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骗 真话X假话X设计

“容道主,妾身亲眼见到锁云将公主推入水中,在这里的所有姐妹们都可以作证,妾身并没有欺骗容道主的能力及必要。”

“对。妾身也能作证,公主好可怜,完全没有防备就被锁云袭击了。”

“对呀对呀,当初锁云也是这样在同一个地方将白蔺妹妹推入水中的呢,是吧?”

“……恩。”

宠妾们聚集在门外,门内单要离正在为燕浮生确诊。等候在外的宠妾们将容扬围在中央,七嘴八舌地讲述着午间发生的事情。容扬在轮回教一向温和待人,宠妾们也能在白衣男子面前放得开,添油加醋地述说着当时的情形。

容扬保持温和的笑脸,柔声道:“当时锁云是如何将十六公主推入水中的……我的意思是,我想要知道更具体一些的情况?能否详细地告知我。”

宠妾们顿了顿,像是在回想当时的情况,其中一名紫衣女子上前道:“回容道主,因为之前发生了一些情况,锁云当时怒气冲冲地冲向公主。擦肩的时候公主像是被大力推了一把,重重撞在栏杆上,然后堕入池水中。”

“那锁云是如何下手的?”

“妾身没看清楚。”紫嫣坦然道:“那时候妾身并不在公主身边,在公主身边的只有白蔺和红菱。”还用怀疑吗?轮回教的人都知道,锁云的嫉妒心很强,在须臾山一直宣扬着独占季佩绝。当初锁云也是同样地将白蔺逼入水中,那名少年之前做过与此相似的事迹多得几乎数不清呢。

其余的宠妾也大多是这种情况,她们所说的和容扬之前从侍卫那里得到的情报完全一致。容扬将视线移到红菱身上,白蔺因为想起当初差点被淹死的情况,惊吓过度而昏了过去。

红菱对上容扬的目光,轻声道:“妾身当时的确在公主的身旁,看得很清楚。”红衣女子的眼睛直直对着容扬的视线,没有丝毫闪避和迟疑:“……推下公主的,确实是锁云少爷。”

“锁云少爷当时很生气,妾身第一次看到锁云少爷那么激动,当时妾身觉得很不妙,但是妾身那时候被吓得不敢动弹。然后锁云少爷经过公主时,他的左手快得几乎看不见,击在公主的腰侧,然后公主……”红菱的神色灰暗下来,似乎不愿想起那不好的事情。

“……我知道了,你——”

“教主。”

周围的宠妾一阵骚动,她们垂下了头,作为须臾山的底层,她们没有权利直视轮回教的主人。季佩绝的眉头不自觉地皱起,一副烦心的样子。容扬微微向季佩绝行了个礼,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沉寂已久的门开了。

一名饿鬼道站在门口,看见季佩绝及容扬的时候立即屈身行礼:“教主,容道主,道主说可以进来了。”

季佩绝当即走了进去,容扬遣散了聚在门口的宠妾们,揉着眉头叹了一口气。

“真是乱了套……”

一进门,空气中尽是浓郁的药香味。容扬一眼望过去,燕浮生躺在床上昏迷着,脸上苍白得几乎可以看到细小的青脉;季佩绝斜坐在床边,目不转睛盯着燕浮生没有血色的脸;单要离站在床边,正在汇报着情况:“……撞击在腹侧,有出血的……”

季佩绝挥挥手打断单要离念书般毫无起伏的声音,有些疲惫地按着太阳穴:“直接告诉我结果。”

单要离顿了顿,然后再次开口:“只需静养一些时日,子息无碍。”

像是一瞬间被解放了,季佩绝长嘘一口气,他的右手轻轻、带着些迟疑地触上燕浮生的腹部,神情复杂。

“……要离,治好她。”

收回了手,季佩绝起身,看向容扬,他一直以来的副手。

“阿容,一起去罢,天界道的人……出来了。”

***

季佩绝带着容扬离去后,房间一瞬间阴暗下来。单要离默默地端详着自己的手,然后忽的道:“起来罢,时间到了。”

单要离将目光从手上转移,抬头对上对方几乎快喷火的眸子,讽刺地勾了勾唇。

“……为什么?”

