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骗 楼里X楼中X楼外

洛绎看着眼前的建筑,内牛满面。

果然没有逛过青楼的穿越是不完整的,是不配被称为穿越人士的。

眼前的建筑不算大,牌匾上“楼中楼”三个字洛绎看不出什么来,却极为工整。整个青楼的布局看起来十分舒心,带着典雅的味道。夏劲草早已被一名姑娘勾搭进去,脸上的面具被摘下后迅速被包围,一副纨绔子弟的享受样。

有位姑娘终于注意到被遗忘在门口的洛绎,娇笑着靠过来。她的小手一挑,就将洛绎脸上的面具取了下来。

“这位爷还愣在这里作什么,进来罢。”

洛绎就这样晕乎乎地被勾进去了。楼中楼的斜对面,一名黄衣男子似乎不经意地瞥了一眼这边,脸上的猴子模样面具遮住了他的相貌,却听他发出一声疑惑的“咦?”

再次回头看向楼中楼的门口,却再也没发现什么。

“猴头,怎么了?”旁边的人发现黄衣男子的动作。

“不,没什么。”黄衣男子回过头来:“那是……是错觉?”

“?”

***

果然不是主角命啊。洛绎感慨着,看着对面那只人生赢家左拥右抱,春风满意。夏劲草有骄傲的资本,先不说他几近掌握着天下的经济命脉,单说容貌,便足以让所有人、尤其是女人飞蛾扑火般地扑上去。

高富帅卖萌可耻啊喂!给矮穷挫一点活路啊喂!以后失业了哥建议你去做牛郎。洛绎恶意地嘟喃着,绝不承认那是羡慕嫉妒恨。话说回来古代似乎没牛郎,唔,貌似有种差不多的职业,叫什么来着……第二十七任的那个腐女友以前怎么说来着,对,小倌,不过那个貌似是菊花残来着……

想起过去那个外表大家闺秀底下彪悍无比的女孩,洛绎咬着水果,不自觉地微笑。真是可惜了啊,那妹子挺萌的……

“你在想什么?”

洛绎愣了愣,然后发现众人的注意力不知何时集中到这边来。夏劲草一双桃花眼因喝酒而泛着些粉色,看起来相当……秀色可餐?洛绎两三口将手中的水果吞下,纯白地笑着:“想媳妇儿~”

夏劲草似乎相当吃惊,带点朦胧的桃花眼微微睁大:“你已成家?”

“没呢,是准媳妇。”洛绎漫不经心地扯淡:“等这次任务完成后我就回老家结婚。”

夏劲草不再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洛绎。气氛突然有些沉闷,这时候,一位白衣女子走了进来,手中端着一茶壶。

然后,杯具就这样发生了。

大约是不小心踩到衣摆,白衣女子一个踉跄——然后洛绎就光荣地湿身了,虽然只是小半边。好吧,他应该感谢夏劲草没有见死不救,关键时刻拉了他一把。

众女一阵尖叫。白衣女子似乎被吓到了,她惊恐地看着骗子牌落汤鸡,然后发出一声短而急促的惊叫,像个受惊的兔子转身就跑。众人都愣住了,其中一名女子似乎在这里的地位颇高,起身沉着脸吩咐下去,然后小心翼翼地对洛绎道:“这位公子……”

“发生什么事了。”一个冷冽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洛绎循声看去,一位水蓝色衣裳的贵妇立在门口。她的头发被一丝不苟地挽着,脸上是冰霜般的神情。凭借着多年的眼力洛绎知道对方至少已过不惑,但被保养的完好的皮肤风韵犹存,那成熟的气息更为那位夫人添一缕风情。

“戚夫人……”众女一个个都像小猫般乖乖地叫着,被称为戚夫人的蓝衣夫人扫了一眼房间,已经大约掌握了情况。

戚夫人直步向这边走来,对洛绎得体地行了个礼:“三娘管教不严,扫了客人的兴。请这位公子随三娘去更换衣服,明日三娘将准备好衣服上门赔罪。”

“没事没事。”洛绎看了看沾湿的部分,还好刚刚夏劲草扯得及时,茶水只是将左边袖口到手肘的部分侵湿。

然后一切就理顺成章了,那名戚夫人似乎是楼中楼的高层,大方地免了所有的开销,并赔罪地伴酒。洛绎觉得湿漉漉的左手实在有些不适,便将衣袖从手肘部分撕开,让自从到了古代就一直拢在长袖中的左手重见天日。

