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骗 夜虫X虫源XSS级

在解说洛绎的SS级支线任务之前,先说明一下文明的概念。

文明可以视为时代的划分,例如地球就经历了石器文明时代,蒸汽文明时代等等。在未来已经逐渐统一了文明的划分,并冠以数字区分。文明程度越高,它的文明代号则是越小,例如洛绎现在所处的时空正处于第十文明阶段,相当于中国古代时期,而二十一世纪、也就是洛绎穿越前的地球,则属于第八文明。这是狭义上的文明,以星球为单位,每颗星球都有属于自身的文明阶段。拿时空9743来举例子,地球正处于第八文明阶段,但是宇宙中远远不止地球一个拥有生态的星球,它或许处于第七文明阶段。广义上的文明是以时空为单位,即是该时空内所有文明平均算下来的文明阶段。已经有无数科学家证明,一个时空内的星球不会出现跨度三个文明以上的情况,原因还在探索之中。

而洛绎现下要面对的,则是超出这个时代——准确来说是超出第十文明的麻烦。

[……已受理。Player接受了SS级支线任务,SS级任务将获得50%的进度。player,请选择攻略模式:信息模式/路线模式。]

[……已受理。本次攻略人物为[夜虫(蛹)],攻略物品为[虫源],从现在起至十二时辰后,穿越将会将你送往空间坐标34X11X693,攻略开始。开始提供无偿帮助,player选择信息模式,以下为攻略物品及攻略人物的信息……]

[……已受理,启用“全知”服务,player指定关键词为“夜虫族”,汇换费用为5%。以下为夜虫族的信息……]

然后洛绎就知道了宇宙中有这样一种生物,被称为文明的毁灭者。

夜虫,第五文明生物,别名“文明的毁灭者”。虫族一向是以数量而威慑宇宙的存在,夜虫族变态的地方就在于它不仅仅数量可以淹没一个文明,虫子的质量也足以将一个文明毁得渣都不剩。就好比一千个特种兵和一万个平民打,虽然对手数量众多但也不见得赢不了,但特种兵马上就发现对方平民一个个端着激光枪,开着高达武装到牙齿地奔过来……那还怎么打。对于夜虫族来说,毁灭一个星球和文明和吃饭没有差别。

夜虫族的种族构架极其简单,虫皇,虫后,接下来就是各式各样的虫兵和虫工。对于夜虫族来说,虫兵虫工是炮灰,虫后可以挂掉,但是虫皇是万万不能缺少的。虫皇不能生育,但是只要有虫皇分泌提供虫源,任何夜虫族都可以成为虫后,并产生源源不断的虫子,因此可想而知虫皇的重要性。如果不是那种虫子过于稀少,只能以极小的几率随机诞生,或许夜虫族直接可以称为时空的毁灭者了。

而洛绎现在所要面对的,就是这样一种危险的生物,并且要从对方那里得到虫源。虫源的资料也由攻略提供了:虫皇成年后分泌的一种高纯度营养液体,对夜虫族有刺激生育作用等等。自从洛绎得知任务后,他身心疲惫地表示他再也不相信爱情了。真不愧是双S的任务,异常地给力……

“空间坐标34X11X693,时间节点同步,已抵达,咪嗦。”

洛绎终于回过神来,他的思绪还停留在枫林的震撼当中:这辈子第一次见到惑成那样的人,已经快脱离人类的范围而被称为妖孽了吧。

洛绎晃了晃头开始打量四周,发现他已被穿越传送到一处森林空地中。也许是到达了北方,冰冷的空气让洛绎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他所处的空地一看就非自然形成的,像是被巨大的势能冲击过,烧毁的土地还弥漫着焦味。而洛绎的正对面的物体正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也是他这次的目标。

那是一颗蛹。

直径大约一丈,白净的丝在太阳下反射着迷幻的光,没有染上丝毫灰尘。细细看去,那颗蛹似乎伴随着大地的动脉搏动着,带着无尽的生机。洛绎知道,那就是一颗夜虫族的蛹,而且是虫皇的蛹。

洛绎笑了一下,干巴巴的。他应该感谢老天只降下来一只夜虫族吗?至少虫族最大的威胁是那无边无际的虫海,只有一只虫皇,无论无何也不能自我分裂成两个然后生产军队吧……

那样的话,他应该想的不是该怎么样完成任务,而是如何逃命……

洛绎很虔诚地忏悔着:下次再也不看流星了,哥表示流星和扫把星只有两字之差。

“我表示扫把星并不是来源于流星。”没有吐槽的自觉的攻略毫无感情地吐槽着。

“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不应该在一个不恰当的时间中看见一个不恰当的流星……”洛绎哀嚎着,整个摊在蛹上。这里已经不是当初那片空地,而是一个洞穴之中,正是洛绎这几天的栖息场地。“不,应该是我这辈子决不应该碰到任何一根香蕉!”

