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骗 治疗X恢复X亡者

即使得知洛绎的“身份”后,单要离依旧固执地坚持自己的观点。洛绎和萧风炙两人惨败而归,这几日洛绎一直在发愁如何去撬开单要离那木头脑袋,没想到几天后,饿鬼道主却主动找上门来,请求洛绎去医治轮回教主。

洛绎并不知道单要离来这边之前一直守候在石室外,沉默地感受着里边之人的疯狂——风锁云的癔症日益严重,陷入疯魔越发频繁,而且破坏性也越发暴涨,无论是对周围的一切,还是对自己。这样下去,真会如那个自称是那人后代的青年所言:风锁云活不久……

单要离对自己的无能为力感到愤怒,却又无可奈何,他救不了风锁云,其他人更不行,难道真的只有那名鬼医能够……他绝不会让风锁云死去,即使那人活在世上只是一种痛苦,他也绝不放手。单要离认清这一切,毫不犹豫地抛下尊严去向洛绎求助。洛绎自然答应了,他把那早已准备好的药方交给单要离。饿鬼道主认真读了那张药方,发现并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便亲自去准备了。

吃药只是治疗中的一步,即使风锁云现在服用愈合维生素来调理,这只是一种亡羊补牢的补救。整个疗程中最重要的还是施针,这意味着洛绎必须与风锁云近距离接触,这个认知非常凶残地虐到某骗子了。

“我可不可以打昏熊孩子……”

“对比风锁云与player的实力差距,加上模糊计算意外的几率,你成功的可能性为2.22%。”

“你故意的!你绝对是故意的!你想说我很二是吧!你就是在说我很二是吧!”

攻略淡定无视。洛绎焉了,迷药什么的对食用过鸿果带有“魔免”状态的风锁云根本没用,再加上两者的等级差,让风锁云毫无压力地进入“物免”状态,某骗子攻击都不带破防的都。也就是说洛绎必须得面对看似清晰的风锁云,并且是零距离的……

千言万语凝为一句:出来混的,迟早是要还的。

无论洛绎内心如何纠结,他还是被单要离领到风锁云面前了。洛绎还是在cos天界道,沉默地跟在单要离身后,当风锁云虚渺的目光望过来时,洛绎隐在面具下的整张脸都僵硬得近乎扭曲了。

所幸风锁云很快就移开了目光,某骗子硬生生地出了一身冷汗。

不知道单要离是怎么和风锁云说的,风锁云完全不抗拒洛绎的治疗。洛绎很轻易地就完成了第一次的施针,然后沉默退下。等洛绎回到天界道时,他依旧是一脸恍惚——太容易了吧!他之前做的那么多心理准备是要闹哪样啊!

于是治疗就这样波澜不兴地展开了。洛绎很快发现风锁云并不是不抗拒他的治疗,而是根本不在乎别人对他做什么。绝色的青年整日抱着头骨神情恍惚地喃喃自语,只活在他的世界之中。洛绎注视着这一切,在施针完毕后再一次地沉默退下。

随着时间的转移,治疗的效果很明显,风锁云失神的时间越来越少,眼中的血煞也逐渐淡去。他不再神情恍惚地喃喃自语,而是沉默地抱着他的头骨,静静思索着什么。洛绎和单要离均松了一口气,这样下去的话,风锁云迟早能恢复正常。

然后,亡夫人回来了。

亡夫人的真正名字谁也不清楚,在上一任人间道主容扬逝去后,她就被风锁云指定为新一任人间道主,手段毒辣而强势,迅速将乱成一团的人间道收拢起来。黑纱蒙面掩饰了她实际相貌年龄,因为她总是一身黑衣寡妇打扮,轮回教的人都尊称她一声亡夫人。人间道主向来是类似于副教主的存在,辅助教主管理轮回教教众。在这十几年来,亡夫人不可谓不尽心尽力——现任教主疯成那样,轮回教大大小小的事务基本由亡夫人来主持。拥有如此巨大权力的亡夫人却从未越俎代庖,她始终坚持着轮回教的主人是风锁云——甚至杀了好几个提议去掉风锁云的轮回教众,那是近乎诡谲的忠诚。

轮回教的所有人都知道:千万别妄想去取代风锁云,亡夫人疯狂的报复他们承担不起。

这段时间亡夫人下山去处理一些轮回教分坛的杂事,直到今日才回归。黑衣女子一回来便去觐见风锁云,无论风锁云会不会听,她都会恪守职责地向教主汇报这次行程的收获。

在小院的凉亭中,亡夫人找到了她的教主。

风锁云一身红衣,纯黑的头发垂在背后,在春日的午后,幽幽地印着别样的冷辉,纤细修长的身材被红衣包裹,叫人只想拨开那碍事的衣服去爱抚那诱人的身子。眼前就是这样的一个红衣妖孽,关凭一抹背影就能勾去人的魂魄。

而亡夫人却迟疑地停下了脚步,黑纱蒙住了她的大半张脸,只能看到那双冷眸中闪过一丝疑惑。

是错觉吗?那无时无刻不缭绕在风锁云周围的血煞之气,淡薄得快要消失了。

亡夫人盯着风锁云的背影,蓦地开口道:“你在做什么?”

风锁云微微偏过头来,黑发掩住了他大半的表情,只能看到那苍白柔软的唇似乎微微翘起。

“我在和洛绎说话。”

“说什么?”

“我爱他。”

微风吹过亭下的湖面,连绵的情话彷佛和水产生共鸣般,扩散开波纹,微微震动着心底中最深处的那缕弦。

亡夫人的牙根不自觉地紧了紧,再次开口,冷冷的声音中尽是嘲弄和不快。

“洛绎已经死了。”她像是一个故意戳破窗户薄纸的坏心眼小孩重复着:“被你杀死了。”

空气在那一霎那近乎凝滞,然后暴涨着卷席,就像是快要决堤的洪水一样淹没所有。亡夫人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那红色的身影,在那仿佛快要将她吞噬的血煞之气中,一双冷眸燃着奇异的光彩。

那令人窒息的压力在到达顶点之前蓦地消失了,像是从未出现过。风锁云的姿势没有丝毫改变,可那一瞬间让人觉得他早已死了,只剩下一副空壳在一直一直腐朽。

“是啊。”他极轻极轻地道:“洛绎已经死了,可我为什么还活着。”

亡夫人只觉得手脚冰冷。

“……你恢复了?”

风锁云没有说话,他只是轻轻地瞅了一眼黑衣女子。亡夫人看着那双与死人无异的暗黑眸子,终于开始慌了。

“风锁云,你不能死。”

绝色的青年没有反应,他动作迟缓而怠倦地越过亡夫人向外走去,宛如一个迟暮的老人。墨色的发扬起,血色的衣袂翻卷,这鲜明的红与黑绘出了一种极致的凋亡,甜美而绝望。

亡夫人转身对着风锁云高声道,高昂的声调近乎尖锐:“我不会让你死!”

风传来那人最后的叹息:

——我不会死。

因为只有让风锁云活着,才是最大的惩罚。

亡夫人脸色阴晴不定地站在原地,在她离开须臾山的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风锁云竟会有如此大的转变。她必须弄清楚这一切,至于情报来源……

亡夫人看向青阁的方向,眼下不是有个正好的人选吗?

作者有话要说:下一章是身份暴露呢、身份暴露呢、还是身份暴露?(—y▽—)╭

感谢那兔子、Mio、267842姑娘的地雷,狼吻个=3=

章节目录

骗子X攻略X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颓并收藏骗子X攻略X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