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骗 驯服X名字X光草

“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衣服,作为一个人类,你要知道裸奔虽然在特定情况下是种艺术行为,但是在绝大部分情况它是犯罪行为,尤其是你这种引人犯罪的……咳,我的意思是,衣服不是食物,请把它放在你的外表而不是体内……”

“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食物,作为一个人类,你要知道我们只能吃食物。不是所有可以消化的都是食物,即使你的胃可以将花岗岩有机消化利用也不可以。食物是不会动的、只会出现在碗中、看起来很美味而不会血淋淋的物体。记住,绝不是那种会走会蹦鲜活无比的存在……所以请不要再用看食物的眼光看着某些东西,比如说,我……”

“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

……

洛绎发现他的人生已经不能用纠结来形容了,销魂也概括不了了,他的人生就剩下风中凌乱了。支线任务要求的是从夜虫那里获得虫源,虫源只有成年期的虫皇才会分泌,请注意“成年期”这三个令洛绎混仙欲死的词。就人类而言,婴儿期,儿童期,少年期,青年期,成年期,也已经是五个跨度的漫长时光。好吧,夜虫族的时期划分和人类不一样,但至少有幼生期,成长期,然后才是成年期。另外,据说从幼生期到成长期要三十年还是四十年来着?

虫族长生表示毫无压力,身为脆弱且短寿的人类的某骗子表示鸭梨很大。天无绝人之路,对于这种囧境,攻略给出的资料明确地指出一条捷径:战斗可以催化虫族的成长。

虫子没有感情,有的只是本能。它们好战,且侵略性极其强盛,这都源于它们的本能、也是所有生命体的本能——进化。战斗——进化——战斗——进化,虫族就是这样的一个种族。

所以洛绎就杯具了,他可促使虫子战斗。但是每一次战斗后,虫子成长的同时也就会更加强横。如此循环下去,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为了性命着想,洛绎果断地选择对虫子进行思想道德改教。

洛绎对虫子说,你是人类。

“我表示你的行为在第八文明里被称为,诱拐。”

“别说的哥像是有某种扭曲的癖好的怪蜀,那虫子明明一副二十多岁的样子……”洛绎的声音微弱下去:“呃,好吧,虽然它才出生了三十天。”

“它是一片空白,咪嗦,与人类的婴儿没有差别……”

听到那忧伤的语调和咪嗦,洛绎就知道穿越出来了。

“所以我才敢忽悠它啊,所以我才要用人类来束缚它。”洛绎叹息了一声:“在我还能制约它的时候让人类的教条来成为新的枷锁:它是人类,所以它不能伤害人类,即使它有能力。”洛绎笑道:“每个人都能拿起一把刀捅死另一个人,但是几乎没有人会这样做,因为有从小受到的道德伦理教育和法律的约束。我所做的,只不过是效仿而已。”

“……player把它当做人类吗,咪嗦?”

“废话,要不我这些天来都在做什么。”洛绎一脸郁卒:“‘作为一个人类……’已经快成为我的口头禅了丫的。”

“可是,player在我们面前从来都只称呼它为‘虫子’……”穿越的声音缓慢而又忧郁,却令洛绎的眼睫颤了颤。“作为一个人类,所必须拥有的东西——名字,player没有赋予它哟,咪嗦。”

“哎呀呀,是这样吗?”

洛绎抿了抿唇,然后勾起灿烂的笑。

“我忘了,既然你提起来了。那就你们起吧,名字神马的对哥太有挑战性了……”

——名字是一种束缚,永远也摆脱不开来的桎梏。

洛绎不知为何感到有些冷,右手传来一阵麻木的疼痛,深入骨髓,痛彻心扉。

——名字是一种烙印,刻入灵魂的代号。

洛绎等了好一会儿,才郁闷地确定了他的神器和神兽都神隐了。他看了看天色,决定回去面对某个麻烦。

正值深秋,处于北方的北楚国已经和冬天没两样了。洛绎盘算着时日,决定近日离开森林搬进城。虫子已经大概□……咳,教育好了,越来越冷的天气让cos山顶洞人的洛绎不止一次地内牛满面,尤其是身边还有个随时可以毁灭世界的核武器——毕竟如果在城中人才会多起来,就算是魔王变身,也能有几个路人甲随时拿来当肉盾和障碍物。

洛绎无良地想。熟悉的洞穴已经近在眼前,然后某个麻烦也近了。

悉悉索索的声音,那是铁链滑动的声响,一个男人出现在洛绎面前。他有一张精致得不真实的脸,穿着一身勾勒出黄金比例身材的黑衣。最让人注目的是男人的手腕和脚踝上,各自套着一个带内刺的铁环,内刺抵着男人细致的皮肤。每个铁环连着铁链,铁链的尽头消失在洞穴的黑暗之中。这是洛绎顶着攻略“鬼畜、□、□”的机械吐槽中弄出来的,尽可能地减少男人的战斗力及威胁。

精致的男人看着洛绎,并不冰冷的脸上面无表情,黑不见底的眼睛透着无机质的光,那是金属般的冷冽。洛绎也看着它。再怎么像人的外表下,它依旧是虫子,只有本能没有感情的虫子。洛绎不由自主地想起攻略和穿越之前的话语,他伸出手,似乎马上就会触碰到男人的身子,近乎喃喃自语地说:“名字?你需要名字吗?”

