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骗 石室X本能X强制

洛绎在黑暗中细细地摸索着石门。

“你说我现在喊一声‘芝麻开门’它会应我不?”

依旧傲娇状态的攻略无视了洛绎的调戏,某骗子只能寂寞地继续寻找开门的机关。就在刚刚,本想向单要离搭话的洛绎突然被亡夫人袭击,直接被那看似柔弱的黑衣女子扔进石室中,石门啪地一下在他眼前合上。

太凶残了……

石室中一片昏暗,并没有黑到伸手不见五指,却依旧让洛绎眼睛适应了好一会儿才勉勉强强看到一尺之内的事物,再远了就是浓郁成墨汁般的黑暗。将石门周围摸了一遍后,洛绎只能伤心欲绝地发现这里没有能让他出去的机关,他唯一可祈求的便是外边两人的良心发现,主动将石门打开放他出去。

——其实还有一个人应该也能打开石门,不是么?

亡夫人说,教主就在里边。

洛绎放弃了摸索,他背靠在石门上,用力看向那片黑暗,用力得眼睛都开始发酸了,但依旧只能将黑暗看出一个抽象的轮廓。他在石门这边折腾了这么久,黑暗之中一直是一片死寂,那里一点生气都没有,只能听到水在一直滴一直滴。

滴答——滴答——

单调规律的水声像是一道催命符,让人感到焦躁,并且毛骨悚然。对面的黑暗沉沉地压了过来,洛绎踟蹰了久许,然后像是怕惊扰了什么般,小心翼翼地冲着黑暗唤了一声:

“风……锁云?”

黑暗吞噬掉这声呼唤,再没有其他反应,依旧是沉沉地压过来。洛绎努力去听,可石室中除了他的呼吸声和水声,便是一片死寂的黑色。

风锁云真在这里吗?

洛绎开始对亡夫人的话产生怀疑,他凝视着对面的黑暗——或许能让他离开的机关就在那里,洛绎想,他不确定亡夫人把他关在石室中的目的是什么,是打算让他吃点苦头、还是干脆打算弄死他。

洛绎犹豫了一下,抬脚向前走了一步——仅仅是一步,当洛绎的身体刚刚离开石门的时候,巨大的“嗦铛”声将黑暗整个震动——那是什么金属在相互碰撞的声音,洛绎的脑中一瞬间自动浮现出黑暗中的场景——无数粗大的铁链相互碰撞,摩擦出点点火花并发出巨大的声响。洛绎会想象出这一切,那是因为他和丛在一起的时候,无时无刻都能听到他扣在虫子身上的链子发出相似的“嗦铛”声。

“碰——”

就在刚刚,洛绎突然被抓住右手,然后被狠狠地扯向黑暗中——那用力的程度让洛绎觉得如果再大力一点,他的右手绝对会被硬生生扯掉。然后洛绎就被死死按在石壁上,后背磕在凹凸不平的石头上兴起尖锐的疼痛。洛绎小口小口地吸着气,才让那钻心的疼痛去了几分。

在巨大的声响中一丝极轻的“咯碴”声显得微不足道,洛绎却因这声“咯碴”瞬间惨白了脸:他的右手貌似骨折了,剧痛带宛如剪刀在他的骨缝里来回切割。还没等洛绎因骨折的疼痛叫出声时,他的背硬生生地砸在坚硬的石头上,这次传来的疼痛让洛绎连叫出声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哆嗦着嘴唇流下冷汗,耳中尽是耳鸣。