“话说回来,不是说一个时空内的文明跨度不会超过三吗?这只虫子已经第五文明了喂!”

“与数据库同步,资料显示,一个时空内的文明跨度不会超过三,除了一种情况以外。”攻略的声音平板无生气:“穿越。无论是两个时空之间的穿越还是一个时空之内的穿越。”

两个时空之间的穿越说的是洛绎,一个时空之内的穿越说的便是眼前的虫子了。

“也就是说这虫子来自这个时空的未来吗?”洛绎将全部重量都压在蛹上,蛹无论何时都显得温润,让靠着它的人感到舒适,于是某骗子这几天相当无耻地将蛹当成抱枕一类来暖被窝。“这不会导致世界大乱吗?对于未来的文明,现在的文明比蚂蚁强不了多少吧。”

“我表示不会。”攻略毫无生气的声音在洞穴回荡:“穿越的材料在时空中是恒定的,穿越者也会受到历史的指标的限制。”

“历史的……次奥!!!”

洛绎惨叫一声,捂住右腕猛地跳起来。洛绎垂下头去看,他的右手一阵冰冷,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洛绎猛地抬头,正好望见最后一丝血色从那颗蛹洁白的表面融入进去。

蛹像是吃饱喝足般满意地颤了颤,然后开始搏动着,激荡出一圈圈的光晕。光晕扩散开来,经过洛绎的时候将他的头发吹得后贴。空气中传来撕裂的声音,洛绎下意识低头一看,心惊胆寒地发现自己的衣服等等已经成了碎布,然后目瞪口呆地看着扩散开来的光圈给坚硬的石壁纹上可怖的裂缝。

我勒个去!完全没告诉哥虫子破蛹会这么凶残啊擦!

“你、你你不是说离夜虫族孵化还有三天吗!?”

“复查记录,我表示我提供的只是夜虫族理论的孵化日期,不排除外在等因素的影响。”

某骗子脑中的“卧槽”瞬间刷屏了。他眼睁睁看着那颗在洁净无比的蛹在羽化,每一次震荡,蛹上的丝就脱落了几分,落下的丝并没有落到地上,而是化为无数光点漂浮在空中,星星点点煞是好看。

“player,建议执行计划。”攻略的声音在震荡的波纹中也显得起伏不定。

洛绎苦笑一声:“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不想做这种吃力不好讨的事啊……”他一边碎碎念,一边向孵化的蛹走去。洛绎站在蛹边,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搏动的频率加快了许些。

“为了世界的和平,为了2012不要来临。”洛绎举起了左手,手上一把尖利的锥子。“所以……颤抖吧,虫子们!”

猛地刺下。

“呜……”

洛绎小小的哀叫了一声,周围的无数光点突然爆发开来,刺眼的光线霎时间充满了狭小的洞穴。洛绎下意识地用右手遮挡,但是被吸过血的右手没有丝毫力气,粹不及防的洛绎被光芒刺个正着。洛绎狼狈地闭上眼睛,挥下的左手却没有丝毫停顿。触感是一片滑润,富有弹性。洛绎直觉地知道那是蛹的丝,卸去了他大部分的力量,洛绎的左手划出一个奇妙的弧度,让锥子顺利刺入了蛹中。

一阵颤抖。洛绎恍惚听到了一丝悲鸣,但其实什么声音也没有出现过。一阵风声袭来,闭着眼睛的洛绎狼狈而又迅速地将头偏开,尖利的风划过脸,流下一丝血迹。洛绎发出一声闷哼,他的腹部被狠狠地撞击,整个身子都向后翻去。

“哈……哈……”

摔到地上的洛绎痛苦地捂住腹部,他的脸是扭曲的。洛绎用力抿了一下眼睛,然后张开,视线因泪水而显得模糊,只能看到一片明黄的光。右手似乎稍稍有些力气了,他用手擦了擦泪水,然后看清了——那个东西。

然后,洛绎僵硬地转移视线,一脸古怪地瞅着手上的黑环:“……你、你确定那真是虫子?”

“与资料对比,那确实是虫子。”似乎没有看到某骗子扭曲的脸,攻略一如既往的波澜不兴。

虫子?洛绎嘴角抽搐地看着对面那个所谓的“虫子”,虽然有一半是因为疼痛而扭曲了嘴角。

“可、可是无论我怎么看,都是一个男人……”

而且是个很精致的男人。与洛绎正对面的地上,有一个□的男人,完美无缺的脸蛋,完美无缺的身材,完美无缺的一切,却因为过于完美而显得像瓷娃娃一类的艺术品般的不真切。那个男人正跪坐在地上,精致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漆黑的眸子带着无机质的光,这让它越发显得像个精致的瓷器。铅直的发黑沉沉地将所有光都吸食殆尽,与许些没有化成光点的丝缠绕在它身上,半透明的肌肤印着丝和发,一切都美好得让人舍不得离开视线——除了那根深深刺入手臂的锥子。

“搜寻资料库,以第八文明相似行为对比,这种情况可以称为生物的拟态。”攻略冰冷的声音勾回了洛绎的魂魄。

拟态?

