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有话要说:


第缺二骗 初见X前尘X忆梦

天庆四十三年,青荆城,烟花之地。

“空间坐标113X83X33,时间节点14X433,已抵达……咪嗦。”

在一处不起眼的小巷子里,一个青年蓦地凭空出现了,自然得仿佛他一直存在在那里,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妈妈的,那条白蛇精变态到一种境界了!”下一秒,青年的动作就打破了这种和谐,他身形有些狼狈地晃了晃,然后索性坐到地上,丝毫不在意身上那价值连城的衣裳:“果然‘珍爱生命,远离变态’是人生三大定律之一啊丫的!”

“一个、两个还算了,为什么我碰见的全是那种身心不健康的偏执狂啊!还是说没有心理医生的古代就是一杯具。丫的,哥是男的,是男的!干嘛一个个像打了5000C的鸡血一样猛追着哥不放,哥就算要征服这个世界,也是为了那可爱的萌妹子们……”像是终于可以发泄一切了,青年开始骂骂咧咧,右手下意识地想摸向左腕——那里有个毫不起眼的手镯,像个黑铁环似的。他的动作没能成功,青年无奈地垂下头,看着颤抖不已的右手,那里传来阵阵无力,他开始苦笑:“……看来到极限了,这次就试试那个服务吧。”

青年扶着墙站了起来,缓步走向光明。热闹的光打在青年身上,逐渐照出了青年的脸。他有一双灵动的眼睛,里面透着丝丝狡黠,五官说不出的细腻好看,让见到他的人总能下意识地露出微笑,只是不知为何带了些不自然的僵硬。

青年摸了摸脸,依旧嘟嘟喃喃地咒骂着:“我擦,扮了一年的冰山和面瘫,不知肌肉有坏死多少……”他面向热闹的街,似乎有些不适那打在脸上的暖光,眯起了眼:“希望信上的没有偏差……”

调整好脸上的表情,青年缓缓勾起灿烂的微笑,温暖的光打在浅色的唇上,却没有丝毫温度。

“嘿嘿,这次骗的人将是谁……”

青年提脚向街上走去,不一会儿就融入人群中,彻底消失不见。

***

“……已受理,本次攻略人物为[季佩绝],攻略物品为[轮回珠],从现在起直至遇见攻略人物默认为攻略开始……以下为攻略物品及攻略人物的信息……”

“……已受理,启用‘身世’服务,player指定身份如下……汇换费用为2%。身份背景录入中,合理程度73.4%,启动优化……”

“……已受理,启用‘重生’服务,player指定相貌如下……消耗一次免费‘重生’服务机会。人物设定录入中,合理程度77.4%,启动优化,外貌下调47色小说%,年龄上调7%……”

“yo~”青年一脸灿烂:“游戏开始了。”

***

第一次见到那名少年的时候,洛绎已经假扮一名老实憨厚的人整整一年了。他设定的身世很有效,攻略的功能一向完美。不仅仅是青荆城,整个天下都认定了存在着这么一个母亲是青楼女子、略懂医术、名为洛绎的普通男子。那时候他正假公济私地买来材料泡着自制的药茶,整个人呈现放空状态,大院中传来骂骂咧咧和击打在人肉上的钝痛声。

喧哗声越来越近,洛绎放下茶杯起身,无聊的生活让他兴起为数不多的好奇。他来到大院,一眼就看见一个有些猥琐的黄脸汉子在殴打一名小孩。黄脸汉子他认得,是一直与楼中楼来往的人贩子。那名孩子大约□来岁,脸因被护着而看不太真切样子。

洛绎缩头缩脑地来到了一名正在看戏的小厮身旁,小小声问道:“发生啥事了?”

那名小厮也是爱嚼嘴皮子的,脸上挂着幸灾乐祸的笑。

“黄老汉上次不是夸口道寻来了个漂亮的孩子么,今天带来了。”小厮指了指那名少年:“但一揭‘背子’(注:人贩子会给卖给青楼的人戴上背子避嫌。),才发现那个被他夸得上天入地的孩子得了瘘炎。看样子是以前就得了,到今天才爆发。老黄第一次被人坑了,邪火大着呢。”

这时候黄脸汉子用脚大力一踹,重重砸在小孩的右手上。小孩的右手似乎被折断,他痛极了用未受伤的左手护着右手,露出那一张恐怖的脸,顿时引发一阵惊呼。小孩恨恨地看着黄脸汉子,看着周围,那凄厉的目光配着他那张可以吓哭夜哭郎的脸,宛如深渊来的厉鬼。所有人心中一恸,竟被惊得不敢对上那个孩子的目光。

