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局五:络绎不绝

第一骗 枫林X团队X二重

“yo~好大一片枫树林。”

“可惜现在不是看枫叶的季节。”

最开始说话的少女睁大她那双黑白分明的眼,兴致勃勃:“我们秋天再来一次吧。”不等车上其他人回应,少女一锤定音:“就这样决定了!”

摇摇晃晃的越野车上除了少女还有四个人:开车的大汉哈哈大笑,他的身材十分魁梧,在他的大手下,越野车的方向盘简直像是一个玩具似的;坐在副驾的黑人“啪”地一下吹破泡泡糖,他戴着一只墨镜,爆炸式头发一团团地堆在他脑袋上;黑人后方是一名皮肤苍白的青年,他抱着一个看起来很沉的工具箱,倚在车门上睡得很熟;最角落里的是一名少年,他安静地呆在阴影中,仿佛没有什么存在感。

少女趴在窗户上看了一会儿,一成不变的绿色很快让她疲劳了。少女无聊地打开她的小包,捉出化妆品捣鼓她的脸。蓦地,她发出一声尖叫。

大汉操了一声,将打过头的方向盘掰回去,声音中充满无奈:“我的小祖宗,又出什么事了?”

“美瞳!我的美瞳没有了!!!”少女尖叫得像是世界末日降临:“铁男你有吗!?!”

大汉哽咽了一瞬:“我操!老子怎么可能有!”

在少女高分贝的尖叫中,苍白青年依旧睡得一塌糊涂,爆炸头黑人吹破口香糖,淡定地嚼嚼嚼:“你应该去找十七要,眼睛。”

被称为眼睛的少女恍然大悟,她翻过身向角落中的少年伸出手:“十七~我要美瞳。”

此时少年才像是有了一点儿存在感,他从脚下翻出自己的包,抬头问:“你要哪种品牌?”

“GEO。”眼睛趴在座椅上,眨巴眨巴地看着少年从包中掏出一个大盒子,里面满满当当全是不同颜色的隐形眼镜。眼睛盯着那整齐排列的盒子,咕嘟一声咽下口水,呼吸都沉重了许多。

“这不科学!”少女泪汪汪地看着那一排儿美瞳,伤心欲绝:“没收!我要没收!为什么你个男孩子可以比本姑娘还多美瞳!”

爆炸头黑人淡定地回应:“因为十七负责潜伏,狙击手小姐。”

眼睛充耳不闻,她贪婪地扫视着盒子里的美瞳,一副恨不得全部纳入怀中的样子,任谁也无法想象这么一个小巧的少女会是背负着数条人命的血腥射手。

这是一个团队,他们不久前完成了一项任务,正在回归的路上。

眼睛终于挑出她最满意的美瞳了,她恋恋不舍地看着十七将剩余的收起来,然后像只猫咪一样缩回了椅子上。

车中一时间有些安静,只能听到车轮碾压在石头上的咯嘚声。

“这次任务结束得比预期要快,大概可以有一个多月的假期,你们有啥打算?”

“吃饭,睡觉,打铁男。”眼睛秒答。

铁男握的手猛地用力,差点将方向盘掰下来:“操!”

黑人——爆点嚼着口香糖:“实验新菜单,你们要来试试吗?”

车厢内安静了一瞬,连熟睡的苍白青年都有些不安地颤了颤,铁男和眼睛像是什么都没听到般开始左顾而言他。

“白客不用想,肯定是睡觉。”

“回去叫医生随时待命。我说白客会睡到营养失衡,你们信吗?”

“……不质疑。”

眼睛想起来还有一个人没开口,她转头瞥向角落中的少年:“你呢,十七?这么久没回基地了,有啥打算不?”

“话说如果不是因为有十七,这次任务没那么简单结束。操的,一想起目标被十七挟持住时那一脸不敢置信的蠢样,老子的J8都要笑掉了!”铁男哈哈大笑,笑够了才有些感慨地道:“算算有两年没见到十七了。”铁男不顾正在开车的途中,转过脑袋看向十七:“真他妈有些想你了。”

十七坐得很直,双手规规矩矩地放在两膝上,听到铁男的话,他微微垂下了眼,似乎有点赧然。因为所扮演的角色的原因,十七必须长时间潜伏在任务要求的地点,伪装身份混入敌人内部。为了保证自身的隐蔽性,别说和铁男他们见面了,连和队友通讯的机会都没有。只有一种情况十七才会见到他的队友,那就是任务结束的时候,这同样代表他可以回基地了,然后等待下一次任务的到来。

这些年来他们见面的次数一只手都数得清楚,长久以来的分离让十七和铁男他们之间不可避免地产生了一丝疏离和陌生。少年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只是很安静地坐在角落中,唯有提到他时候才会显现出他的存在感。

眼睛一副你别恶心我了的表情,将铁男的脸掰回去,然后嫌弃地擦了擦手。

“要我说,最想十七的那个人绝对不是你。”眼睛瞅了一眼十七,脸上露出暧昧不明的笑容:“有个人日也盼,夜也盼,天天盼着十七归来。啧啧,那模样,简直是望眼欲穿啊~”

铁男也开始暧昧不明地嘿嘿笑着:“那小混蛋一听没机会参加这次任务,那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样子……哈哈哈哈——”

“十七,我和你说哦~”眼睛趴在椅背上,对着十七眨眨眼:“前些日子,某个家伙因为任务去伪装学生参加Z国的高……高那个什么来着?”

