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为了这个村子,不是为了我自己,”冷美人争辩道。

“我举个很简单的例子,”感觉某个地方有些热,刘旭就翘起二郎腿,“假如你认识一个女的,这个女的说她要跟一个男的上.床,之后能从男人手里得到一笔钱,她还打算将这笔钱分给村民。那么,你是觉得这个女的是英雄,还是觉得她这样做很不值?”

“是英雄,而且很值。”

见冷美人如此顽固,刘旭就忍不住问道:“你是不是处.女?”

“关你什么事?”

“如果你不是处.女,那你无所谓是很正常的。”

“我不是无所谓!我是为了村子!”

“好吧,为了村子,”耸了耸肩膀,刘旭道,“其实我有一个办法,能保证你不被他碰,还能保证他能玩到你。”

“说话前后矛盾,你脑子有问题吧?”

“反正听我的就对了,”发觉自己出了不少的汗,刘旭就擦了擦脸。

看着眼前这个穿着很朴素的眼镜妹,刘旭突然间觉得她比蒙娜丽莎或者观音菩萨还漂亮,更觉得那微微隆起的胸简直充满了魔力,甚至连那皱紧眉头的样子都魅力四射。

盯着眼镜妹那紧闭着的嘴唇,刘旭就站了起来。

见刘旭眼里尽是情.欲,意识到药效发作,生怕被刘旭扑倒,然后莫名其妙丢了第一次的冷美人当即往外走。

刘旭现在还有些理智,但他就是觉得浑身都在发热,那根玩意更是在最短的时间内苏醒,继续跟一个又湿又热又紧的通道摩擦。

所以,看到眼镜妹往外走,已经将眼镜妹定为发泄目标的刘旭就立马跟了上去。

可惜刘旭还没有抓到眼镜妹的手,眼镜妹就已经走出去并拉上了门。

拉上门栓,听到拉扯声的眼镜妹就道:“看来真的是那种药啊,你先在里头呆着,等药效没了,我再给你开门啊。”

刘旭都觉得下面快要爆炸了,而且理智正被渐渐起效的药效一点一点的腐蚀,所以生怕会暴毙的刘旭就立马将那根比任何时候都硬的大家伙给掏了出来,接着就使劲撸着。

可是,撸了五分钟,刘旭完全没有射的感觉,反而觉得这玩意变得更加的硬,这种感觉让刘旭非常的不舒服,所以他就开始敲门,并将眼镜妹进来给他干一次。

眼镜妹绝对不可能开门的,除非她脑子进水的。

靠着仅存的一点理智,刘旭就打电话叫陈甜悠过来。

打电话的时候,刘旭是说自己快要死了,希望能见陈甜悠最后一面,所以跟刘旭通完电话后,吓得半死的陈甜悠就跟妈妈一块往村委会跑去。要是刘旭说自己吃了春.药,陈甜悠绝对不会叫上妈妈的。

母女俩气喘吁吁地跑到村委会大楼的四楼后,她们就听到刘旭在里面啊啊叫着,简直就像许久未进食的大猩猩,这可让这对母女急了。

眼镜妹不敢放她们两个进去,就怕她们都会被刘旭那个啥了。

不过得知陈甜悠是刘旭的女朋友,眼镜妹就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门。

待陈甜悠走进去,眼镜妹就立马拉上了门。

“我不能进去看吗?”李燕茹问道。

眼镜妹一脸尴尬道:“应该是不可以,你听一听声音就知道了。”

竖起耳朵,李燕茹就听到了女儿那显得有些不情愿的伸吟,还听到女儿说什么不要不要之类的。听声音,李燕茹就觉得刘旭正在强迫她女儿做那事。虽说刘旭跟她女儿已经做过,可在村委会里做,李燕茹还是有些不高兴,更何况副主任还站在外头。

“我不能让他跟我女儿在这乱来。”

见李燕茹要拉开门栓,眼镜妹就急忙抓住李燕茹的手,并将前因后果解释了一遍。

得知刘旭将想要侵犯副主任的坏人赶走,李燕茹挺高兴的。可得知刘旭不小心喝下了加了药的茶水,李燕茹就皱起了眉头。得知那药会让男人很想做那事,李燕茹就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啊……旭哥……不要这样子……”

听到女儿在喊,李燕茹还真想进去阻止,可要是刘旭不好好做一次的话,李燕茹又很怕刘旭会死掉。她不知道那药效有多强,但听到里头的声响,李燕茹就知道刘旭现在脑子里绝对只剩那事。

事实上,刘旭现在已经没了理智,甚至都没有跟陈甜悠说过一个字。

一把将陈甜悠压在茶几上,并如同发了疯般将被子茶壶之类的都扫到地上后,刘旭就强行扯下陈甜悠的长裤。但刘旭并没有脱掉陈甜悠的内.裤,而是直接将内.裤拉向一侧,随后就俯下身舔着陈甜悠那散发淡淡幽香的鲍鱼。

陈甜悠被舔得很舒服,可她不想跟刘旭在这里面做,尤其是外面还有一个不熟的人,所以她就一个劲地反抗,却没有收到任何效果。

“悠悠,你尽量配合,让旭子好好弄你一次,旭子他不小心吃了那种药。”

“他是为了救我才吃的,然后他不想碰我,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了。”

听到妈妈和副主任的话,陈甜悠这才意识到刘旭为什么会如此暴戾,所以她就主动将屁股往上挺,并道:“旭哥,有点湿了,你可以进来了。”

尽管刘旭两眼赤红,但他似乎还是能听懂陈甜悠说的话,所以他就没有再吸陈甜悠的花瓣,而是极为野蛮地抓着陈甜悠双腿扯向他,随后他就强行让陈甜悠双腿压在他肩上。

刘旭往下弯的同时,陈甜悠的屁股就更大幅度地撅了起来。

顶到门口,没有丝毫停留的刘旭就猛地一挺。

“啊!”

进入泥泞之地后,刘旭就大口喘着气,随后就如同一台机器般蹂躏着陈甜悠,更是将陈甜悠上衣往上扯,如同着了魔般用力揉搓着那两颗C杯奶。

陈甜悠喜欢温柔的刘旭,就像那晚。不过刘旭现在这么野蛮,她其实也蛮舒服的。当然,因为下面还不够湿,所以一开始摩擦的时候,陈甜悠就觉得有一点的疼,但疼痛感很快就因为流出的水而消失,随后她就觉得自己像是在前往天堂的路上,更是忍不住发出了啊啊叫浪。

“旭哥……噢……不要这么用力……我受不了……噢……”

章节目录

村野男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天天向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天向下并收藏村野男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