黄脸汉子被吓了一跳,然后恼羞成怒地加大了殴打的力度,周围的人发出恶意的嘲笑。洛绎注视着那孩子眼中恨极的光从极亮缓缓到熄灭,带着被世界遗弃的绝望,最后只剩下一片无底洞的黑色——就像是记忆中的那人一样。

等洛绎意识到了的时候,他已经站了出来。黄脸汉子开始有些在意,见是楼中楼的一名无闻医师,便又转过脸去。洛绎立即换上一副讨好的笑,凑到黄脸汉子前。

“黄老汉,你这样不值啊。”洛绎指着倒在地上的孩子笑道:“如果他被你打死的话,你那银子可不就是白花了。”

闻言黄老汉顿了顿,然后继续骂道,却是再没有动手了:“老子当初真是瞎了眼,居然让那些□的钻了空子。”

“这样吧,主管现在不在,以后我和他说说,你按小童的价格卖给我们吧,以后可以让他给楼中楼打个下手什么的。”

黄脸汉子似乎有些心动,但还是带着不甘。

“你不知道我花了多少钱买回他的,整整是五十两啊五十两!”

周围一片哗然,一个好一点的劳作大汉也不过区区十两银子,更别说那些只能打打下手的小童,眼前那名恶鬼一样的孩子当初真的有那个价值么。

洛绎似乎犹豫了一下,最后咬牙道。

“我还有些积蓄,再加五两吧。这已经是底线了,他那个样子别说青楼了,白送给人家打杂都会被嫌弃。”

黄脸汉子想想也是,然后爽快地答应了,拿出契约书。

刚才的小厮看着有些不对了,跑上来悄悄和洛绎说道:“今日是怎么了,平时看你都挺老实的。你打算怎么处理他?主管回来了可没你好果子吃!”

洛绎讨好地笑了笑,保持着一副憨厚纯洁的模样:“我需要一个人帮忙,他正好了。最近弄出一些新的药孝敬主管,主管应该不会太计较,能麻烦兄弟你去账房跑一趟吗。”

小厮瞪了他一眼,还是转身向账房跑去。

黄脸汉子从洛绎那儿拿到钱,二话不说马上离开,怕洛绎他们马上又反悔了似的。周围的人都散了,洛绎垂下头,看着地上仿佛死了般一动不动的孩子发了愣。

风锁云,契约书上鲜红的三个大字。

竟是信上提到的那个人,真是无处不凑巧啊……

他叹了口气,望着孩子死灰般的眼,俯下身来轻轻地抱起孩子。孩子在被抱起的那一霎那颤抖了一下,却是放弃了一切般没有反抗。

算了,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

洛绎在扶墙,眼神空洞无比。

神啊,为什么这年头自闭儿这么多呐……就算是每个人都是上帝啃过的苹果,但你也不能将别人啃至苹果核啊!(注:每个人都是上帝啃过的苹果,所以每个人都带缺憾,如果有些人的缺憾比较大,那是上帝特别偏爱他的芬芳。)

熊孩子完全一副死气沉沉样龟缩在角落里,洛绎使用攻略看过他的资料,所以很能理解他的心情。突然被赶出富贵堂皇的生活,来到异国他乡,然后被自私自利的父母抛弃,三观的崩坏不是一个未满九岁的小孩能接受的了。

哥自从来了古代三观就没有停止崩坏过,还不是照样小强精神!洛绎怨念地瞅了瞅角落里的那片阴影,叹了口气,认命地拿起黑不溜秋的药走去。

小孩没有因为洛绎的到来而改变任何姿势,依旧木讷地盯着某一点,即使洛绎将他的衣服扒光也没有丝毫反应。看着已经明显好转的疟子和脓疱,洛绎有些苦中作乐地想:曾经他也是一枚医术小白,直到他膝盖中了一箭……哦不,直到他遇见了白蛇精。那个姓白的变态还是有点用处的,至少免费给他当了一年的小白鼠,医术倒是烧到了熟练级。

把那污泥似的药涂到熊孩子身上,将熊孩子穿戴整齐,洛绎悲哀地发现他的动作越来越有向专业化的方向发展。

算了,哥来这里就是为了服侍你的。

离歇息还有段时间,在娱乐事业极其匮乏的古代,除了像猪一样地吃喝拉撒睡,剩下的不是在对天对地对花对月吟诗作对消耗脑力细胞,就是在美女的身上发泄过剩的体力细胞和金钱。洛绎没有钱,而且他面对的是熊孩子的面瘫脸,所以他只能消耗为数不多的脑力细胞。

洛绎从角落中掏出七星棋,他一直对这种闪闪发光的棋子很感兴趣,这让他想起二十一世纪玩的五子棋,只是规则由“五子连成一线”变为“连成星辰位座”而胜。每次连成星座胜利的时候,相连的星子(注:七星棋的棋子)会在墨色的棋盘上闪闪发亮,十分漂亮。奈何对于这个世界天文知识极其匮乏的洛绎,每每输得惨不忍睹,让人据一把同情泪。

洛绎摆好了棋面,然后装模作样地对小孩露出个纯洁的笑。

“你先走。”

熊孩子盯着棋盘,眼神放射性发散,坚持行为瘫痪到底。

“不会么。”洛绎和蔼地笑了:“我教你,来,走这一步。”

“再走这一步……”

如此反复,然后某貌似憨厚的人笑得憨厚。

“陨。”洛绎看着那闪闪发亮连成一片的星棋,得意忘形喊出胜利宣言:“GAME OVER……咳,我赢了!”