眼前除了之前的那片黑暗,还有剧痛引起的短暂性失明,洛绎只觉得一片黑影将他死死笼罩在石壁上。等洛绎溃散的目光终于对焦后,首先映入他视线中的是一只手。那只手应是极好看的,但是指关节处深深浅浅的伤口破坏了那种细腻的美感。洛绎盯着那只手完全移不开眼,因为那只手的手腕处被扣上了厚重繁复的锁链。洛绎认得这种锁链,因为这种锁链采用了一种极其复杂精巧的设计,被锁上的人越想要用蛮力挣开便会锁得越死。因为这种锁链的特性,洛绎曾经相当心满意足地把它使用在丛身上。这种锁还有一种特点——或者说是弱点,因为它太过复杂,所以要求被锁的人主动配合才能将它完全组装完毕。也就是说,眼前这只手的主人,是主动将自己锁在这里的。

洛绎有些木然地抬起头,然后对上了那双猩红的眼。黑暗模糊了那人妖艳的弧度,唯有那双赤红的眼在黑暗中迥然异灿——那应是来自深渊的魔的眼,没有情感和理智,像是在看蝼蚁般睥睨着一切。

洛绎的吸气声瞬间小到微不可闻,风锁云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笼罩在他上方,一手撑着石壁偏着头凝视着他。妖孽魔性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可那双红得快要滴出血的双眼却昭明这只是暴风雨前宁静的错觉。空气中的血腥味从未那么浓郁过,那快要决堤的杀意从未那么尖锐过,此刻的风锁云比洛绎上次在紫楼见到时还要恐怖。即使上次风锁云一直疯狂地嘶叫着要洛绎死,可现在眼前安静无比的风锁云却让洛绎觉得他更加……歇斯底里。

“警告!分析磁场和脑波,风锁云此时大脑表层为零级兴奋、中层为一级兴奋、里层为三级兴奋,用第八文明词汇概括为走火入魔状态。我表示风锁云已经失去意识,只剩……本能。”消失久许的攻略突然出现,快速而平板地道:“警告,极度危险!”

风锁云将自己锁在石室中,傻瓜也知道这不对劲!洛绎根本没机会去调戏终于肯现身的攻略,他与那双妖异的眼睛对视,像是一个怕移开视线而被猛兽扑上来的可怜人类。

……等等,失去意识?洛绎认真去看风锁云的眼,那里只存在血色与混沌,没有一丝理智的光。这样的话——

黑暗中,洛绎发着抖地将身子缩起来,胆怯而无措地轻唤了一声:

“锁云少爷……”

受伤的嗓子还未痊愈,沙哑刺耳的声音更像是……“那个人”。一瞬间,洛绎就察觉到了风锁云的变化,他不再像个死人般毫无声息地压在他上方,细细的喘息声像是承受不住了般泄露出来,一双红眼更是直勾勾地盯着洛绎,半晌移不开目光。

没有意识,便是没有理智,更不会留下……记忆。洛绎对着那个只剩下本能的妖魔露出一个讨好懦弱的笑,神态卑微而无力:“少爷,能放开我么?”

放开——他——?风锁云愣愣地看着他掌控下的人,一片空白的思绪中呆滞地回响着:放开——放开——放开……?

洛绎谦卑地看着风锁云,声音沙哑轻柔,像是怕惊醒一个虚幻脆弱的梦。

“少爷忘了吗?我是洛绎啊……”

铁链撞击的声响在石室中久久回响,风锁云突然放下撑在洛绎耳边的手,后退了一步。他心里有个声音“洛绎、洛绎,洛绎!”在叫著,比所有的声音都大,在他的脑袋里炸响起来,满腔满腹都是那个名字的回音。他蓦地忆起他曾经喜欢一个人,对那人怀有太多悖伦的欲望和眷慕,恨不得把他关在只有他们的世界中,让那人和其他彻底断去关系。

那个人就在这里,就在他眼前,在他伸出手就能够到的位置。

“洛绎——”

模糊低沉的声音在黑暗中拖长了,黏黏绵绵的,说不出的绮丽。风锁云勾起一抹艳丽到让人心悸的笑,伸出手一点一丝地抚上洛绎的脸,尽是痴迷的意味。

“是我的洛绎呢——”

