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骗 传言X安抚X拒绝

朱雀城现在最流行的话题就是阕水郡主即将举行的大婚典礼。传言中,郡主在赛茶会上对严家大公子一见钟情,两人情投意合,回宫后郡主立即将自己的意中人介绍与秦王。两人郎才女貌,天作之合,秦王当即拟好圣旨,昭告天下:将于天庆六十五年十二月廿一大婚,普天同庆。

天庆六十五年十二月廿一日也就是一周后,虽说确实是难得一见的良辰吉日,但朝野上下一眼就能看出这场婚礼有多急促。要不是阕水郡主的嫁衣等自招远驸马那日起已经开始准备,恐怕连嫁妆都难以赶上。心思活络的人已经暗暗心惊:秦王怕是真没几日了,所以才如此急切地为他最疼爱的小女儿做好一切打算。

南秦人现在聊得最多的不再是秦阕水,而是被他们的阕水郡主一眼看上的严家大公子。说起严家,近日里传来一些严家的主宅的屋顶被掀掉了三分之二的消息,看样子是惹上了不好惹的人。不少人在心中暗暗发笑,毕竟在传出严家大公子成为驸马的消息的那一刻,这位被郡主看上的幸运儿让不少人眼红了不知多少遍——论家世,他们也差不了多少;论才貌,他们自认为不会输给严家大公子。凭什么那严家大公子会有这样的好运气,竟然能迎娶南秦最美丽的女子。某骗子要是听到了肯定内伤得一脸血:哥这是眼巴巴凑上去戴绿帽儿,还被各种BOSS找上了门摔!

现下,传言中的主角正颤巍巍地拿起床边的杯子,手指抖啊抖得将杯中的水倒在口中。不少水被溅了出来,顺着下巴流下,暧昧地滑过那紫青一片的锁骨。

被溅出的水根本没有被浪费,漂亮的虫子凑上来,一点一丝顺着水痕向上舔去。洛绎歪着脖子任由对方舔着,表情麻木目光呆滞。

对于这几天的安抚过程,洛绎只有两个字的总结:呵呵。

传说中每一次的“呵呵”都代表着一句“玛勒戈壁”,由此可以展望某骗子这几天过得多么销魂。

抚摸——抚摸是一种非常好的安抚手段,资料显示,当宠物受到惊吓、委曲或情绪激动的时候,饲主只要和蔼地抚摸抚摸他的头,宠物的精神就会放松,心情也会安稳下来。攻略如此说道,洛绎信了,然后去做了。

“我擦明明是我在很和谐地抚摸他为嘛最后变成了他不和谐地‘抚摸’我!”

游戏——游戏是一种非常好的放松方式,资料显示,当饲主与宠物一同游戏的时候,宠物会感到开心,并且放松心情。攻略如此说道,洛绎再次信了,然后去做了。

“丛——想玩什么游戏?……等、等一下!你要玩的是游戏不是我——”

喂食——喂食是一种非常好的满足过程,资料显示,饲主亲自喂食宠物的时候,宠物的愉悦值会提升,从而摆脱焦躁愤怒的情绪。攻略如此说道,洛绎沉默了一下,然后去做了。

“泥煤这还真是‘亲自’喂食啊摔!”

清理……

“我谢谢你了!攻略。”

我会告诉你们从头到尾需要清理的只有一个人吗吗吗T皿T——

虽然过程各种情何以堪,但效果还是显而易见的。虫子似乎真的被安抚下来,最好的体现是某骗子终于可以出门了,虽然身边会紧紧跟着一只非人类,在洛绎和他人——尤其是雄性过于接近的时候一脸面瘫地磨爪子,于是洛绎现在和每一个汉纸说话都是要靠吼的。本想反对丛的存在的严老爷,自从看到那明明看起来精致易碎的男子用手轻轻捏断一根石柱后,就再也没有提起过这件事了,默许了丛像是护食般死死地守着洛绎,一点儿都不给其他人触碰的机会。

丛舔完遗漏出来的水后,开始意犹未尽地地吮吸着洛绎的脖颈。洛绎的皮肤敏感地开始发颤,他放下水杯,整个人瘫在床上:“不来了……好累。”感觉不会再爱了啊魂淡!_(;3」∠)_