“嗯?”

“我说,为什么!”燕浮生一字一顿咬牙道,她的呼吸开始急促:“为什么要那样说!明明计划不是这样。”她狠狠地瞪向单要离:“你忘了么,此时我的‘孩子’应该‘死去’!否则根本不能给锁云致命一击!难道说,你现在开始后悔了,不舍得了!?”

从一开始,就没有那个所谓的“孩子”,这一切的一切只不过是燕浮生的一个小小的计策,为了最终的陷害而布的局。轮回教期盼已久的祭子“死去”,现今全是一个人的过错。但是,原计划此时应该“死去”的孩子却还“活着”,这不仅仅打乱了燕浮生现在的计划,对今后的格局几乎逆转了情形。燕浮生愤怒地瞪向罪魁祸首,她现今的合作者。

单要离仿佛没有看见燕浮生的怒火,冷漠地听着对方的怒斥。

“不会变,我要锁云,这一点不会变。”唯一暴露在外的独眼唯有说到那个名字时才会闪过一丝狂热,声音却依旧阴冷:“……哪怕是破败的他。”

“我不会阻止你,弄坏了也无妨。”

“那你还……!”

单要离冷冷地瞥了一眼燕浮生,然后便不在搭理。那一眼似乎包含了许多信息,燕浮生刚想说什么却在下一刻呆立在原地。

“难、难道……孩、孩子是真的……”

单要离唇角讽刺的弧度还未褪去,却已经说明了一切。燕浮生失了魂魄般,下意识地抚着自己的腹部,脸上的神情似笑似哭,眼中是狂喜和不敢置信。

是孩子,她有了孩子!她与那个人的孩子。

只是在狂喜之余,燕浮生想起什么脸色立马变得难看起来,冰冷地看向单要离。

“你早就知道了。”燕浮生死死地盯着单要离没什么表情的脸,她用的是肯定语气,白玉的脸局部带着轻微的扭曲:“在之前……”

单要离又加深了唇角嘲讽的意义。

“对。”总显得阴沉的俊脸一脸嘲弄地微微偏向愤怒的女子:“但那又怎样。”

“你……!”

“并没有差别,对于计划来说。”单要离似乎感到有些无趣:“反正在计划中,你那‘孩子’迟早会‘死去’。”

燕浮生的胸因愤怒而剧烈起伏着,她抓着床单的手用力得发白。

“孕妇忌怒。”一向少言的单要离此时却多次讥讽着燕浮生,燕浮生看着单要离,忽的没了怒火,脸上一片平静。

“你果然生气了呢,为了锁云。”燕浮生笑了,那般甜美。在单要离怔愣之时,她爱怜地抚摸着自己的腹部,改变了话题:

“接下来的计划要变了,我‘被’锁云推下水这已成为了‘事实’,知道真相的只有你、我还有那两枚棋子,她们不会说出去的,为了我,更为了自己。即使锁云否认,但是又会有谁信呢?或者说又会有谁愿意去相信有前科的他呢?就算是季佩绝也不可能完全相信,造成这一切的都是锁云的自作自受啊。季佩绝会尽可能地让锁云免去惩罚,只是没想到把天界道的人引出来了。锁云是逃不掉惩罚了,但是远远达不到毁了他的程度呢,因为孩子没‘死’,所以要重新计划了。”她笑盈盈地看着沉下脸的单要离。

“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呢,记得罢?”

***

“我说了我没有!我没有推那个贱人下去!没有!”圆润好听的声音被拉得极高,尖锐的嘶吼中夹杂着器物被砸的撞击声:“你不相信我是不是!”

