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骗 疯狂X疯癫X疯魔

萧风炙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赤红的双眼……教主现在……糟糕!

洛绎僵直地站在原地,手脚冰凉。那双红眸、那双红眸——是那人的眼睛吗?又或者说,那该是人的眼睛吗?血色的双眼宛如爬虫类,没有任何情感,那双冰冷血煞的眼睛仿佛在诉说着:他想要毁掉一切,无论是他人——还是自身。

记忆中的绝色少年睁大他那双明媚而清亮的黑眸:[洛绎。]

绝色青年一双红眸混沌而疯狂地地瞅过来:“洛绎……”

洛绎的心跳一度中断,他仿佛可以听到自己血液倒流的声音。

“洛绎……”魔魅喑哑的声音没有抑扬顿挫,听起来好像是哪里坏掉了一点什么的虚幻口气:“是小疯子呢。”

待头部的充血似乎稍稍退去了先,洛绎才恍然发现那人并不是在对着他们说话。血红的眼眸只是瞥了这边又转了回去,风锁云再次垂下了眼睛,目光专注地看着手里的一样东西,语气亲昵而虚幻:

“洛绎,是小疯子呢,要去打声招呼吗?”

洛绎的视线顺着向下,然后便看见了那样东西——

如果说刚刚只是手脚冰凉的话,洛绎此刻便像是整个人掉进了冰窟,连骨髓深处都硬生生被冻结。

灰白色的骨质,空洞洞的双眼和鼻洞,上下对齐的牙齿整整齐齐地排列着,因为喙突的缘故,那个苍白不祥的物体像是在咧开了嘴巴微笑。

你能想象,当你看见自己的头骨在对你微笑的时候,你是什么样的感觉吗——

洛绎忍不住痛苦地重重喘了一口气,他紧紧抿紧了唇,一种强烈的呕吐感涌了上来,无论是从生理上还是心理上——并不是觉得恐惧或是恶心,只是非常纯粹地感到排斥,排斥那个与他同出一辙的存在。那是他的骨头,一共26块,与他身上206块骨头没有任何区别的骨头,代表着死亡的26块骨头!

萧风炙站在一旁,他非常清晰地感受到身旁之人的异样反应,却不敢轻举妄动,生怕刺激到对面那个恐怖的存在。

风锁云像是没有注意到这一切,依旧语气轻柔地哄着手中的不祥物体。

“洛绎……洛绎……不去和小疯子打声招呼么……啊啊……是呢,洛绎没必要去看其他人,只要看着我就可以了。”绝色的妖孽痴笑着:“洛绎,我们继续吧。”

于是洛绎便见证了,他造就了怎么样的一个疯子。

灰白的头骨被风锁云小心翼翼地摆放在大腿上,他从曼珠沙华花丛中拿起一样球形物体——那是一颗人头,似乎事先被处理过,断掉的截面没有再流出鲜血,还很鲜活的脸似乎是刚死去不久。曼珠沙华沙沙作响,或许是错觉,空气中的血腥味越发浓郁了。洛绎用力眨了眨眼,良好的视力让他根本无法自欺欺人:那张脸非常眼熟,熟悉得让洛绎感到刺痛——太像了,平凡的五官,睁大的眼中尽是恐惧。

风锁云怜爱般地抚上人头,葱白的指尖旋舞地绕着那张脸一圈,他的动作很漂亮,带着从骨子里透出的诱惑与妖媚,好看得让人移不开视线。

撕嗞——

等洛绎回过神来,视野中尽是一片鲜血淋漓,风锁云拿着那张刚刚撕下来的脸皮,笑容与他的长相一样媚人,带着惊心动魄的艳。浓重的血腥味充斥了洛绎的鼻腔,他看着风锁云仔仔细细地将那张人皮贴在头骨上,宛如虔诚的信徒做着这世界上最神圣的朝拜,呼吸如铅般沉重。

撕嗞——

完整的头皮从头颅的额骨开始套上,覆盖过顶骨,直至完整地贴合到枕骨处。风锁云看着掌心中那长长的黑发,微微蹙起了眉头,他将黑发从中间切开,只留下半长不短的一截——就像是记忆中的一样,于是绝色的妖孽满意了。

风锁云放下手中的人头,双手将“打扮”过的头骨捧起,痴迷地看着。事实上,那头骨经过这么一整,眼睛四周深深凹进去;鼻处的皮如一块可笑的窗帘般堪堪覆盖住梨状孔,时不时地被吹开摇摆;没有缝合的头皮和脸皮的接合处渐渐渗出鲜血,整个头骨显得更加恐怖和恶心。而风锁云此时的表情却像是看见了世界上最漂亮的人一样,双颊透着嫣红,大而斜飞的丹凤眼中尽是痴迷与灼热。

