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骗 云莱X再会X云来

“须知,攻略约束第一点:攻略物品必须由攻略人物主观地赐予Player,即偷窃、抢夺等获得攻略物品的方法视为无效。”攻略冰冰冷冷的声音平诉着。

“我知道呀。”洛绎悠悠然地走在大道上:“但是啊,‘抢夺’和‘抢劫’两个词差了一个字,意思就可以完全不一样了。”

“‘抢夺’是完全违背了物品所有者的意愿。”洛绎拍拍左腕上的黑环,语重心长:“但是‘抢劫’呢,则是可以强迫人的意志,可以让对方主动地将物品交过来。虽然带着强迫的意思,但这是所有者的选择不是么,和攻略约束完全没有冲突。”

“我没有用武力从夏劲草那儿得到铜板,而是强迫他选择要不要给我。”

“载入资料……”攻略机械地复述着,听不出什么情绪:“规则复查,player的行为,判定为有效。”

“啊哈~哥找到一个规则漏洞了,以后可以加以利用。”洛绎摸着下巴邪笑,然后想到什么邪笑变成纠结的苦笑:“要也等哥有那个能力再说……”

“player明知道双方实力的差距而选择此方案,我表示不解。”

“这只是一个试探。”洛绎眺望了一下,远方依稀可以看到一个竹屋:“我想借这次攻略结识夏劲草,毕竟他的人脉和能力对以后的攻略可是大大的有利。”某骗子幽怨地看着黑环:“如果不是高级身份设定需要的进度是天价,哥早就汇换了。”你们这群该死的黑店。

攻略不置可否。

“首先,引起对方的注意是必须的,再通过不断地相遇及接触增加印象分。这样说来,计划一及二能获得铜板是最好的,但是就算不能获得,它们也体现了价值。最重要的一点呢,就是提醒了对方要有铜板。”洛绎有些□:“既然不确定夏劲草是否有铜板,那就干脆明示我的目标,反正铜板对于他来说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竹屋越来越近,洛绎的笑容也越发灿烂:“接下来,就是计划三了。”

夏劲草这次的最终目的,他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离得进了,才能看见竹屋前有一个不大的茶棚。虽然是早晨,但茶棚依然坐满了大半,热闹无比。茶棚怎么看都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茶棚了,但是它却售卖一种极其好喝的药茶,远近闻名。

那药茶的名字为,云莱。

天下只有这家茶棚能制作云莱茶,夏劲草也极其热爱这种带着药香的云莱茶,这次游玩的目的之一便是弄到云莱茶的制作秘笈,然后让草商将之推广天下。洛绎在远处就闻到了一股带着药香的茶味,离得近了,那香味逐渐浓郁起来,会让人下意识地深吸一口气,使芬香弥漫全身,将心肝脾肺洗涤。

看到洛绎进来,一名小二迎了过来。那小二大约十八岁上下,眉清目秀。如果不是他身上的粗布短衣,如论如何都无法相信这样一名秀丽的少年居然是一名默默无闻的茶棚小二。

“客官,请问您需要些什么?”

洛绎露出一个让自己显得很亲切的微笑:“请问你的老板在吗?我……”洛绎说不下去了,因为对面的少年一副恍惚迷蒙的样子盯着他的笑容,目光越来越茫然,像是陷入某种回忆中无法自拔。

少年你肿木了!少年你醒醒啊喂!

洛绎假意地咳了咳,少年猛地被惊醒。似乎感到许些羞涩,他有些结巴地开口:“你找大……老板有什么事吗?”眼睛依旧是直勾勾地盯着洛绎。

洛绎被对方的目光看得心底发毛,他有些迟疑,但还是决定马上执行计划。依他的估计,夏劲草大约下午申时便会达到这里。

“我想和他做笔交易。”

小二似乎愣了愣,他看着洛绎,眼神闪烁不定。最后少年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的样子:“可以,我带你去见老板。”

说罢,就带领着洛绎向茶棚后院走去。洛绎怔了怔,完全没有料到对方这么容易就答应了,轻易得让他怀疑是不是有什么陷阱之类的。

……哥的王霸之气爆种了?

