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骗 巧合X发情X开荤

邹全笑得满脸菊花朵朵盛开,他很高兴,只要眼前的白衣公子应一声,他最大的难题终于可以解决了。身为熙邹城最高掌权者,邹全一直认为商人处于最低贱的阶层。因此他毫不客气地对过往的商人雁过拔毛,却没有想到最后根本没有商人愿意来熙邹城行商——即使要绕远路,他们也不愿意经过熙邹。

开始邹全毫不在意,直至到了最近,熙邹城已经快陷入了一种绝境:各个物资没了周转,一部分物资缺少,一部分物资过剩。邹全后悔了,但是已成的事实是无法改变的,商人们依旧不愿经过熙邹。但是这一切马上不再是问题了,只要眼前的草商代表一同意,还愁没有商人不来吗?

“夏公子真是人中龙凤啊!”邹全满嘴的奉承:“如此年轻就是草商的高层,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哈哈哈。”邹全派人拿出一个精美的盒子,送出去:“这是本官一点小小的心意,到时望夏公子能在上面多为熙邹美言几句。”

邹全根本不知道他眼前的人并不是什么代表,正是草商的主人。夏劲草没有推脱,笑眯眯地和邹全周旋着。

“这是自然。”夏劲草像是想起什么有趣的事般上挑了嘴角:“听说最近熙邹发生了一些有趣的事儿:这里的武馆被两个人挑了遍,一个灰衣,一个黑衣,是这样罢?”

闻言,邹全的脸微沉了下来,他冷哼了一声:“不知道是武林中哪家出来游历的无知之徒,完全不懂江湖规矩!”

北楚的武馆归属于朝廷,他们无法进入武林,而武林之人也不能对武馆出手。

夏劲草依旧是一副略带好奇的样子,他刚想说些什么,门外突然一片喧闹。

邹全的脸完全沉下来了,怒斥道:“不是说本官有贵客要招待,不许打扰吗!?”

“大、大人,少爷、少爷他被人打了……”

“什么!?”邹全色变,和夏劲草告罪一声就急冲冲地向外跑去。他老来得子,邹家上下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自然是宝贝得紧。如今却被打了,而且是在自家的地盘被打了?!

夏劲草饶有兴趣地跟了上去,被主人尊称为贵客自然没有下人敢多事阻挡。夏劲草跟着邹全来到一间小院的外头,一进院子就听到咆哮和摔东西的声音。

“你们这群废物!废物!废物!!!连两个没有武功的人都抓不到!一个两个都是这……、……爹……”

骚动平息了,夏劲草从空隙看去,看到一名白衣公子满脸委屈和不甘地面对邹全。那公子一看就是被保护得很好的大少爷,相貌勉强可以说得上端正,只是那右眼眶上那块浑圆的淤青使那张脸变得滑稽可笑。

邹全当然不可能觉得可笑,熙邹城的掌权者此时怒不可遏。

“发生什么事了!?”

然后夏劲草就听说了有这么一位可怜的少爷、是怎么无辜地被歹徒利用了善意、并且被以怨报德的故事。夏劲草用扇子遮住嘴,以免嘴角过大的弧度被看到。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邹全却是越听越怒,他大手一挥,怒喝道:“去给本官搜!诏发通缉令!掘地三尺也得找出来!伟儿,告诉爹那两个贼人的姓名特征!”

“洛绎……没错,他叫洛绎。”邹伟低垂的眼闪过一丝狰狞的光,脸上依旧是一片委屈:“抓到他们之后,请爹将那贼子交给孩儿处置。”

“就依你的意思。”

夏劲草笑眯眯地看着这一切发生,没有阻止,但是他身后的侍童默默地后退了几步,拉开安全距离。

下达完指令后,邹全走了过来:“夏公子,让你见笑了。”

“不,没关系,在下看了一场好戏。”夏劲草对因他的话而愣住的邹全笑了笑:“在下也要告退了。”

“啊,忘了说,那个无知之徒正是我家的。”

留下一句更加莫名的话,夏劲草离开了。邹全愣在原地,这时候侍童小诠走了上来,恭敬但冰冷地道:“公子让小的转告您:草商不会在熙邹留下脚印,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

邹全开始哆嗦,因为愤怒而哆嗦,他怒道:“你们有什么权利和理由这样做!?”

