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缺一骗 羁绊X开端X绝处

那孩子很聪明,他的工作做得不算出色,但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开始洛绎还会担心熊孩子的身体会不会扛不住啦,会不会受人欺负啦之类,但见到熊孩子一天比一天明亮的眼,顿时觉得前途一片光明。

“与资料对比……”

“好吧好吧,我承认这是养、成!”

“……”

一切都走上正轨,但是总有一些事情是人类无法掌控的,那些意外促成了一丝小小的波澜,最终发展成巨浪,让人一次又一次意识到自身的渺小与无能为力。

洛绎躺在床上,从鬼门关晃过一圈后连睁眼都是无能为力。被主管恶意地揪住熊孩子的无心之过,明知道他绝对会维护熊孩子,然后趁机让他这个碍眼的家伙得到一些刻苦铭心的教训,真的非常刻苦铭心啊……

他想笑,却连拉动肌肉颤抖的力气都没有。

……太二了。

洛绎进行深刻的自我检讨。经过这一次教训,洛绎真正认识到一切已经改变了:他已经不再是一个在白蛇精那里呼风唤雨的“神医”,而是楼中楼一个连自保都有问题的“下人”。

洛绎醒来后第一眼就看小孩紧紧拽住他的衣袖,趴在床边睡得很不安稳。洛绎没打算吵醒他,小孩却仿佛惊弓之鸟一般猛地睁开双眼,定定地看着洛绎,大大的丹凤眼似乎带着些湿润,更显美丽得不可方物。

洛绎立刻挂上一副憨憨老实的笑,安慰道:“我没事。”

声音一出口就知道不妙,他的嗓子沙哑生涩得如同刮锅底一般刺耳。洛绎看着小孩猛地变色的脸,立刻识相地改口:“我有些口渴了,声音不太能发得出来。”

小孩死死地盯了洛绎一阵,然后起身去拿水。

洛绎喝完了水后,闭着眼假寐,明智地决定不再开口。他听到沙沙的声音,然后感到有一个小小带着温暖的身子依过来,两只短短的手臂努力圈住他的身子。因为大病了一场,洛绎瘦得见骨的身子竟也被对方完全圈住。

正当洛绎感叹了他也骨感了一把的时候,他感到后背有些湿润,周围却没有一点声响。

那孩子在无声地哭泣。

洛绎默默地让小孩抱着,感受着那孩子传来的无助和惊恐。

……哥错了。一向没心没肺的洛绎也开始有些心虚,有攻略在手中的他对死亡毫无顾忌,却没有照料到那孩子的心情。

这种事不会再发生了,他保证。

因身体传来阵阵虚弱和无力,洛绎没一会就感到真正的疲倦,就在他快要睡着的前一刻,他听到那孩子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稚嫩的声线带着决然。

“洛绎,以后我不会让这种事再发生了。我会保护你,谁都不能伤害你!”

洛绎刚想说些什么,话还没说出口就睡着了。

***

再醒来后,洛绎就把昨晚的事抛到脑后。熊孩子还是那样,但洛绎却觉得他更加粘人了,也学会向他撒撒娇。

早知道苦肉计这么好用哥早用了,洛绎狠狠地想。他望了望明媚的阳光,右手握住左腕,吹了声口哨。

……颤抖吧凡人们,BOSS要出关了啊!

“……已受理,启用“全知”服务,player指定关键词为“戚三娘”,汇换费用为2%。以下为戚三娘的信息……”

其实很简单,拥有世界上最大作弊器的他,还有什么事是办不到的呢?洛绎找上了戚三娘——楼中楼真正的主人,一切再简单不过了,洛绎承诺救起戚三娘至若生命的儿子,而戚三娘必须服从于他。得到许诺的戚三娘立即跪倒在洛绎前面,感激涕零。

于是洛绎便成为了楼中楼的隐藏BOSS,如愿以偿地将自己与熊孩子收在了保护伞下。解决完戚三娘后,洛绎便用攻略找到了熊孩子的父母。洛绎看着对方麻木死灰的神情,看着他们唯唯诺诺的眼,过去的养优处尊没有教会他们怎样在红尘中生存,被现实一次次打击的他们只能变得麻木不仁。洛绎来到的时候,大儿子每天昼出晚归做苦力维持家计,幼子从小患奇症,而做父母的正商讨着如何瞒过大儿子将已经成为累赘的小儿子抹去。

