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骗 劲草X铜板XS级

“才10.1%的进度啊……这样下去要收集到何年何月我才能回老家结婚呢……”

“建议,player可尝试S级任务。S级任务成功可获得30%进度,你只需完成三次任务即可使用穿越回到原时空。”

“有多大利率就有多大风险,这一点哥还是懂的。”洛绎有气无力地□着:“光一个A级就弄得我狼狈不堪。”

在前几天,洛绎干出了这辈子最失态的事情,没有之一。他把少年打昏了,然后将少年塞回火速出现的黑衣人怀中,丢下一句“对不起我错了我再也不会出现在你们面前——”然后逃之夭夭。

“说起来,那个路线模式我还没找你算账!”洛绎一瞬间被激活,对着黑环咆哮:“太凶残了有木有!你给的路线霸气得简直突破天际啊!居然要哥去追一个雄性啊雄性!我谢谢你了!”

“本攻略提供的路线不会让你承受任何风险,我表示遵从路线模式绝对能让Player获得攻略物品。”攻略机械的声音透着一股淡定的意味:“链接数据库,与资料同步,刷好感度是攻略一个目标最快捷的方法。”

“……好吧你那是纯天然无污害的绿色产品,那换个方向,能不能将攻略人物设定为女性,跪求萌妹子治愈哥那饱受摧残的心灵。”

“此权限为B级,你现在的权限为D级,无法决定攻略目标。”

“……太虐了。”

挠地了一会儿,洛绎终于想起一个问题:“对了,前几天那个攻略物品不是那小鬼的莲花图吗,为啥那小鬼后来画的莲花图也算?”

“攻略物品只是一个名称,符合概念的物品均可成为攻略物品。”

“那也就是说,只要是秦一阕的、有‘莲花’的图都是攻略物品?”

“无误。”

“这样啊……”

洛绎看着阳光从树叶缝隙洒落下来,眯起了眼,这样纯净的光让他想起第一次遇见攻略及穿越的时候。那时候攻略说,你有罪。

洛绎伸出了右手,似乎想要遮挡那星碎的光,近乎自言自语地喃喃着:“我有罪……么……”

攻略没有再开口,一切都静谧下来,唯有微风浮过耳畔的声响。

“……攻略。”洛绎用手背遮住了眼睛,声音微弱仿佛带着点颤抖:“我能够改变历史吗?”

攻略没有回话,就当洛绎以为攻略不会再回话的时候,忧伤的声线响起。

“player,历史是难以改变的,咪嗦……”穿越的声音低沉而又忧伤:“穿越到过去并不代表什么,因为这也早已写在历史中了咪嗦……”

“因果论吗……”洛绎低低沉沉地笑着,却被手背遮挡住大半的表情。

“是的。”攻略机械地回应:“链接数据库,来自第二文明定义:时间三大定律之首为因果论,‘拥有时光机器的人永远无法杀死小时候的自己’为该定律典型例子。”

既然无法改变,那后人为什么要制造出“穿越”?明明知道干涉过去只是个妄想,明明知道历史是无法改变的,但为什么总有人想要回到过去……人总是自欺欺人,为了那一丝不确定的侥幸而冲得头破血流,就像是他那般不自量力。

想要回到过去,想要杀死——

风静止了又开始吹拂,树荫婆娑。洛绎放下了手,脸上是一片灿烂的笑。

“该准备下一次攻略了,这次就听你的吧……不过哥再也不会相信那坑爹的路线模式!”洛绎握住左腕:“Game Start。”

不管是不是自己的妄想和自我催眠,总是个微弱的希望。

“player,请选择攻略难度。”

“S级!”