小诠冷冷地看过来,依旧是恭敬却不真诚地道:“因为,公子他高兴。”

侍童行了一个完美无缺的礼后,头也不回地离去,留下呆若木鸡的邹全。

“大人,真的不打算进入熙邹吗?”总管郭田义有些不甘心地劝说着:“熙邹现在累积了许多无法流通的物资,是一个未开发的宝藏。而且邹大人许下的报酬也很是丰盛,如果就这样放弃罢,未免太可惜了……”

“我说了。”见侍童小诠出来后,夏劲草起身撩开马车的帘子进入:“我不高兴。所以我要让我高兴。”

郭田义的嘴张了张,却是没有再说什么。

***

洛绎完全没有想到熙邹城已经被他闹得天翻覆地,他现在面临着一个痛苦却美好的状况。

进过一系列的比武进化后,宠……咳,丛开始进入成年期。

成年期,在虫族的概念里,进入成年期最首要的阶段是——

发情期。

在最初获得攻略时,洛绎就已经诅咒了一千遍一万遍攻略的择物标准。最低级的冰糖葫芦已经戳洛绎的HP戳得他要死要活,那双S级的虫源让某骗子在得知真相的那一刻险些魂飞魄散。

虫源,只有成年期的虫皇才会分泌,可以令夜虫族除了虫皇之外的任何一只虫子成为虫后并产生源源不断的虫子……听到这里,洛绎就隐隐觉得不对了——应该是很不对了,这样说来,怎么听都类似地球上的一种使女孩变成女人的,嗯,你懂我懂大家都懂的行为。然后攻略的下一个词就将骗子打入深渊,千言万语凝聚成一个巨大的“卧槽”。

——虫后获得虫源的方式是,交尾。交尾,在第八文明的定义中是□成虫□的动作和过……

攻略后面的话洛绎已经听不到了,“次奥”已经在某骗子的脑中循环了一遍又一遍。

……坑死爹呢这是!!!哥不仅要时时注意自己和世界的安全,还要帮那个虫子找老婆泥——煤——啊!凭啥啊!哥自己的幸福还遥遥无期。据最新统计这世界上的光棍已经超过四千万,还要分多一个妹子给非人类哥才不要啊啊啊……

好吧,不管某骗子再怎么挣扎,只要把放弃任务的后果告知洛绎,某骗子也只能含泪去帮他的宠……咳,丛寻找媳妇儿。

所以也就变成现在这样的情况。

洛绎坐在房间中,注视着烛火发呆。丛一如既往地待在他身后,却不再是以往那种近乎无机物般的死寂,带着隐隐的骚动感,无机质的眼时不时地闪过一点金色。

门外似乎很热闹,但是到了里面却完全没了生息,隔音效果意外的好。洛绎漫不经心地想。嘛,做这种生意也是当然的啊……

吱呀,门开了。

洛绎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松了口气还是更加提心吊胆,他看向来人——一名娇艳的女子。她先是拢了拢秀发,然后体态袅娜地向洛绎走来,娇笑着:“爷。”

“——你知道我的要求了吧。”洛绎有些坐立不安,无法直视对面的女子:“我不要新手,要有经验的——因为我们这边是新手,我想让他开开荤。而且,”他对上女子的眼睛:“我会在场。”

女子掩着红唇娇笑道:“爷,奴家既然接了这差事,就绝对不会后悔,也会让您满意的。”

灰衣青年似乎还是有些不安和说不清的内疚,他张了张嘴,最后只是将一沓银票放在桌子上。

“还有一些其他的事项老鸨应该和你说了。完事后,这些都是你的。”

青楼女子眨了眨眼,在烛光的照耀下流光溢彩。洛绎不再看她,而是站起来,转向了丛。

丛安安静静地站在原地,铅色的眼中倒映着洛绎的影子。洛绎略带点迟疑地抬起手来,摸向了丛的脸。

“哎呀呀,真是便宜你了,哥到古代来还没享受过一次呢……”他摘下丛的面布:“好好享受吧!”

