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骗 清廉X污黑X黑白

那次打赌后,作画的少年依旧作着画,看花的人依旧看着花,时间就这样不经意地滑过。

洛绎看似专注的眼睛深处是无聚焦的,猎物已经一只脚踏入陷阱中,剩下的只是小小的一次推动,就可以收获了。只需等待收货的某骗子表示很无聊,攻略期间攻略几乎不说话,所以洛绎只能无趣地盯花,然后YY。

神兽有了,神器也有了;所以财富会有的,软妹子也会有的……

正当洛绎意淫到某神秘女子突然揭开面纱露出倾国倾城的美貌抱住他的手臂撒娇“夫君,其实我是XX国的公主哦……”的时候,一个软糯的声音响起,即使是再怎么平稳着声线,那声音中依旧带着些小心翼翼。

“你……很喜欢莲吗……?”

洛绎有些意外,少年长着一副怯怯带着些软弱的娃娃脸,总让洛绎觉得他是一只很容易受惊的兔子,毛茸茸的。现在,兔子正小心翼翼地向狼崽子搭讪。

洛绎用手撑着身子,稍稍偏头,挂上一个痞痞的笑:“不讨厌就是了。”

少年的手摹地顿了顿,他垂着头,从洛绎的角度看不大清楚少年的表情。

“我以为……你很喜欢莲……”

洛绎翻身起来,凑近了秦一阕。少年比他矮了半个头,身体因他突然的接近而紧绷着,却不知为何没有避开。洛绎俯视看下去,正好看见少年微微颤抖的睫毛。

“你以为,”洛绎微微低着头,声音幽暗低沉:“只要专注地看着莲,就是热爱莲了?”他勾起了少年的下巴:“那我现在认真地看着你,便是我喜欢你呢……”

秦一阕被半强迫地抬起了头,对上洛绎的眸子。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不复之前的轻浮,只剩下专注与深邃,那是看着莲的专注,仿佛可以将一切吸噬殆尽的深邃。少年失了神,隐约听到那人轻喃着:“一时算不上,那就一日,一星转,一月,一年,或者说……”紫衣青年笑了:“一辈子,都这样看着你,那我便是一辈子地喜欢着你?”

宛如咒符。

洛绎眨了眨眼,换上了坏笑。

“果然是单纯的小鬼啊。”他放开了秦一阕,然后看着少年通红的皮肤大笑:“你还真是天真啊,在你的眼中,白的永远应该是白的,不是纯白就等于黑。”洛绎斜着眼瞅着秦一阕:“可是,现实却是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

秦一阕没有说话,他有些恍惚。好像在哪里听过呢,这样的话语。那时候的他好像是逃开了,他不想听,因为那样的话,就好像在否定过去一直的坚持。

“要本公子告诉你吗?”洛绎微笑着:“所谓的真实……”

“不!”他不想听!

秦一阕下意识地想要逃离眼前的人,却慌张地脚不择路,被石台绊倒,摔入了湖中。少年惊慌地在湖中挣扎着,求救地看着亭中的人。紫衣青年立在湖边无动于衷,一脸笑容,仿佛没有看见少年惊慌求助的眼神。

“这不是正好吗?”洛绎的笑容越发扩大:“你看,你与你最喜欢的莲如此接近。”

很近,真的很近,视野中全是红得发紫的莲,却不能给秦一阕带来丝毫温暖,有的只是寒冷和恐惧。殷红的莲和着紫红的身影,在秦一阕的眼中印成血的颜色。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洛绎叹息着:“可是呢,去看看罢,那清廉的莲的根,始终是连在淤泥里的啊……”

这是秦一阕最后听到的话语,然后他被水淹没。

***

洛绎依旧是一副玩世不恭的笑,看着逐渐平静的水面,心中却打了个寒战。这不是坑死爹呢,某骗子唯一的弱点就是水,只要碰见直径大于十米的水坑就可以淹死某个祸害。

没问题吧?洛绎有些担忧地看着那已经不再冒泡的湖面。攻略上虽然写了过程,但实际操作时还是有些心戚戚的。一想到攻略,洛绎就想挠墙。这是个什么路线呀擦!之前的对话怎么想都有些说不出的怪异,而且接下来还有……

再次溅起的水花勾回了洛绎的思绪。看着水面扩散的波澜,洛绎松了口气,终于来了。

“哗啦——”

一黑衣男子抱起已经昏迷的少年跃向岸上,洛绎晃悠悠地来到两人面前,然后接受了黑衣男子的目光攻击。

“如果我是你的话,就把他平摊在地上让本公子来看看,而不是去浪费时间去找那些所谓的大夫。”顶着对面要杀人的目光,洛绎厚着脸皮扯淡:“你瞪我也没用,又不是我推他下去的。本公子又不会水,难道还要我跳下去和他殉情……啊呸!当我没有说过刚刚那句。”

黑衣男子盯了洛绎一会,然后默默地将手中的少年放下。洛绎缓缓呼出一口气,幸好有攻略之前设定的背景做后台。

洛绎跪下,拍摇着秦一阕并大声询问:“喂,死了没……咳,还活着吗?”