少年已经打开了后院的门,在远处望过来。洛绎皱了皱眉,还是跟了过去。进了后院,没等洛绎扫视完四周,竹屋中传来一个厚重的声音:“小雨,怎么了?”

“大哥。”少年的声音似乎带着些莫名的颤抖与激动:“我带了一个人来,他想和你做笔交易。”

那个声音似乎愣住了,然后一阵吱呀,竹屋的门被推开,门口站着一名青衣男子。在看到洛绎的那一瞬间,青衣男子似乎疑惑地皱起了眉,紧紧地盯着洛绎——渐渐地,青衣男子的眼睛越睁越大,眼中闪过一丝光,快得几乎抓不住。

“来者是客。”青衣男子向洛绎有礼地点了点头,让开了身子,示意洛绎进屋去谈。洛绎不明所以地坐在竹屋中,看着青衣男子为他沏茶。

“阁下想与在下做笔交易?”青衣男子将茶摆在洛绎的面前:“能否请教阁下的大名?”

“我说话有些随便,请见谅。”洛绎抓了抓脸,身为现代人,对古代的文言文表示压力很大:“我叫洛绎,请……呃?”

请不要这样看着我好吗……某骗子几乎快被两道同时射过来的灼热目光吓得跳起来,他颤抖地表示自己很弱势:“……请、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青衣男子注视着洛绎,目光复杂。他的声音低沉,带着一丝颤动,像是在期待着什么:“洛绎,我是风锁雷啊……”

一瞬间的安静,仿佛时间都静止在这一刻。洛绎被对方的语气所带动,微微有些失神。他们相识吗?不应该啊。等洛绎再看过去时,青衣男子已经恢复了沉稳。

“你想和我做什么交易?”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对面的青衣男子不再用那生疏而又客气的称呼。洛绎晃了晃头,将一些奇怪的猜想抛在脑后,专心执行他的计划。

“下午将会有一批客人来向你购买云莱茶或是配方。我无权干涉你的选择,只有一个小小的请求:无论你卖不卖,只要收钱的时候你加上一个铜板,然后让我去收钱。”洛绎提出了一个莫名奇妙的要求,然后掏出一个小包,摊开,上面尽是一些碎银:“这些都是谢礼,我……”

“好。”没等洛绎说完,风锁雷就答应下来。洛绎这回可是彻底地傻住了,眼前的青衣男子如论如何都不像是冲动的人,洛绎之前准备的一些草稿完全没派上用场。

……跪求真相!洛绎想去挠墙,这古怪的氛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在攻略准备期间,洛绎并没有去汇换这茶棚任何信息,因此洛绎根本不知道茶棚的任何情报。

难道他的霸气真的爆种了?

秉着不节外生枝的原则,洛绎僵硬地道谢,没有多问,然后被带到客房中休息。

风锁雷看着洛绎离开的身影,昏暗中,他的眉头微微皱起。

太像了,不是说外貌;太像了,那种感觉。不熟悉的外貌,不熟悉的声音,不熟悉的人,却构成熟悉的气息。独一无二的感觉,独一无二的名字。名字或者可以说是巧合,但气质呢?

那个人已经失踪了十多年了。突然出现在走投无路的他们面前,成为他们的救世主,然后又消失得无影无踪。真的会是那人吗?

……不,从年龄来说或许是那人的后代。

风锁雷在黑暗中用手遮着脸,声音带着脆弱的颤抖。

“真的是你吗?洛绎哥……”

***

洛绎站在茶棚外盼星星盼月亮地盼望着某个奢华的马车出现,已经过了三天,目标依旧没有出现。

不会吧,攻略准备期间他认真看了夏劲草的资料。夏劲草的主要目的是云莱茶没错啊,难道是马车抛锚?