像是再也忍不住了般,风锁云用力吻上了头颅,血湿润了妖的红唇,风锁云微微眯着眼,近乎陶醉地吻着头颅,配上细细颤抖的红蝶,有种欲拒还休的妩媚。那只妖孽散发着甜美而绝望的气息,勾引得人地想要丧心病狂地撕碎他,破坏他,毁灭他,让他再也不能够去诱惑更多的生灵。

风锁云贴着头颅,几近情动般地细细喘息着,湿润的双眼像是要滴出血来:“洛绎洛绎……”

诅咒一样的呼唤飘荡在彼岸花海之上,萧风炙早已脸色苍白地撇过头去,正好将洛绎的整个身影看入眼中:带着面具的青年此时整个人立在原地一动不动,像是坏死了般没了动静。

在直接面对这一切之前,洛绎可以说,这一切都是因为药的缘故——

……太难看了,他还想推脱到什么时候。

在面具的遮掩下,洛绎动了动唇角,无声地说了一句话,他知道会有人听见的。

“穿越,我真想回到过去掐死我算了。”

“不可能哦咪嗦……”穿越忧伤的声线在此情此景之下被渲染得越发凄哀:“player不要忘了穿越约束第二条:同一个时间节点不允许存在两个相同个体,咪嗦。”

不允许……吗?

对面的画面像是一块玻璃贴在洛绎的心脏上,那随风而来的呼唤就像是一把被锤子,一句又一句用力锤碎了玻璃,让玻璃渣深深刺入心脏。

痴迷低沉的声音渐渐走了调:“洛绎洛绎,你为什么不看我呢?”

“洛绎,你为什么不理我呢?”

“洛绎,你为什么不要……我了呢……?”

“洛绎,”红色的身影紧紧抱住了头骨,紧紧的、不留一丝余地的:“我、爱你啊……”

洛绎猛地倒退了好几步,面具下的表情恐惧得几近扭曲。萧风炙完全来不及阻止,几乎是瞬间他就感觉到他们被锁定了,萧风炙缓慢而僵硬地向花海看去,正对上一双绮美妖异的红瞳。

风锁云抱着头骨,偏着头望着他们,眼中的红色似乎越发浓郁了,漆黑的发微微触碰着脸庞,沾着血的红唇妖异得让人不能直视。

“小疯子,他是谁呢?”

洛绎眨了一下眼睛,再张开眼睛的时候那张绝色的脸已经近在眼前了。风锁云抱着头颅站在他对面,面向萧风炙却瞅着自己,浓郁的血煞和曼珠沙华花香仿佛幻化成肉眼可见的红雾,铺天盖地地扑过来,将他困住。

绝色的妖孽轻声诱惑:“告诉我,他是谁。”

“他是l——”萧风炙的脸色变得惨白,瞬间拉回被迷惑的神思。洛绎和萧风炙在来须臾山之前约定了:洛绎表示最好别露他的身份,萧风炙想以他的身份确实会更加刺激教主也同意了。刚刚萧风炙在风锁云的魅惑中差点泄露出来,他努力划起笑容生硬地补救:“——路上遇到的天界道,我们一起回来……”

风锁云的目光潋滟却带着虚渺地扫过来,萧风炙却觉得自己似乎随时随刻都会倒在对方所带来的压迫感中,所幸运他的教主很快又收回了视线,继续去看他身边的人。萧风炙刚松的一口气瞬间又提起,他身边的那个家伙可是没有丝毫武功的,怎么能抵抗风锁云的诱惑——不对!这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漏洞,天界道怎么可能没有武功!

“天界道么……”

风锁云静静地看着那黑白分明的面具,喉咙一阵干紧,眼中的红色一点一丝的扩散,手指开始蠢蠢欲动——为什么呢?他很想去撕开对面那个白袍的一切伪装……不不不,不只是这样。风锁云一手撑着脸,指缝中泄露出来的红色滚卷着无尽的血煞。他想、他想——

——撕裂他。

完完全全的、不留一点余地的,将他变成一块块的肉块……啊啊……肉块好像还是不能满足……那就肉末如何……

这样的话、这样的话——就没人能认出来了——

为什么光是凭想象,他就会感到如此满足呢?

作者有话要说:俺删了一些剧情= =挖脑、挖眼睛什么的去掉了,是说,某颓越来越木有三观了么QAQ!

撕裂骗子吧小云同志!看他怎么出去祸害人间!【洛绎:……凸=-=】

感谢猫咪爱饼的手榴弹>3<

感谢薰云醉、伽明姬儿、 267842妹子的地雷 QUQ

章节目录

骗子X攻略X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颓并收藏骗子X攻略X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