少年没有任何反应,白皙的皮肤透着紫青,看样子是丧失了意识。洛绎松开秦一阕的衣襟,使少年仰头抬颏,然后,在黑衣男子惊异的目光下,一口吻……覆盖在秦一阕没有血色的唇上。

一定是我弯腰的方式不对……洛绎内心深处泪流满面,为啥子他压的生物是与他同性别的啊。

不得不说,某骗子的心肺复苏掌握得还是挺好的。在他最后一次俯下身子的时候,他对上一双泛着红色的眼。

神马!洛绎被吓了一跳,刹车不住,再次狠狠地堵上了少年的薄唇。或许是因为水泡的缘故,少年的唇柔软得不可思议。

然后,洛绎若无其事地起身。

“本公子还是有手段的哦。”洛绎没有去看秦一阕的表情,而是挑着眉对着黑衣男子痞笑。黑衣男子连个眼角都吝啬给洛绎,俯下身仔细检查秦一阕的情况。

少年依旧呆愣地躺在地上,思维一片混乱,唇边依稀还残留着那人的气息及温度。他呆呆地看着那紫红色的背影,不能自已。这时,那人转了过来,半弯着腰俯视着他,不长的发被风吹起。

“看到了吗?所谓的莲,所谓的白。”

***

有多久没有和兄长说过话了呢?

是那次争执罢,还是更久以前?是初次撞见兄长对着前来送礼的尚书一脸虚伪的笑容,还是发现兄长不动声色地收下那异样刺眼的黄金?

他只是不懂,明明兄长信誓旦旦地说绝不会染上黑;他只是不解,为什么那样清廉的兄长会变成这般摸样。所以他逃开了,逃开了仿佛想要说什么的兄长。捂住双耳,闭上眼睛,这样便不会再看到已经染上黑的兄长罢。

第一次看见莲,被那清傲的身影所吸引,然后一发不可自拔。他抱着画具,想要将那颤抖的美丽收藏下来,每日每日地流连在画中。兄长或许知道,也绝对会派遣人来监护。但他只是一遍又一遍地画着,不愿去看,不愿去听。

然后,那人出现了。那样灼目的身影,红艳如莲,却比莲更深深地印在眼底,灼烧着视线。

那个人痞笑着:“果然是单纯的小鬼啊。”

不,他早已不再是小鬼了。

那个人垂下了头:“看到了吗?所谓的莲,所谓的白。”

……

或许吧。当浑身湿透的他被兄长的人带回去时,唇角身边依旧残留那人的气息,带着异样的温暖。他抬起了头,对上兄长有些惊慌和后怕的眼,不知怎么的就想笑,笑过去自己愚蠢的坚持。

“哥。”他垂着头抓住了兄长的袖子,轻轻地唤着,将兄长拢在袖子里的手的一丝颤抖收在眼底:“抱歉……”

兄长没有说什么,只是将他抱住,毫不在意他湿脏的衣裳。

突然一下子就轻松起来。

当他换好衣服与兄长进行久许未有的同桌共餐时,兄长微笑地问他明日是否愿意一同去郊外游玩。他放下碗筷,微笑地回绝了。

“我要去画莲。”他不自觉地浅笑,对上兄长有些诧异的眼:“我很喜欢莲呢……”

喜欢上了,那个如莲一般的身影。

***

洛绎拿起石头对着黑环瞄了瞄,最后颓废地放弃。虽然他很想用石头砸烂腕上的黑环,可是先不说这是否能让攻略感到疼痛,万一准头没对好,遭殃的还是自己。

次奥,哥再也不用路线模式了擦!

洛绎很郁闷,极度的郁闷。在根据攻略的路线走完了大半后,他终于知道当初那个不和谐感究竟是什么来的。

泥煤这些手法我说怎么那么眼熟呢……原来都是当初追妹子用过的……关键现在追的对象,生物属性为雄性啊摔!

求解释!求换模式!