洛绎重新坐回刚刚的位置,那个位置正对着床,可以将床上一览无遗。他没有看一动不动的丛,也没有看被丛的相貌惊呆的青楼女子,只是盯着床发呆。

过了好一会儿,女子才回过神来。她有些心慌地转开了看向丛的视线,心中百感交加。对着一张比自己还要美上几倍的脸,她甚至有些怀疑自己能不能做下去。青楼女子下意识地看向桌边的洛绎,她很不理解,为什么那个人要将眼前只能用完美形容的对象推向别人。如果是她的话,在拥有那份完美的那一刻起,会将他死死地捂在怀中,不让别人染指。

洛绎像是没有察觉到女子复杂的眼光,他依旧盯着床,面无表情。

这是一场交易,她明白自己所处的位置。女子收拾好无谓的想法,言笑晏晏地走向丛,却是再也不敢抬头看那张像是被精心雕刻的脸了。“公子……”欲言又止的声音在烛光的渲染下更显得诱惑几分,女子低垂着眼,小心翼翼地拉着丛的手,见丛没有反对便引着他向床走去。

洛绎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女子将丛半推半就地带到对面的床上,看着女子媚笑着将青丝中的簪子取下,一片青丝落下。女子动作极其自然地拉开了衣带,衣裳半褪,露出小巧的锁骨和绯红的内衣。丛毫无抵抗地被女子推到床上,用手肘撑着身子,半茫然地看着上方。青楼女子伏在丛的身上,显得意外的娇小和柔弱。她伸出手指轻轻按在丛那精致细腻的锁骨上,然后暧昧地下滑,划开衣襟,露出那仿佛在黑暗中也会发光的皮肤。红艳的指甲印着雪色的皮肤,在视觉上产生了强烈的冲击。

安静得过分的空气中响起了湿润□的水声,从桌子这边看去,女子的头埋在那人的□,青丝随着动作来回摇晃着。丛半躺在床上,依旧用手肘半撑着身子。他的衣裳敞开,露出白皙的皮肤,黑色的衣襟滑到了手肘处,凌乱不堪。无机质的眼依旧对着前方,时而闪过一点金色,似乎带着点彷徨和不解,这幅懵懂得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了的模样让人忍不住更加想要去亵渎他。

洛绎艰难地咽下一口唾液。不妙了,很是不妙了。原先的想法是找个女子让虫子发泄出来,为此他还特别找人做了一个类似二十一世纪的保险套的东西,到时再让身为攻略人物的丛把攻略物品虫源给他——反正到至今为止,虫子从未违背过他的命令。但是为了确保处于发情期的丛有什么意外的变化,洛绎还是决定自己在场比较保险。直到刚才,还和计划分毫不差。可是现在……不知道是不是积压了太久没发泄,还是眼前的画面太过活色生香,他可耻地硬了。

某骗子有些欲哭无泪,这种情况叫他怎么办才好?

洛绎艰难地将目光转移,然后看到房间角落的一个屏风。

……我擦咧!

某骗子愤而起身,近乎狼狈地向角落逃去,床上的两人依旧动作着,青楼女子完全没有注意到洛绎的离去,此时她的眼中只有对面那完美无缺的身躯。唯有一双夹杂着金色的眼,默默注视着那个狼狈逃开的身影。

章节目录

骗子X攻略X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颓并收藏骗子X攻略X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