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骗 角色X入戏X伪装

“终于回来了……”似叹息般,一名玄衣男子望着那葱葱郁郁的须臾山,神色中闪过一丝放松。

“是的,回来了。”在玄衣男子后边的是一名白衣男子,与玄衣男子微微错了半步,大约三十来岁,带着令人安详的温润气息:“回家了。”

似乎想到什么,白衣男子嘴角嗫着一丝笑。

“据说,西燕国最近突然冒出个十六公主。”白衣男子笑眯眯地看着玄衣男子:“幽雅如兰,婉约如画。教主有什么想法么?”

玄衣男子侧头直对上白衣男子的眼,忽的勾起笑,带着邪意:“你说,我能有什么想法?”

白衣男子敛了笑容,恭敬道:“禀教主,前日畜牲道传来消息,西燕国七王子似乎有意与轮回教接触合作。”

“哦?”玄衣男子轻哼着:“那么,那个十六公主就是这次合作的筹码?”他微笑着,抓住一片飞到眼前的粉色花瓣。“或者说质子更为恰当?”

白衣男子垂着眼,恭敬地立在身后:“是,教主。”

“也好,各需其所罢了。”玄衣男子冷笑一声:“西燕国自古宗教至上,国师为尊,所有西燕人都信奉虚无神,轮回教在那里很难站得住脚。这不得不说,是个很好的机会。”

“是,教主。”

“那么,那个所谓的十六公主现下在哪?”

白衣男子有些踟蹰:“回教主,七王子那边说十六公主已启程来轮回教,接触时有令牌为证。”

玄衣男子眯了眯眼:“这真是好法子,如果那个所谓的十六公主在路上不知所云后,岂不是我教招待不周?”

“回教主,七王子已说过,如果一个星转后十六公主还未到达轮回教,他会亲自带领手下前往轮回教以表诚意。”白衣男子顿了顿,接着道:“关于这点,畜牲道已派人手去探查情报。”

玄衣男子没有说什么,幽深的瞳眸看不出情绪。

“……如果那个十六公主出现后将她供在甲三分部里。”

“是,教主。”

玄衣男子率先向极乐林深处走去,白衣男子紧随而上。

“阿容,我们回去。”

***

“……萧公子有服侍过他人的经验么?”离开畜牲道的青阁,那位名为洛绎的男子带领着扶笙向西北走去。听到洛绎的问话,扶笙摇了摇头。

想来洛绎也是知道自家主子的事迹,所以灰衣男子有些尴尬地笑笑:“这个……不必担心,锁云少爷其实很好服侍——只要不去忤逆他,其他没什么特别注意的。”

扶笙闻言点了点头:“多谢。”

“因为锁云少爷的性子有些……”洛绎顿了顿,似乎不知道应该怎样形容:“有、有些孤僻,所以贴身服侍他的人只有我,现在再加上萧公子两个。其他的人只有在锁云少爷不在的时候才会去打扫一下院子什么的。”

他侧过头,看着旁边如竹一般淡然的青年。

“有什么不懂的,萧公子可以问我。”洛绎的眼中带着许些兴奋和好奇:“据说萧公子也会一些医术。”

“只是牛毛而已。”扶笙看着洛绎,唇角似乎勾起:“直接唤我扶笙罢,从今天开始我也是少爷的小厮了。”

洛绎犹豫了一下,然后有些磕巴地唤道:“扶、扶笙……”

“恩。”

“扶笙。”再叫时已经自然很多,洛绎露出憨憨的笑:“以后可以一起去饿鬼道。我的医术不精,可能有很多问题要请教你……”

话语间,一片葱葱郁郁的深林已近在眼前,这是轮回教的禁地。扶笙没有看那将禁地隐藏的层层巨木,而是眺望着禁地的东南方。那里坐落着几座楼,以红白为主调,瓦被漆成红色,墙上勾画着暗红的符号,诡异魔魅。

那是“红殿”,也是那个人住的地方……他已经这么近了么?

