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骗 抚摸X设定X豢养

站在洛绎面前的白诩翊整个人都是苍白的。银色的长发,白得病态的皮肤,双眼被一条白布遮挡住,穿的衣服也是白得看不到一点污垢。他的面色雪白彷佛终年不见阳光,整张脸阴柔至极,如同吸人精魂的幽魂,那是一种病态的美。对于洛绎来说,他就是一只鬼,而且是特别凶残的一只鬼。

白诩翊蹲下来爱怜地抚摸着洛绎的皮肤,那种仿佛抚摸着最珍贵的宠物的神态让洛绎忍不住抖了抖。

“我很满意。”

接下来的话语却是对身后的那人——也就是一直折腾某骗子的“洗衣工”说的。

“你可以去见虚无神了。”

洛绎抿了抿嘴,这句话与过去那句“你可以去见上帝了”如出一辙,摆明了让对方去死。但是“洗衣工”听到白诩翊说这话的时候,像是受到莫大的荣幸般告退,说出的话都带着激动的颤抖:“小的、小的谢过国师大人!!!”

所以洛绎最受不了的就是这种宗教份子。洛绎在心底愤恨,这个变态的宗教,这个变态的国家,而他现在就要面对这样的一个变态!

白诩翊的手很凉并且滑腻,像是爬行动物一般,在洛绎的身体上四处滑动。洛绎整个人被折腾得一点力气都没了,完全是我为鱼肉任人宰割的杯具状态,让白诩翊上下其手了个遍。

白诩翊像是怎么摸也摸不厌般抚摸了一遍又一遍,由上至下,这儿那儿,都摸了。现在洛绎的皮肤上满满的都是红色掐痕,那人甚至觉得还不满足的样子,他褪下自己的衣袍,瘫在地上的洛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白色的衣袍从那同样白色的身躯上滑落下来,露出一副苍白瘦细的身体。白诩翊的脚踝、手腕、胯骨至腰处有点点银光在闪耀,细看了便会发现那是细小的白鳞,扭曲排列成奇异的形状。

他的祖先绝对是白蛇精,绝对的!无法动弹的洛绎只能在心中诽谤,眼睁睁地看着那具病态白皙的身体贴了上来。白诩翊用整个身子去抚摸着、感受着洛绎温热的皮肤,两具身体贴合得没有一点儿缝隙。那人的手依旧不老实地四处滑动,因为前面已经密实地贴合在一起了,所以他的手主要转到洛绎的后方。

察觉到白诩翊的手已经放在自家的臀部上了,洛绎越发地欲哭无泪。白诩翊一点客气的意思都没有,揉捏摸抓,怎么折腾怎么弄,好像洛绎屁股上长的不是肉,而是面团似的。肿胀火辣辣的感觉从臀部开始蔓延,洛绎甚至恍惚觉得他的屁股被蹂躏得肥了一圈。

上邪啊,快来个人见识一下你们国师这个变态样吧!……好吧也许他们只会羡慕嫉妒恨地指责他的不识好歹:我家国师临幸你是你荣幸……擦!

洛绎整个心都在品味着内牛满面,事实上他从头至尾都是木着脸状。没办法,面对白诩翊他早已养成了面瘫的习惯。洛绎感到那人用力地张开了手,像是想将他的臀部完全掌握住般死死抓住。洛绎疼得差点“嗷”地一声叫出来,他用好不容易聚起来的一点力气将两具身躯拉开一丝缝隙,这样他才能看得见那个变态的脸。

洛绎不说话,只是面无表情地盯着白诩翊。白诩翊隔着眼布与洛绎对视良久,阴阴柔柔地笑了起来。

“久许不见,你还是这般模样。”

