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伪物

他一向是个懦弱的人。武功不高,长相平凡,性子说好听一点就是温和老实,难听一点就是软弱可欺。因此,即使作为大师兄,同辈的师弟师妹们没一个看得起他,“大师兄”向来是他们使唤他的名目。

他也曾感到委屈过,也曾小小地抱怨过,但只能换来一身取笑,至于反抗,他是万万不敢的。久而久之,他已经习惯于唯唯诺诺的姿态了。

因为魔教频繁的运动,武林中的气氛日益紧张,各正道门派聚集举办了武林大会。最后选出的武林盟主还是很有能力的,针对魔教作出了种种部署,虽说不能将魔教斩草除根,但一定程度上遏制住魔教的扩展。

然后有一天,盟主给他的门派里下达了一个重要任务:混入魔教总坛,窃取情报——这任务说白了就是送死。“紫霞雾,碧玉水,极乐林,奈何桥,须臾山,黄泉,神木,六道,此之谓轮回。”这句口诀只要是行走在江湖的都知道,要想进入轮回教的总坛须臾山,首先第一道“紫霞雾”就可以令无数人铩羽而归了。再来,轮回教现任的教主可谓是恶名远昭,撞见他的江湖人除了死还是死。

进入须臾山=服用轮回丸=被轮回教控制

遇见魔头=死

以上恒等式令那任务变成了烫手山芋,他所在的门派七星剑门也算是个鼎鼎有名的大门派,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门主和长老们拉不下脸去糊弄盟主:舍不得门派中的精英弟子,却又不能派一些无名之徒去做样子——直到他们想到了他,顿觉豁然开朗。

他是二十九代的大弟子,名分上是绝对够的,天资不高属于那种失去也不会心痛的,长相更是混入人海便寻不着了,于是他就这样被“委托重任”地送上路。

即使门主和师傅再怎么将他所要做的事升华,他知道他被放弃了。虽然有些难过,但服从的惯性让他听话地收拾好行李,麻木地向须臾山进发。

然后,他遇见今生今世让他忘不了的人。

第一次遇见那人,他惊呆了。因为他根本无法想象传说中杀人如麻嗜血成性的魔头竟然、竟然是这么一个、一个……他匮乏的头脑想象不出来任何足以形容对方那惊世之容的词,整个思绪一片空白。

见对方望了过来,他下意识地垂下头缩起脑袋,像个做错事的被抓包的小伙子般无措地涨红了脸。他听不到任何声息,但风的流动已经告诉他:对方已经来到了他面前。

那一刻他以为他绝对会死了,但他奇异地并不感到害怕和不甘,甚至有种隐隐的解脱——或许他早就觉得累了,不想强颜欢笑去讨师傅的欢心,不想假装大度去原谅师弟师妹对他的呼来喝去。

然后他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再醒来时——他根本没想过他还有醒来的机会——有人告知他:这里是须臾山,以后你就安安心心地待在这里吧。

他不解,那个人——那是个脸上戴着黑纱的女人,似乎看出了他满头的疑问,冷漠地抛下一句就离开了。那句话他一直记得很清楚,因为那是他在须臾山存在的意义。

——我不管你的过去。从今天起,你就是伪物,供教主观赏玩耍。记着,不要让教主厌烦你,也不要让教主太喜欢你,会没命。

那时候的他听不懂,但之后的日子向他展示了一切,他明白了何谓……伪物。

那人看着他,永远只是在看一个人的影子,他就像是一副画、一个花瓶摆在那里让那人观赏。那人对他很好,事实上他呆在须臾山的日子比他过去几十年加起来还要好,他闲来无事练功,那人甚至愿意为他寻来各种珍品重塑根骨,让他去将另一个门派的武功发扬光大。但这种好就像是收藏家将自己喜欢的花瓶打磨上蜡,纯粹是为了使花瓶更好看一些。

——当他意识到那其中的不甘后,他知道他开始贪婪了。他不甘做一个伪物,不甘做一个替代品,他从不敢妄想去得到那人,只是希望当那人看着他的时候,仅仅只看到他而已。他看过被那人厌倦后的下场,也知道当伪物达到“以假乱真”的时候,那人会怎样欣喜地将伪物肢解,去填充那永远填不满的头骨。但这些并不让他感到害怕,反而让他的不甘更上一层。

很想知道,被那人如此眷念的“洛绎”,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他在这样想的时候也在可悲而不堪地庆幸着:幸好,“洛绎”已经死了。

直到有一天,亡夫人领了一个人到他们面前。他以为那将会是他们的新同伴,一个新伪物——这次的伪物会有什么像呢?眼睛、鼻子、还是嘴巴?

接下来一切都乱了套,他以为会一直持续下去的日子被体无完肤地打破。

那是“洛绎”的孩子。他茫然地想着,是“洛绎”的……孩子?

——根本比不上,比起他们这些“伪物”,那是最接近原装的“半正品”。

他马上就知道,伪物被处理的日子不远了。但他还是抱着一丝小小的幻想,直到他去寻前往药房的小安,那鲜血淋漓的场面直接将他最后一丝妄念硬生生粉碎。他从来没有见过那人那样看他的眼神,卷席着无尽的煞气,光凭那杀意他就要窒息了。

他茫然地被带回去,不知过了多久,亡夫人再次来到他面前,一如既往地冷漠,但看着他的眼中带着一抹恰到好处的怜悯。

亡夫人说:你们没用了。

他深深地看着亡夫人,和她身后的侍卫,突然暴起。

他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

——为什么不想死?

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他还不能死,他还要、还要……!

普通侍卫拦不住他,可笑的是他那身功力就是那个想要杀死他的人给他的!

他慌不择路地四处逃窜,随着修罗道的出动,他渐渐被逼到一处深林边。他没有多想,直接闯入深林,而轮回教的人却似有忌惮地停在深林外,不敢入内。

他进入林子后才发现这林子的占地面积极大,他走了很久都只能看到一片树木。就在他气喘吁吁地休息的时候,一个打扮奇异的白袍人出现在他面前,黑白分明的面具很好的昭示了他的身份——传说中最神秘的天界道。

无视了他的惊惶,天界道声音平板地开口。

“吾等遵循神木的意志,前来协助你。”

什……么?

“吾等遵循神木的意志,将星铮送回七星剑门,并赠予汝等所渴望的。”

***

叶株目送着天界道和星铮离去,他靠着神木,手指绕着青草,似在自言自语,又似在对看不见的人说话。

“洛绎,我很无聊啊,来陪我玩儿吧?”

作者有话要说:这是和正文相关的番外=-=

章节目录

骗子X攻略X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颓并收藏骗子X攻略X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