***

“让路,让路。”

一声声清脆的吆喝在街道上响起,并不多的路人被人吆喝着分开一条大道。一辆马车悄儿无息地行来,被迫让路的行人即使有些不满,在看到马车上刻的那道图纹后,小小的抱怨在下一刻烟消云散。

那还是一辆马车么?分明是一座行走的宫殿。车顶用琉璃砖铺成,厚重的木头雕刻出繁复的纹路,呈现着缎子般的光泽,正是上好的紫檀木;边沿用金丝织成的薄纱和银白色丝绸围着,风一吹,屏障随风飞舞,隐隐可以看见里面的人。车前有个长相极其清秀的侍童赶车,拉车的白马被刷洗得一丝不苟,戴上了制工精细的银铃,叮当作响。

马车上印着一个奇特的图纹,宛若一颗燃烧的草叶,缭绕着风痕。但整个东魏国,或者说天下无人不识这图纹和这个图纹所代表的背后——草商。草商是一个商帮,除了朝廷必掌握的盐与铁,它涉及衣食住行的方方面面,所有城镇都可以看到草商的痕迹。它们就这样零星着,散开着,最后连成茫茫的一片,宛如野草。即使商人的地位再怎么低下,已经无人能小看草商的一切,燃烧的草叶已经在东魏国,甚至天下烙下了属于自己的印记。

整一个商业帝国丫的。这是某骗子的评语。

带着草商徽记的马车无往不利,行人们自发让开,同时也伸长了脖子想要一睹风采。赶车的童子高高举起了制工精良的马鞭,刚想加速的时候,不知是不是人群的推动,一名脏兮兮的乞丐踉跄地倒出人群,正好摔倒在马车前进的大道上。

眼看着那名乞丐就要丧命于白马的铁蹄下,那名驾车小童技术十分了得,硬生生地将马止在乞丐的前半寸内,高高跃起的马蹄甚至贴着乞丐额前的头发擦过。周围一片死寂,乞丐呆呆地坐在原地,像是被吓傻了。

“出了什么事?”

磁性的声音慵懒而低沉,一名白衣公子拨开轻纱出现在童子旁边,所有人、尤其是女人呼吸顿了一拍。白衣公子一双桃花眼似醉非醉,带着朦胧而奇妙的感觉;长长的发被青玉揽起,白色的衣袍是上好的绸缎,唯有在阳光下,才能发现上面用银色的线绣着暗纹,一看就知其价值不菲。所谓回眸一笑或临去秋波,教人心荡意牵,说的便是这样的人罢。

一旁的童子似乎很习惯自家主子带来的效果,恭敬道:“主子,一名乞丐被撞到道上,小人迫不得已停车。”

白衣公子闻言俯看下去,果然一个乞丐傻傻地坐在车前,不长的发乱糟糟,身上的衣服油腻破烂,浑身被尘土蒙上了一层灰,更显得脏乱。

这时候,白衣公子身后的帘布被拉开,一名冰肌玉肤的绝美女子柔柔地贴上白衣公子,看到乞丐的时候纤眉轻轻一皱,清喉娇啭:“公子,我们回去罢。”

白衣公子反客为主地一把揽住美人:“就等不及了?”

说罢,转身拨开薄纱就要入内,白衣公子头也不回地吩咐着:“把乞丐弄开,走。”

这时候,一直傻傻不动的乞丐像是终于反应过来,却出乎所有人意料地没有屁滚尿流地逃开,反而对着白衣公子的方向扑通一声跪下。

“爷,能赏点钱吗?小的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小孩嗷嗷待哺,求求您老人家发发慈悲,可怜可怜小的吧……”

所有人的神情都很微妙,先不说那乞丐居然敢向谪仙一般的白衣公子要钱,光是那一听就是扯淡的话让这一幕显得尤其滑稽。

白衣公子顿了半拍,他放开呆愣的美人转过身来,饶有兴趣地看着乞丐。乞丐似乎被白衣公子的举动所鼓舞,叫得更卖力了。

“爷,不用很多,只用……”乞丐脏乱的头发下面一脸谄媚的笑容:“一铜板,您就是小的再生父母!”

如果刚刚众人的感觉是微妙,现在就是傻掉。弄了这么半天,才为了一个……铜板?他们刚才真没有听错吗,那乞丐说的真是铜板而不是银子金子什么的?

白衣公子的兴趣似乎更浓了,勾魂的桃花眼一眨不眨地盯着乞丐:“你想要一铜板?”

