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骗 邀请X伪物X暴露

洛绎在须臾山的时候一直和天界道住在一起,天界道提供了他最好的伪装。现下他的“身份”只有萧风炙——现在再加上单要离知晓,所以当一名天界道告知洛绎有人来拜访他的时候,洛绎确确实实地愣住了。

洛绎走出门外,看到那抹黑色的身影时,心中闪过了一丝了然和复杂。

黑衣女子依旧如同最初在花海的那次见面一样冷漠地伫立在对面,黑纱掩面,只能看到那双冰冷的黑眸不含一丝情感地望过来——那是亡夫人,现今人间道主,同时也是洛绎这一次的攻略人物。

看见亡夫人的那一瞬,洛绎才突然反应过来他还处于攻略期间来着。最近所有精力都放在了风锁云的治疗上了,直到攻略人物出现在洛绎面前,他才心虚地记起攻略任务——不管了,先把熊孩子的病解决了!

亡夫人看不出洛绎那黑白面具下的一脸纠结,她见到洛绎出来后,便开口道:“跟我来。”

洛绎愣了愣,他看到亡夫人就这么转身向外走去,像是笃定了他一定会跟上。

洛绎确实跟上了。对于亡夫人,即使洛绎看完了她所有的资料,但他还是觉得没有真正意义上地了解到这样的一名女子——明明未婚,却一副守寡的着扮,她终日戴着黑色的面纱,那是因为黑纱下的脸早已被毁去了。亡夫人总是对人不假以辞色,因为她把她最激烈的情感全给了……风锁云。

这次任务的难度,攻略给了C级的定义。看着攻略列出的攻略物品,洛绎嘴角抽搐:这他丫的算C级?这比当初夏奸商那个S级的铜板还要难拿吧!

“与资料同步对比,攻略任务的难度是根据player接任务时的情况进行综合评价分析后设定的,这次攻略任务的难度在十三年前属于C级,无误。”

洛绎默默掩面,好吧他承认在十三年前这任务确实很简单,但那时候他直接被砍头送回复活点了喂!所以C级任务就这样默默成长为超S级任务了么么么……

“此外友情提示一句,无论哪一级别的首任务都是经过简化的。”攻略的声音平板成一条直线:“我表示这是福利。”

某骗子默默回想了一下。就S级来言,比起白诩翊的眼睛和季佩绝的轮回珠,夏劲草的铜板确实是弱爆了……

C级任务就算成功也只能获得1%的进度,如果放弃了就要扣除50%的进度——除非攻略人物直接死亡,那时候他只用损失1%的进度拿到攻略物品就可以了。洛绎自然不会丧心病狂地为了1%的进度去杀死亡夫人,所以为了这次攻略,洛绎果断地跟着亡夫人走。

亡夫人带着洛绎走了相当长的一段路,期间两人都沉默不语,最后他们来到了“紫楼”——在轮回教中,紫色代表的是修罗道。

洛绎感到许些诧异,这时候紫楼中走出来一名美艳女子,像是成熟诱人的果子,一碰就会流出甘甜的蜜汁。她瞥见黑衣的亡夫人和白袍的洛绎这对怪异的组合,毫不掩饰地显现出她的意外。

洛绎搜索了一下记忆库,认出那名无处不透着风韵的美艳女子正是修罗道的其中一名主人,负责调教和训练美人的狄。

“今日是吹的什么风,竟把亡夫人请来了。”狄娇笑着,红唇勾起一抹媚人的弧度。

亡夫人只是冷漠地冲狄点了点头,然后便领着洛绎向里走去。被抛到后面的狄刚想说什么,当她看到亡夫人前进的方向时脸色猛地一变,那方向只有一个大院,用来圈养那些……的大院。狄像是看到什么令人恐惧反感的存在般,转身向另一个方向快步离去,装作什么也没有遇到过。

亡夫人将洛绎带到一个大院的门口,在推开门的那一刻瞥了洛绎一眼,那包含意味的眸光让洛绎心中涌起一丝不妙,那扇被推开的大门仿佛是蓝胡子上了锁的禁忌。

门被大大推开,发出令人牙酸的吱呀声,长久地哀叫着。也许是因为门的动静,大院的房间中陆续走出来不少人。

只需一眼,洛绎就感到致命的窒息。

大院中的男女老少都有,他们均穿着一身灰色的衣服,无论他们的身体形态怎么区别,那些脸——那些脸——

这是一场梦魇。

亡夫人在一边冰冷地介绍着:“看到了吗?那个坐着的‘伪物’,她最像‘他’的地方是她的嘴……”

“窗边的‘伪物’原先是一位富商独子,因为他的眼睛很像‘他’,于是我把他弄回来了……”

“树下的那个‘伪物’不是我收回来的,是教主亲自带他上山的,曾经是七星剑门下的一员。你发现了吧,他的气质最像‘他’……”

“本来有个长得和‘他’一摸一样的‘伪物’,但是教主把他玩坏了。你应该还记得吧,那次曼珠沙华花海中……”

洛绎根本说不出话来,他仿佛听到自己血液冻结的声音,那些话语就像一把刀子切入心脏,让洛绎痛得痉挛。对面那无数张重复的脸像是要撑破洛绎的脑袋般一直晃一直晃,洛绎想要闭上眼,但他却觉得闭上眼睛的话,总觉得好像连自我存在都会认不出来了。

