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骗 相处X差距X不安

【~洛绎的一天~

卯时:起床。更衣者:风锁云。

辰时:早餐。陪食者:风锁云。

巳时:施针。施针对象:风锁云。

午时:午饭。陪食者:风锁云。

未时:午睡。看护者:风锁云。

申时:闲逛。陪伴者:风锁云。

酉时:施针。施针对象:风锁云。

戌时:晚餐。陪食者:风锁云。

亥时:入睡。熄灯者:风锁云。

子时:睡觉。守夜者:风锁云。

丑时:睡觉。守夜者:风锁云。

寅时:睡觉。守夜者:风锁云。

……

洛绎:“……”

攻略无视某骗子那蛋都要碎掉了的表情,继续毫无感情地念下去:“以上,为player/风锁云的一天。据测量,这些天player和风锁云的最长距离为5.3324米。”

洛绎掩面:“不要用那么精确的数字来提醒我这么虐的事实……”

“player,风锁云很在意你哦咪嗦。”穿越细细地重复着:“很在意很在意,咪嗦。所以对他好一点吧,player。”

“……我知道。”洛绎神色复杂地看着门纸上那单薄的倒影——那人正在门外,这些天只要洛绎醒来,无论何时都能看到那抹深色的剪影。

那人在等他醒来,等他的呼唤,等他走出去,然后守候在他身边——风锁云就这样固执地将自己拴在洛绎的身边,如同十三年前一样,从未改变。

分离的时间到底有多长?对于风锁云来说,已经太久太久了,足以使一个少年抽长成青年;但是对于洛绎来说,他与风锁云仅仅是几个月没见,连半年都算不上。这其中的差距,该用什么来填补?洛绎现在是惶恐的,面对已经可以说得上是陌生的风锁云,他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态度对面对。之前还可以伪装成陌生人不去多想,但身份被戳穿后的如今,他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和风锁云相处——风锁云已经不是“熊孩子”了,而他也不是过去那个唯唯诺诺的“小厮”。

从那天到现在,他们相处的时候沉默居多,说话也像是例行公事似的,带着不清不楚的尴尬。风锁云从未向洛绎质问过去的事,比起洛绎的坐立不安,他完全不在意那若有若无的尴尬和距离感,像是只要能看到洛绎,他就满足了。

至少现在风锁云对哥的治疗配合无比。洛绎苦中作乐地想,看着风锁云的气色一天比一天好,某骗子顿时觉得前途一片光明——话说这微妙的即视感是怎么回事……

洛绎下意识地忽略心中的一抹不安,这种不安自他与风锁云重逢的那一刻就有了,时不时地刺一下心脏。洛绎总觉得那漂亮的红衣青年像是快要燃尽的烟火,返照回光地绽放出自己最后的美丽。这种联想让洛绎很难受,但他完全找不到源头,只能像是受刑人去等待最后的判决。

洛绎站起来快速地走向房门,推开,一眼就望见了伫立在门柱旁的绝色青年。风锁云站在对面,下垂的长而卷的睫毛忽地扇起,露出的一双眼幽深浩瀚,像是吸人魂魄的妖异,望进去便再不能脱身了。即使知道对方并没有刻意做出引诱,但那浑然天成的媚意与魅惑依旧勾得洛绎失了一瞬间的神。

洛绎咳了一声速度转移了视线,嗫嚅地说了一句:“我去拿药。”

妈妈这不科学!世上怎么能有妖孽到这种境界的人!这是犯罪!

某骗子近乎落荒而逃地向外快走去,很快他就听到跟上来的脚步声,很轻,似乎稍不注意就会忽略了。

那双眼……当初是极其纯澈无邪的,即使带着天生的媚意,却依旧纯粹得不含丝毫杂质,完全不是现在的“妖”。洛绎这样想着,不禁难受起来,因为他发现造就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他。

——你真的是去还债的吗,是欠债才对吧?

有个声音如是说道。

洛绎抿了抿嘴角,他站在药房前,却久久没有推门,思绪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然后悲剧发生了。

药房里面的人或许没有注意到外边伫立个人,“啪”地一声推开大门,洛绎“啪”地一声捂脸蹲下。某骗子感到很受伤很受伤,就在他难得思考人生自我反省的时候上天给了他“一巴掌”,于是他果然不适合走文艺路线么么么……

出门的人惊呆了。洛绎只觉得脑中嗡嗡作响,耳边一阵巨大的耳鸣声,周围的血腥味浓郁起来,他好像感觉到有人在叫他,似乎惊慌失措地想要扶起他。

“我、没事……”

洛绎刚抬头,鼻腔就一股热流涌下——尼玛他说血腥味怎么这么浓郁,敢情不是风锁云身上的味儿而是他流鼻血了岂可修!

红衣青年的表情瞬间就变了,他的瞳孔紧缩成一点,直勾勾地看着洛绎那淌下的鲜血,眼角的红蝶拧成一个狰狞的形状。洛绎直觉不妙,他捂着鼻子大叫:“风锁云!”