“是、是的,只要一铜板,您的大恩大德小的……”

“铜板我多的是。”白衣公子笑眯眯地说:“别说一枚铜板,我将天下的铜板都拿来也不是问题。”

好狂傲的口气。周围人有些骚动,以草商的实力当然可以办到,但是眼前的人居然能拥有让草商这样做的能力。

“小的、小的……”乞丐像是激动得不能自已,可是白衣公子下一刻的话却像泼了一盆冷水淋在他心里。

“可是……”白衣公子面若桃花,唇角上挑:“我为什么要给你。”

他半弯下腰,却依旧俯视着乞丐:“我有钱,有很多的钱,但这是我的钱,我为什么要给不能带给我丝毫利益的你?”艳丽的桃花眼里却是有些寒意的光:“你有手有脚,身体也足够强壮,为什么你宁可在我这里讨要一铜板,也不愿去凭真本事赚钱?”

白衣公子直起腰,转身扶着美人的腰回到马车中,留下一句:“我对乞丐没有偏见,但我看不起你。”

奢华的马车逐渐远去,围起来的众人也各自散开,没有人去拿正眼去看呆坐在路中央的乞丐。像是知道自己在众人面前讨不了好了,乞丐垂着头,默默向角落隐去。

黑暗中,乞丐随便坐了下来,右手下意识地握住左腕,那里有一个黑环。他向马车离去的方向望去,然后笑得灿烂。

别人不知道那名白衣公子的身份,他早已将那人的一切熟记。

夏劲草,草商的建造者,也是他这一次的目标。

“古代的比尔盖兹吗……”

[……本次攻略人物为[夏劲草],攻略物品为[铜板],从现在起直至遇见攻略人物默认为攻略开始。开始提供无偿帮助,player选择信息模式,以下为攻物品及攻略人物的信息:铜板,铜元的俗称,为时空377流通的基本货币之一,属于一般等价物……]

[……吐槽点太多了,哥已经无话可说。]

他要向天下最有钱的人讨要一个铜板,这是个黑色笑话。

洛绎翻阅着夏劲草的资料,目光悠远悠远溃散。

夏劲草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用洛绎的话来讲:万恶的资本主义……

攻略表示对某骗子话中的咬牙切齿很感兴趣,穿越表示围观。

当年的夏劲草只是东魏国一个小小官僚家庭的庶子,但是他创建的草商从星星之火之态一下子拔升到富可敌国之势。草商数以万计,遍布天下,夏劲草却在草商走向辉煌的那一刻撒手不管,把草商当做无限制提款机,开始享受人生游玩天下。

洛绎再次表示:这该死的有钱人……

攻略表示人类的仇富心理是一个很大的课题,所以它要围观某骗子的行为当样品调查。穿越表示它要睡觉,咪嗦。

洛绎正在发愁,他悲哀地想到万一他好不容易从夏劲草那里要到钱,但是高富帅从怀里掏出一块金子,双手一摊,极其无辜地说:“啊哈哈哈不好意思,我没零钱,你去找开吧,算你的。”然后某骗子就杯具了。

这不是坑爹么,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洛绎深刻对夏劲草身上是否有铜板存在表示怀疑。所以说,有钱人什么的,最讨厌了。

……万恶的S级!

好吧,计划一失败,准备开展计划二。

我们的目标是,要有零钱!

***

林中行驶在现代人眼中是件十分浪漫的事情,事实上,那只能称得上是土路上的小石块几乎是每个长期行驶在野外的人的噩梦。但是,在金钱前面一切都是浮云。那辆华丽的马车在设计之初时就加上了防震减抖的功能,再不说马车里无处不在的丝棉和羽绒,路途的颠簸只能将桌子上杯中的酒水点出小小波澜。

酒杯被一双如柔荑的玉手轻轻捧起,美人眸含秋水,幽幽地凝视着软榻上的人。夏劲草半倚在软榻上,桃花眼微微弯起,似笑非笑,昂贵的衣服松松垮垮,落出了肩膀、锁骨,风华无限。

周围均是美艳的女子,她们互相看了一眼,有些惊讶地发现夏劲草愉悦非常的心情。

一名眉目如画的粉衣女子刚想开口询问,马车突然开始减速,然后停了下来。

驾车侍童的声音传进来:“主子,我们被拦住了。”

夏劲草拨开薄纱,从马车走出,横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卧木。两个人才能抱起的大树横在马路中,将道路一切为二,只要看那整齐的切口就知道这绝非自然所为。夏劲草挑了挑眉,这时候,卧木的树冠中传来一阵沙沙的响声。夏劲草无法制止地提高唇角,那动静显然过于明显,仿佛在说“来发现我呀发现我呀”。

侍童下意识地挡在夏劲草的面前,蹙眉冷冷地喊道:“谁!?”

