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骗 约定X基友X俗套

院门被轻轻打开,风锁雨垂着头走进来,后面跟着一群人。夏劲草一进门立即被吸引了注意力,他的目光没有放在散发芳香的茶叶上,没有放在青衣男子身上,而是定定地看着那熟睡的身影。

脚步不自觉地向那边走去,却在半路被拦了下来。

“阁下有什么事?”像是怕吵醒不远处的人,风锁雷的声音压得极低。

依旧是侍童上前,对风锁雷做了个鞠:“我家主子想与阁下做笔交易。”

风锁雷听到“交易”的那一刻下意识地瞥向洛绎,却惊骇地发现那名白衣公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长椅旁,正微微俯下身子,笑眯眯地盯着洛绎。

“还在装睡吗?”夏劲草的声音极轻,温柔如情人的耳语:“如果你再不起来的话,我就让你永远起不来。”

某骗子内牛满面。

“……哥们,别这样。”洛绎闭着眼自欺欺人地不愿面对现实,他一寸寸地挪动着身子,想要从对方笼罩的气息逃开:“我只是一个人肉背景,请务必无视我……”

然后,不是椅子长度的错,不是逼近的夏劲草的错,不是地心引力的错,错的是闭着眼睛逃避现实而又忘记处境的某骗子,于是,洛绎啪叽一声以脸着陆。

攻略表示可以记录这历史性的一刻,自阿姆斯克朗在月球留下的那一脚印后,有个骗子在古代留下了里程碑的脸印。穿越表示看起来真的很痛,咪嗦。

“阁下!”关键时刻,风锁雷赶了过来,将被夏劲草像提猫崽般从土中提起的洛绎护在身后,蹙眉冷冷地看着对方无比愉悦的脸。

“见到熟人了。”夏劲草拍了拍手,拍去那并不存在的灰尘:“所以来打一声招呼。”

亲,您这是谋杀未遂啊亲。洛绎在阴影中默默地用衣服抹去脸上的泥土,然后被风锁雨急急地拉去竹屋清理。等他清理完后出来,发现两方人依旧在院中对峙。洛绎转身准备离去,反正已经和风锁雷达成条件,剩下的就没他的事了。

“洛绎。”这是风锁雷的声音,洛绎回头看见青衣男子正凝望着他,眼神依旧复杂。夏劲草挑了挑眉,像是得知了什么感兴趣的信息。

“过来。”

洛绎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的感觉,但还是依言走过去。

风锁雷最后看了一眼洛绎,转身冷冷地对夏劲草道:“阁下想从在下这里买到云莱茶的配方,在下想说的是,阁下找错人了。”风锁雷退了一步,将呆愣的洛绎推在前方:“阁下应该找的是这位,云莱茶是他赠与我们的。”

等一下,这是什么神展开!?

所有人的目光一瞬间全集中在洛绎身上,洛绎不知所措地回头去看风锁雷,那眼神有多可怜都多可怜。风锁雷沉默地避开了。

求助无能。

“这……这个,你们开价多少……”

侍童刚要开口,却被笑得越发愉悦的自家主子拦到后方。夏劲草一双桃花眼含着笑,正拿着不知道从哪里掏出的扇子悠悠然地扇着:“为了体现在下的诚意,当然是由洛老板开价。”

“真的?”

“真的。”

“一铜板拿来。”某骗子腆着脸向夏劲草伸出了狼爪子。

噗!虽然知道一定是这个结果,但夏劲草无法制止自己越发扩大的笑容和愉悦。洛绎偷偷看了一眼风锁雷,发现风锁雷并无其他的表现,好像他们刚刚说的是今天天气很好来着。某骗子顿时心安理得了。

侍童呆愣了很久才反应过来,他不可置信地瞪着某个铜板协会坚定的支持者,哆哆嗦嗦地从怀中掏了许久,才掏出一个银子。洛绎一看到那银子就开始炸毛:“不要银子!就要一铜板!你们这群该死的有钱人……咳……亲我只是在申明我包邮哦亲……”

侍童不知所措了,懵了,只能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家主子。

夏劲草终于忍不住,笑开了声,从怀里拿出一个铜板。原本他已经很久没有再用过这玩意了,只是最近去钱庄的时候下意识地拿了一枚。夏劲草笑得极其灿烂,拿着铜板在洛绎面前晃了晃,像用来引诱狼崽子上钩的肉。洛绎也很给面子,眼睛绿油油地盯着那枚铜板不放。

铜板表示鸭梨很大。

“我突然不想买了。”

下一刻,夏劲草就收回了铜板,转身离去。

……

…………

………………我、擦!!!!!!

“夏劲草!”洛绎一把扯回夏劲草,悲愤无比:“你他妈玩我呢!”