果然还是短袖美。洛绎一只长袖一只短袖显得不伦不类。反正出了门后戴上面具谁也不认识谁,但是貌似有个典故叫啥来着,总之是让他蛋痛的存在。

“分析磁场,我表示你对面的雌性人类此时的心情正处于强烈波动之时。”

洛绎愣了愣,然后反射性地抬头看向对面。那里正坐着的是戚夫人,此时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洛绎左手的黑环。她依旧是一副冷若冰霜的脸,眼中的光却让洛绎有种微妙的熟悉感……好像之前在另外两人身上也曾见过这样的目光。

戚夫人立即察觉了洛绎的视线,抬眼毫不掩饰地直视洛绎。她的声音很是清冷,却夹杂着一丝微弱的颤抖:“能否将公子的名讳告之三娘。”

洛绎本以为戚三娘会问黑环的事情,他抓了抓脸,回道:“我叫洛绎。”

“是我的铜板。”温柔带着磁性的声音低低地插了进来,夏劲草漂亮的桃花眼一如既往地弯着,静静地将视线从洛绎的左腕移到脸上。被那样的目光注视着,会让人有种含情脉脉的错觉,然后不自觉地沦陷。

洛绎面无表情地看着夏劲草。

夏劲草笑眯眯地看着洛绎。

某骗子颓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那两人吸引,没有注意戚夫人那一瞬间的颤抖与泫然欲泣。

“夏公子与洛公子是什么关系呢?”坐在洛绎斜对面的一名粉衣少女眨了眨眼,好奇地问道:“知秋开始以为洛公子是夏公子的下属,也不像是好友,更没有血缘之间的味道,好像隔着一层雾似的。”

洛绎郁闷地吃水果,他就一脸矮穷挫相么;洛绎淡定地吃水果,他有预感马上就要听到那个蛋痛无比的名词。以上两项都是他自作孽的结果。

每次提到这个话题的时候,夏劲草看到洛绎一脸蛋痛样就不知为何异常愉快:“我和他是基友。”

出现了,哦耶。

“基友是什么?”一片窃窃私语,好孩子知秋举手提问。

夏奸商的眼睛一转,状若桃花的眼睛凝视着洛绎,声音磁性带着诱拐的意味:“问问洛公子罢,这是他告诉我的。”

风口一瞬间转移,洛绎咬着水果僵硬了。面对一堆求解释的目光,某骗子表示鸭梨很大。

“基、基友啊,就是……”对面一屋子的妹子,洛绎憋了很久,到底还是没有将攻受等词汇说出来。即使知道对方绝对听不懂,但是这世界上名为腐女的生物是极其可怕、传播性极强的存在,曾经深受第二十七任前女友摧残的某骗子表示“珍爱生命,远离腐女。”

“就、就是一种上下关系,所谓……呃……好基友——”洛绎憋了久许,然后反射性地说出那句被前女友一直念一直念的话:“一生一世一起走!”

话一出口,众女的脸色或多或少都是微变,看洛绎的目光也有些不一样了。

——等、等一下!他刚刚拿错台词了啊啊啊!QAQ

“一生一世……”夏劲草轻笑着,眼神却深不见底。他看着某骗子一副求倒档求洗白的囧雷样,心情不知道为何异常愉悦:“嗯,我们是好基友。”

夏劲草一击必杀,然后完全不给洛绎洗脱的机会地将话题转移到这次的武林大会上。得知夏劲草即将出席武林大会时,众女都热烈地和夏劲草说笑着有关武林大会的事情。洛绎在一旁机械地咬着水果,他现在非常理解了什么叫做自作孽不可活。

“洛公子。”

洛绎回头,戚夫人不知何时来到他旁边,和谐自然得如同她一直在那里。

“洛公子似乎很喜欢天源果呢。”

原来手中那红色的果子叫天源果,洛绎点了点头,戚夫人见状轻声道:“楼中楼有一种特产的水果,叫香蕉,洛公子是否要品尝一番?”

“噗——咳咳!”洛绎一口茶险些喷得天女散花,他几乎是条件反射地跳脚:“香蕉!?这辈子我最恨的就是那个伪装成黄种人实际是无良的白种人的水果!”他曾经是一个前途光明的骗子,直到他膝盖……咳,直到他踩到一块香蕉皮!