可还是迟了。只听“咚”的一声,一个圆溜溜的物体就滚到洛绎的脚边,洒落一地鲜血。红衣的妖孽心满意足地晃了晃没了头的尸体,随手扔开,然后小心翼翼地凑到洛绎面前,像是在讨好,又像是在邀功。

“洛绎、洛绎,还痛吗?不舒服吗?你看,我把伤害你的东西除去了。我把他们杀掉,洛绎,若有让你不高兴的存在,我通通都把它们杀了。”

洛绎僵在原地,鼻腔里外都是血的味道,竟说不出哪边更加浓郁一些。他直勾勾地看着脚边的那颗头颅,那是一个英俊的少年,大大的眼睛中尽是不可置信和惊惧。洛绎盯着那双熟悉而陌生的眼,如坠冰窟。

——窗边的“伪物”原先是一位富商独子,因为他的眼睛很像“他”,于是我把他弄回来了……

这是“伪物”,坏掉了。

远处传来匆忙的脚步声,洛绎茫然地看过去,走廊的另一端,一名灰衣男子遥遥望了过来,见到洛绎和风锁云时脸色一变。当那名男子视线向下看到少年的尸体时,他的脸上根本没有表情了,只留一片煞白。灰衣男子给洛绎一种极其熟悉的感觉,那微带佝偻的身子和唯唯诺诺的眼,这些代表什么,洛绎再清楚不过了。

——树下的那个“伪物”不是我收回来的,是教主亲自带他上山的,曾经是七星剑门下的一员。你发现了吧,他的气质最像“他”……

那也是“伪物”。

事实上,无论是那名少年、男子,包括现在的他,通通都是过去那个“洛绎”的“伪物”。

风锁云看到灰衣男子,似乎略带疑惑地思索了一番,他的目光在男子和少年的脑袋上游弋了一阵子,像是突然记起什么而慌张起来。风锁云紧紧挨着洛绎,声音惶恐而颤抖,像是个怕被抛弃的小孩,语无伦次地解释着、乞求着父母的原谅。

“洛……绎,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这、这些都是伪物,是亡夫人带给我玩的伪物——原谅我、洛绎,那时候我太想你了……太……寂寞了啊……”

红衣青年的声音开始哽咽,大而斜飞的丹凤眼中一片氤氲雾蒙,洛绎看着这样的风锁云,心中一阵悲哀。

不值得啊,风锁云,根本不值得,错的根本就不是你。

见洛绎没回应,风锁云似是越发着急了,他的脸色蓦地苍白一片,压着嘴低低地咳了几声,那闷在胸肺间的咳嗽像是有兽在咆哮,听起来骇人无比。强烈的不安袭上了洛绎,他看着风锁云把手放下,嘴角手心一片鲜红。

怎么回事——!?

洛绎慌张地为风锁云切脉,风锁云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异常,用那只没有被血染红的手小心翼翼地抓住洛绎衣袍的下摆,语气虚弱而执拗地说道:“洛绎,原谅我、原谅我好么……是不是他们都不在了,洛绎才会原谅我呢……?”

说到最后,风锁云轻轻侧过头去,狭长的丹凤眼瞥向远处的灰衣男子,语句间尽是嗜血和杀意。

“我原谅你!”洛绎脸色苍白地大叫:“我原谅你了,所以你别动,乖乖地别动……”

就在刚刚,洛绎惊恐地发现,对面那人那将近油枯灯竭的身体。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啊!明明、明明之前还好好的——眼前的风锁云像是几天几夜不吃不喝不眠……等等,不眠?

“所以我说了,风锁云很在意你,咪嗦,太在意了。”熟悉缓慢的声调在耳边响起:“攻略告诉你了哦咪嗦,风锁云一直一直在守你,无论白天、还是晚上咪嗦。”

洛绎想起之前攻略一本正经对他念的行程表,才发现里面所包含的信息是何等的残酷。

“你……”洛绎的声音开始发颤,他想要对着对面的那个人大吼大叫,声音却堵在喉间发不出来:“你都不睡觉的吗……!?”

风锁云眨了眨眼,他小心翼翼地将头凑到洛绎的肩窝,见洛绎没有反对便安心地靠了上去,放松了身子。

“睡不着呢,洛绎……只要一想到你会在我看不到的地方消失了、不见了,我就害怕得完全睡不着……”

洛绎的喉咙一紧:“……我不会消失。”

“我知道,我说服过自己了……但我总是忍不住去想,这是一场梦,睡过去醒过来就什么都没了……”

风锁云像是为了确定洛绎的般用手环上洛绎的身体,用力圈住却不敢将力作用于洛绎身上。洛绎用力抓住风锁云的胳膊,低声吼道:“风锁云,你看看我,看看我,我就在这里!”

“我知道,我知道。”风锁云一边嗫嚅一边抱着洛绎颤抖:“可我就是……害怕啊……”

最可怕的不是无望,而是给了希望后,再赠予绝望。

洛绎的脸色变幻了数次,最后妥协似地叹息一声。他揪起他家那只永远长不大的死小孩,直视对方迷茫的目光。

“现在,回房!”洛绎一字一顿,近乎咬牙切齿:“老子陪你睡!”

章节目录

骗子X攻略X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颓并收藏骗子X攻略X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