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冷美人这话,刘旭直接愣住了。

之前刘旭看得很清楚,冷美人明明是被逼迫的,可这会儿怎么帮起了这孙子,还说晚点去找他?去找这孙子不是送上门让这孙子搞吗?

刘旭愣神之际,爬起来的男人就一拳打向刘旭。

刘旭一反应过来,他就借着冷美人的拥抱而同时飞起了两条腿。直接将男人踢得滚出房间的同时,受到冲击的冷美人直接往后退,并倒向了后方。

不想将冷美人压坏的刘旭急忙单脚踩地,随后就迅速转身抱住冷美人。但因为惯性的作用,刘旭跟冷美人还是重重摔在了地上。不过因为刘旭抱着冷美人,冷美人并没有受伤,倒是刘旭摔得不轻。

见男人还要进来,冷美人就叫道:“他是练过武的!”

这么一叫,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倒是被吓到了,所以就立马开溜。

放开冷美人并爬起来坐在长椅子上后,见冷美人还躺在地上,刘旭就问道:“你是等我把你抱起来,还是让我躺着陪你?”

什么话也没说的冷美人就站了起来。

见冷美人连最起码的问候都没有,刘旭就有些生气。冷美人是村委会副主任,最起码的人际关系还是要懂的,怎么会这么没有礼貌?

对于这点,刘旭不想深究,他现在只想搞清楚冷美人跟那孙子的关系。

见桌上有一杯茶,刘旭端起来就咕噜咕噜喝了下去。

见状,冷美人脸色就变得有些难看。

放下茶杯,刘旭就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嘴巴歪向一侧的冷美人就推了推眼镜,道:“有那么一点点问题,因为这茶水被他下过药。要是我没有猜错,应该是能让人很想那个的药。”

一听,刘旭眼睛顿时瞪得非常大,反问道:“真的?”

“反正确实被下了药,”停顿了下,冷美人补充道,“之前他来看我,我想到我爸爸的办公室拿个文件,结果我走出去,我发觉我忘记拿钥匙,我就回头来拿,就看到他往杯子里倒药粉。在他搅拌的时候,我就质问他在干什么,他就说想跟我过日子,就跑出来将我往里拽。”

以前看小说的时候,作者都将春.药描绘得神乎其神,更会让在不顾体统地想要好好发泄,甚至还说如果不泻火,男人就会暴毙而亡之类的。对于这些描述,刘旭觉得很好笑,他可不认为一种药能迷失人的心智。所以就算冷美人说可能是春.药,刘旭也不在乎,他现在只想搞清楚冷美人和那孙子的关系。

看着这个显得有些冷漠的眼镜妹,刘旭就问道:“他是你男朋友?”

冷美人摇了摇头。

“你的未婚夫?”

冷美人依旧摇头。

见冷美人应该二十好几了,刘旭就问道:“难不成是你老公?”

冷美人还是摇头。

“难道是你哥?”没等冷美人说话,刘旭就自问自答道,“不对,不可能是你哥。要是你哥,他怎么可能说想跟你过日子。难不成,你们兄妹两个还搞那乱什么伦的?”

“你才乱什么伦的!”

见冷美人发飙了,总觉得好人没好报的刘旭就提高声音道:“你妹的!你直接跟我说什么关系就得了!还让我像猜谜一样猜猜猜的,难道猜对有奖不成?”

沉默片刻,依旧站着的冷美人道:“他爸爸是咱们村子走出去的,在外地大发财,之后他在县城最好的地段买了一栋房子。因为他很有钱,村委会就希望他能投资村子建加工厂。要是能建成,很多村民都可以在厂子里上班拿工资,这样就可以让村民们过得更好。本来是我爸负责去谈的,谈了几次都没有谈拢,主要是他是太贪了,还对村委会提出好多不合理的要求。”

停顿了下,冷美人继续道:“其实村委会去年就一直在找合适的投资商了,可一直找不到。因为他算是咱们村的,就觉得他很合适,没想到还咄咄逼人。上个月有次我跟我爸一块去找他,他就一直盯着我,还说过些天到村子里谈。来了两次,他都是一直跟我说话,问这问那的,就像在找对象一样的。今天他又来了,而且他是算准了我爸没在村委会,所以就想逼我就范。还说要是我依了他,他立马拨一百万建厂。”

听到这里,刘旭总算明白冷美人为什么会说晚点再去找那孙子,原来是不想让建厂的事破灭了。

沉默片刻,刘旭就问道:“你确定他会建厂?”

“不确定。”

“那你还说要去找他?”

“我不是留条路吗,因为我确实希望村子里能有个厂子。要是有厂子,村民还可以砍些竹子来卖。竹子咱们村非常多,随便砍几棵都可以卖好几百块,这不是给村子造福吗?”

刘旭也知道冷美人是在为大洪村经济发展考虑,可他还是没办法接受冷美人以身体去换取这一切的打算,所以他就道:“我跟你说,像他这种男人绝对玩过不少女人,要是你依了他,没准他还变着法子向你讨好处。而且,你不是也说了吗?他一直提要求,那他绝对不会因为上过你就立马出钱建厂。”

“那你说怎么办?”

“难道一定要弄个厂子才能带动地方经济吗?”

“当然不是,那这法子最简单。村民到厂子上班可以拿工资,卖竹子又可以拿工资。要不然你说咋让村民赚钱?咱们这是留守村,精壮的男人都出去打工,留下来的净是没啥子力气的女人孩子和老一辈的,你叫他们怎么赚钱?像我家附近几家,他们自己连个谷子都没办法打,都得叫我爸去帮忙。”

“养殖行不行?”

“好多村民试过,效果不咋样,而且竞争太激烈了。”

“种植呢?”

“烟草也不好卖,香菇也不行,连十几年前畅销的橘子现在也就几毛钱一斤。”

“咱们村一定有法子富起来的,”咬着下唇,眉头紧锁的刘旭继续道,“还没有到必须出卖身体的那一步。眼镜妹,我跟你说,要是你连自己的身体都出卖了,你就真的不要做人了。最起码的,你连自己都不爱护,你还怎么去爱护这个村子?身为副主任,这点道理你应该很清楚吧?”

章节目录

村野男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天天向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天向下并收藏村野男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