爆响,说不定还有些漏网之鱼逃出去,不过主爆的是这栋大楼,只要颜箬竹一直在这里,可以保证她必死无疑!

徐诗蕊扫过没再攻击自己的人,笑道:“颜箬竹,你难道不想知道步奕他们怎么了吗?或者说,你同父异母的弟弟,或者……你亲生父亲和母亲?”

颜箬竹双拳一紧,看向她的双瞳幽暗如冥火,“哦?你想说就说吧。”

许是她淡然的态度刺激到她,徐诗蕊勾了勾唇,厉声道:“步奕和你那花心老爹死了,你弟弟受了重伤,我离开时貌似也快没气了,至于你母亲,运气好点,只半残不残吧……”

她说话中,目光始终凝着颜箬竹,企图从她身上看到一星半点儿的异常情绪,可让她失望的是,她的脸上始终平平淡淡没什么表情,刚想再骂她一句‘冷血’,就听颜箬竹突然开了口,声音若山涧溪流,清澈无垢,让她心生嫉妒。

“徐诗蕊,你这一生追求的到底是什么?除了给人做肉体上的发泄对象,你这些年,或者说,末世爆发后,你又做了些什么,得到些什么?你确定你在之后开心了吗?那些利用,那些没有人性的杀戮,那些靠肉体得来的东西,真得值得你骄傲和得意的吗?”

徐诗蕊心底微震,面容扭曲,却是一副被人说中心事的模样,“你什么意思?!不要一副说得你好像很懂我的样子,那让我恶心!”

“那些爱慕着你的男人,利用他们,杀掉他们,你有没有后悔过?”

徐诗蕊没有回答,只是露出一抹讥笑。

颜箬竹没有在意,目光自她脖颈的空隙看向出现在不远处的人,不露声色问道:“徐诗蕊,你爱过一个人吗?你知道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吗?”

徐诗蕊眉目深沉道:“爱人?在这个世界,我只要爱我自己就好!”

“小蕊……”清远男音的出现,让徐诗蕊身形一僵,转头望向来人,脸色顿时变得如同调色盘般,五彩斑斓,她秀美下沉,厉喝道:“楚天,你来这里做什么!”

楚天俊美的容颜闪过一抹苦涩,声音发哽,低声道:“你被人带走后我一直在找你,一路上走了多远我也不知道,后来赶上大战,想到加入一个大型基地也许能遇到你,便参加了联合军,今天早上看到你也来这里的时候,我才放下心……你……现在……还好吗?”

徐诗蕊目光复杂的看着他,“我那时用的是假面。”

“你的身形,气息,一举一动……我从来没有忘过。”

面对楚天,颜箬竹有些惋惜,爱上了这样一个女人,明明都知道她做过什么,却依然义无反顾的爱着,从始至终没有变过。

她也是从景炎那里知道自从徐诗蕊被展逸辉带走后,楚天离开基地去找她的,后来一直没有消息她也就当个故事听听,只是没想到,这两个人都混进了联合军,而狗血的竟然都在这里,她倒也佩服楚天的执着了。

只可惜,他爱错了人。

而那个人,也是她想要杀掉的!

她之前是故意说那些话激徐诗蕊的,因为她现在稳操胜券的姿态让她忽略了心口的防范,就算两个人的异能不相上下短时间谁也搞不定谁。

在之前连番攻击的不断试探和制造有力攻击环境中,她发现徐诗蕊的异能有一个弊端,她特别依赖于空间瞬移,而如果她当时的心态稍稍有所变化,她瞬移的速度和中间的稳定度会产生波动,从而导致她的加速攻击和配合精神力的攻击可以在她瞬移的前后抓住她!

现在,就是攻击她的最好时机!

骤然困箍住脚腕和小腿的徐诗蕊一怔,后知后觉反应过来颜箬竹乘人之危了。

“你个贱人,果然卑鄙!”她气急败坏地扭头,从空间里取出炸弹的控制板,狠声道:“如果你想杀我,我就让所有人都陪葬!”

“小蕊!”楚天见此情景,知道自己的异能比不过人,只能低声下气恳求道:“颜箬竹,你放了小蕊好不好!”

同样定固住楚天,颜箬竹冷目濯濯,“好啊,大家一起死好了!”说话的同时,徐诗蕊的手和一起冻结成冰雕,而后两枚冰锥穿过空气刺入她的大腿内。对上她惊恐的眼,她淡淡道:“其实我也不喜欢你,但留着你是个麻烦,所以……只能杀了你!”

正当颜箬竹准备刺穿徐诗蕊心脏时,从地下基地的头顶斜侧方,突然传来雷鸣般的“轰轰”声,随后,响动越来越大,声音越来越强,连带着基地内还矗立的房屋都开始倾塌起来。

颜箬竹所在的整幢大楼也开始歪斜倒塌,她瞬间窜到墙角蹲抱下,松开楚天的困箍却没有管徐诗蕊,在周身一米处筑起冰晶柜以防止房屋倒塌后砸到自己。

跌跌撞撞的倾斜重压过后,一室黑暗里,她被困在一堆钢筋水泥废墟中。

想到这层楼好像有十几层,而她所在的位置在三楼,也就是说,唐鑫他们想要救她出去,也得一点点挖掘,不过找些力量型的能力者应该不会太费事吧?

这么自我安慰着,颜箬竹吃了些空间里的食物又喝了点水,蜷缩在小小的空间内。

迷迷蒙蒙中,她好像睡着了,睡梦中,她被展逸辰抱在怀里,周身都是她最喜欢的,清凉又舒服的淡淡薄荷香……

作者有话要说:之后还有一章,NN的,正在码,估计要等到凌晨去了,肯定在睡前发出来。

章节目录

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逆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逆尘并收藏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