跳完脚后洛绎发现自己被围观了,周围一片鸦雀无声。夏劲草扇着扇子笑,那笑怎么看都不怀好意:“能解释一下吗?所谓的香蕉,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水果。”

没有听说过……吗?

洛绎一瞬间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但又感觉什么也没抓住。如果连草商的拥有者都没听说过这种水果,普天之下能知道这种水果的……洛绎下意识地看向戚夫人,却发现戚夫人由始至终都是注视着他,用着与风锁雷同样的目光温柔地看着他。

或者说,看着他身上一个不属于他的影子。

“请稍等,三娘马上让人取来。”

名为香蕉的水果最终还是让洛绎失望了,他看着眼前的淡紫色水果,戚夫人在一旁解说:“这是三娘的无意中得到的种子种出的成果,三娘并不认得这水果,只能称之为‘香蕉’。”

紫色水果弥散着香味,诱人无比。

“这是紫月果。”夏劲草用扇子点了点那果子:“西燕国的特产,因形若月牙而出名,一般是用来上供给他们所信仰的虚无神,只有国师及王族可以享用。”夏劲草对着戚夫人笑:“戚夫人从西燕弄到的?”

戚夫人摇头:“三娘并没有那手段,只是无意中救过一位男子。那人在第二天就不告而别,留下一封信和这种子。”说到这时,她犹豫了一番,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对着夏劲草道:“夏公子见多识广,能否帮三娘一个忙?”

那是一封信。戚夫人将信封的正面摆在桌上,让所有人看见。信封很简单,大片的空白中只写下一串话。

“如同夏公子所见,三娘完全看不懂这封信上的字。”

夏劲草看着那串奇妙的字符,桃花眼微微眯起,最终无奈地叹了口气:“抱歉,在下才识疏浅,从未见过这种字体。可以确定的是,这并不出自西燕国。”他弯腰轻轻闻了一下信封,神色有些古怪:“这是用年轮纸做的信。年轮纸千金难换,最大的特征就是可以持久保存,一般是用来记载史书等,第一次看见它被用来作信。”

戚夫人似乎有些失望,但还是有礼地道谢。突然她眼前一亮,声音带上丝不正常的颤抖、急切和欣喜:“洛公子,你认得这字?”

洛绎本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但是他无意中看了一眼那信封上的字,目光就再也离不开了,直到戚夫人叫到他的时候才回过神来。洛绎有些古怪地瞅了一眼戚夫人,为什么戚夫人明明用的是反问,他却感到那是肯定句。洛绎不自觉地又将目光移到那信上。信封上的字符很熟悉,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只要是中国人都或多或少地被那字体摧残过。

那是一串英文:God’s speaking:You are guilty.

神说,你有罪。

你有罪。攻略是如此说道。

洛绎嗤笑着,灿烂的。

周围十分安静,洛绎抬眼,发现他再一次成为焦点。戚夫人褪去了那冷傲的神情,看过来的目光急切而又复杂。夏劲草依旧是一脸模糊了真实情感的狐狸笑容,看着他的目光晦暗难辨。

洛绎扯高了唇角,让他的笑变成了二货状态的傻兮兮。

“呃,我不认得这些字,但是我好像见过这种字体,不太确定。”他有些迟疑地对戚夫人道:“你介意我看一下信吗?只有这些我无法判断是不是我见过的那些字符……”

戚夫人善解人意地点了点头,将信递给洛绎。洛绎当着所有人的面将信翻到背面,刚要打开的时候却发现信口上也写了一句话,用同样的文字。

[虽然不可能,但请你尽可能地毁掉这封信,在你看它之前和之后。](注:该字体为英文。)

众人有些疑惑地注视着洛绎,因为青年的手僵住了。他看着那一行莫名的语句,指尖颤了颤,最终还是放下了信。

“不必了。”洛绎指着信口的那一行字体,灿烂地笑着:“这些字体的确是我见过的。”他随即抓了抓头,一副腼腆的样子:“……但是我不记得在哪里、什么时候见过了。”

“真、真的一点都想不起来了么?”戚夫人的尾音有些颤抖,这位高雅的女子似乎有些失态。

洛绎瞥了那信封一眼,目光在那行字转了一圈又回来,抬头直视戚夫人:“真不记得了。”

说罢,将信递给戚夫人。

戚夫人没有接,只是苍白着脸,却莫名固执地迎着洛绎的目光。僵持了一小会,血色渐渐回归到那名高傲的女子脸上,戚夫人恢复了初见时的高雅和端庄。她低头看了一眼那封信,目光似含一丝不舍和哀伤,沉默了一会道:“不用给三娘了。”