“高考。”爆点默默接上。

“对,高考!”眼睛一副乐不可支的样子:“然后某人哭着回来了。”

哥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受到了剧烈的冲击TAT从高考场上活下来的是神不是人T皿T为什么要那样鄙视地看着哥,因为哥将“早”看成“旱”吗?因为哥用尺子证明了AB=CD吗?T口T好累,感觉不会再爱……_(:3」∠)_

十七眨了眨眼,即使只是听说,那人鲜明的形象就像是在眼前,不用费力去想,都能描绘得一清二楚。

“这事还没完。”少女揉揉笑得发酸的腮帮子:“一个月后,某人的成绩单寄过来了。你知道他数学考了多少分吗?满分150他考了34哦~34,于是我们伟大的长官发飙了噗哈哈哈。”

眼睛口中的长官是那人的父亲。那个人和他们不一样,他们是被收养的孤儿,基地是他们的家。GJ收养他们,教导他们,给以他们一技之长,然后他们反过来为GJ服务,去解决一些棘手的、见不得光的事情。十七觉得这样挺好,如果不是GJ,他们或许早就死在街头,即使成为流浪者,哪有现在的生活安定?GJ养活了他们,他们报答GJ,这样的等价交换非常公平,即使是在任务中失去性命,十七认为,那也不过是把早应该降临的“死”推到了现在,而已。况且他们年老或因公负伤时均可退休,还能得到GJ的补贴金,这样的他们,和在大街上为工作忙碌的白领没有区别。

那个人不一样,因为他是从“外头”进来的。他们像是GJ的一个特殊部门,时常会有些特殊人员编入进来,通常是官员干部子弟,混一段时间后就算是获得资历,再出去时就可以升官了,类似一种“镀金”。那个人和那些人又不一样,他进来不是为了镀金,而是为了和他的父亲怄气——通常情况下,带有危险性质的任务是不会落在外来人士的头上,只有他才会坚持要出任务。虽然那人确实很有能力,但军官们怎么敢将危险任务交给头顶上司的宝贝儿子,只会用一些边边角角的任务打发他。

十七坐在椅子上,不知不觉想了很多。眼睛和铁男绊了几次嘴,然后就安静下来了。窗外的太阳从最东走到最西,当基地终于出现在他们面前时,所有人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真正放松下来。

经过层层检查后,越野车进入基地。车停稳后,眼睛第一个跳下去,大大地伸了一个懒腰,她眯起眼看着十七从车里爬出来,不知想到了什么而有些出神。

十七一回头就看到眼睛怔怔地看着他。眼睛见被发现了也不忸怩,反而大大方方地伸出手去摸十七的脸。

“真是一点儿都不违和呢,这张脸。即使这么久没见了,却感觉不出丝毫陌生。”少女弯着眼笑了:“毕竟某个家伙在眼前一直晃一直晃。”

眼睛叹息着:“真是太神奇了,为什么即使分别了这么久,你们还能长得如此同步呢?”

少女的手落在十七的肩膀上,拍了拍:“欢迎回来,十七。”

十七张嘴刚想说些什么,就看到眼睛的表情变得有些微妙了。一只手臂从后面勾住了十七的脖子,狠狠收紧。

“亲爱的——”与记忆中有许些差异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少年的变声期已经接近尾声:“你终于回来啦。”

十七被勾得重心不稳,他偏过头去,正对上一张灿烂的笑脸。太熟悉了,那张脸。每天早上在镜子中,窗户上,水的倒影里,他都能看到这张脸——那是属于他们的脸,一样的脸型,一样的嘴巴,连鼻子挺起的弧度都毫无差别。如果对方不是金发蓝眸,他们简直就像是站在镜子的两端,看着彼此的倒影。就连双胞胎都难以长得如此相近吧?但事实上他们别说是亲兄弟了,他们根本没有丝毫血缘关系。造物主总是让人感慨于它创造的奇迹,明明毫无瓜葛的两人被它以一种特别的形式联系到一起。

十七看着那张如出一辙的脸,眼角垂下的弧度宛若微笑。

“我回来了,罗伊。”

那个人和他们不一样,他有的不是绰号,而是名字。

“真是想死哥了!”

十七感到肩上的压力蓦地变大,然后他就被狠狠抱住,那力道甚至让十七感到许些疼痛。

“哟哟哟,我突然觉得我好发光啊,一千瓦了快。”

眼睛的话将十七在窒息前解救出来了。罗伊稍稍松开了手,面向眼睛露出灿烂的笑容。少年一头耀眼的金发在夕阳底下熠熠生辉,天蓝色的眼睛满满的都是笑意,偶尔闪过一丝狡黠,却又淹没在大海般明亮的眸子深处。

“在我眼中,眼睛小姐确实一直在发光哦——因为你的美丽。”罗伊一脸认真地凝视着眼睛:“亲爱的,你介意有一位男朋友来守护你的美丽吗?”

