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骗 叶株X约定X要求

第一次知道叶株的存在,那是一个午后。风锁云被季佩绝叫走了,洛绎便来到饿鬼道的藏书阁厮混,看了一会的医书便开始垂头打瞌睡。夏日的午后过于安静,安静得连知了都没了声息。洛绎就是在这片寂静中,半梦半醒地听到了一个声音——细细碎碎的、像是毫无意义的声音组合而来的、近乎呢喃的呼唤。

洛绎的头歪在一旁,安静数秒,然后猛地惊醒,某骗子瞬间像是注入5000C的鸡血一样双眼发光地抬起头:这种冥冥中的呼唤……出现了,穿越必备十大剧情!来自神兵利器\\奇珍异果\\绝世仙宠的“呼唤”,这可是继“跳崖”之外最快获得神器神兽的方式,剧情大神万岁!

然后,神器真的出现了。

“Player,SS支线任务触发,任务成功将获取50%的进度,失败则将所有进度清零,是否接受,是/否,请选择。”

洛绎瞬间被秒杀。

“……您、您让我对奇遇抱点幻想成不……”某骗子虚弱地拼起破碎的玻璃心,饱含热泪。

攻略顿了顿:“Player,任务成功将获取50%的进度,失败则将所有进度清零,是否……”

洛绎一脸虚渺,选择却很坚决:“……否!”

“player选择‘否’,支线任务即将被取消,无法恢复。是否确认,是/否,请选择。”

“是。”洛绎握着黑环,语气悲凉,目光凄哀:“你以为我还会再上你们的贼船么……曾经的我多天真啊,直到我膝盖中了一箭——哦不,直到我饲养了一只虫子……哥才知道这世界上有个动词,叫坑、爹!”

“……player选择‘是’,取消支线任务。”攻略机械地走完程序,然后才声音平板地反驳某骗子的控诉:“我表示你没有被坑,夜虫族并没有给player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

“……我的贞操掉了一地。”

攻略:“……”

像是强迫自己不再去想那只被封印的虫子,洛绎瞬间转移了话题。

“是说,刚刚那个支线是SS级来着?”洛绎摸着下巴道:“也就是说,和虫子是同一等级来着……攻略人物该不会又是一位‘未来观光团员’吧?”

攻略沉默了片刻,久到洛绎以为它默认了,才听到攻略死板地回复:“支线任务已取消,关于该任务的一切信息已被关闭。player没有处于‘攻略准备’阶段,不得使用攻略获取信息。”

“我突然压力山大了,‘未知’什么的伤不起。”洛绎揉着脸:“开荒去对付不明BOSS、拯救世界神马的还是交给主角吧,哥只是个打酱油的。奇遇呼唤君,请你务必无视人肉背景。”

即使洛绎一再声明他只是个路人甲乙丙,梦想是打遍天下酱油,但所谓是金子总是会发光的,某骗子身上那不能忽视的蛋痛气息深深出卖了他,于是他被找上了门。

洛绎看着对面一溜串的面具白袍,很想要忧郁地45度角仰望天空。

“吾等遵循神木的意志,前来邀请洛绎大人前往神木做客。”

那一次在风锁云屋外见到天界道时,洛绎就隐隐有心理准备了。这种风格的打扮,怎么看都不像是这个时代的人。洛绎在轮回教待了这么久,早已听说神木的大名:神木、轮回教禁地,如此戳中剧情G点的名词也让某骗子觊觎了好一阵子,现下,当这充满爽点的名词一旦和攻略任务扯到一起……所谓破灭,也就是一瞬间的事。

对于这次的双S支线任务,要说不好奇是不可能的,所以洛绎在对比了敌我差距后,非常心安理得地被天界道拐带,某骗子表示去围观传说中的禁地来着……

于是,洛绎第一次见到了叶株。

一个守着“神木”无法离开的,类人者。

***

“我来了,叶株。”

阳光从树叶缝隙向下洒来,落下许多光斑,风一吹,光斑开始晃动。其中一个正好落在洛绎脸上,洛绎不得不用手挡了挡,再次从指缝中望去的时候,却发现一片巨大的黑影笼罩下来。

那家伙竟然从十米高的树枝上跳了下来!

洛绎毫无意外地被压倒。事实上,那人撞在他身上没有丝毫分量,一点都不像是从高处跳下来的样子,但是重心不稳的洛绎直接被压翻在地上,后脑勺砸在草地上让某骗子眼前发黑了好一阵子。

黑白的面具被撞翻到一旁,洛绎只觉得脸上一阵冰凉的痒意,他费力睁开眼睛,然后望进了一片纯净。洛绎一直没有弄懂叶株的眼睛是什么颜色,像是玻璃水珠子似的,在不同的角度会折射出不同的光泽,就像现在是非常漂亮的淡蓝色,流转的眼光,就像纯净的水一样透明。当那双眼睛看着他人的时候,那过于清晰的倒影会让人觉得那双眼睛的主人的世界中只有他。

“洛[绎],我[想你]了。”

那是一种相当奇异的说话方式,语句中缺少几个字,却让人能够自发地填补上空缺,进而听懂整句话的意思。洛绎知道这是因为他身上的那个类人者的发音器官与人类不同,只能模拟出几个音,其余的是用意志强制输送。这种传输意识的说话方式,总是让他想起另一个类人者。