在召唤神器未果后,某骗子只能硬着头皮干下去,现在他完全是两眼摸黑,他唯一知道的是攻略人物的名字,背景啊身份啊都是浮云啊浮云。光是看那个彪悍的不得了的黑衣护卫,就知道对方肯定是一个不好惹的主。

没关系,反正对方肯定不会向那方面想。洛绎扯着脸皮干笑。

真的没有么?自那一日起,总感觉两人之间的氛围缭绕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粘稠与暧昧。兔子的胆子似乎大了许多,不再是一副任人宰割的单纯相,于是狼崽子郁闷了。

“小鬼。”像是想要打破这种莫名的暧昧,洛绎不怎么有礼地叫道,暗示着两人的差距:“画好了吗?还有三天就是一个星转了。”

“恩。”

洛绎一瞬间的呆愣,刚刚只是带着些负气地开口,却没有料到会收到肯定的回答。他转过头去,秦一阕和着淡黄色的衣袍,站在亭中,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倒影着他的身影。

“终于来了。”洛绎勾起轻佻的笑,一跃而起。他从怀里掏出那张字条,来到秦一阕身畔:“确定了吗?如果这次依旧不能让我满意,你可就要将所有的莲花图给本公子了。”

“恩。”秦一阕微微点了点头,却没有让开身子。他定定地对上洛绎的眸子,声音清脆:“我想要知道你的名字。”

“什么!?”洛绎夸张地惊叫着:“你居然不知道本公子的大名?”

没有因为洛绎的夸张而动摇,少年依旧是直勾勾地看着洛绎:“告诉我,好吗?”

洛绎貌似不屑地撇了撇嘴,却在撇嘴前有一瞬间的僵硬:“等你赢了本公子再说。”

少年坚定地看着洛绎,带着一种势在必得的坚持:“好。”

秦一阕让开了身子,石台上的画就这样暴露在洛绎眼前。

那是一幅莲花图罢?雪白的宣纸上连绵着望不到天际的莲花,却没有颜色,只是被黑墨勾勒出轮廓。无尽的莲花中,一个背影立在莲花群中,却不会显得突兀。满天满地的黑白中,唯有那个背影被漆上了红色。在一片雪白的莲花及背景中,紫红色的背影保被簇拥着,孤立着,灼烧着所有人的视线。

洛绎看着那熟悉的背影,仿佛也被灼伤了视线。他飞快地转移了目光,却正好对上了少年的眸子。少年白皙的皮肤染上了殷红,却依旧倔强地和他对视,眼中的情意毫无保留地展现。

洛绎动了动唇角,挤出一个有些怪异的痞笑:“不错嘛,小鬼,懂得用这个方法收买本公子。”他马上又将视线转回画上,然后摸着自己的下巴自恋道:“果然本公子的身姿是如此的英俊潇洒,我很满意,但是这可不是最好的莲花图。”

从一开始,这个赌便是不公平的,因为莲花图的好坏全凭洛绎的抉择。

洛绎将手中的纸条慢慢地撕毁,放手,纸片打着卷儿被风吹走。秦一阕没有去看那飞舞的雪色,依旧静静地注视着洛绎。这时候,洛绎转身拿起了笔,落下,雪白的宣纸上墨迹散开。

[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直。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明白吗?

“虽然没达到本公子的要求,但是看你这么努力的份上,我就破例将题字赠与给你。”洛绎晃着头,嘴角是痞痞的笑,却没有去面对着秦一阕:“作为打赌输了的赌注,我也不要那么多了,你随便给我一副莲花图给就可以了。”

“就这样罢,明天见。”语毕,洛绎看似悠闲实则快步地向亭外……逃跑。从刚刚开始,他就不敢再看向秦一阕。

“等一下。”身后传来沙沙的声音,洛绎没胆再回头去看,脚步又加快了几分。

衣袖被扯住,洛绎不得不停下脚步。他回过头去,看见秦一阕因奔跑而微红的脸。少年微笑地将一束卷轴递到洛绎面前,洛绎眼尖地认出这是刚刚他题过字的那副莲花图。

“这个给你。”

洛绎下意识地接住,然后楞住。久违的冰冷机械声在他耳边响起。

“已确认,攻略物品[莲花图]到手,A级任务完成,获得10%的进度,现有进度为10.1%…”

这是怎么一回事……洛绎发愣的大脑还未回过神来,然后被眼前少年的话语一棍子打醒。

“我叫秦一阕。”少年微笑地说,纤细的身体和声音带着一丝颤抖:“我喜欢你。”

章节目录

骗子X攻略X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颓并收藏骗子X攻略X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