洛绎沉默地看着白诩翊,因为他还没想好一个从变态身边完整逃开的方法。白诩翊像是早已习惯洛绎的沉默与漠视,他又将洛绎按在自己的怀中,紧紧地、不留一丝缝隙地贴在一起。

“半年,”白诩翊将头埋在洛绎的肩窝,嘴唇贴着洛绎的皮肤,说话时让洛绎瘙痒得想躲:“自从你逃出后,我可是有好好反省过。”

白诩翊将唇凑在洛绎耳边,舔了一下。洛绎整个人都僵住了,那种感觉和被蛇信子划过般毫无差别。

“我不该挑断你的脚筋,不该废掉你的右手。”白诩翊咝咝地笑着:“因为那样你还是可以站起来,从我身边逃开。”

“白诩翊。”洛绎终于忍不住开口了,过去那惨痛的回忆让他的声音不自觉地提高:“滚开!”

白诩翊只是笑,阴柔无比地在笑。他无视洛绎的嘶吼,轻轻柔柔地说下去:“所以我想好了,在你离开的这半年里,我已经为你准好了最好的招待。”

白诩翊终于放开了洛绎,然后如愿所偿地对上洛绎愤怒带着惊惧的眸子。就是要这样,白诩翊心满意足地想,让那人不再漠视他,让那人那无情到极致的表情出现裂缝。

“不过在这之前。”白诩翊拉起洛绎的左手,近乎爱怜地抚摸着洛绎左腕上的黑环,放到那没有血色的唇边亲吻:“我得把你身上不属于你我的东西,清理干净……”

左腕传来一阵疼痛,洛绎惊恐地看着白诩翊细细地撕咬着他黑环周围的皮肤。他不敢想象,这个变态所要做的事……!

“白诩翊!”洛绎用力抽回自己的手,却完全使不上力气,只能色厉内荏地发出警告。

白诩翊停止撕咬,贴着他的手腕歪着头看着他,那模样甚至带点天真无邪。

“它对你很重要?”

洛绎整个人被定住无法动弹,像是被蛇盯上的猎物般无路可逃。

“那它就该死。”

***

洛绎昏过去了,思绪又回到了过去。那时候的洛绎看着刚到手的S级任务,一脸血地表示这次S级任务变态得无以复加,然后对着资料开始发愁。

攻略给的资料一向详尽并且海量,关于攻略人物白诩翊的资料,总结地来说,这是一个变态的国家,养育出一群的变态。

这个时空的格局非常简单,整个天下被四个国家分割:南秦北楚,东魏西燕。坐落在南方的南秦国重文轻武,泛着一股清秀味儿;与之相对的北楚国则是在严寒中形成了异常彪悍的民风,朝廷武官比远远文官更受欢迎;东魏国因为某个人的缘故商业异常发达,从而形成商贾地位意外高涨的格局;而最小的西燕国,则是宗教至上。从二十一世纪来的洛绎非常清楚,什么东西一旦和宗教扯上关系,则会显得异常麻烦和复杂。

西燕国信奉虚无神,整个国家为这名人身蛇尾的神而疯狂着。在西燕,拥有至高权力的不是王帝,而是掌管祭祀和神庙的国师,一个国师甚至可以处死一名王帝——因为国师代表的是虚无神。虽然国师明面并不介入王族对西燕国的统治,但是谁都知道西燕国真正的支配者是谁。

这样一来,国师的人选就显得非常重要了。国师由白族的人一脉相承,因为那一族的人简直是虚无神的化身。白族的人给其他人的感受就是一条人形的蛇,他们有的人甚至拥有蛇鳞。所有西燕民众都疯狂地相信,白族是虚无神派来的使者。

白族选拔下一任国师的过程十分简单,他们将所有通过考验的孩子用特殊的方法绑住双腿,让他们只能像蛇一样在地面爬行,然后全部扔进圣地——万蛇窟。活下来的那个就是新一任的当家,也是西燕新一任的国师。洛绎看了这一段的资料后,脸色精彩无比:如此变态的设定,如此变态的国家。

白诩翊作为这一任的国师,他自然优秀无比,并且与他的前辈们同样地杯具:双脚因为从小捆绑而将近丧失了行动的能力,只能让人推着轮椅行动。于是白诩翊像他的前辈们一样地阴冷,一样地……歇斯底里。洛绎木着脸翻着白诩翊过去那“辉煌灿烂”的岁月,突然对自己的前途和人生感到无比渺然。

泥煤……为什么他要去和这个变态打交道,而且攻略物品简直是谋杀他的凶器啊摔!