但他们至少还是那孩子的家人。所以洛绎将最小的儿子医好,教会了他们如何在官道上摆摊卖茶水赚钱,留给他们一笔启用的金钱,洛绎每次出来采购药草时都会去看望他们。

没有多大理由,他在还债呢。

在洛绎又一次地从外地回归后,因路上出了个小小的意外而使他延迟了些日子,然而回到楼中楼后洛绎感到心恸,有什么超出计划了。等到看见那孩子时,洛绎才真正意识到已经发生了天翻覆地的改变。

眼前的少年一身耀眼的红衣,张扬带着晦暗的诱惑。绝色的脸稍稍有些稚嫩,却透着一股青涩,让每一个见到他的人都会有一种保护欲,更有着摧残的欲望。少年在微笑,眼角的蝶在翩跹——那是“瘘炎”唯一留下的疤痕,无法将之除去的洛绎想方设法将其余地方也破坏掉,将那鲜红的痕迹掩变成蝶的形状。绝色少年像是涅槃的凤凰,如同一朵鲜红的罂粟散发着致命诱惑。

熊孩子的瘘炎早在三个月之前就好了,完全理解了当初黄老汉为何会死心塌地上当的洛绎为了掩饰,还是将纱布缠在熊孩子的身上。而现在,蒙尘的珠宝被拭去灰尘,氤氲着诱惑的光泽。

少年缓缓走来,将呆滞的洛绎抱住,似乎泄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洛绎,我终于可以保护你了。”

洛绎的下巴微微触着少年的肩膀——不知什么时候,小孩……不,已经可以称之为少年的孩子长得这么高了,他木讷地张了张嘴,像是一条缺水的鱼一般可笑。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青荆城的高层都知道了,楼中楼有个小倌,名为锁云,倾城倾世。

洛绎近乎发狂地赶到戚三娘那里质问,三娘吓得不停地告罪。等到他稍稍冷静了些,从颤抖的三娘那里得知了前因后果。

“……他、他找上了三娘,洛公子走之前吩咐过三娘要好、好好待他,所以三娘接见了他……是、是风公子亲口说要在楼中楼挂牌的,他说要和三娘做个交易……风公子说他、他会为楼中楼带来源源不断的财富,而要求是楼中楼必须让他拥有自己的权利,而且、而且要洛公子成为他的人……三、三娘不知道洛公子的真实意图,风公子完全一副以死相逼的样子,所、所以……三娘知错了,请洛公子……”

现在说什么都迟了。洛绎咬牙切齿,却不知道发怒的对象。

“不许让他抛头露面,不许让他和客人过夜,把客人的资料都给我……他喵的我就当他寂寞找人聊天谈情说爱好了!”

其实没有他的帮助,那孩子也能将所有人玩弄在他的掌心里,他像一朵散发着诱惑的罂粟,引诱着所有人堕入深渊。绝色的少年将他的客人维持在一个微妙的平衡,同等条件的竞争对手带着无与伦比的刺激性,这场游戏所有人势在必得,便也让他们在不自觉的情况下过于在乎自己在少年面前的形象,从而让少年轻易地划出了距离。少年用看不见的线织成了网,将所有人都束缚在楼中楼,包括了自己。

看到这样的风锁云,洛绎的心情复杂得难以言喻。洛绎不止一次地暗示明示着少年应该脱离这个圈子,那人却总是静静地瞅着他,凤目是中晦暗难明的野心:“我需要力量。”

洛绎恨不得直接大叫:少年你别再折腾了,你面前的就是幕后BOSS口牙……

“洛绎,我需要力量,这样你就能一直在我身边了。”那人却用一种灼热而热烈的目光看着他,洛绎的喉结抖动了一下,吞下一口唾液,所有话都堵在咙间。少年越来越严重的依赖让洛绎开始感到不安,少年把一切都隔离开来,只允许他进入。

——危险,太危险了,这种感情。洛绎胆怯了,他觉得他一旦把他所做的一切告诉对方,那才是真正的万劫不复。

洛绎再次找上了戚三娘,交给她一本黑色薄子:“把这本东西交给他吧……记着,不要让他起疑,就说这是你丈夫写的。”

既然他要力量,他便给他力量。洛绎想,然后他的债就还清了吧?

然后……他就可以再一次跑路了吧?

接下来便是灯会了。

“……星星,很漂亮。”

少年点了点头,面具下的目光炙热得让洛绎根本不敢面向那边。

“娘说过,它们都在引导回家的路哩……家,你想要回家么?”洛绎在诱导着,他想,如果熊孩子有哪怕一丝的松动,他就立即将熊孩子打包送回家去,然后果断跑路不解释。

“家……”只是少年在冷笑着,即使带着红白的面具,洛绎也知道他在冷笑着:“我不可能回家!”

