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骗 阴差X生日X阳错

十七看着这不属于自己的房间,再一次地思考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罗伊的要求很简单:他们两个互换身份,一同欺瞒周边的人,不得露馅,期限是到罗伊生日的那一天午夜。罗伊伪装成十七已经很熟练了,而十七从来没有伪装成罗伊过,于是罗伊非常大度地让十七全程观察了他好几天。伪装的底子还是有的,很快十七就基本掌握了一些罗伊的日常表现规律。再然后,他们将从今天起开始“替换”对方。

十七想来想去发现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错误,既然这是罗伊想要的生日礼物,那他这次就配合罗伊,让罗伊玩得开心。十七粗略地扫视了一眼罗伊的房间,开始用工具将自己变成“罗伊”——这是他所做过的最简单的换装,仅仅是将头发眼睛颜色变换一下,就可以了。

十七透过镜子看着那张熟悉而陌生的脸,手不自觉地摸了上去。镜子里的人面无表情,这副摸样配上这张表情,让十七觉得说不出地违和和异样。十七轻轻地揉了揉脸,又揉了揉,镜子里的金发少年一点一丝地咧开了笑容,一如既往地灿烂。

十七不由自主地用手遮住了那张脸,他一直都知道,他为什么会答应罗伊的这个“游戏”。

替换。

他仅仅有些好奇,当太阳的感觉是怎么样的,而已。

***

“yo~某人居然没有去粘着十七,你被穿越了吗?”眼睛说。

“小混蛋,看到爆点后前往别告诉他老子在这里!”铁男说。

“罗伊,有看到铁男吗?对了,这是我新做的便当,你要试试看吗?”爆点说。

“Zzz……”白客沉睡。

一连几天,不知道是因为他的表现过于良好,还是因为他过去乖乖不会胡闹的形象过于鲜明,十七一次都没有被戳穿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十七越发地感到一种无措。明明是同一张脸,和可以模拟出来的性格,基地所有人却完全是另一种态度了。他像是《王子与乞丐》中的那名被错认成王子的乞丐,突然拥有了王子的一切,却心虚地不敢去享受,只觉得心惊胆战。

热闹是属于他们的,而十七本应该是什么都没有的。

这种偷来的亲昵让十七感到难受和心虚,他下意识地向自己的寝室走去,想要找到罗伊中断这场游戏。一路上很多人向他打招呼,十七挂着明媚的笑容一一回应——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披着那个人的皮。

刚来到门口,门就从内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的正是他们的队长霍全,他的身后就是装成十七的罗伊,一副送客的样子。霍全看到门口的“罗伊”愣了愣,眼中闪过一丝不自然。十七瞥见罗伊不断地对他挤眉弄眼,他顿了顿,然后咧开笑容像是一只嗅到骨头的狗凑上去。

“队长——”十七一脸期盼地看着霍全:“找十七?有任务吗~有任务吗~?”

罗伊的脸色有些变了变,似乎注意到什么不妥的地方,十七发现了,却没有机会去问他刚刚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被“罗伊”炯炯有神的目光所注视,霍全不由自主地错开一步,将刚刚感到的一丝古怪丢在脑后。霍全咳了一身,晃了晃手中的资料袋:“我只是来拿十七的报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霍全快速地离开了,生怕被眼前的金发少年缠住要任务。十七目送着队长近乎落荒而逃的举动,然后被罗伊拉进了寝室。

门一关,房间中的两位少年的表情就完全变了。黑发黑眼的少年笑嘻嘻地倒在床上,他仰头看着金发少年一脸面无表情,笑得似乎更灿烂了。

“噗哈哈哈~这张脸配上这表情好带感,哥的HHP快被戳爆了。”

十七平静地看着罗伊在他床上打滚儿:“队长来找我有什么事?”

“亲爱的刚刚不是听到了吗?他来拿表。”罗伊顿了顿,似乎想到了什么:“话说你刚刚差点露馅了哦。”

十七也想起刚刚罗伊的色变,他回忆了一遍那时候的情形,却不明白自己到底错在哪里。

“是称呼!称呼啦!”罗伊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亲爱的难道从来没有注意到吗?”