任务已经接下了,要放弃的话必须付出50%的进度,所以洛绎也只能内牛满面地开始为自己谋划出路。他看着攻略给的资料,突然眼睛一亮。

洛绎突然发现,这次的任务说不定非常好过。因为白诩翊有遗憾,西燕国历代国师都有的遗憾:谁也不希望自己像一个废人一样活一辈子,哪怕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洛绎是谁,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过来的他还拥有来自未来的高科技神器攻略,治疗一个瘫痪的方法没有一千也有一百吧?

……虽然与武功一样,攻略给的全是理论资料信息,到时动手的还是他这个毫无经验的庸医。医术嘛,练一练总是可以有的……吧?洛绎沉痛地想。签于之前惨痛的经历,本次任务他打算速战速决。洛绎决定直接找上正主与他达成交易:嘿!小哥,我来帮你达成愿望,酬金就是那攻略物品好了,哥不差钱。

至于这次所要扮演的角色,洛绎用攻略找了久许,才终于找到“鬼医”这个简直是为这次任务量身打造的身份。鬼医是一个人,或者说一种延续的称号。他们对医毒疯狂无比,将一切都视为医术的实验品和材料,包括人——这简直是为络绎向白诩翊索要那要命玩意儿给出了借口和理由了嘛。

至于性格……世界上最惹人厌的性子是啥来着?傲慢,冷漠,还是无情无义?洛绎就不信了,完全地交易行为,避免多余的动作,外加一张好像别人欠他几百万的面瘫脸和白莲花性格,还有哪个不长眼的家伙会对他产生某些不必要的“性趣”!?

洛绎看着西燕国白虎城,国师府的方向,勾起了灿烂的笑。

[请多指教哦,白诩翊。]

***

在醒过来之前,一股强烈的饥饿感绞痛着他的腹部。洛绎吃力地睁开眼,迷离的目光聚焦了好一会儿,才看清周围的一切。

这是一个巨大无比的鸟笼,纯金打造,底下铺满了柔弱的毯子,而洛绎就是被关在这鸟笼中的囚徒。洛绎没有注意这些,他甚至没有注意他被□地锁在笼子中,青年只能愣愣地看着自己的左腕。熟悉的黑环已经不见,取代而之的是一圈血痕。洛绎只觉得整个身子都掉入冰窟,久久无法动弹。

没了,没了,攻略和穿越没了。

有人拉起他的左手细细舔舐着血痕,亲昵无比,那人阴柔地笑着:“我取下了黑环,因为它咬得太紧了,于是我不得不使用了一点手段。”

“我只能切下了你的左手,将黑环取下后再接上。”白诩翊的声音很轻,轻得听不出他话中的血腥与残酷:“这样一来,你的身体就彻底干净了。”

洛绎开始发抖,他控制不住地大叫,声音中尽是惶恐与害怕:“攻略!攻略!还有穿越!回应我,快点回应我——”

白诩翊偏着头,蒙上布的眼睛认真地看着洛绎几乎歇斯底里的尖叫。他按着挣扎不已的洛绎,整个人如蛇般缠绕上去。

蛇说:“洛绎,你是我的了。从今天开始,你只能看着我,你只能想着我,你只能吃我喂你的东西,你只能让我触碰。喜欢吗?这个专门为你打造的笼子。我会一辈子锁着你,豢养你,所以洛绎,你要听话,要乖乖的,乖乖的……”

章节目录

骗子X攻略X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颓并收藏骗子X攻略X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