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骗 赛茶X见面X逢一

就在洛绎的思维神展开到干脆使用穿越直接刷新到郡主面前时,阻止他这种横竖都是二的行为的,是严家两兄弟递上来的一封请帖。

“哥,”严朔一脸笑容地将帖子递给洛绎,解释道:“朱雀城最近将举行一次赛茶会,据说……阕水郡主将会出席。”

洛绎接过帖子,却不看,而是用一种若有所指的目光上下扫视着严朔,还有他身后的严雁。

严朔轻咳了一声:“上次哥哥给的忠告,愚弟铭记在心,不会再对阕水郡主抱有不贴切的幻想了。既然哥哥对这件事这么上心,弟弟们定要助哥哥达成所愿。”他拉了拉身后的严雁,严雁许些不甘愿地附和道:“没错,如果大哥能在赛茶会上得到阕水郡主的青睐,进而迎娶到阕水郡主,这对严家也是大大的好事。”

洛绎的目光在两兄弟之间晃悠了好几遍,在对方的笑容变得僵硬之前收了回去。某骗子笑得一脸痞气:“真是有心了啊~”他将帖子塞进怀里,然后从怀中随便掏出了一把……糖,塞到呆滞的两兄弟手中:“给,这是奖励哦。”

然后乐呵乐呵地离开。待洛绎走远后,严雁一脸“=皿=”地将手中的糖摔到地上,严朔面无表情地拨开一粒糖,塞进嘴中慢慢地开始磨,咬牙切齿-皿-。

洛绎表示调戏“弟弟”神马的很有爱;攻略表示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宅斗;穿越表示围观,咪嗦。

洛绎看着手中的帖子,他刚刚翻过攻略给的信息,秦阕水确实会参加近一期的赛茶会,作为特邀评委。至于严家的两兄弟为什么会如此好心地向洛绎提供入场卷、其中所夹杂的阴谋诡计之类的,某骗子表示在攻略的光辉照耀下,一切阴谋诡计都是浮云。

洛绎再次确认了一下攻略信息,等到茶会见到秦阕水后,他就没有使用攻略的机会了。某骗子再三确认自己的计划万无一失,然后志得意满地指挥严家的人去找来上好的茶叶。

关于第一次见面形象的定位,洛绎摸着下巴想,为了不吓到久居深宫的软妹子,那就……

一个背负着悲伤过去、温文尔雅的忧郁公子,如何?

***

一身浅蓝色的衣袍,衣襟和袖口处用白色的丝线绣着腾云祥纹,刚从马车下来的青年一瞬间夺走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那名蓝衣公子脸上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周身却弥漫着一种温和的味道——或许是因为那干净的颜色让人下意识地想起水的柔和,想必这身衣服的主人也是一位如水般温和文雅之士罢。

心理学中,蓝色代表清新、宁静、忧郁、沉稳。洛绎对严家的效率非常满意,在赛茶会举行之前,他所要求的服饰和茶叶都准备好了。今天早上出门之时,看到某骗子这样一幅打扮的严家两兄弟,一脸的“=口=”展示了他们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破灭。

洛绎提着茶包向门卫递上了请帖,一瞬间,不少集中在洛绎身上的目光染上了敌意。这时候递上请帖的,只要是年龄在志学以上不惑以下、长得过去的男子,统统都是对手或是潜在对手。

门卫很快就放行了,一位下仆恭恭敬敬地将洛绎请了进去:“洛公子,这边请。”

“有劳了。”洛绎回以和煦的微笑,下仆怔了怔,却是很快收拾了情感开始领路。然而,洛绎跟着下仆还没走几步,就听到身后一阵喧哗。

“你们这是看不起本少吗!?”

赶过来的总管不住地赔礼道歉,对方依旧不依不饶,指着前方的洛绎怒不可遏:“那样的家伙都有人伺候,轮到本少就没了,恩?你们看不起本少,知道本少是谁吗!?”

总管的腰都快鞠断了。天地良心,他当然知道对面那个是一个惹不起的主,可今天茶会的人实在是太多了,现有的人手根本不够,只是让后来的人稍等一下,却没想到会惹上这样一个煞星。

躺着也中了一枪的洛绎扫了一眼门口,然后就事不关己地碰了碰呆住的下仆,温和道:“我们走罢。”

谁知道就是那么一眼,却正好被门口的紫衣公子捕捉到。紫衣公子觉得自己被藐视了,他怒气冲冲地冲着洛绎叫:“喂!不许走!”