一语惊醒梦中人,十七此时才发现,对面的和他有着同样一副容貌的少年,从来都没有叫过他“十七”。类似十七他们这种被基地收养的孤儿,一开始为了方便管理,都是用编号区分。长大后因为身份的不见光性,他们直到退休时ZF才会给他们注册正式的身份证件,承认他们的合法存在。在正式拥有自己的身份之前,基地的有些人会给自己取绰号,一般和自己的工作性质有关,就像是负责狙击的眼睛,操作重火器的铁男,喜欢爆破的爆点,和擅长入侵的白客,平时他们之间也习惯用绰号称呼。十七没有给自己取过绰号,不是因为怕麻烦,而是觉得没有必要。他最初的编号的尾端是17,所有人为了方便直接叫他“十七”。

罗伊没有叫过他“十七”。他会叫他“亲爱的”、“baby”等等乱七八糟的称呼,但从来没有叫过他“十七”。

“哦。”十七默默记下这一点:“下次我会注意……”十七猛地反应过来,这次他来不就是为了中断这场“游戏”吗?

“罗伊,这次‘替换’……”

“太给力了!”罗伊兴奋地打断十七的话:“哥的cos从来没有这么持久过嗷嗷嗷——洒家这辈子,值了!”

少年亮晶晶的眼睛看过来,一脸期盼:“还有三天!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一起加油哦亲~”

十七突然觉得自己什么也说不出口了。

“亲爱的。”罗伊仰躺在床上,伸出手按住十七的后脖,微微用力使十七低头与他对视,漆黑的眼瞳中一片难以言语的光:“除了我同意,你可不能暴露哦。”

他轻轻地,一字一顿地说:

“绝对不可以。”

***

十七回到罗伊的宿舍,第二天,他有些意外地再次看到队长。

霍全将一个小任务交给“罗伊”。那任务非常简单——复杂的任务是绝对不会落在罗伊的身上,十七算了算,基本可以在罗伊生日的当天赶回来。罗伊知道这件事后开始哀嚎,但又十分坚持继续维持身份的互换,让十七替代罗伊去完成那项任务——反正那任务简单得差不多像是跑个过场。

罗伊恋恋不舍地将十七送到基地门口,在守卫远远的注视下,面无表情地死死拽着十七的衣角。

“亲爱的,遇到什么危险直接大声呼救,反正哥不怕丢脸。”罗伊顶着十七的皮相一脸淡然:“嘤嘤嘤,哥舍不得你啊。”

十七瞅了一眼远处的守卫,然后放下背包大大地给了黑发少年一个拥抱,金发跳跃在阳光下。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金发的少年一脸灿烂的微笑,大声地宣告着:“等我回来哦,亲爱的。”

黑发少年似乎有些迟疑地伸出手,回抱着金发少年,非常认真地应许。

“嗯,我会等你……无论在哪,无论何时。”

***

这次任务真的十分简单,主要是需要一个专业人士去诈骗一个目标,比起潜入敌人内部策反啦、偷取情报啦、骗取敌人的信任与重任啦,这简直像是小孩子过家家一般简单。十七总共花费了不到一天的时间就完成了任务,而在路上的时间却花费了他两天的时间,等回到基地的时候,已经是罗伊生日当天的傍晚了。

刚从车上下来,十七就受到了热烈的欢迎。

“生日快乐啊小混蛋。”铁男一把揪住十七的胳膊就向饭堂拖去:“我们的女王殿下吩咐了,一定要把你带到目标地点。”

原来罗伊还没有暴露身份吗?

“谢……谢。”十七有些别扭地开口:“对了,亲爱的他在哪——”

十七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拖入光和绸带的海洋中,巨大的声响将他的耳朵震得隐隐发麻。铁男早已避到一旁了,看着被绸带裹成一团的十七哈哈大笑,罪魁祸首拿着空掉的卷筒一脸得意地晃到十七面前。

“又老了一岁啦,罗伊。”眼睛笑嘻嘻地摸了一把十七的下巴:“你看胡子都有了。”

“罗伊,生日快乐。”爆点吹破了口中的口香糖,将一个正正规规的礼物盒摆在十七面前:“这是礼物。”

十七感到手臂上蓦地触碰到一处柔软,刚要转头就感到一个散发着甜腻香味的柔软贴到了他的脸颊上。

“生日快乐,亲爱的。”来人柔媚地笑着,那是一个留着齐刘海的女人,正是最近和罗伊走得比较近的一位女医官,她同样来自“外面”,拥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林丽梅。

十七僵硬地错开了一步,将自己的手臂从林丽梅的怀中抽出来。他飞快地扫视了一番,饭堂被布置成生日晚会会场,所有熟悉的、不熟悉的人都对他露出热情的笑脸,可是,这些人中,却没有“他”——那个本应该在这里的,真正的、主角。

十七蓦地感到一种不安,他顾不上暴不暴露,大声询问:“十七呢?”