男人没有说话,洛绎从来没有听到过虫子发出过声音。它只是稍稍靠近了些,微垂下头,嗅了嗅洛绎的指尖,然后毫不迟疑地舔了舔。

洛绎十分淡定地收回手。他看着男人精致的脸,忽的笑了。

“以后就叫‘丛’吧。”灿烂的微笑一点一丝地划开洛绎的唇缝:“双‘人’在上的外表,下面的‘一’是完全不同的内在。”

这算不算是诅咒?永远也摆脱不了的“人”之属性,连名字也是。这名字是真相的谐音,提醒着他,眼前的男人再怎么像人的外表下,它依旧是“虫”。

洛绎微笑地对它——他说。

“丛,你是人类。”

——当你不再是人的时候,我会解决你。

***

作为熙邹城最大的武馆的所有者,李贺向来对自己的武馆自信无比。但是今天,他的自信被一个黑衣人击得粉身碎骨。

李贺不敢置信地睁大眼睛。这、这不可能,他一眼便可以看出来黑衣人完全不会武功——黑衣人没有内力,招式杂乱无章,但是黑衣人却将他的弟子们完完全全地击溃。凭借的是什么?李贺认真地分析着,思索着,然后惊恐地发现:黑衣人只是凭着本身的速度及其力量,再加上那仿佛预知般的本能。李贺死死盯着那个蒙面黑衣人的动作,他的得意弟子在那人的手中如同玩物般可笑。李贺打了个寒战,这、这还算是人的动作吗,应该说,这还算是人应该有的能力吗?

“咚!”这一声意味着这场凌虐的终结——没错,是凌虐,他的得意弟子昏过去不省人事。这时,与那名黑衣人同来的灰衣青年轻轻唤了一声:“回来。”

一阵悉悉索索,那是黑衣人四肢上的锁链在作响。该锁链在比试的时候不经意地被甩到墙上,木质的墙壁立即留下一道骇人的裂缝,也让人深刻了解到锁链的沉重和黑衣人的恐怖。看不出年龄相貌的黑衣人下一刻出现在灰衣青年的身边。

“还有吗?”

李贺愣了愣,才反应过来灰衣青年是在和他说话。他苦笑道:“技不如人,明日鄙人会将钱亲自送上”

熙邹城最近掀起一番风波,不知由何而来的一灰一黑二人扫荡了所有的武馆。灰衣青年会在踢完馆后提出要求:如果不想被砸招牌,武馆可以有两个选择。第一,给他与武馆等值的钱财;第二,在他离开熙邹城前帮他寻到一种会在太阳下发光的草。

会发光的草?从未听说过的李贺在一败涂地后只能选择将钱财奉上。

这究竟是哪里来的煞星啊……

洛绎走出了武馆,冬日的阳光晃花了他的眼。气温已经接近负值的北楚国寒风萧瑟,这让习惯了二十一世纪温室效应的某骗子恨不得把自己裹成一粽子。或许是已经习惯了这气候,或许是常年习武的优势,熙邹城的北楚人比起洛绎来还是穿得相当单薄的,但与洛绎身后的“人”比起来就是小巫见大巫了。丛身上薄薄一层黑衣完美地勾勒出那黄金比例的身材,脸被密密实实地捂着,只留下一双无机质的眼睛在外头露着。

一想起身后的丛,洛绎就纠结无比。北楚国重武轻文,这里的人从小就开始练武,无论男女老少都或多或少会些功夫。因此,大大小小的武馆在北楚遍地开花,它们类似于武林的门派,却服从于朝廷,整体水平比武林要差上一筹。这不是绝佳的练宠……咳,催生场所吗?于是洛绎果断地干起了踢馆这种有前途的差事。

但是洛绎从未忘记,“他”成长得越快,也就越危险。所以洛绎迫不及待地想要找到光草。

夜虫族给它所在的时空留下了一个刻苦铭心的记忆和恐惧。源源不断的虫族大军,坚硬无比的外壳是每个接触过的种族的噩梦。幸好世界上没有完美无缺的生物,其他种族在一次偶然中发现夜虫族的天敌是一种植物,一种脆弱无比的植物。那植物被风轻轻一吹就会轻易死去,只能在昆虫的身体中生存,却是夜虫族的克星。在第五文明的定义中,该植物特产于光族,学名为“光草”。