沙沙声停止了,然后传来一个粗犷却不知为何带着小小结巴和尴尬的声音。

“既、既然你诚心诚意地发问了。”

马上就有另一个显得尖利的声音飞速地接上去,语速快得生怕别人知道他说了什么似的:“我们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

“为了防止世界被破坏。”粗犷的声音像是认命了,毫无声调起伏地说下去。

“为了守护世界的和平。”尖利的声音像是死灰了,死气沉沉地碎碎念。

“贯彻爱与真实的邪恶。”侍童的身体开始僵硬。

“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跟出来的美人傻掉。

“大疤!”树冠的左侧出现一个彪悍无比的独臂大汉,一脸的视死如归。

“田七!”树冠的右侧出现一个贼头贼脑的矮个青年,一脸的自我催眠。

“我们是穿梭在银河中的、的……”大汉偷偷地小声询问旁边的矮个青年:“小七,那个词是啥来着?”

“……火箭队……”矮个青年神情木然,双眼呈现放空状。

大汉立即彪悍地回过头大喊:“火箭队!”

似乎被大汉的怒吼惊到,侍童的身形晃了晃,美人的樱桃小嘴张成血盆大口。

与大汉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矮个青年木然到近乎虚渺的口气:“……白洞、白色的明天正等著我们……”

“就是这样!嗷呜!”

这时候,第三个声音插了进来。一个灰衣青年从树干的地方跳出来,叉腰站在上方俯视夏劲草一群人,嚣张地笑着:“打劫!交出一铜板,哥饶你不死。”

一瞬间的死寂。

先不说已经石化的美人和侍童,站在灰衣青年旁边的大汉和矮个青年也都是一副见鬼了的表情。好吧,这可以说得上打劫史上最低的要价。

夏劲草微笑地仰视着那个让他最近一直保持好心情的人,看样子他愉快的心情还可以继续保持下去。

“我稍稍有点不爽。”夏劲草笑眯眯的样子怎么也说不上与不爽有关:“原来我只值一铜板。”

“呃……”洛绎挠了挠头,一副一切都好商量的样子:“要不,你把你身上所有的铜板都给我,我不介意的。”

有点志气好不好,童鞋。

“可是老子介意。”

一个声音蓦地插入。所有人转头,不知什么时候起,一群土匪打扮的人已经包围了这里,领头的土匪头子露出凶残的笑。

“别说铜板了,这肥羊的所有东西都是老子的。”

洛绎表示黑吃黑鸭梨很大,所以火箭队开始努力稀释自身的存在感。估计土匪头子对自己失败的同行没有兴趣□,所以他将目光集中在笑得异常灿烂的夏劲草。

“乖乖的,老子会让你死得痛快一点。”

夏劲草置若罔闻,他依旧盯着已成鸵鸟状态的火箭队一行,发现火箭队完全一副“我曾经也是打劫的,直到我膝盖中了一箭……哦不,直到我被黑吃黑”“别看我我鸭梨大得可以压死地球”的真空态,有些失望地收回了目光。夏劲草没劲地瞟了一眼快要发飙的土匪头子,开口吩咐道:“解决掉。”又补上一句:“除了火箭队。”

土匪头子惊骇地发现一群装备精良的护卫瞬间出现在他们后面,武装到牙齿的草商护卫团很快就将土匪解决掉了。夏劲草微微扫视了一番,没有看到火箭队,怕是在刚刚的混乱中逃之夭夭。

夏劲草像是想到什么,笑得异常愉快。

没关系,反正他会迟早找上门来。

为了莫名的一铜板。

章节目录

骗子X攻略X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颓并收藏骗子X攻略X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