“锁云……”

“滚开!我不想见到你们,你们给我……”

忽的没了声息。一刻钟后,门开了,最先走出来的是三个衣着奇异的人:“他们”看不出年龄性别,整个身子都被密不透风的银白色衣服包裹,近乎没有□出一丝的皮肤。脸上戴着一个黑白的面具,左半的脸是一张狰狞扭曲的鬼脸,令人心生恐惧,与其形成鲜明对比的右脸却是慈悲安详,仿佛可以安抚人心。这三人有一个同样的出处,天界道。

其中一名天界道突地直直看向守候在外的洛绎,洛绎只觉得身体的每一处都被那张诡异面具下的那双眼看透,这让他感到巨大的恐惧。洛绎的头垂得不能再低,身体的颤抖根本止不住。

这时候,从竹屋中走出了最后一人,正是季佩绝。他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根本没有多看缩在角落里的洛绎一眼,直直向外走去。天界道的人也收回了目光,与季佩绝一同离去。小院重新归于平静,除了小院门口多出来的几名侍卫。

直到那群人离去久许,洛绎才渐渐放松下来,他的背上硬生生吓出一道冷汗。洛绎迟疑了一会,然后才小心翼翼地推开了竹屋门。

屋内一片昏暗,洛绎扣上房门,看见自家的主子正躺在床上。他吓了一跳,连忙上前,发现锁云只是昏睡过去才稍稍安心。洛绎守在床边,他的思维有些混乱。最近发生的事情洛绎也略有耳闻,他只是个小人物,完全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洛绎相信锁云是不会做出那样的事,他陪同着少年将近七年了,如半个父亲般看着少年长大。虽然不知道少年最近为何变得如此偏激,但少爷出手一向很有分寸。

床上的锁云发出一声小小的□,猫儿似地,然后洛绎就见到那长长的睫毛轻轻煽起。

“少爷。”

“……唔……洛绎……”

锁云微微扶着额头从床上起身,洛绎赶紧将手中的茶递上,他知道锁云起床后有喝一口水的习惯。喝完水的锁云满足地眯起眼,像只饕足的小猫。

“他们呢?”

“走了将近半个时辰。”

“嗯……我睡了这么久,那混账下手也不会轻点。”锁云皱了皱眉,随即又舒展开来,眼角的蝶的翅膀一张一合:“反正现在头疼的不是我,‘犯人’可是死不悔改哦……呵,真讽刺。”

锁云在心中笑了,他说真话时没有人相信,他说假话时却全部趋之若鹜。

很好,就这样一步步毁灭吧。

锁云斜靠在床上:“真可惜啊,如果那个‘孩子’这次‘死掉’的话……再完美不过了……燕浮生为什么没有那样做呢?”

“……少爷很想要那个孩子消失么?”

“现在不行了,时机已经错过了。”锁云叹息道:“现在连天界道的人都出现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传说中轮回教的天界道。”

“……少爷很喜欢教主啊……”

一瞬间,锁云的脸有些扭曲。他看向洛绎,张了张嘴,却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有些事他从未和洛绎说过,锁云将一切都蒙在心中,偏执地将眼前的灰衣男子隔在自己的保护圈中,不让他接触真实。

“……呵,洛绎。我喜欢一个人,就会将他死死桎梏在我身边,这就是我的性格呢。”

洛绎敛了眼,没有再说什么,一时间的空寂。

“洛绎。”锁云仰起头看向站在床边的小厮,像是在撒娇:“多和我说说话,好么?”少年的眼带上悲哀。明明就知道,眼前的灰衣男子为什么不愿意多说话,那宛如刨砂锅的刺耳声音是过去残留下来的刺。

洛绎有些不知所措地垂下了头。锁云倾上身子,环抱住了呆愣的洛绎,像个孩子般寻求温暖。洛绎的身子开始有些僵硬,然后一如既往地像长辈拥着小孩般放松了身体。

很快了,再等等。我会让所有人都抛弃我们,我的世界不需要他人,你的世界也只有我,好么……

锁云轻磕着眼,他就是如此任性,他的世界就是如此渺小,不愿接纳其他的人,即使是……季佩绝,也不容许。他知道洛绎的世界为着锁云少爷旋转,无关情爱,只是近乎虔诚地相信着锁云。或许,直到他拥有力量的那一天,他才有权利……

锁云垂下了眼,暗色的眸子黑得没有一点儿光泽。

章节目录

骗子X攻略X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颓并收藏骗子X攻略X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