洛绎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说出来的,反正等风锁云清醒后会忘了这一切。他没想到风锁云竟然真信了,就算是因为失去理智而不怀疑他话中的神逻辑,但是也这太轻易了吧!?怪蜀诱骗小萝莉还需要道具糖果呢,熊孩子听到他的话后就直接认了!而且洛绎突然发现成功诱骗的后果……貌似他承担不起。

洛绎苍白的脸上露出僵硬的笑:“少、少爷,我们先离开这里吧。”

风锁云貌似没有看到洛绎那挤出来的笑容,他斯条慢理地拥住身体僵硬的洛绎,铁链发出哗哗的声响,一刻不停地提醒着洛绎:他所面对的不是正常状态下的风锁云,而是一只濒临疯狂的妖魔。

“为什么要离开呢?我想和洛绎多待一会——这里只有我们,真是太好了——”

洛绎看不到的地方,红色的妖露出艳丽慑人的笑,危险而又煽情。即使看不到,洛绎听着那越发压抑的喘息声,心中的不安点达到了极致,他仿佛看到血色的猛兽挣脱笼子,低吼着向他扑过来。

“洛绎,我爱你……”风锁云亲吻着洛绎的头发,喘息着低语:“我爱你。”

洛绎倒吸了一口气,反射性地挣扎起来,他忘记自己受伤的右手,一瞬间袭来的剧透和惶恐让洛绎不顾一切的大叫近乎变了调:“风锁云!你被我骗了!我不是——”

风锁云突然松开洛绎,伸出手按着洛绎的额头使他的后脑勺紧紧贴在石壁上,凑上去狠狠亲吻他的脸颊和嘴唇。这亲吻带着浓重的情.欲与勾引,他甚至把舌头伸进去吮吸洛绎的口腔,刮娑着脆弱的粘膜。

他舔着洛绎的唇角,低低沉沉地在笑:

“我知道是你,洛、绎。”

最后两个字极轻,却像是用力将洛绎的名字咬碎了吞下去,融入骨肉,融入血脉。这是他的洛绎,只有他的洛绎才会让他这么着迷,疯魔了般地入迷。

洛绎瞬息间抬起左手,他的右手骨折了,此时正软绵绵地塌一边无法动弹,只能将左腕主动凑到右手中。但是风锁云的动作更快,他大约以为洛绎要反抗,擒住洛绎的左手牢牢按在洛绎的左耳边,唇依旧在亲吻着洛绎的嘴角,舍不得半分停顿。

黑暗中荡起暧昧的水声,风锁云的吻已经滑落印在洛绎的锁骨上了,细细地撕扯着洛绎的衣服。终于得空的洛绎张嘴就要叫,却被额头上滑下的手轻柔而不容置疑地捂住。洛绎只觉得身上一凉,他的衣服竟然被魔咬毁了,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先是感到一阵冷意,然后就被那炙热的吐息烫得一个激灵。那人一边舔着他身上的味道,一边呢喃着模糊的呓语。

好痛苦——洛绎,好痛苦啊——

魔呻吟着。

他们把你给我了——终于给我了——

洛绎发现风锁云松开了他的左手,他的左手刚想发力,一阵巨响蓦地在他耳边炸开。洛绎僵在原地,风锁云的手擦着他的发尾插入石壁中,硬生生地刺出五个深洞,红衣的妖魔抬起头,血红的眸子中涟漪着危险与疯狂。

“洛绎,不要动、不要动——”

魔斯条慢理地将手指从石壁中拔.出来,细小的石屑落在洛绎肩上,沉甸甸的,压得洛绎快喘不过气来。风锁云一手按着洛绎,一手将两人的衣带解开——洛绎根本不敢再轻举妄动,在那双赤红眼睛的注视下,只要洛绎再移动他的左手,他毫不怀疑风锁云会让他的左手走向与右手相同的道路。