对于这种中二期的二逼青年,洛绎很想继续无视下去,但给他带路的那位下仆却僵在原处,在紫衣公子的瞪视下左右为难。

洛绎很忧郁地叹了一口气,转身对紫衣公子温温和和地笑着:“有什么事么?”

紫衣公子僵在原处,是他的错觉吗?为什么他会有一种被家里长辈用那种恨铁不成钢、小孩儿乖乖别闹的态度对待的感觉。

“没事吗?”洛绎继续维持一副圣光普照的笑容:“那请容许鄙人先离开了。”

知道怎么对付二逼青年吗?只要你成为文艺青年,你就赢了(雾很大)。

“……站住!”

洛绎看着挡在他面前的紫衣公子,继续维持着无懈可击的圣父笑容:“还有事么?”

“……你的目标是郡主吧。”紫衣公子强迫自己不去在意对方那令人纠结的笑容,抬高下巴:“你别想了。郡主只会接见这次赛茶会的胜者,而你,没有机会了——因为有我!”紫衣公子那一脸的得意怎么也掩饰不了:“知道我是谁吗?每年南秦的贡茶都是由我家准备的,你那不知从哪个旮旯里翻出来的——”

紫衣公子用鼻子嗅了嗅,然后目瞪口呆地看着洛绎手上的茶包,良久,他古怪地瞥着洛绎,露出一丝暧昧不明的笑容:“你的茶不错,不错,真不错!哈哈哈……”他像是想到什么开始大笑,连茬也不找了,直接转身离开。

洛绎看着手中的茶包,他其实对茶并没有什么研究——甚至连现在持有的茶都是让严家帮他准备的。洛绎来之前问过其他茶铺的人,他手上的茶确实是好茶。但现在看来,这个茶包确实是有一些问题……

“洛公子,到了,请在这里稍等片刻,茶会马上开始。”

下仆将洛绎领到一个空旷的场地,这里整整齐齐地摆着数排茶几。洛绎叫住了将要离去的下仆,毫不犹豫地拆开手中的茶包,温和地问:“能告诉鄙人吗,这茶有何不妥的地方?”

下仆有些迟疑,或许是洛绎给他的感官不错,或许是不忍心看到对方脸上那微微有些落魄的笑容,下仆小声地说了一句就颔首退下了。

“茶是极好的,却是乌龙。”

洛绎低头看着手中的茶叶,笑声一点一丝地泄露出来。

“我的弟弟,哪有那么可爱。”

他毫不犹豫地将茶包扔掉。

严家的下人将茶包呈上时道:这是顶好的岩茶。

攻略说:秦阕水对乌龙茶过敏。

岩茶,其类别为:乌龙茶类。

“去掉不可抗力因素,模糊几率计算后,plyer取得赛茶会胜利的几率为0.042%。”攻略毫无感情地评论着:“我表示player之前太过轻视严朔和严雁了。”

“没事没事~”洛绎随便找了一个座位坐下:“对于弟弟们可爱的恶作剧,哥当然要好好包容了。”

“player打算怎么办?”

“我从来就没有打算凭借这个在赛茶会上获得胜利。”洛绎敲了敲脑袋:“重要的,一直在这里哦。”

“?”

“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洛绎一脸灿烂:“准备看戏吧,我的神器和神兽们。”

赛茶会,从名字上就可以看出这场比赛主要是拼茶道。但是在以文为尊的南秦,这种比赛中自然而然不会缺少一个环节,就是作词写诗。在南秦人眼中,如果不会吟诗作对,茶艺再怎么精通也会落了下乘。因此在比完茶道后,还要以自己准备的茶为题写一首诗,上交给评委审阅。综合参考茶道和文采后,才会得出赛茶会的胜者。

陆陆续续又来了不少人,很快整个会场都坐满了。洛绎无聊地维持一个标准的笑容,思维早就不知道神展开到哪里去了,直到一个声音直直插入洛绎的脑中,他才猛地惊醒,望向远方。