夏劲草的挑花眼微微睁大,眼中一点暗芒闪过,一瞬间反客为主地用手卡住洛绎的脖肩,洛绎感到他的肩膀几乎被快掰断。

“恩?你知道我的名字。”夏劲草笑得很灿烂,漂亮的桃花眼仿佛能勾魂摄魄:“我好像从未向你做过自我介绍。”

“这、这个……”洛绎僵硬地笑着,然后干咳一声:“其实……”

洛绎无比认真地说道:“……我暗恋你。”

啪!侍童手中的银子还在手上,下巴掉在地上。

“我偷偷跟着你好久了……”某骗子腆着脸。

风锁雷完全没了表情。

“我们可以成为基友。”

一瞬间的死寂。

“……开个玩笑。哈、哈……”

虽然洛绎笑得很僵硬,但气氛已经缓和下来。夏劲草松开了手,洛绎小心翼翼地用手护住肩膀。

嘶——这货真狠。

“你暗恋我?”夏劲草歪了歪嘴角,笑了起来。

注意最后一句呀同志!

“基友是什么?”

“……就是一种上下关系。”洛绎开始睁着眼说瞎话:“上面的叫攻,下面的叫受,平时搞搞基什么的,主仆是其中常见的一种西……咳,相处模式。”

“哦。”夏劲草上下打量了洛绎一番:“你想成为我的基友?”

洛绎打了个寒战,虽然知道对方误解了什么,但还是让他各种蛋痛。

“那好吧。”夏劲草撇了撇嘴,露出微笑:“虽然长得马马虎虎,但勉强可以达到成为我基友(小厮)的水准。”

……一定是他扯皮的方式不对!

“怎么了?”无视侍童仿佛要劝说什么的样子,夏劲草瞅着张目结舌的洛绎,笑得愉悦无比:“刚刚不是你要当我的基友吗?”

请注意最后一句呀同志!!!

“我……”

“不用担心。”夏劲草低沉的声线像是融化了耳膜般流进来:“直到我厌倦的时候,你可以离开,我会给予你报酬。当然,包括那一铜板。”

所以让他感到愉悦吧,在他死气沉沉的生命中。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

“武林大会?”

“大惊小怪个啥!”

发出惊讶声的青年兴奋地压低了声音:“真的吗?那百年一次的武林大会!?”

“嘿嘿,老子的消息来源还不可靠?”在青年的对面,一名魁梧汉子露出许些得意的笑容:“这次武林大会邀请了我师兄,他可是笔录门的当家,这次武林大会老子也有请帖哦。”

青年露出羡慕的神情,大汉的虚荣心顿时得到满足,他很是得意地晃着头:“你可知武林大会为何百年才举行一次?”

“不知道。”青年老实地摇了摇头。

大汉语重心长地道:“武林大会最终目标是选出武林盟主,这一点所有人都知道。但是,选出盟主是为了什么,你可有想过?”

青年沉思了一会,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为了抵御魔教!”大汉压低了声音,神情变得严肃起来:“轮回教。”

青年有些迷茫:“轮回教我知道啊,不过只是一个门派,用不着……”

“你懂啥呀。”大汉摇头:“轮回教每隔一百年便会复兴崛起,它曾统御过江湖数次,那时候的轮回教太过强大和诡异了。法空长老知道吧,那样强大的人当初在轮回教的修罗道主面前几乎走不过一个来回。轮回教的人都修炼着邪恶的功法,尤其是那个、那个叫什么天什么道的人更是诡谲无比。”大汉的声音也带上了点阴森:“据说,曾经有轮回教人抓了五百个童子剜去他们的眼珠做成项链带着,并有轮回教人用那些童子的血灌入池子供众人沐浴!”

青年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眼珠,打了个寒战。

“所以,为了制止那魔教,前辈们才决定每当轮回教复苏之时,举行武林大会选出领袖组成联盟对抗魔教。”

“可、可是……”青年有些结巴和疑惑地问:“为什么不在魔教沉寂的时候除去它呢,将魔教扼杀在摇篮之中才对呀?”

“屁呢!”大汉用藐视的眼光斜看青年,唾沫横飞:“你以为别人没想过?轮回教的总坛知道在哪里不?须臾山!‘紫霞雾,碧玉水,极乐林,奈何桥,须臾山,黄泉,神木,六道,此之谓轮回。’,光第一项就能让你有去无回。除了服用天材地宝或是‘轮回丸’,你根本不可能靠近紫霞雾。轮回丸的配方只有轮回教主知道,而且服用了轮回丸就意味着你彻底被轮回教控制住,还搞毛!”