扶笙隐在袖子里的手开始颤抖,墨色的眸子迥然异灿。

洛绎没有注意到扶笙的异状,他带着扶笙背向红殿拐了个弯,沿着禁地的树林边缘走去,不一会一个小院就出现在两人眼前。

“到哩。”洛绎带着扶笙进入小院,小院里有几个仆人在扫着地。洛绎看见了仆人,便知道自家的主子肯定不在,他寻了个人问道:“锁云少爷呢?”

“今日教主回来,少爷被教主叫走了。少爷吩咐了,如果你带萧公子来了的话,直接去教主那里找他。”仆人瞥了一眼扶笙,然后便事不关己地继续扫地。

扶笙在听见“教主”的那一瞬间抿紧了嘴,洛绎没有看见,他正在为难:“这、这不妥吧,扶笙他刚刚来,还没了解情况和规矩……”

“带我去。”一向平淡的声音带着些不易察觉的激动和颤抖。

洛绎对上扶笙坚持的眼,似乎被扶笙的目光所刺痛,然后不知所措地别开了视线:“我知、知道了。”

灰衣男子略微慌乱地往回走。扶笙紧紧跟在后方,垂下的眼不知在想些什么。

***

红白的殿堂,两人正下着七星棋。其中一人是个非常漂亮的少年,姣好的眉头微微皱着,小巧的鼻子与薄唇形成诱人的线条,被红衣包裹的纤细身子似乎一不小心便会碰碎。与少年对弈的男子则是一身玄衣,身材修长挺拔。一道大约一寸的刀痕横切那人鼻梁上方,为那张桀骜的脸增添上尖锐的气势。

似乎看到一点生路,绝色少年眼睛亮了起来。他泛起得意的笑容,轻轻点了点棋盘的一处。

“GAME OVER。”少年笑得灿烂无比,大大的丹凤眼盛满了绚丽的得意:“陨。(注:七星棋里的棋语,类似象棋里的“将军”。)”

玄衣男子似乎被少年的欢乐所感染,嘴角扩大了弧度。他敲了敲棋盘,笑道:“我输了。”然后男子的笑容似乎染上丝丝疑惑:“你刚刚说了什么吗?锁云。”

锁云的笑容闪过一丝僵硬,他貌似无意地端起一旁的茶饮下,掩去了眼里的黑暗。

“没什么,只是一句曾经听到过的僻语罢了。”锁云笑着,眯起了眼:“大意是‘游戏结束了’,就是‘你输了’呢。”

锁云亮晶晶地看着对方:“君无戏言,之前答应的事可不能反悔哦。”

“君无戏言。”玄衣男子微笑地重复,宠溺地看着锁云:“你想要什么,说罢。”

锁云刚想说些什么,一名侍从垂着头毕恭毕敬地走进来。

“教主,锁云少爷的小厮来了。”

锁云的眼亮了,他有些迫不及待地撑住扶手站起来,兴奋道:“让他们进来。”

玄衣男子将少年的反应看在眼里,只是微笑着,并没有多加阻止。他知道锁云从始至终都只有一个从楼中楼带来的小厮,所以许些疑惑地问:“他们?”

进来的两人回答了玄衣男子的问题。走在前面的人是锁云之前那名叫洛绎的小厮,一如既往垂着头懦弱地不敢多看,让玄衣男子有些在意的是走在后方的那人。

“你们来了。”锁云兴高采烈地离开座位走向两人,示意唯唯诺诺的洛绎退到一旁,然后霸道地掰起扶笙的下巴对玄衣男子笑得志得意满:“怎样?这是我新收的小厮。”像是个炫耀新玩具的小孩般,锁云扬起了眉头,如星的瞳眸倒影出隐约的暗色:“长得有点像我吧,主人。”

扶笙被迫抬起了头,视线就再也离不开坐在上方的玄衣男子了——如记忆中那般邪气凛然,勾起的唇角又似不屑又似微笑。唯一与记忆出入的,便是那人鼻梁上那道深色的刀痕,尖锐得刺痛着他人的眼。

他便是——

“我说了很多次了,唤我佩绝。”

——季佩绝,轮回教的主人。

季佩绝似乎充满无奈和宠溺地道,然后看向扶笙,带着饶有兴趣的探究。

“眼睛很像。”季佩绝评价着,对着扶笙轻声问:“你叫什么名字?”

