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他X他X他

他说,你叫什么名字。

他说,夏劲草已经死了,那你就是劲草吧。

他说,你可是劲草呀,‘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深’的劲草啊。

他说,我所认识的夏劲草,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他说,那就先成为天下最富有的人罢。

然后他消失了。

他说,我叫洛绎。

他说,夏劲草死了,劲草活着。

他说,我们可以成为基友。

他说,夏劲草,我知道你的一切。

他说,那么,这是我的选择。

然后他也消失了。

再也不见。

***

夏劲草的一生可以说的上是一个奇迹,从东魏的一个不起眼的官僚的庶子,最终成为一个富可敌国的商帮之主。他白衣倜傥,玩世不恭,但是对于魏青来说,他第一次见到夏劲草时,就发现眼前的英俊少年只是一副空壳。那时候,白衣少年找上他来为了寻求一个合作伙伴。

“没有人的大腿比皇室的还粗吧?要抱就抱最好的大腿。”这是夏劲草的原话。

明明那时候的草商还很弱小,明明魏青自己那时候也只是众多皇子中不起眼的一个。魏青不知道为什么夏劲草找上了自己,也不看好夏劲草的草商,习惯性地认为商贾之流成不了大体统。但是魏青只看清了一件事,那就是眼前的少年好看的外壳之中,是浓得看不清的死气和绝望,硬生生地支起夏劲草这个人。

很可怕。魏青想,但是也很强大。如果连死都不在乎了,那么这世上还有什么是能阻挡住这种人呢?

事实证明魏青是正确的。草商成为天底下最恐怖的潜在力量,魏青登上了皇座。

然后夏劲草就当起了甩手掌柜,开始云游四方。似乎他努力了这么久,目标仅仅是天下最富有之人这个称号,一旦到手,便将所有放到一边。带着众美人,坐着奢华的马车,死气依旧侵蚀着夏劲草,他越发地对这个无聊的世界感到失望了。

再然后,夏劲草遇见了洛绎。

第一次遇见他,那个人扮成一个乞丐,像只被抛弃的小狼崽子,可怜兮兮地跪在地上,然后开始扯淡。夏劲草顿了顿,几乎快要笑出声来。那一看就没有做过什么重活的双手立刻出卖了他的主人,夏劲草饶有兴趣地看着下边的乞丐,忍不住逗了逗他,带点恶意。

那人错愕的脸让夏劲草心情变得尤其愉悦,离开的时候,有什么在脑中一闪而过,似乎曾经有人对他说过什么。

是什么呢?

……不记得了。

第二次的时候,夏劲草站在卧木下,仰头看向上面那个笑得志得意满的人,就像一只骄傲地挺起胸脯尖嚎的小狼崽子。阳光从那人的背后射下来,为那人渲染出一层细细的绒光,漂亮无比。

“打劫!交出一铜板,哥饶你不死。”

在那一瞬间,夏劲草就决定了,要把那只逗人无比的狼崽子抓回去,留在身边好好养着。

虽然在混乱中被他逃掉了,但是夏劲草并不担心,甚至开始期待与那人的下一次见面。

铜板,铜板,那人既然这么想要铜板,就叫他铜板吧。

第三次,却是在一个有些意想不到的时候。云莱茶,唯一可以和那个记忆搭上的味道。第一次闻到是在那个人的背上,第二次无意中闻到的时候,夏劲草近乎疯了般地追寻着云莱茶的出处,然后找到这里。

有些意外的,他居然在那里看到了铜板。更让夏劲草觉得意外的是,资料中云莱茶的主人却指着铜板说:他才是正主。

明显铜板的诧异并不比他少,但是小狼崽子还是颤颤巍巍地向他伸出爪子,要求交易。

看着铜板的样子,夏劲草又有些忍不住了,心痒痒地很想逗那毫无知觉引人犯罪的家伙。然后,那个家伙很给面子给他机会了。

铜板苦着脸说,我们可以成为基友。

夏劲草说,一言为定。

于是他终于抓住这只狼崽子了。铜板有企图,那又怎么样呢?夏劲草从来不在乎这些,他只要感到愉悦、感到他还活在这世上,便可以了。

铜板带给他的,出乎了夏劲草的意料。

听着铜板在马车中扯淡,听着他说“来自另一个世界”,听着他说“我知道你的一切”,听着他说“夏劲草死了,劲草活着。”

然后,夏劲草失态了。寻了这么久,追了这么久,他终于第一次听到如此贴近那人的线索。是巧合还是有意,夏劲草无法辨别。草商的情报系统第一次失灵了,怎么也无法查到铜板的资料,就如同那人一般。于是夏劲草在青荆城的灯会上第一次出手,也是唯一的一次出手。夏劲草的想法很简单,他只不过想逼出铜板身后的人。夏劲草从来不会那么天真地以为,能掌握他的如此众多资料的铜板是毫无背景的。大家都心知肚明,铜板什么的只是借口。所以夏劲草在灯会上许下一个“条件”,借此给对方一个信号,他可以和他们谈判,无论对方的目的是什么,只要能达成他的心愿,他可以为此付出任何代价。

然而并没有达到夏劲草的目的。夏劲草一直派人跟着铜板,所以他也很清楚地知道,那人在游戏时间之中,明明找到了他,却一直站在阴影中看着他,直到游戏截止才跳了出来。

“我抓住你了!”