洛绎无论如何也无法将眼前精致无暇的男人与地球上的某些变色昆虫联系起来,很挑战想象力和心跳。

“与第八文明资料同步,拟态是为了减少被天敌发现的一种手段,最终目的是为了保护自身。同理可得,夜虫族会根据所在文明的信息达成拟态,尽可能地减少该文明生物对它产生敌意并造成伤害。”

的确,见到那样精致的人第一反应是要将它捧在手中好好呵护。洛绎不得不说这真是一个强悍的技能,就好比现在,他也兴起了不忍的想法。如果对方长着一副触手无数腿有茸毛口器巨大无比总之有碍瞻仰的样子,洛绎绝对二话不说化身为奥德曼大战虫族怪物,但是它偏偏、偏偏长得一副如此有杀伤力的摸样,总有种上好的艺术品被他打破的负罪感。

洛绎一脸血地起身,抓起掉在地上的铁链用力一拉。铁链的尽头正是连在锥子尾端,被锥子刺入的虫子也不由自主地被拉得踉跄了一下。但是很快它就稳住了身子,任由锥子从它的手臂上□,这期间,虫子没有哪怕一点的表情波动。

铅黑的眸子转了过来,直直地看向手持链子的洛绎。洛绎吞了吞口水,然后颤巍巍地一笑。

Ready?Go!

洛绎猛地扑上去,他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来到了虫子的面前。虫子似乎有些疑惑和迟钝,它没有丝毫动作和神情,只是用它那完美精致的脸对着洛绎,对着洛绎挥下的锥子。

锥子没有丝毫停顿地刺入骨肉之中,洛绎用力地将锥子钻入男人的锁骨下方,直至穿透。虫子似乎抖动了一下,或许它只是因为洛绎的力量而震动。洛绎撑在虫子上方,他垂下头,在伤口边缘扫视了一番,最后停留在那双无机质的眼上。

“虽然不忍心。”洛绎的声音低沉喑哑:“但是你太危险了……呃……”

洛绎的脸因痛苦而扭曲,但是他依旧笑着。虫子的手从他的腰腹擦过,带走数片布条和血皮。洛绎用力将手中的锥子旋进男人的骨肉,即使没有表情,虫子雪白的身躯反射地颤抖。

“痛吗?”灰衣青年明亮的声响此时显得阴柔,像是情人之间的耳语:“你要记住,记住这种痛。如果你不听话,我会让这种痛无数次降临在你身上。”

男人无机质的眼眸直直地看向上方的洛绎,过了一瞬间,又像是经过了一个世纪,虫子放下了差点穿透洛绎腹部的手。洛绎知道它暂时屈服了,他松了口气,强撑着起身,若无其事地退了几步,直到离开虫子的视线。

灰衣青年颓然地靠在石壁上,没有半点力气,无论无何,计划执行得还算顺利。

地球有一种生物叫跳蚤。曾经有人做过一个实验,将一只跳蚤放到一个倒扣的玻璃杯中,然后逐渐降低玻璃杯的高度,跳蚤在最初的几次碰壁后,每次都会根据玻璃杯的高度调整跳跃的高度。之后人们发现,跳蚤在调整高度后便再也不会恢复原来的跳跃高度。玻璃杯最后贴地,跳蚤也不能再跳了。即使是拿走玻璃杯后,跳蚤也不再跳起,变成“爬蚤”。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要勇于面对挫折……好吧这不是重点,洛绎更关心的是里面蕴含的昆虫习性。因此洛绎制定了这样的一个计划,在虫子诞生最脆弱的时候,让它敬畏他,让它知道痛,让它感到恐惧,否则他根本无法控制一个文明的毁灭者。

不远处传来悉悉索索的声响,洛绎累得一动也不想动。他并不担心,锥子尾端的锁链尽头是连在石壁中的,刚诞生的虫子如论如何都挣脱不了,而且它受伤了。洛绎看不到的地方,精致的男人视插在身上的锥子为无物。它举起左手,圆润的指尖上沾了些血迹。虫子面无表情地舔着,一丝不苟。

“哥快永生了……”

“我表示质疑,你所受到的伤害将会在一星转内自然愈合。”攻略没有感情的声音让洛绎联想到隔壁某个同样来自未来的生物。“对于你接下来的行为,我表示好奇。”

“既然虫子已经孵化,接下来当然是养虫子了。”洛绎叹息地用左手撑着额头:“首先要做的是,让那只虫子知道衣不裹体是一个极其炫耀身材和伤别人心的不良行为……我是说,教那只见鬼的虫子如何穿衣服!”

章节目录

骗子X攻略X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颓并收藏骗子X攻略X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