他不记得了……扶笙有些失神,心中苦笑。也是,那时候的他被挤在一群人中,毫不起眼。

扶笙微微欠身,目光却直直地对上上方的人,在那人感到诧异之前又垂下。

“扶笙。”他一字一顿地道,长发遮住了表情:“我叫萧扶笙。”

季佩绝凝视着那垂下头的人,深色的眸子有些变幻莫测。一时间有些静谧,然后被开始闹脾气的锁云所打破。

“主人的眼珠子都要黏在他身上了。”锁云冰冷冷地嘲讽,目光是□裸的不满和怨恨,掐着扶笙下巴的手用力得似乎恨不得把它掰断:“他比我好看,恩?”

扶笙被掐得生疼,季佩绝看着这一切,神情没有变化,轻笑道:“在我眼里,你永远是最好的。”

季佩绝狡猾地回避了问题的尴尬之处,却不知道这恰恰是对扶笙致命的一击。扶笙的脸透着苍白,仿佛是被锁云掐得痛得没有血色。

锁云满意地松开了扶笙,扶笙的下巴被掐得紫青。绝色少年笑得恶毒和得意,他从扶笙身旁向季佩绝走去,带着气趾高昂,绯色的衣袂在空中划过血色的弧度,留下了一句高傲的使唤:

“退下。”

扶笙默默地欠了下身子,与诚惶诚恐的洛绎向殿外退去。他的背后,绝色的少年站在高处,任性地揽着季佩绝的脖颈撒着娇。

“你是我的,不许看别人。”

“恩,我是你的……”

与那人的距离越行越远,声音逐渐微弱下来,最终消失在拐角处,扶笙垂着眼,袖口染上几点嫣红。

殿内,锁云抱着季佩绝轻笑着,他凑在那人的肩窝里,像个小猫讨好地蹭着,眼角的蝶染上媚色。

“别闹。”像是在安慰闹别扭的宠物,季佩绝的手缓缓地抚摸着锁云墨色的发,磁性的声音带着莫名的喑哑。

“主人……”锁云听话地不再动作,紧紧贴着季佩绝,不动声色的诱惑:“刚刚你还没有付出报酬呢。”

“你要什么?”

“我想要主人只有我一个人。”锁云皱着眉,不满地抱紧了季佩绝:“把那些讨厌的人都扔掉,只要锁云,好不好?”

季佩绝没有立即回话,依旧不急不缓地抚着锁云的发:“我早已将那些侍宠遣散了。”

“还有那些侍妾!”锁云刷的一下抬起头,狠狠地瞪着季佩绝:“为什么还要将那群贱女人留下来!为什么不肯留在我这里而要去宠幸她们!”

他死死地拽着季佩绝的衣服,脸蛋因嫉恨而扭曲着。季佩绝的手停住了,他看着闹着脾气的锁云,无奈地道:“她们只是工具。”

轮回教的教主必须留下子胤,季佩绝现在尚无一子。

“我不管,我讨厌她们,那群贱骨头!”任性地发着脾气,锁云怨毒地诅咒着:“我恨不得将你每次宠幸的人撕裂!你明明是我的,是我的!她们哪有我一丝好?!”

季佩绝只是沉默着,看着锁云的胡闹。

“主人刚刚答应过我,现在又反悔。”锁云对着那人沉默的眼,似乎越发不甘和不满,咄咄逼人:“你是个骗子!”

“……”

对峙良久,锁云终于意识到季佩绝的不妥协与回避,神色马上冷了下来。他从季佩绝的怀里起来,怒气冲冲地离去。

良久,空寂的殿堂婉转着一声轻微的叹息。

章节目录

骗子X攻略X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颓并收藏骗子X攻略X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