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骗 羁绊X关系X闹剧

秋天的风已经带来凉爽,树木都已经开始泛黄,唯有草地依旧顽固地新绿。夏劲草是个极其享受奢侈的人,就算是选客栈都不是选最实惠,而是最华丽的一家——虽然它也舒适。这家客栈的内院被很好地布置过,花草摆放也极有讲究。洛绎的视线在那颜色各异的菊花流离了一瞬间,最后停在对面白衣姑娘的身上。

“你找我有……”

“拿去!”

迎面砸来的东西打断了洛绎的话,洛绎用脸接住了那东西,然后默默地摘下围观。古人的文字就是直观,洛绎看着那银票上的千字,用手掂量了一下份量,五张,于是某骗子傻了。

夏荷似乎早已料到洛绎这种反应,昂首傲慢道:“这些都是你的了,只要你立即消失在劲草和我的面前。”

——等、等一下!这种被男方家属找上门甩一把支票的即视感是怎么回事!?

某骗子森森地被雷傻了。似乎误解了洛绎的迟疑,夏荷瞪圆了眼:“还嫌不够?青龙城上等的优伶也没有这个价钱!”

“我、我想你误会了什么……”

“误会?”夏荷完全不给洛绎说完一句话的机会:“我听青娥她们说,你明明是为了劲草的钱而来!”

“是这样没错,只是……”

“既然如此就少废话了,不够的话再加上三千两。”

“我的确是为了夏劲草的钱而来只要他把那一铜板给我我绝对马上离开你和他的视线!”不含一点停顿,洛绎憋着气一路说完,趁夏荷没反应过来又强调了一句:“一定要是夏劲草给的!”

“果然别有用心!”夏荷对着洛绎怒目而视:“铜板什么的都是借口吧!是你想赖上劲草的借口!”

冤枉啊妹子!天地良心,作为受害者之一,他不介意夏妹子去找攻略理论那该死的攻略规则。

这些当然不能说出口,所以洛绎只能苦着脸面对发飙的夏荷。

“真不可以。”他苦笑着说:“如果他不给我铜板,我无法离开他。”

“你……!”

“夏荷。”已经非常熟悉的声线轻轻、却不容置疑地响起:“回去,呆在房间中不要出来,好么?”

夏荷有些惊慌和愤怒地回头,夏劲草不知何时站在那里,一如既往地微笑着。

“劲……!”

“恩?”夏劲草漂亮的桃花眼正对着夏荷,夏荷的声音戛然而止。她的身体有些颤抖,既像是愤怒,又像是恐惧。最后,夏荷愤怒地回头瞪了无辜的洛绎一眼,发泄般地将“罪魁祸首”推倒,转身跑开。

洛绎仰面倒在草地中,看着高高的天空突然有些不想动了。一片阴影打下来,夏劲草站在他的旁边,白玉箍起的发垂直流泻。

“你不会离开我吗?”夏劲草一向轻佻的声音显得有些空灵,像是问他,又像是自言自语。

“那当然。”洛绎仰望着那片阴影,撇了撇嘴:“刚刚你听到了吧。”

“只是因为那铜板?”

“嘿……”洛绎笑了起来,一片灿烂:“我的目的一开始就很明确了啊,由始至终都没有变。”

那么,变的是什么,或是谁?

“一定要是我?”

“对。选择权由始至终都属于你,只是你的。”

夏劲草没有马上回话,像是在端详着洛绎的表情。

“……那么之后呢?”夏劲草的声音明明很清晰,却听不出什么情绪:“给你铜板之后?”

“我会离开吧。”洛绎的声音听不出一点犹豫:“因为选择权原本就在你的手里,当你给我铜板的时候,这也意味着你不再需要我了不是吗?”

虽然背着光看不太真切夏劲草的表情,但洛绎直觉得他是在笑,不是平常的那种笑。

“听起来,我们之间的关系只有名为铜板的枢纽。没了铜板,就什么也不是。”

“那么你的希望?”洛绎笑了,对着夏劲草伸出手:“或者建立一种关系?一种不依凭任何物品的关系?例如……”朋友。洛绎灿烂地笑着,这才是他一直的目标。

夏劲草盯着洛绎的手,没有说话。下一刻,白衣公子将洛绎的手按在草地上,然后自己本身也就顺势躺了下去。他的头枕着洛绎的手臂,也学着洛绎仰躺着看向天空。说实话,洛绎有些吃惊。在他的印象中,夏劲草一直是翩翩公子般优雅,带着纨绔子弟的风流,却不知为何像是强迫似的给自己加上一丝暴发户的气息。三种截然不同的气势构成了夏劲草独特的气场,这样的夏劲草应该不会做出躺草坪这种没形象的行为,价值连城的白衣就这样沾上了许些草屑。因为枕着手臂的关系,两人不可避免地贴在一起,洛绎甚至能感受到对方传来的温热与特有的味道。某骗子不适地动了动手臂,想要从夏劲草的脖颈下抽回来。