同伴的表情都闪过一丝不自然,铁男咳了一声:“小混蛋,十七他出任务去了。”

“出任务?”十七有些不可置信地重复了一遍:“他居然出任务?”

眼睛似乎误会了金发少年的震惊,哼了一声:“上面下的命令,十七哪能拒绝啊,我们这么辛辛苦苦地为你准备,还嫌不够?”

“他出什么任务了?”

“不清楚。”这次是爆点回答:“有保密协议在,只有队长大概知道一点。”

十七的脸色刷地变白了,能动用保密协议的任务……十七已经不敢想象了。

“……他什么时候走的。”

像是被十七过于苍白的脸色所吓住,眼睛没有和他呛声,快速地回答:“两天前,十七走得很急。”

十七脸上最后一丝血色也没有了,他看着所有不明所以的人,声音颤抖。

“我不是罗伊,我是十七。”

***

等到所有人意识到这个错误时,一切早已无法挽回。霍全大惊失色地向外头联系,回来时脸色一片灰白,他看着安静得一点声息都没有的黑发少年,怎么也无法说出责备的话语。

“告诉我,这次是什么任务?”

霍全凝视十七好一阵子,最后重重地叹息了。他从抽屉中拿出一叠资料,十七一眼就看到最上面的那张纸上大大地印着他的照片,看起来是抓拍的:照片上的他正在上公交车,似乎有所感应地向身后一望,正好露出他2/3的脸。十七隐隐记得,那好像是在上次任务结束时发生的。

“你被悬赏了,我方从某种渠道得知。”霍全将资料摊在十七面前:“悬赏你的是一个很危险的目标,曾涉及代号101技术失窃事件,我方一直很想找机会抓住他的行踪,这次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悬赏了你。”

霍全露出苦笑:“我方觉得这是一次机会,于是过来问你愿不愿意接受这次任务——恐怕那时候你和罗伊就互换了身份了吧。”队长发怒地捶打桌子:“该死的!那时候我明明和他强调了任务的危险性和不可控性,那小混蛋怎么不拒绝,他当这是好玩的游戏吗!?”

“……什么时候?”

“三天前我去拿你的报道时。”霍全看着十七,眼中不可制止地泄露出一丝愤怒和责备:“我当时在门口看到的‘罗伊’就是你吧,这种恶作剧很有趣吗!?现在好了,所有人都被你们耍了一遍!”

十七无意为自己申辩,他一言不发地坐在阴影中,近乎死寂。

“我说那小混蛋三天前的晚上怎么死缠烂打让我给他任务,目的是为了把你送出去吧——那小混蛋都计划好了!”

是啊,一切都计划好了。他早就知道那个人的厉害,却偏偏不会再用心一点,去看穿那个人若无其事的伪装——当那人强调绝对不可以暴露时,当那人为他送别时。这明明是一个漏洞百出的计划,却因为所有人的配合得到了完美的实施。

霍全呻吟着:“到时候怎么和首长交代……”

所有人都理所当然地认为这是一场错误,因为去执行任务的应该是十七,而不是罗伊——因为这本来就是十七的任务。然而所有人都似乎忽略了,即使是没有十七,他们也不会选择罗伊去执行这个任务。他们不是不相信罗伊的才能,只是下意识地觉得不应该,这绝对不应该。就连十七,也是这样认为的——那可是罗伊啊,被大家所喜爱的罗伊。

霍全疲惫地挥了挥手,让十七离去。

“我方和他已经失去联系了,为了不妨碍他,现在只能等待他主动联系我们。”

——嗯,我会等你……无论在哪,无论何时。

少年抬起头,眼睛黑沉沉的没有一丝光泽。

“队长,我申请成为本次任务的待命支援人员。”

作者有话要说:有妹子说看不懂没关系,你们先把这个当新故事来看吧=-=反正到时候你们就会懂了。

章节目录

骗子X攻略X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颓并收藏骗子X攻略X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