少女眯起了她的大眼睛:“别打我的注意,我不打算成为第68个为你哭泣的女人。”

“不能让女人哭泣的男人不是好男人哦。”罗伊很是惋惜地说:“希望你能考虑一下。”

“恩,我会考虑的,以什么角度什么距离打爆你的蛋蛋。”眼睛嫣然一笑。

“女孩子怎么可以这么粗俗!”铁男拿着行李从车上跳下来,也许是因为行李带卡在座位上了,铁男下来的时候被狠狠一扯。

“操X逼X!”

眼睛笑而不语。

白客也终于醒了,他抱着他的工具箱,一副梦游般的表情从车上飘下来,然后浮云一样向自己的寝室飘去。爆点向所有人打了一声招呼,也随即离去。

眼睛揉了揉自己的肚子:“你们饿吗?”

十七摇了摇头。

眼睛哦了一声,然后拖着将行李弄下来的铁男向饭堂走去:“本姑娘去填饱肚子了,你们俩慢慢亲热吧。”

所有人都离开后,罗伊才终于放开了十七,他对着十七比划了一□高,又贴着脸细细看了一副,才非常满足地露出惯有的笑容。

“太好了,还是一样样儿。”

那地道的东北话比十七这个Z国人还说得上口。罗伊很开心地比划着:“哥特意留着点头发,到时候修一修,我们就完全一样啦。”

十七很其实完全无法理解罗伊那种将两人相貌同步的执着,罗伊甚至为了与他同步,硬生生地将自己左撇子的习惯改成右撇子,好像在罗伊看来这是一种无与伦比的游戏。当初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他们看着对方足足愣了一分钟,反应过来后的十七看着罗伊一脸愤怒地冲着一位高级军官大喊大叫,可以说,他们的初见算不上美好。几天后,当队长把罗伊带到他们面前并宣布这是新队员时,那人一脸灿烂笑容地凑到十七面前:“如果不是DNA鉴定我都以为你是那老家伙的私生子了嘿嘿嘿……初次,哦不,再次见面,我叫罗伊,你可以称呼我亲爱的~”

罗伊是一个很奇怪的人。他明明很有才能,却看起来很不着调;喜欢自称“哥”,总是宣称自己的目标是要让一百个女人为他哭泣;常常挂着一幅没有人能拒绝的灿烂笑容,能很快和其他人混成一片。即使是基地的“内部人员”,都会亲昵地笑骂着来自外面的他是“小混蛋”。十七看着这样的罗伊,就像是看到镜面彼端的自己,明明很相像,却完全相反。除去在任务中,十七总是沉默的,鲜少表情变化——并不是冷漠,也不是空洞,更贴切的说法是一种木然,就像是日复一日坐在教室里乖乖等待老师指示的好学生,即使有表情,也是过于单薄。罗伊总是扯着十七的脸,似乎想把十七脸上的弧度扯大一点,最后只能无可奈何地叹息着:“你这熊孩子要笑就笑大一点,这样要笑不笑是要闹哪般啊。”

就像现在在久违的重逢中,十七脸上的弧度也只是稍稍柔和了一些,认真地听着罗伊在兴奋地指手画脚。

“嘿嘿嘿~到时候玩‘二重’的时候就能骗更多人了。”

“二重”是罗伊喜爱的一个小游戏,或者说是恶作剧:他会将自己装扮成十七的样子,然后拉着十七一同去让见到他们的人玩“猜猜看”。两人过于相像的摸样并不需要太大的精力去改装,因此罗伊总是会有不少的收获。虽然在熟人面前很容易露馅,但罗伊对这个游戏乐此不疲。

“这是在锻炼我的伪装水平。”某人大言不惭,而当事人之一的十七是完全无所谓的态度。

罗伊的声音突然像是渗了蜜般甜腻:“亲爱的~”

十七:“?”

“再过不久就是我的生日啦。”

十七面无表情:“生日快乐。”

“亲爱的难道没有什么表示吗?”罗伊一脸受伤地靠在十七身上:“好伤心,感觉不会再爱……”

十七想了想,认真道歉:“没有礼物,对不起。”

“没关系没关系。”罗伊一脸灿烂:“只要亲爱的陪我玩一个游戏就好。”

“这个游戏呢,叫‘替换’。”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到最后一骗局啦,某颓揪伏笔揪得好开心=w=骗局名字的潜台词你们懂的。

感谢杪冬殇、那兔子扔的地雷,红纸诱人姑娘居然扔了火箭炮,俺好惭愧QAQ

我已经做好被鞭尸的准备,乖乖躺好_(:3」∠)_

章节目录

骗子X攻略X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颓并收藏骗子X攻略X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