没错儿。即使披着人类的外表,眼前的叶株和丛有着相似的本质——他们都不是这个时空的生物,连“人”都算不上:一个属性为虫子,一个属性为植物。

“叶株,起来。”洛绎呻吟着,这种被压制的姿势让他很不好受。

洛绎身上的人没有动,依旧用着那近乎专注的目光看着洛绎。

“为什么不来找我。”奇异的声音中有着近乎委屈的错觉:“我有好好按你的要求去做,但是你怎么就死了呢?”那轻松的语气就像是小孩在埋怨自己的父母因工作而不能带他去游乐园,丝毫不去在意语句中的沉重与强人所难。(PS:避免占字数,[]符号省略,凡是带“i”的音叶株都发不出来,以上。)

洛绎扭动了一下脖子,叶株的头发垂在他的脸上,带起冰凉的痒意,他的双手被叶株按在脑袋边,只能小幅度地摆动脑袋好让那份搔痒去掉几分。

“你留下一副空壳,消失了十年。”那人一眨不眨地凝视着洛绎,漂亮的眼珠流转着透明的光:“你让我担心了,洛绎。”

“不用担心。”洛绎对上那双宛若透明的眼睛,勾起灿烂的笑容:“我没有打算违反约定。”

叶株认真地看着洛绎的笑容,然后一同弯起了眼。他原本就长得极具诱导性,那种干净单纯的感觉会让人只想把他捧在手心里好好疼爱、拼了命也要护着这样纯净的一个人儿。当叶株笑起来,就像是天下最惹人怜爱的孩子在向你撒着娇。

“那太好了。”叶株慢慢松开抓着洛绎的手,转而用手婆娑着洛绎左腕:“洛绎,你什么时候才会把它给我?”

叶株的指尖,最终停留在洛绎左腕的黑环上。

第一次见到叶株后,洛绎就认识了这么一个无意间闯入本时空的迷失者。叶株来到这个时空是一场意外,带着生命树的叶株在抵达本时空时用尽了最后一分穿越材料。来自第五文明的未来生物被困在这里有几千年了,他想回到原来的时间。于是在察觉到洛绎的存在后,叶株找上了洛绎。

洛绎在得知这一切的时候,一瞬间产生了一种同病相怜的同情。但是要他把手上的穿越给对方,某骗子表示圣母什么的已经不流行了。那时候,洛绎看着对面的叶株,明明对方一脸无辜纯朴,但是洛绎却直觉地感到一种危险,对面的生物并不是像他外表那般无害。

于是洛绎对叶株说:我们来约定吧,你答应我三件事——你可以提出质疑,细节什么的我们可以商讨。完成三件事后,我就把穿越给你,如何?

“第一件事:你能拥有天界道绝对的支配权。”

“第二件事:我得给你一株光草。”叶株眨了眨眼:“洛绎,光草我种出来了,那时候你已经‘死’了,所以我把它给了你提到过的夏劲草。”他的声音很是轻快,像是在邀功:“洛绎已经收到了?我为你种的光草。”

“第三件事……”叶株看着洛绎,眼波流转之间给人以湿润柔软的错觉:“洛绎,我让天界道把你救出来了,这就算第三件事好不好。”

“不算。”洛绎的视线盯在叶株眼睛以下嘴唇以上的地方,直视那种目光实在是需要做心理建设:“我没有要求这件事,而且我同样对天界道有支配权,所以不算。”

叶株的眼睫颤了颤,那是一种令人心碎的弧度,洛绎别过眼去,努力忽视心中涌起的那种欺负小孩的错觉——别上当啊喂,对面那家伙是天然黑啊不解释……

身上一轻,确是叶株起来了。洛绎爬起来把草屑拍掉,然后他就听到叶株近乎呢喃地叫着他的名字,就像是最初的那声呼唤。

“洛绎。”叶株站在树荫中:“我一直在等你,为什么不来找我玩儿。”

叶株无法离开神木,他只能守着神木一直等待。

“——你不来,我只好叫人让你来。”

濒死的女子执拗地重复着:他要见你——

“……我有事。”

不知是不是因为阴影的缘故,叶株此时的眸子黑得如同透明一样:“是那个将你砍下脑袋的人类?”

洛绎沉默,叶株笑了。

“让我帮助你,洛绎,你知道的,我可以帮你解决掉……这一切。”

“不,不需要。”

听到洛绎瞬间的拒绝,叶株似乎有些沮丧:“那洛绎又要一直陪着那人类了啊……洛绎,你会来看我吗?”

“我会来的。”洛绎捡起掉落一旁的面具:“……所以不要再让人来喊我了。”

“你要走了?”

洛绎点了点头,没再去看叶株的表情,转身向外边走去。他对叶株的感觉非常复杂,既像是内疚,又因察觉到危险而带点隐隐的恐惧——他怕是永远不会说出第三个条件了,因为他不会将穿越交给任何人。

走到树林边缘,洛绎再次听到叶株那声近乎呢喃的呼唤,他近乎被引诱般地回过头。

那人站在巨木下,纯净的目光专注地望向这边。

“洛绎,如果你让我不高兴了。”叶株笑着,那笑容纯净不含一丝杂质:“即使是洛绎,我也会弄死你。”

作者有话要说:前面的伏笔掀开后感觉各种爽╮(╯▽╰)╭

感谢西洛酱、Mio、し☆√の叶、薰云醉姑娘的地雷(づ ̄ 3 ̄)づ...

章节目录

骗子X攻略X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颓并收藏骗子X攻略X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