亡夫人挨个将大院中的人介绍了一遍,最后直直地盯着洛绎。

“这些都是我和教主一点一点收集起来的‘伪物’,你觉得怎么样?”亡夫人冰冷地吐出那个名字:“洛绎。”

洛绎没有说话。从亡夫人找上门的那一刻起,他就隐隐意识到他的“身份”应该曝光了,因为有个人根本无法拒绝对面黑衣女子的要求。

意料到洛绎的沉默,亡夫人依旧用那副冰冷的口吻继续说下去:“我失职了——竟然没有把最好的‘伪物’献给教主——不,你不是‘伪物’,而是‘半真品’。”

不安如常春藤一点一丝地将洛绎紧紧束缚,他看着那群“伪物”,从骨子里涌出的反感和悲哀一点点将他淹没。

“不过现在还还得及。”亡夫人的声音蓦地拔高:“教主,这是‘他’的孩子,您喜欢吗?”

洛绎猛地转身,看到身后那抹红色的身影时,骇得心脏快要从喉咙中跳出来。

在亡夫人的喊叫后,整个空气沉默一片,没有任何声响。洛绎只听到他一声重过一声的激烈的心跳声,他的视线是摇晃着的,风锁云血红的身影却异常鲜明烙在他视网膜上,空气像是紧缩着又膨胀,带起一片血煞的杀意。

咯吱——那是谁发出的牙齿打颤声?

咕咚——那是谁在艰难地咽着口水?

洛绎溃散的视线中是一片血色,他缓缓收拢目光移到风锁云的脸上……洛绎发现,风锁云正用一种愤怒至极、濒临崩溃的表情看著他。血红色慢慢渗透了风锁云的双瞳,竟让那张近乎扭曲的脸染上几分妖艳。

在风锁云的那种恐怖绝望的血煞之气面前,洛绎只觉得自己是一簇燃尽的灰烬,对方吹口气他就会灰飞烟灭,死无全尸。他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呆呆的盯着风锁云,身体僵硬而惶恐。

“你是——洛绎的——孩子——?”

一字一顿,拖长了呼吸喘息着,对面的风锁云就像被逼到绝境下受伤的野兽,沉重的吐息间尽是撕裂一切的杀意。

“他——竟然——有——孩子——和别的人——有了——孩子——?”最后的话语竟然像是咬碎了牙齿磨出来的,风锁云濒死地咆哮着:“他为什么要碰别人——!!!”

“我不许——”

太快了!红色的身影还残留在视网膜上,下一秒洛绎就被狠狠撞在地上,面具被摔在一边,撞他的人跪在他身上,一手用力掐着他的脖子。

“我不许、我不许、我不许——”

洛绎的脑袋嗡嗡作响,压在他身上的人太用力了,胸口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在风锁云越发大力的挤压下,洛绎究竟忍不住吐出一口血来。他的视线因疼痛和缺氧而模糊,所以洛绎并没有看见那只红色的妖孽直勾勾地盯着他吐出的血,妖异的红眸中一片痴迷。

“这是血……啊啊……是他的血呢……”

魔痴痴地笑着,妖艳的脸上写满了沉沦和痴迷。

“给我,都给我,这是我的——”

他俯□来,从流到锁骨的血开始,顺着洛绎的脖颈一点一丝地舔上去,将那刺目的红色完完全全吃进肚子,一点儿都不落下,像只渴血的妖精。风锁云最后舔上洛绎被血染红的嘴巴,他掰下洛绎的下巴,迫使洛绎张开嘴,然后伸出舌头毫不犹豫地舔了进去,将里面所有的血气卷了过来。

越来越多的腥甜涌上喉间,风锁云简直像只饕餮的吸血妖精般狠狠按着洛绎的胸口,迫使更多的血液流出。洛绎难受得连气都喘不过来,就仿佛心脏被狠狠的攫住了,被穷凶极恶的挤压揉碾,直到化作一滩淋漓的血泥被他身上的魔吸食殆尽。

——这样下去他会死……!

洛绎艰难地抬起右手,试图去握住左腕。风锁云只是专注地舔舐着对他来说是至高无上的毒品,洛绎嘴巴中的血气已经所剩无几,他不满地撕咬着那片柔软,然后满意地再次嗅到了腥甜。

洛绎的右手已经快接触到左手了,他像是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风锁云,然后再也无法动弹。因为离得极近,所以他非常清楚地望见了那片红眸中的死灰与空洞,那是拼尽一切的绝望疯狂。那种眼神宛如刀子刺入洛绎心脏开始搅动一般,痛得他感觉他再也没有力气去移动右手了。

风锁云已经开始不满足洛绎嘴上的血,他放开洛绎,一只手近乎温柔地婆娑着洛绎的脖颈,指尖顽皮似的在大动脉划过。

“洛绎,”魔发出满足的喟叹:“你只能是我的呢。”

洛绎只觉得喉间一痛,就什么也望不见了。

作者有话要说:为啥发疯的锁云我可耻地萌了呢……

洛绎:吃醋果然是世界上最凶残的行为……T皿T

章节目录

骗子X攻略X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颓并收藏骗子X攻略X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