可惜,我没抓住你,和你后面的人。

回报的人说派去试探铜板的人已经死了,那些人在试探铜板的途中撞上了轮回教的教主,那个疯子直接撕裂了所有人。在楼中楼的时候,夏劲草静静地看着一切的发生,看着戚三娘的失态,看着铜板的无措。记忆中隐隐看过,楼中楼被轮回教所庇护,这一切似乎都隐隐指向轮回教。铜板是轮回教的人么?轮回教是草商也得稍稍忌惮的庞然大物,但是它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冲突,那么,轮回教为什么要用铜板找上他?

然后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般一直走过,直到夏荷跑过来揪住铜板的时候,夏劲草才有些惊讶地发现,他已经不知不觉习惯了铜板,习惯到他甚至有些忘了最初的目的。

这让夏劲草有些不安,然后他就听到了铜板的话。第一次,夏劲草听到有人说不会离开他。

你真的不会离开吗、不会像“他”一样离开吗……?

夏劲草睁大眼睛。不知不觉,他竟然把那两人的身影混成一谈?!

在夏夫人面前,铜板给出了同样的答案,那个家伙甚至毫不犹豫地说,他可以为他死。

夏劲草一眼就可以看出那人并没有说谎,但这让他心中更不是滋味。他的心中有些恼怒,带点微妙的喜悦,还有一些烦躁,重重地跳动着。

于是夏劲草决定出去放风,但回来的时候心中越发的沉甸,魏青的话总是在他耳边回响。

接下来,夏劲草被打了个措手不及:那人竟然向他辞行。

夏劲草惊讶地发现心中竟然涌上一股被背叛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的不安达到了极点。所以夏劲草决定,或许他们两个分开一段时间,这种奇怪的感觉便会不见了吧?于是夏劲草将小狼崽子放行,忽视心中涌上的不适和异样。

在夏侯城外的枫林中失去了铜板的身影,虽然有对方的承诺,夏劲草在夏侯城待了一个星转就忍不住跑了。四处撒网,在途中发现了铜板上次提到的那种马,夏劲草当机立断地买了下来,他甚至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那人看到“礼物”时候的表情。最后在北楚的熙邹城传来那家伙的消息,于是夏劲草便兴致冲冲地赶向北楚。夏劲草知道铜板在寻找紫阳草,便特意去将紫阳草带出来。

夏劲草怎么也没想到,再一次见面的时候居然是那种情形。

他依旧是那副样子,此时却无助地软在地上。夏劲草甚至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那多得数不清的紫青,刺眼得让他忍不住狠狠把那人的皮给刮掉。夏劲草从来不知道,铜板也可以如此柔弱,如此妖艳,如此妩媚,如此……让人忍不住狠狠摧残和凌虐!

在夏劲草还来不及发怒——发那自己也不大清楚的怒火的时候,一个人闯了进来。夏劲草第一次见到那么精致完美到恐怖的男人,强烈的敌对感和危机感让他带着铜板逃离。

他们是什么关系?夏劲草问过铜板,但直到结束,铜板也没回答。

然后夏劲草没有再问了,在看到那美丽梦幻到极致的结晶之后,夏劲草不得不承认,他在不安。记忆从来没有这么清晰过,在最初的时候,铜板这样和他说过:

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当时夏劲草当玩笑来听,此时却不得不面对一些超出现实的事实。夏劲草对发生的一切保持沉默,将那个提醒这一切不是做梦的“证据”扔到一个极其隐蔽的地方,眼不见为净。就好像,只要他承认那个非人的存在,那么同样不是这个世界的铜板,他就无法抓住了。

抓回跑掉的铜板回来后,夏劲草就开始忙碌起来,或者说,他让自己显得忙碌。仿佛这样就能慢慢平复一些心情。直到魏青突然向他提出宴会的邀请,夏劲草才终于去见铜板,顺便将上次的那个礼物送出去。

铜板果然很高兴,但是最后却有些不欢而散。因为夏劲草很清楚地感受到,那人想要离开的心思。

别离开我。

夏劲草低垂着头,轻触着那人滚烫的耳。

别离开我。

夏劲草一个挺身,听到那人糯软如猫的□,紧紧地抱着那人的腰,两人毫无间隙。

“我不会让你像他一样离开。”

不知道抱着什么样的心情,夏劲草对铜板说了“他”的事,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他对其他人说出他最脆弱的部分。

魏青说,你终于活过来了。

接下来的生活,似乎一切都心满意足了。夏劲草心底却一直有种隐隐的不安感,越到近来越如同一根刺卡在喉间:他可以不在乎铜板的背景和目的,但是铜板呢?