洛绎站在茶棚外不敢回头,依旧能感觉到有视线游离在身上。太诡异了,因为夏劲草迟迟没有出现,洛绎不得不留宿在竹屋。那名小二——现在知道他叫风锁雨了——似乎很欣喜,但是好像被那位名叫风锁雷的男子警告过什么,就算洛绎再怎么旁击侧敲,少年只是用他那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炯炯有神地看过来,于是,某骗子囧囧有神了。

期间风锁雷也出现几次,却只问了几个譬如家在何方家父令母名讳的基本问题,像是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交易之类的却完全没有提及。那些基本问题被洛绎用孤儿等词胡扯过去,当他这么说的时候,风锁雷眼中是他看不懂的光。

太凶残了……洛绎现在无比地蛋痛,原来目光真的是可以成为一种凶器。

在洛绎的千呼万唤中,夏劲草一行人终于姗姗来迟。

夏劲草没劲地斜躺在软垫上,眺望着马车外。

原本以为那家伙会孜孜不倦地出现,但这几天下来完全没见到那家伙的身影。夏劲草下意识地让行程放慢了脚步,却依旧失望而去。

难得遇到一个让他感到有趣的人,夏劲草将唇抵在酒杯上,垂着的眼眸深不见底。要把那家伙抓起来吗?

“主子,到了。”

马车微不可闻地一震,停了下来。

夏劲草闻着那早已铭刻在记忆深处的香味,桃花眼底微微失神。云莱茶么……唯一可以和那记忆搭上的味道,所以才如此沉沦罢。

“好香哩。”伴随的一名娇艳女子微微扇了扇小巧圆润的鼻翼,显得有些陶醉:“如果能经常喝到云莱茶,真是种享受呢。”

夏劲草揽过美人的腰,在美人的惊呼中轻佻地笑着:“如你所愿。”

他拨开了前方的绸缎。

茶棚中的人早已因为那奢华到极致的马车而停止了喧哗,就见一名白衣的公子抱着娇艳女子钻出马车,雪白的衣袂煽起,一片绝代风华。驾车的侍童搬来墨石制成的台阶,静候在一边。

早已注意到这边情况的风锁雨迎了过去:“客官,请问您需要些什么?”

夏劲草挑了挑眉,似乎对如此清秀的少年居然是名小二感到许些诧异。一边的侍童站了出来,声音清冷:“我家主人想与贵店做笔交易,能否入内详谈?”

风锁雨听到交易时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光,他下意识地皱起了眉。侍童将之误以为拒绝,依旧是平板的声音,却带上了许些强势:“请先不要拒绝,相信我们的价格能让你的老板满意。”

风锁雨默不作声,夏劲草看着眼前的少年,看着他在挣扎着些什么。

“……请随我来。”就当侍童准备再次开口时,风锁雨默默地点了点头,然后向茶棚后院走去。

此时的洛绎在后院中照看着茶叶。说起来,风锁雷并不介意将云莱茶的制作过程暴露在他面前,或者说,隐隐在教他怎么制作云莱茶。每次风锁雷看着茶叶的时候,眼中总是闪过温暖的光,像是崇敬,带着虔诚。

[这茶为什么叫云莱?]

[我有个弟弟叫云,在我无力阻止的时候失去了他……有个人,教会我们制作这茶的时候这样说:只要一直喝着这样的茶,云就会回来了……云莱,云莱,呵,云来……]

洛绎稍稍有些好奇了,为什么风锁雷说到那个人的时候会用那样悲哀和无奈的眼神看着他。等这次攻略任务完了后用进度汇换一下情报吧……洛绎这样想着,躺在院中的长椅上,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薄薄的毯子被摊开,小心翼翼地盖在洛绎身上。风锁雷目光复杂,默默地盯着洛绎熟睡的脸。

[父母吗……抱歉啊,我记事以来就是个孤儿,从来没见过他们……怎么了?]

[……不,冒犯了。]

可以那样猜想吗?可以那样期待着吗?

但是知道了又怎么样呢?就算眼前的人真是那人的后代,他为何要如此深究?

……只是为了报恩罢了,没错,只是这样罢了。

青衣男子的手松了又紧,风从树缝中吹过,洛绎的睫毛颤了颤,风锁雷则是抬起了头,望向院门。

章节目录

骗子X攻略X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颓并收藏骗子X攻略X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