“别动。”

“……我表示我的手各种苦痛。”

“铜板。”

“……”

凉爽的秋风吹过来,草地一片起伏。波动的小草触碰着脸微微带着些瘙痒,洛绎手中的纸片发出一阵簌簌的声响。洛绎这才忆起,他手上还有能买下一座大屋的等价交换物。洛绎把那些银票推到旁边人的身上:“给你。”

夏劲草完全无视之,连个眼角都吝啬给那笔大款,有些懒洋洋地哼了一声:“夏荷给你,你就拿去。”

“哦,帮我和你妹说声谢谢。”

夏劲草的桃花眼眯起,满眼的愉悦:“我替她说声不客气。”

一时间有些静谧,风缭绕在两人之间。像是为了打破这有些不明喑哑的安静,洛绎开口了。

“你爹生病了,行程要再加快点吗?”虽说是赶回去,洛绎依旧觉得他们是在慢悠悠地游玩,虽然夏奸商已经从以青楼为宿改成以客栈为宿。

夏劲草没有说话,就在洛绎以为他不打算回答的时候,夏劲草懒洋洋地道:“不用。”他轻笑着:“反正也是一场……闹剧。”

“呃……”

“有一群人拥有一个玩具,那是个没用的玩具,所以他们玩坏了便扔了;然后玩具被一个路过的人好心修好并加以装饰。之前的那群人看到崭新的玩具又想要了,于是他们想方设法地将玩具留下来……”夏劲草的声音懒懒的,带着不着边际的怠倦:“知道罢,这个故事,如果是你的话。”

夏劲草偏过头,洛绎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对上那双漂亮无比的桃花眼。眼尾略弯,四周略带红晕,眼形似若桃花,睫毛很长,眼尾稍向上翘,眼神似醉非醉,近看更是摄人心魄,仿佛随时可以溺死在那朦胧的醉意里。

看到忡愣的洛绎,夏劲草笑得越发开心,因此两人都没注意到那双桃花眼中所孕育的情感。

“你很有趣。”夏劲草轻轻地用手覆盖在洛绎的眼上,带着自己也不知道的原因。

“所以至少现在,我不想放过你。”

***

到了传说中的夏家,洛绎就完全明白夏劲草所说的闹剧是什么。

他小心翼翼地将自己隐藏在夏劲草的阴影中,瞅着对面虽说不是红光满面、但完全说得上健康无比的夏劲草他爹——夏卿城,无言以对。

让洛绎大开眼界的是夏奸商完全不介意自己被如此明显地忽悠,一直挂着恭恭敬敬的笑容应付着夏卿城,完全是一幅父慈子爱的画面。如果洛绎不事先从攻略上得知曾经发生的一些事,还有之前夏劲草的态度,洛绎完全会被这和谐的场景所感动。

总的来说就是夏家想把夏劲草留下来做些什么,夏劲草一脸微笑看似应许,实际不着痕迹地将夏家一切的借口驳回。最后,败下阵来的夏卿城只能让夏劲草先下去休息,改日再谈。

被安排到夏劲草居所的洛绎让夏家有些惊异,在一些有心人眼里这种惊异被放大了无数倍。

即使洛绎再怎么申明他只不过是一只人肉背景,麻烦还是找上门来了。比如说眼前的这位就是个惹不起的麻烦,洛绎叹了口气,将手中的信放下。他记不起是第几次想要撕毁这封信的时候被打断了,而且这次打断他的人让洛绎不得不一秒挂上讨好的笑。

“您好,夏夫人。”

对面的素衣夫人似乎有些意外,她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眼神可以说得上是冷冽。高高盘起的头发一丝不苟,让人感受到她的强势。洛绎不由自主地想起戚夫人,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高雅女子,却给了他一封毁不掉的信。与戚夫人比较,夏夫人多了一份贵族式的高傲,少了一丝风尘女子的柔情。

“你既然知道我,那应该也知道我是以什么样的身份站在这里。”与其气质完全符合的清冷声音,夏夫人细长的眼睛冰冰凉凉地看着洛绎。

当然,再清楚不过。洛绎勾起了唇,开始散发出二逼青年的气息。夏洛熙,夏荷的母亲,夏劲草名义上的母亲——夏劲草的亲生母亲早已在很久以前就“名正言顺”地死去。

“我从夏荷那里知道了你的事。”夏夫人冰冷的眼似乎连不屑都吝啬给洛绎,像是陈述事实般冷冷地开口:“你是劲草最近玩的男宠罢。”