“要不是师兄天天把老子扔到藏书阁整理资料,老子能不了解那些古典么!”大汉激动地说完以上的话,停下喝了一口茶润了润喉咙,又接着说下去:“我曾经看到过一些记载。过去曾有数个绝顶高手组成联盟,服下天材地宝闯入轮回教,据说一路直杀到神木那里,然后便没了声讯。但是在那次魔教复苏中,有人在对抗轮回教的时候无意间将轮回教一人的鬼面打掉,然后惊愕地发现那人就是曾经闯入轮回教的高手之一,不知被轮回教用了什么邪恶的巫术改变了心智,即使是过去的妻儿在面前也愿意为了轮回教痛下杀手……”

“不、不会吧……”

“骗你干屁!不过那也说不定,毕竟年代太久了,关键是现今。”汉子又喝了一口茶,有些惆怅地看着远方:“这几年来,轮回教虽然有一些动静,却还没到当初那些浩劫的程度,只是转眼又是一个百年啊。”

“是、是指轮回教的那个魔头吗?”青年像是终于可以表现一番,飞快地说下去:“据说那魔头前些时日又屠了巫毒教的总坛。明明开始还被巫毒教好吃好喝地供着,转眼间就翻脸不认人,果然邪道之人根本没有忠义可言。”语气中带了些幸灾乐祸,颇有种狗咬狗的意味:“那魔头是轮回教的教主罢?”

“对,叫、叫什么来着……?”大汉皱眉想了一会,然后无奈地放弃:“大家都魔头魔头地叫着,害老子现在都不知道那魔头的名字。”

青年也仔细想了下,还真是这样。那个轮回教的教主几乎是看得顺眼的就带走,看不顺眼的就杀掉,从未报过自己的名讳,喜怒无常。

“不过据说那个魔头喜淫滥杀,而且男女通吃,既有女妾,亦有男宠。”汉子的笑容带上了说不清的暧昧:“被他看上的直接带回须臾山被制成禁脔,以供淫乐。”

青年也心照不宣地笑了:“听说那魔头擅长媚术,一身邪功高深莫测,往往一不留神就会着了道。”青年像是想起什么般神秘地压低了声音:“那魔头喜好白骨,从消息上来看他时常抱着一个灰白的头骨,该不会是半夜去挖别人的坟罢?”

“你小子可别被迷得被人家挖去头骨都不知道。”大汉调侃道:“男人学什么媚术,没□还是怎么了,在柳姑娘面前他连个屁都不是!”大汉一拍脑袋:“差点忘了这差事。知道吗,这次武林大会是公输四家共同举行,其中柳家放出要在这次的武林大会选出柳天琴的……嘿嘿……”

“真的吗!?那个武林第一美人的柳天琴!”青年止不住地抬高声音,一脸兴奋与挫败。

“见鬼的小声一点!老子告诉你……”

……

洛绎内牛满面。

终于出现了,传说中的主线,穿越人士必做的十大事项之一。

酒楼的对话与偷听,武林大会的举行,武林第一美人的出现,这是何其YY的剧情啊。接下来就是主角参加武林大会,然后接受一个两个三个很不长眼的XX大侠啥的跳出来以和他的身份完全不相符的智商来找茬,果断做掉,然后顺利收割武林第一美女一枚。没有请帖?没关系,剧情大神很快就会安排一个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无论怎么看都是废材但偏偏有请帖的废材小虾被虐被抢被□……咳……然后偏偏被路过的主角路见不平拔刀相救,于是乎废材小虾双眼冒着“大侠我好崇拜你哦”的星星双手送上请帖,主角顺利收割小弟一枚。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穿越大神,请容许我膜拜一下。(穿越:……咪嗦?)

可是……然而……

貌似主角不是某骗子来着。

洛绎瞅了瞅对面那只高富帅,正被一左一右姿色不分上下的娇艳女子柔弱如骨地依偎着。无论从哪方面去看,都比矮穷挫的某骗子看起来更像主角一些。

小撸怡情,大撸伤身,强撸灰飞烟灭啊亲。洛绎恶意地碎碎念,然后继续分心去听楼下的对话。

“铜板。”

嗯,小说主角收获请帖的场景一般在哪里来着?

“铜板。”夏劲草继续低声唤着:“在想什么?”

“老天,请赐我一张武林大会请帖……呃……”回过神的洛绎无辜状地看着暂定主子:“那个啥,我叫洛绎啊……”不是铜板!

“我觉得铜板和你很贴切。”夏劲草的唇天生便有些翘起,即使不笑也是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你现在是我的基友,位于上方的我可以决定下方的你的称呼,不行吗?”

亲别再用那个称呼了,哥的膝盖中箭都要中成马蜂窝了……

“你想要要武林大会的请帖?”

“呃……对……”

“那没必要。”夏劲草桃花眼微微荡起,一片□。

“哦。”果然要自力更生吧。深受小说荼毒的洛绎并没有觉得怎么样,纯粹是了解地应了一句。

没有见到对方失望的神情,不知为何失望的却是自己。夏劲草挑了挑眉,没了挑逗的兴致:“我可以直接进入武林大会,你是我的基友(小厮),当然不用请帖。”

出现了!送门票的人。上邪你显灵了吗!?洛绎有种风中凌乱的错觉。

“你一个商人去武林大会干什么,讨债么?”

“噗,讨债?……对,我去讨债,桃花债。武林第一美人,柳天琴,很不错的目标罢?”

“……各种威武……”

章节目录

骗子X攻略X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颓并收藏骗子X攻略X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