衣带落在地上,洛绎睁大眼睛发出呜呜声,他的一只腿被风锁云用力掰开,有什么滚烫的东西抵在入口蓄势待发了。没有丝毫预兆、没有丝毫扩充,魔就这样一点一丝、硬生生地将自己埋入洛绎的体内,绞出一片鲜血淋漓。洛绎痛得开始抽搐,他无力地蹬着腿,左手本能地想要推开在他身上逞凶的妖魔。风锁云不再捂着洛绎的嘴巴,他抓着洛绎无力按在他身上的左手,发出满足的喟叹。电流一般的激动和亢奋击中了他的心脏,过于干涩的甬.道并没有让他感到舒服,即使后面有血带来的润滑,洛绎因痛苦而收紧后.穴带给风锁云一种被绞箍的疼痛,但就是那种疼痛,让他兴奋得不能自已。

“风锁云,你疯了……”洛绎轻轻呜咽了一声,他明显能感觉到自己的喉咙在发颤,出来的音调都变了,有点像哭。

“恩。”风锁云勾起一抹魔性妖娆的笑,鼻音中哼出一丝媚到骨子里的呢喃:“我在发疯呢——”

洛绎刹那间觉得,风锁云看着他的眼神里,甚至还有股深深的愤怒,由悲哀、无望、痛苦交加,最后浓郁成刺目的猩红。那人紧紧盯着他,脸上画着妖娆艳丽的笑容,他身上所有的弧度都带着魔性,迷得人头晕目眩,却让人看不清那艳丽的外表下,埋藏着怎样腐朽绝望的内在。

“洛绎洛绎,高兴吗?风锁云为了你,发了疯——”

就像针刺一般绵密而细小的痛苦,狠狠地扎进了洛绎的心脏。洛绎脸色惨白地闭上了眼,放弃般地一动不动。入侵的灼热一直一直深入,像是要将他捅穿了般,洛绎冷汗涔涔地喘息着,等到两人完完全全地贴合后,风锁云根本不等洛绎喘口气,便狠狠抽出,再用力顶入。

洛绎张嘴发出无声的呻吟,他的胸口像是堵了一口气,喉咙中只能泻出嗬嗬的空洞声。洛绎只感觉痛,手痛,下面痛,背后痛,身上没有一处不在疼痛着。随著魔的一次次进出,大量的血液从交.合部位流出,染红了洛绎的大腿。

风锁云一边动着,一边舔吻着洛绎的嘴角,血红占据了他整个眼仁,越来越沉重的喘息声昭示着他迫切需要发泄的疯狂。他喜欢怀里的这个人,但是他又可耻地想要去狠狠伤害对方,这他感到难以言喻的紧张、难过和愧疚,同时无法制止地感受到越来越大的快.感。

那种深入骨髓、渗入魂魄的巨大快.感,像是吸食毒药般地让他疯狂上瘾,重复着残忍的动作,好让他能感受到更多、更多。

洛绎已经被弄得奄奄一息,只能被动地接受,哼着毫无意义的破碎呻吟,而疯魔了的风锁云却越发兴奋地扭动腰身,像是吸人精血的妖精般不停地追逐着那至极的快乐。

洛绎、洛绎、洛绎……

魔在心中不停地叫着怀中人的名字,直到他将那滚烫的液体悉数撒入洛绎的体内。已经受伤的粘膜被精.液这么一烫,让半昏迷的洛绎打了个哆嗦。

洛绎啊……

他感受着那分不清是血还是精.液的温热液体缓慢流出,就像是他们两人一样,融合得分不了彼此。红衣妖孽抱着几近没了声息的洛绎满足地哼了哼,然后心满意足地

作者有话要说:于是某骗子在经历了丛的诱X,夏劲草的和X,白诩翊的迷X,现在轮到了风锁云的强X么~XDDD

感谢此景惹尘埃。、200981、小哥爱天真、凭栏望断空的地雷,扑上去狼吻=3=~

章节目录

骗子X攻略X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颓并收藏骗子X攻略X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