那人第一次见面就说得很清楚了,他是为了铜板而来。这之后便不断重复着,强调着,这一切都是为了铜板。拿到铜板,他就会离开。由始至终,只有铜板。铜板是一个契约,更是一种束缚。夏劲草很想撕掉这层枷锁,却又胆怯害怕得不敢轻举妄动。

直到张阙的到来。

听到那句已经在心底嚼烂了,融入骨髓的诗句时,夏劲草是真的愣住了。心跳得剧烈得不像是自己的,活着的滋味如此鲜明。他找了这么久,等了这么久,终于等来了这一句话。狂喜之后,便是理智。很奇怪的,明明头脑热得发烫,思维却冷静得不可思议,甚至还有余力去试探——他并没有想象中那般疯狂和不顾一切。

云莱茶最奇特的地方便是要连着茶叶一起吞下,那时候的茶香才能达到极致。夏劲草的试探很成功,张阙并不知道这件事。或许“他”并没有制作云莱茶给张阙喝,一切都还需要试探。夏劲草强迫自己去考虑一切的可能性,连假的也一并包含进去。

……即使是假的,知道这么多张阙也能给他带来什么线索。对于有关那人的消息,夏劲草是完全不可能放过一丝一毫的。于是夏劲草开始围着张阙转,以报恩的名义。却没想到,铜板也掺和进来了。那人挟持着张阙,对着他灿烂地笑着:夏劲草,给我铜板。

……铜板!铜板!什么都是铜板!夏劲草愤怒无比,却又觉得悲哀。没了铜板,他什么都不是吧?

夏劲草关起了让他气得咬牙切齿的铜板,决定等一切结束后再狠狠教训一顿那家伙,然后摊牌。这一次,他绝对会亲手将那该死的铜板绑在身边。

——他没有想到摊牌的时间会来的那么快。

“夏劲草。”那人用陌生无比的语调面对他:“我们来做笔交易如何?”

还是为了铜板!

……这样也好,夏劲草突地一下就放松下来,就这样吧,正好可以结束这种以铜板为结点的扭曲关系。然后,亲手抓住那个该死的骗子,狠狠教训他。

夏劲草说,你想要什么?

拿到铜板的洛绎似乎脱去了一层伪装,整个人的感觉都变了。夏劲草有些恼怒和无奈,转过视线不再看向那人。洛绎不知用了什么手法,郭田义往哪里逃都逃不过他的眼线。最后一次地点的确认,这里的地形夏劲草认识,他们逼着郭田义逃跑的方向正好有个悬崖。夏劲草想了想,吩咐下去,叫一人带上工具事先从悬崖壁上爬过去,从后方包抄郭田义。万一陷入僵持阶段,他们可以把郭田义逼向悬崖,趁郭田义不注意的时候从悬崖跳上来救走人质。

夏劲草吩咐的时候,洛绎就在一边听着,不置可否地哼了哼几个不成曲的小调。

接下来的情况,完全颠覆了夏劲草的预想。好像从最初遇见某骗子开始,夏劲草的一切预想只能成为预想,而不是现实。

那人问:你的选择?

夏劲草呆住了,那个问题□裸地将他的胸脯刨开,取出心脏拷问。

他和他。

你的选择?

身体比思维反应更快,看着那人到了对面,夏劲草动了。飞奔起来,伸出手,最后接住的是张阙。

然后,夏劲草开始笑了起来。说着残忍的话,他在生气,不知生谁的气。虽然是为了暗示和引开郭田义的注意力,但更多的是在发泄。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总是这样糟蹋自己?为什么那人总是这般无所谓地说死?

郭田义已经方寸大乱,那个家伙、那个家伙明明可以配合隐藏在悬崖上的人,然后趁机逃脱开来,明明那人应该知道他的安排,明明那人应该知道这只是气话——

……再见!

“不——!!!”

派出去的人还在悬崖下寻找,夏劲草一遍遍地灌着云莱茶,像喝酒般地灌着。手边那些有关这一切的资料被随手扔到一旁。这一切只不过是个闹剧,依然是个闹剧。张阙是夏家派来的棋子,那些话只不过是他的其中一位“好兄弟”教导他的。在过去那次捉迷藏中,他的“兄弟姐妹”抛下他回到家后,晚上终于有一个兄弟稍稍记起了他,于是派侍卫去救。只不过到达的时候,他已经被那个人背着往回走了。侍卫默默跟在后面,所以才导致了这一切。

关于那个侍卫的拷问,夏劲草完全没有力气去管了,这对过去的他来说甚至是不可思议的。夏劲草只是在如喝酒般喝着云莱,一遍遍想着,自虐般地想着。

是暗示还不够明显么,是话太伤人么,是他相信那些残忍的话了么,是他生气了么,失望了么?

夏劲草甚至有些想要相信,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所以,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你,怎么可以如此简单地死去呢?

***

“铜板……”

“你明明说过不会离开的……”

“你是个骗子……为什么我就偏偏愿意相信你这个骗子呢……”

“我后悔了,很后悔很后悔……为什么我当初要把铜板给你呢?即使使用外物,我也应该狠狠地将你捆在身边呢……”

“你真残忍……”

铜板上的暗红痕迹被透明的液体划过,鲜红得刺目。

章节目录

骗子X攻略X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颓并收藏骗子X攻略X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