“为什么……那是你的家,你的父母,你的兄弟,他们都在等你……”

“你不知道……”少年的语气近乎凄哀,看向他的目光带着悲哀的执拗。

不,他知道。一切的一切他都知道,因为他可是幕后BOSS。

洛绎不知道自己抱着怎样的心情,也不知道自己的脸上是怎样的表情。他转移视线,于是便遇见了季佩绝。

看到河上那沉浮的黑衣,听着攻略提示着“攻略开始”,洛绎看着那黑沉沉的河水,下意识地打了个寒战。

……尼玛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落水啊……泪……

洛绎怕水,所以只能求助唯一在旁边的人:“少爷,救救他啊!”

少年没有拒绝,跃入水中。

这或许说不定会是一个机会。洛绎站在岸上,看着少年跳入河中向目标游去。正好要开始攻略了,慢慢地疏远熊孩子吧,然后让他从自己这里毕业。

骗子,明明只是害怕了,面对那过于深重的感情,打算又一次地逃离。

洛绎握紧了左腕,然后开始无声地微笑,开始吧,开始。

***

老天一直像是在和他作对,洛绎想,无论他的初衷是什么,最后总会神展开得一发不可收拾。为了攻略季佩绝,洛绎一直主动凑上去作求包养状,却把熊孩子也给牵扯进来了。他被如愿所偿地带回须臾山,却是作为熊孩子的附庸品;攻略期间他必须保证季佩绝的存活,结果在那次正道的袭击中却是三个人被困在石头缝中,陷入绝境。

洛绎完全没有想到会将熊孩子也牵扯进来,甚至打昏他。从石窟得救后,醒来的洛绎看向被众人包围的圈里,那里垂下了一双血肉模糊的手臂,刺目惊心。洛绎的眼睛一眨不眨,黑色的眸子倒影出来的天地间一片灰暗,只余那片血色。

“我不会死,你也不能死。”

洛绎抱着污泥般的药膏靠在门外,抬头望着天,目光悠远溃散。他静静地听着屋内的声响,听着季佩绝的沦落,听着风锁云的惊愕,木质的门隔绝了一切。良久,他垂下头,脸上是灿烂的笑,无声地。

……哎呀呀,这种嫁女儿的心情是怎么一回事。

洛绎将手中的药膏毫不留恋地扔掉,没有再看一眼地离去。

伤害风锁云的一直都是洛绎,所以洛绎是不必要的。等到名为洛绎的阻碍消失不见,季佩绝会好好地接管那孩子。

于是洛绎开始计划了一切。不再作为旁观者,他置身于台下,看着台上的红白配角,然后让自己变成一个想要不自量力介入演出的愚蠢丑角。

然后萧扶笙出现了,于是拉开了戏幕,一场由他导演的戏幕。

***

洛绎看着手中的蓝药,它有个好听的名字,名曰“逢生”。传说中可起死回生,习武之人服得便可得庞大内力,从此跃至顶尖高手。但它还有个名字叫“绝处”,据说只有有缘之人才能食得此异宝,其余人服之不是发了疯,便是即死。

“复合激素激发基因维素,经肠胃吸收后大量激发肾上腺素、甲状腺等激素,加快细胞新陈代谢,激发人类潜能并修改基因使之维持下去;加强身体韧性和强度,身体素质提高41.9%~83.2%。因激素强度过高,需用融合调解素辅之使用,否则会超过细胞负荷力而引起基因崩溃和细胞凋亡,不排除特定例子。后期须定期使用愈合维生素调理,清理过量残余激素,防止神经细胞损伤。根据第八文明生物身体情况,建议使用者达到十六周岁以上,三十周岁以下效果为最佳。附录:可稀释使用,稀释达50%可作超强基因抗生素使用,稀释达100%可作愈合剂使用。”

“……为什么听了你的解说后,我觉得你毁灭了一个少年年久的武侠梦。”

机械般的声音停顿了下,似乎愣了愣,然后再次响起:“复查资料……本次介绍不含任何超出第八文明的词汇概念,确定无误。如有错误,请指正。”

“……没。反正意思是吃了这玩意可以变成一个武林高手散发王霸之气,但是副作用会让你的王霸之气变成王八之气,丫的哥想当个武林高手也这么多问题……”

之前的洛绎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过,倾尽全天下的材料练出来的三颗蓝药,到后来完全是为了别人而使用的。

一颗给了白蛇精,一颗换来了戚三娘的忠诚和熊孩子的家,最后的一颗正在洛绎的指尖上。

洛绎勾起灿烂的笑,喑哑的声音一片温柔:

“BOSS出没请注意哦。”

章节目录

骗子X攻略X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颓并收藏骗子X攻略X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