一阵悉悉索索,却是丛翻了个身,从后面将洛绎整个裹起来。南秦的冬天虽说不上很冷,屋子里烧了碳更显热乎。洛绎不觉得冷,但是两人接触时,从对方那边传来的温润和如丝般的触感还是让洛绎感到非常舒服的——如果对方没有那些小动作的话。

丛的手放在洛绎的腹部,渐渐施加了力气。洛绎简直快要飙泪了,刚刚盈满体内的液体此时在对方的挤压下慢慢从体下流出。洛绎抖了抖,那种感觉、那种感觉简直像是在失禁——洛绎忍不住抓住正在挤压他肚子的手,一脸难堪和羞耻:“住手……”

也许是觉得让自己的液体留在对方体内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虫子很听话地撤去力道,开始指尖轻轻地在洛绎的肚子上滑动,像是在摸索着某种存在。

洛绎的眼皮开始打架,他困倦地瞥了一眼在他肚子上作乱的手,打了个哈欠:“别摸了,再摸也不能给你产卵……”

丛无机质的眼睛中一点金色闪过。

就在洛绎将要堕入梦乡的那一刻,门外一个声音遥遥响起。

“大少爷,皇上宣您明日入宫。”

***

空旷狭长的大殿一片明亮,洛绎跪在大殿中央,光滑的地板甚至能看到自身的倒影。根本不肯离开一步的丛也被拉着跪下,文明的毁灭者并不介意做出卑微屈服的姿态,因为这一切在他的脑中全无概念——就像是一个人对着一只蚂蚁下跪,人不会觉得羞耻,只会啼笑皆非。即使蚂蚁再怎么摆出高傲的姿态,也无法改变两者之间力量的悬殊对比。

秦王一人高居王座,与洛绎遥遥相对。自从来到这个时空后,洛绎见过的皇帝也算是不少了——东魏的魏青,西燕的燕乱,现在就差北楚的楚王没见过了。在这些帝王中,魏青看似温和,燕乱过于神经质,而眼前的秦王才是洛绎理想中帝王的摸样。皇座上的中年人因病显得有些瘦削,但这完全无损他高高在上的气势——那是属于帝王的威严。秦王一言不发地凝视着洛绎,唯有袅袅熏香在四处散了开来。

蓦地,秦王开口道:“你不错。”

洛绎将头埋得更低,诚惶诚恐。

“寡人没有料到,只是招了一个驸马。不仅收到草商之主送来的贺礼,连西燕国师胁迫皇帝的手段都见识到了。”

……白蛇精你碉堡了!这里不是你的副本啊亲,居然敢威胁秦王……还有夏奸商你做了啥做了啥做了啥……

秦王轻轻咳了一下,声音威严依旧:“一个要寡人把阕水给你;一个要寡人收回成命。你倒是好大的能耐。”

任务失败预警。某骗子冤得一脸血,BOSS集体出关最可悲的受害者就是他了:“臣惶恐。臣……”

秦王挥挥手,打断了洛绎的话:“寡人不知将阕水予你是好是坏,但是寡人从不后悔已做的事……西燕的国师还没那个能耐让寡人后悔。”

秦王霸气!秦王威武!哥成为你的脑残粉了!

“听说严家最近有些不太平。”秦王漫不经心地道:“待会去天阁领几个侍卫回去罢。”

洛绎叩拜:“谢皇上。”

他们都心知肚明,这一切的安排为的是什么。皇宫的一切都逃不过秦王的耳线,常青和秦阕水的事秦王早已心知肚明,但他依旧选择毫无原则地宠爱下去。秦王说不上是个好皇帝,但对于秦阕水来说,他一定是最好的父亲。

秦王按着自己的眉心,很是疲倦的样子:“退下罢。”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被喜公公领着来到天阁,洛绎终于见到了秦阕水真正的意中人,常青。那名侍卫其实长得并不算出众,却给人一种异常安心的坚韧感。得知自己的安排后,常青沉默地向洛绎行了一个大礼,刚准备跟在洛绎的身后——然后被虫子盯住了。

丛的脸依旧被洛绎蒙起来,虽然那双无机质的眼睛依旧是一片灰沉的铅色,但却给人一种虎视眈眈的感觉。洛绎轻咳一声拯救了僵在原地一直流汗的可怜侍卫:“你跟在我两丈后吧。”

在向宫外走去的时候,洛绎等人意外地遇到了秦阕水一行。秦阕水惊叫一声,下意识地用袖子遮住脸,躲在了一人身后。在古代,男女结婚之前是不能见面的。秦阕水虽有心想要离开,却有些舍不得洛绎身后的常青,她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他了。所以秦阕水只能不知所措地拉了拉前方人的衣角,想要对方帮她做决定。

挡在秦阕水面前的人似乎了解到少女的心情,他对洛绎提出邀请:“洛公子,可否借一步谈话?”