洛绎直直看向小孩,熊孩子依旧是一副波澜不兴的僵尸脸,于是洛绎继续露出个纯洁的笑容。

“再来一盘罢。”这是陈述句,不是反问句。

又下了几把棋,依旧是洛绎猥琐地赢了,他为数不多的良心开始声讨这无良并且无聊的行为。瞅了瞅小孩依旧无动于衷的木头脸,洛绎那可怜的良心不到三秒就灰飞烟灭了:熊孩子面瘫欠□……阿呸!熊孩子面瘫欠教育!

哥有的是时间和你耗。

收拾完棋盘后,洛绎抱着熊孩子躺在床上,在小孩看不见的地方无声地磨了磨牙,然后习惯性地迅速坠入梦乡。被洛绎圈在怀里的小孩睁开了眼,墨一般的眸子垂下,在洛绎圈在自己腰上的手扫视了几番,嗅着那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药草香,小孩将脸埋在洛绎的衣襟里,隐去了表情。

***

像是拿着洋娃娃过家家的日子重复了一天又一天,洛绎站在阳光下,几乎喜极而泣。

熊孩子终于正眼看人了;熊孩子终于离开角落开始走动了;熊孩子终于开口说话了……

“链接数据库……与相同资料对比,我表示你在进行一项十分著名的行为,第八文明者将这项行为称呼为:养成。”一个声音在洛绎耳边响起,那声音优美如天籁,却是没有丝毫感情的空洞。

洛绎对那个声音十分熟稔:“奇怪,当初我养那只虫子的时候你怎么没说。”

“与资料同步对比,我表示之前的例子不叫养成,叫驯服。”

“……快点给我删了那些奇奇怪怪的一看就知道是从哪个宅男腐女那里拿到的资料!”

“请求无效,此请求为A级权限,你现在的权限为D级。”

“……”

“洛绎。”一个带着奇妙腔调的声音在后方响起。

洛绎在回头的下一秒露出憨厚老实懦弱的笑。对面是一名中年人,大约四十上下,留着一撇八字胡,眼中不时闪过一些算计的阴光。

“主管大人,有啥事么?”

主管上下看了一眼洛绎,洛绎有种被盯上的不好预感。一般而言青楼是不会有药师的,而风尘中的人多多少少都会受点难以启齿的伤。伤口不严重的话只会去医馆讨些伤药抹上;严重的时候,只有那些身价高的楼里才会花银子请大夫,其余的任其自生自灭。在攻略的设定中,洛绎的“母亲”是青楼女子,栖身于青楼前就掌握了一些药理,洛绎“理所当然”也多多少少学会了些。“母亲”死后,洛绎在楼中楼的身份就有些微妙了。他是楼中楼的专属药师,有工资拿,但是绝不会多;有自己的小院,而且绝不会离开楼中楼。

“你上次擅自买下的那个小童呢?”

“回大人,他在里面帮忙处理药草。”洛绎心中打了个突兀,事实上,主管对于他擅自买下熊孩子的行为有着很大的不满。洛绎几乎各种讨好地法子都使遍了,再加上他原本有些特殊的身份,主管才堪堪放过这件事。

“大人有什么吩咐么?”

“你待会带着他去小李那里报告,从今以后他在小李那里打下手,楼中楼可不是免费待人住的!”说罢,主管再没看洛绎一眼,转身大摇大摆地离去。

……敢问你爸是李X吗!?某人开始磨牙。

“我去。”清清冷冷的童音在背后响起。

洛绎回头,熊孩子正在他身后,□出来的皮肤上都绑着厚厚实实的绷带,像个标新立异的木乃伊。洛绎第一反应是拒绝,但在小孩坚持的目光下最终还是点了头。

然后,小孩第一次笑了。那个笑容就像阳光穿破了一直以来的乌云,霎那间照亮整个大地,经过水气的洗礼而愈加澄澈清新,绽出柔和明亮的光芒。

——和最后的最后那声悲鸣一直在洛绎心中刻下深深的烙印,鲜血淋漓。

章节目录

骗子X攻略X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颓并收藏骗子X攻略X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