“……啥?”洛绎当场当机,名为“男宠”的病毒很有效率地摧残着某骗子的大脑CPU。

夏夫人似乎认定了这个设定,她不在意洛绎的想法,直截了当地对洛绎提出要求:“离开劲草,他不是你能攀上的人。”

“……夫人,您似乎误会了些什么,夏劲草和我只是——”说到这里的时候,洛绎不由自主地停下。是什么呢?如今他与夏劲草的关系。

似乎误会了洛绎迟疑的反驳,夏夫人的眼像是结了冰霜:“劲草一向是缺乏耐心的人。这次突然兴起玩个男宠尝尝鲜,你认为你还能赖着他多久?”

“我知道呀。”洛绎笑了,那笑容可掬的姿态让夏夫人微微有些忡愣:“我知道我只是他一时的玩具哦,但是没有办法啊,我无法离开他,在……”我达到我的目的之前。

“……你爱上了劲草?”夏夫人莫名得出的结论让洛绎心脏纠结成一个囧字,夏夫人无视洛绎抽搐的嘴角又接着说下去:“你很爱他,无法离开他?……那么,你可以为劲草去死吗?”

“这个啊……”洛绎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然后笑得无所谓:“可以啊,只要他把我想要的东西给我,我可以为他死一次。”

攻略的有偿帮助有一条让洛绎注意:每次攻略准备阶段可提供一次“重生”服务。他问过攻略,攻略的答复很机械,也很明确:即使他受了致命的伤害,只要他处于有意识地握住黑环并处于攻略准备阶段,使用“重生”,他就相当可以“复活”一次。多好的保命技能啊,让某骗子有些纠结的是那见鬼的使用费用。使用一次,价格翻倍。

信攻略,得永生!

所以洛绎回答得毫不犹豫,比起攻略人物死亡扣除的费用,比起完成任务可以获得的进度,使用“重生”的费用可以忽略不计。

然后,洛绎第一次从那冷若冰霜的神情中看到了一丝裂缝。

“……很好。”失态只是一瞬间,夏夫人再次一脸冷漠:“我要你做一件事,那件事对劲草来说没有丝毫坏处,甚至可以帮助劲草的生意。如果事成了,夏家会承认你和劲草的关系,并且许诺当劲草抛弃你时为你安排好归宿……你不答应?不听听是什么事?”

“不必了。”洛绎摊着手,带着无辜:“别误会,我不是防备您或是害怕中什么阴谋之类的。美丽的夏夫人,您一开始的前提就错了。”洛绎笑得灿烂无比:“我之于夏劲草,夏劲草之于我,都不是特殊的存在哦……”

“是这样吗?”

洛绎和夏夫人同时转头,夏劲草和夏荷就站在门外。夏劲草的脚步一直很轻,轻得让人完全感受不到他的存在,总是不知不觉他就出现在任何人的身边了。但是一旦他提醒了他自身的存在,就会让人完全无法离开目光。

夏劲草又重复了一遍,语气却有些微妙地转变:“是这样吗。”

洛绎说不清夏劲草看向他的桃花眼里是什么样的光,蒙蒙地隔着一层雾。他抓了抓头发,很二货地笑了:“哎?不是这样吗?”

夏劲草微微敛着眸子,忽的又重新笑开来。他走近了几步,对着夏夫人很是客气:“熙娘,来的时候怎么不和我说一声呢?”

“熙娘只是顺便晃晃,听说你最近收了个男宠,有些好奇罢了。”夏夫人那寒冰似的脸怎么也看不出好奇二字:“你爹也听说了。”

夏劲草听到那微妙的两个字,看到洛绎古怪到纠结的表情笑得更欢了,仿佛没有听到洛夫人语气中的警告。

“恩,我会和爹说一声。”

然后就一片尴尬的沉默,洛绎只觉得这沉默中貌似只有他觉得不自在。夏夫人静立了片刻,很是自如地道别:“熙娘先回去了。”不待夏劲草的回答便带着有些不满的夏荷离开。

人离开后,洛绎看着夏劲草笑眯眯地走到他跟前,端详着他,笑得洛绎毛骨悚然。

然后,洛绎就听到了更惊悚的话语。

“铜板,我们明天去私奔吧。”

章节目录

骗子X攻略X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颓并收藏骗子X攻略X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