洛绎有心想拒绝,但是看到对面那湿润而哀求目光,他最终点了点头,对后面道:“常青,你去陪郡主走走。”

常青与秦阕水离开了。现在只剩下两个人和一个非人,洛绎看着对面在极力忍住颤抖的少年,脑中突然冒出一句:出来混的,迟早都是要还的。

洛绎划出痞笑:“好久不见啊,小鬼。”

——我叫秦一阕。我喜欢你。

“洛绎,我知道你的名字了。”少年微笑地道,纤细的身体和声音带着一丝颤抖:“我一直在找你。”

“终于知道本公子的大名了啊。”洛绎撇了撇嘴:“那么,你找本公子有事?”

秦一阕定定地看着洛绎,眼睛黑白分明。

“我喜欢你,洛绎。”少年姣好的脸上殷红一片,那软软怯怯的样子如记忆中的纤弱,却带着异样的坚持:“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丛将脸转向秦一阕,骨节分明的手指稍稍曲起。洛绎一把拉住丛的衣角,挡在虫子的前面,隔离了两人。他脸上的笑容没有丝毫改变,但额角的汗水已经出卖了他的紧张和蛋痛。

“不好。”洛绎斩钉截铁地拒绝,他微微侧过了脸,瞥向少年的目光似是不屑:“本公子要娶的是秦阕水。”

发现秦一阕微微睁大的眼睛,洛绎突然想到了,他为什么还要维持这样玩世不恭的皮相?秦一阕对他有憧憬和仰慕,正是因为他那看似潇洒无拘的外表。其实这一切都是设定,针对秦一阕所设下的设定。引起少年的兴趣,提高少年的好感度,从而完成攻略。现下的他早已完成攻略任务,所以他根本不用在意自己在秦一阕心中的形象——准确来说,他应该尽情地破坏秦一阕对他的良好印象,不是么?

洛绎笑了,嘴角划出灿烂的弧度。他说得很慢,像是要将一个字一个字硬塞到秦一阕的脑中。

“秦阕水是南秦第一美女,同时又是高贵的郡主。”洛绎面露贪婪,笑得很是猥亵:“她有才有貌有地位,娶了她后,财富、地位、权势统统纳入本公子囊中。而你——”他不屑地瞥着秦一阕满脸的不可置信:“比起阕水郡主,算是个什么东西。”

秦一阕垂下头,从洛绎的角度看不大清楚少年的表情。

“还记得本公子给你题的那副字么?”洛绎恶质地笑着,一字一顿:“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懂?”

——不要再来找他了,他给不起。

洛绎轻哼了一声,拉着丛转身就走。

“等你有权有势了,再来找本公子罢——到时候本公子可以考虑和你玩玩。”

直到最后,秦一阕再没能发出一丝声音。

***

等到回到严家,洛绎的心才真真切切地安定下来。大婚已经成为定局,虽然差点被BOSS搅黄。在五天后,他就可以迎娶秦阕水并拿到30%的进度,加上现在手中的80%的进度。洛绎笑得很是灿烂,他终于可以回原时空了,然后……

这样说来,他在这个时空就只有5天的时间了。

受到从少年那里得到的启示,再加上身边有丛这个强力BOSS的守护。洛绎很认真地思考着,他是不是应该和那些BOSS们有个了断——万一白蛇精真的想不开去毒死重要NPC一二三,然后开始举国攻打南秦……太虐了。洛绎摸摸捂脸,这真可能是那个BT能做出来的事。因此,只要掐断了白诩翊对他的兴趣,不用洛绎赶,白诩翊就会自己跑回到西燕,安安心心做他的副本BOSS。

那么决定了,去和BOSS们道个别吧。

作者有话要说:卧槽,某颓怎么感觉又会黑了一个少年。

感谢玥遥月姑娘的地雷=3=

章节目录

骗子X攻略X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颓并收藏骗子X攻略X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