光草可以依附虫子生存,但虫族充沛的生命力会与光草寄生所需的能量达成平衡,夜虫族将会被强制进入一种“伪眠”状态,用第八文明术语来说就是“假死”。这种植物和夜虫的关系让洛绎想起了地球上的一种生物:冬虫夏草。

这是唯一能制服虫子的存在,也是洛绎敢于不放弃这双S任务的保证——报酬固然美好,但是也得有命来拿。洛绎之前从攻略得知本文明也存在着光草,但是得知具体位置所需的进度嘛……

你懂的。

洛绎悲愤加捶地加挠墙加泪奔地选择“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亲自去寻找光草的消息。因此他在踢馆途中提出了那样的要求,至于钱,是针对之后换得光草所需的经济累积。

“爷,这位爷——”

洛绎有些惆怅地扫视着街道,已经和据说是熙邹城最大的武馆“交流”过了,接下来的目标该怎么定好呢……

“前面的爷,请等等——”

洛绎表示他终于见识到了如小说所形容的那般、一个怎么看都是猥琐的人。挡在前面的瘦子比洛绎还矮上差不多半个身,干瘦的身躯怎么看都不应该是传言中“人皆武之”的北楚人,留着八字胡,皱巴巴的脸上堆满了笑容,浑身上下弥漫着“我猥琐故我存在”的气息。

“你叫我?”

“是的,爷。”猥琐男……瘦子毕恭毕敬地对洛绎行了一个礼,目光在丛的身上一晃而过:“小人斗胆叫住爷,为的只是一件事——爷知道暗场么?”

洛绎盯着瘦子。瘦子恭敬地垂着头,却是很好地掩去了神情。

所谓的暗场,便是地下黑场,类似地球上的黑拳。也就是人类追求血腥、暴力、黑暗的最佳场所,这是攻略的总结。

“大人——想必知道罢。”只是一个呼吸的停顿,瘦子就明了了。他抬起头,直直地看向洛绎,和洛绎身后的丛:“他……”

“我想你是误会了。”洛绎打断了瘦子的话:“我不会带他参加暗场,绝不会。”

瘦子没有多劝什么,他只说了一句话,令洛绎不得不面对他最不想面对的情形。

“紫阳草是奖品。”

“紫阳草?”怎么好像在哪里听到过的样子?

“大人不是在找会发光的草么?”瘦子用着他那油腔滑调的声音道:“那可不就是紫阳草,紫阳草是生长在至阳之地的奇珍异物,鲜少人知晓。小人只不过是在暗场中见过一株罢了。”

洛绎沉默了,或许光草在本文明的称呼便是紫阳草,这就逼着他做出选择:去,还是不去?洛绎一直没有向地下发展的意愿,即使从地下更容易获得信息、利益及钱财,即使丛的进化也会更快。但洛绎同时也知道,“地下”向来是解放人性中血腥暴力的场所,在那里,道德理性纯粹是摆设——就像是虫子,没了理性的约束,剩下的只有本能。

但是那里有光草——寻了这么久,洛绎也知道光草是有多稀贵了,几乎是可求不可遇的存在。随着丛越来越快地成熟,洛绎也开始有些急躁了。他最初的打算是将虫子养至成熟期,得到虫源后立刻使用光草,将那个随时可以毁灭世界的根源“封印”。

似乎看出洛绎的迟疑,瘦子没有催,他只是又加了一句:“进入暗场需要引荐人,如果大人看得起小人的话,小人可以为大人引荐。”

“……告诉我规则。”

“如果大人愿意去的话,小人马上将所有的消息拱手附上;只是如果大人……”瘦子看着洛绎,一脸为难。

“我去。”一旦决定了,洛绎便不再迟疑,他对着身后的丛道:“你回去吧,待在房间不许出来。”

“呃……大人恕小人多嘴,进入暗场必须带上一名……”瘦子用眼角瞄向洛绎身后的黑衣人,其意义不言而喻。

洛绎看向瘦子,开始笑了。

“嘿,直说了吧,你的目标一直是他。”

“……自是瞒不过大人。”瘦子再次毕恭毕敬地垂下头:“小人只是觉得以那位兄弟的身手在这些武馆中小打小闹,实在是过于屈才了。”

“——好吧。”洛绎满不在乎地耸耸肩:“反正他已经被你们盯上了,无论我怎么做你们都不会轻易放过他——我不想逃,也不能逃,你们的筹码很吸引我,就是这样罢了。”

洛绎向前走去,丛依旧是一步一步地跟着,不靠前也不靠后,精确地保持着同样的距离。灰衣青年回过头来,对着顿在原处的瘦子唤道:“走罢——让我们长长见识。”

听到洛绎说的“我们”,瘦子总感到说不出的怪异。他看向灰衣青年后方的黑衣人,那人——像是活生生行走的凶器。

瘦子莫名有些冷意。

他是不是不该招惹那个人?

章节目录

骗子X攻略X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颓并收藏骗子X攻略X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