“洛公子见过这些字,就由洛公子拿去罢,或许有一天洛公子能再次见到那种字体。”戚三娘止住洛绎似乎想要说些什么的动作,垂着的眼让她显得柔弱:“不用说什么了,三娘离不开楼中楼,这封信放在三娘这里也永远无法得知其内容。洛公子拿去罢,就算洛公子毁了它,也好过随着三娘一同腐朽。”

“洛公子想怎么处理它,全随洛公子的心愿。”

洛绎不知自己抱着什么样的心情收下了这封信。或许这是个错误,但是谁知道呢?至少现在他是想要这封信,想要知道这封信背后的一切。

由始至终,夏劲草只是微笑地看着这一切发生。

***

直到夏劲草和洛绎离开久许,戚三娘依旧站在窗边沉默目送。一名青衣少女有些娇憨地微嘟着嘴,在戚三娘身后撒娇地问道:“夫人,您为什么要青梅去泼那个人茶呀,丢死人呢。”

戚夫人没有回话,青衣少女似乎很了解自家主人的性格,她有些嗔怒和埋怨地道:“而且那封信是夫人您最宝贵的东西,为什么要给那小子,万一他把信毁了怎么办呢。”

“没关系……”微不可闻的声音弥散在空中,戚三娘的眼神有些迷离。因为这原本就是那人交给他的信啊……

真的如同那人所说,第一眼就可以认出那个被指定的人。后面的全是试探与确认,越往后越发的想要尖叫和颤抖。有多久没听到那个名字了呢,久到听到那个名字的那一瞬间几乎都要落泪了。有着同样名字,相似的气息,不同的只是样子与时间的差异。

蓦地,戚三娘拧起眉头,冷声道:“有什么事?”

“哎呀,被你发现了。”一个很是轻松的男声在后方响起:“我对我的隐猫步法还是挺有信心的啊,怎么会被发现了?”

“因为青梅绝对不会如此安静。”戚三娘转身,她的对面是一名黄衣男子,身形瘦小,带着猴子的面具,正托着昏迷的青衣少女。

“该死的孔雀九居然给我在关键时刻发酒疯罢工,还要老大我亲自上场……”见戚三娘冷冽的目光,黄衣男子嘟嘟喃喃地将青衣少女放在一旁的椅子上,双手摊开以表无恶意:“唔,我应该说好久不见还是初次见面?”

“对于三娘来说是初次见面,对于萧风炙道主来说应该是好久不见罢。”戚三娘冷冷地道:“三娘何德何能让轮回教畜牲道主亲自出手。”

“没办法呀。”萧风炙也不再隐瞒:“你的情报只能由我来负责,夫人太过特殊了。”他的声音蓦地低了下去,像是怕触碰到什么禁忌:“……因为你我都曾与那个人扯上过关系。”

戚三娘抿着嘴,不说话。

“好啦。”萧风炙拍拍手:“我今天来只问一件事,问完我就走。”

“今晚夫人居然亲自陪酒,这真应该让被陪酒的人受宠若惊了。不过夫人陪酒的对象来头也不小啊,夏劲草,草商的掌权者,配得上夫人的身份……好吧,我们的重点不是他,而是和他一起的那个人。”

萧风炙牢牢地盯着戚三娘,面具遮住了他的表情,却遮不住他的目光:“告诉我,他是谁?”

“好,我告诉你。”戚三娘高傲地抬起头:“他是夏劲草的小厮,被夏劲草带出来去参加武林大会;他是个左撇子,外号叫铜板;他还有一个名字,叫洛绎!”最后的名字几乎是被嘶喊出来。

在听到那个名字的一瞬间,萧风炙不自觉地抖了抖,仿佛那个名字是索命的厉鬼和无尽的梦魇。戚三娘开始笑起来,带着些悲凉的味道:“怎么样,还想要更详细的情报吗?或许三娘的不够准确呢,萧道主可以从其他人那里搜寻情报。然后呢,然后呢?然后萧道主想要做什么?把那个有着同样名字的人带回去让你们的教主又一次地疯狂吗?”

萧风炙沉默了,看着戚三娘在笑着流泪。

“三娘的任务已经结束了。”她喃喃地道:“早已结束了。”

很久以前她就只能看着这一切发生,却无能为力。

章节目录

骗子X攻略X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颓并收藏骗子X攻略X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