攻略说:任务开始,请player开始攻略。

因为距离实在是有些远,再加上轻纱的遮挡,洛绎瞪得眼睛都要掉下来了就看不清阕水郡主的容貌,只能根据在场人的反应进行初步判断——南秦国第一美人应是名副其实,你看现场绝大多数人那副恨不得扑上去求包养的摸样,绝对是百分之百的白富美。

秦阕水坐在被层层轻纱遮挡的高台上,像是在和旁边的名门望族说话。接下来一名老者走了出来,轻咳几声,然后宣布赛茶会开始。

场面一时间有些骚动。洛绎非常淡定地坐在原地,眼下的一切都和他无关。然而即使某骗子不动,他那跌破正值的人品也决定了麻烦迟早会找上他的。

“我要与那名公子切磋。”

洛绎深吸了一口气,默念着“温文尔雅、温文尔雅”,然后挂上温和的笑容看向那个毫不客气地指着他的紫衣公子。

骚年,中二是种病,得治!

赛茶会是允许两方相互切磋的,老者似乎有些意外这么快就有人开始约战了。他来到洛绎和紫衣公子前方,抬手示意紫衣公子先出。

“郝公子,请。”

原来这个中二姓郝。洛绎的笑容让人望之亲切,他发现周围的人听到紫衣公子的名字都有些骚动,看来那中二果然有骄傲的资本。

郝公子一脸笑容地让他的茶童拿出一个厚重的木盒子,眼尖的一眼就发现这是百年的尘木,与黄金等值的尘木。他们都倒吸一口气,装茶叶的器具都这么珍贵了,那其中的茶叶……

等到茶童小心翼翼地打开盒子后,在场的人连呼吸都顿了一拍。所有人都同情地看着被约战的蓝衣青年,输给这种茶中极品,也不枉了。

中渊有山,山上只得一树,十年生长,一夕凋亡,其叶细扁似少女芳唇,色如血,名曰红纯。天下谁人不知,偌有茶能王,唯独红纯。红纯茶之珍贵,千金难换,几乎只有皇族能享用,当之无愧的茶中极品。不少人心中暗暗叹息,郝家为了这次赛茶会,几乎已经下了血本。

郝公子趾高气昂地来到洛绎面前,嘲弄道:“洛公子,轮到你了。”

老者皱了皱眉,情况已经很明显了。别说洛绎,在场所有人手中的茶加起来才堪堪比得上郝公子手中的一勺红纯。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次赛茶会的胜者绝对是郝公子了。

洛绎眨了眨眼,脸上温和的笑容微微带上丝无奈和落魄:“抱歉,鄙人的茶叶……尚未准备好。”

郝公子看着底下青年微微皱起的眉头,几乎要大笑出来。他知道洛绎手中的茶叶是什么,所以更加兴奋地揪着洛绎不放,恶意地想要将对方逼到极处:“是没准备好,还是拿不出手?也是,比起红纯,你手中的茶叶泡出啦的水也只配给本少当洗脚水!”

“呵……”

听到有人发笑,郝公子越发开心,但接下来的那个声音硬生生地将他的愉悦掐断。

“如果我说……”低沉磁性的声音像是融化了耳膜般流入脑中:“只要是他愿意的话,我可以用红唇茶给他烧洗澡水,你信么?”

洛绎僵在原地,之前无论郝公子怎么挑衅都没有让他失态,但身后那人的一句话却让他有种恨不得立刻消失在原地的冲动。肩上一沉,却是一把扇子轻轻搭在上面点了点。洛绎的视线不受控制地顺着扇子向上移动,直到望进了那双形似若桃花的眼睛。

桃花眼的主人笑眯眯地勾着洛绎的肩膀,语气亲昵而诱人:

“你愿意吗?洛绎。”

作者有话要说:于是你们懂的=w=

骗子快要完结了,于是俺陷入了完结前的暴躁期QAQ

那个,搬文的妹子,俺知道你们喜欢这文,但是你们可不可以别同步更,每次看到本文那寥寥无几的点击都好受伤的说QAQ……

感谢杪冬殇、糖分、Mio、玥遥月还有几个名字看不到的姑娘扔的地雷,还有舞榭歌台1996的火箭炮

每次看到某颓鸭梨都好大啊QAQ

章节目录

骗子X攻略X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颓并收藏骗子X攻略X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