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了什么事?”注意到西弗勒斯忽然变了脸色,卢修斯担忧的问。

西弗勒斯没有回答,反而单手将双面镜藏在背后,几乎同时,邓布利多苍老的容颜出现在跳跃的壁炉火焰中。“西弗勒斯,格兰芬多塔楼有人闯入,组织所有斯莱特林聚集到礼堂。”

看着老人再次消失,西弗勒斯沉着脸想要收起双面镜。

“西弗勒斯,先把衣服换了吧,还有,让德拉科小心。”卢修斯见状连忙开口建议,并且说出对爱子的担忧。

西弗勒斯神色一凝,低声承诺:“放心吧。”说完合上了双面镜,以最快的速度换上宽大适于战斗的巫师袍,快步走出了地窖办公室。

走廊上,斯莱特林现任首席马库斯弗林特正一脸焦虑,斯看到院长打开大门,连忙迎了上去。“院长,格兰芬多们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回到了礼堂,似乎很慌张!”

西弗勒斯瞪了他一眼,看着马库斯恢复了以往的冷静,才冷声开口:“有外人进入霍格沃兹,立即命令各年级首席组织学生,进入霍格沃兹礼堂等候。”

马库斯连忙躬身,跟在西弗勒斯身后来到了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因为没有其他节目,又离礼堂最近,小蛇们早已回寝宽衣入睡,一一被惊醒,有些连睡衣都没来得及换下就出了寝室。

西弗勒斯注意到,明亮的魔法灯光下,德拉科苍白的脸上飘着一层浅淡的红晕,显然也已入睡,不过还算衣衫整齐,外面匆忙的套了一件巫师袍,只是太过单薄,看着十分消瘦。

看着首席在清点人数,西弗勒斯面无表情的抽出黑色魔杖,轻轻一挥,近百件温暖厚实的黑色大斗篷出现在小蛇们面前。小蛇们感激的看了眼冷漠的地窖蛇王,纷纷将斗篷披在身上。已经十月底了,地窖的阴冷湿寒可不是他们匆忙披上的巫师袍可以抵御的。

一群披着黑色大斗篷的高低不一的小巫师们进入,让原本乱糟糟的礼堂有了一瞬间的安静。

“没想到院长看着冷漠无情,其实挺体贴的啊?”高尔裹着斗篷对着德拉科兴奋的开口,得到周边小蛇们的点头赞同。

虽然斯莱特林院长最是偏心护短,可小蛇们自己却是心知肚明,他们院长从来对他们也是十分严厉冷漠的。这还是第一次,他们院长光明正大的表现出对他们身体方面的关心照顾。看着与他们离他们寝室最近的赫奇帕奇们瑟瑟发抖的样子,小蛇们不禁庆幸着。

德拉科紧紧注视着礼堂中央沉默站立的魔药教授,耳边满是同学们赞誉感动的言辞,冰蓝色的眼同样闪过动容.他对自己冷清的教父了解远甚于其他人,心情更加激荡。

教授们很快随同邓布利多校长前去搜查,小动物们也躺进了邓布利多变出来的紫色睡袋。只是一时间也无法入睡,在哪里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哈利情知西里斯·布莱克是来找他的,既愤怒又害怕,罗恩开学前就从他的父母那里听说过此事,大敌当前他连忙主动向哈利表达了关切,两个小男巫很快就和好了。

“你说这次斯莱特林为什么穿的一样进来啊?”之前的小争执根本没有被罗恩放在心上,何况他觉得自己只是开了一个小玩笑,所以全然不在意的又提到了斯莱特林的事情。

赫敏虽然不喜欢罗恩提到斯莱特林,不过见他只是好奇没有偏见,也没有驳斥,倒是好心的说着自己的见解。

“你看邓布利多校长挥动了魔杖,就变出数百只一模一样的睡袋,这些斯莱特林穿着一样的黑色大斗篷,很可能也是他们的院长变出来的。”

罗恩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心中嘀咕着,老蝙蝠居然还有这么好心的时候,不过他终于记起,晚宴因为他开的没有根据的小玩笑,惹得哈利很不客气的驳了他的面子,这次也就只敢暗自腹诽。

可这些话听在哈利耳朵,还是让他不舒服。他本来就将晚宴上魔药教授和马尔福穿同款礼服的事情记在了心里,刚才小蛇们进来礼堂,他也第一眼就注意到了,人群中优雅站立的德拉科·马尔福,只是铂金小贵族正专注的看着礼堂中央的教授席,哈利知道,他看的正是斯莱特林院长。

现在一听罗恩和赫敏的话,不知道是羡慕马尔福,可以得到霍格沃兹最令人恐惧的教授的关心,还是妒忌两人异常亲密的关系,或者只是纯粹的看不过眼,哈利心中升腾起一股异样的不甘,以及今晚忽然闯入的西里斯·布莱克的愤恨。

不去理会好友和同学们的窃窃私语,哈利恨恨的坐在睡袋里想要躺下,却又猛地抬头看向斯莱特林所在的方向,不想竟然对上一双平静无波的冰蓝色双眼,德拉科·马尔福正披着斗篷看向他,哈利不由睁大眼,却失望的发现德拉科的视线扫过后,没有停顿的又看向了其他地方,不一会和他身边那个皮肤微黑却又十分漂亮的布莱斯说了什么,两人矮下身躺进了睡袋。

哈利不由失落起来,他烦躁的也躺了下来,却小心的竖起耳朵想要听旁边的说话,可是霍格沃兹的礼堂实在太大,又睡满了心生不安的小巫师们,又怎么可能听到远处小蛇们在说什么,不由更加挫败,连罗恩和赫敏说了什么都没注意。

时间过了好久,礼堂也开始安静下来,可直到邓布利多和其他教授的对话传来,没有发现西里斯·布莱克的踪迹,哈利才将注意力转移开。他听到了斯内普教授说,怀疑有人带领西里斯·布莱克进入霍格沃兹,心中冷哼。

魔药教授看不惯卢平教授,在格兰芬多看来就是小心眼的表现,哪怕他对斯莱特林再好,也还是一只阴森油腻的老蝙蝠,卢平教授那么温柔的巫师他都要针对,实在太过分了。更不要说他现在说的似乎还是在怀疑卢平暗藏西里斯·布莱克,哈利这两周也在动脑思考,魔药教授说的更是浅显,哈利一下几句听懂了。霍格沃兹的教授只有卢平是新来的,他怀疑的是一定是卢平教授。

教授们又离开了,哈利把心里的想法和听到的对着赫敏倾诉。

赫敏这一次却出乎意料的没有直接表示赞同,反而严肃的看向哈利。

“哈利,你有没有想过,斯内普教授为什么会这样怀疑?”

“谁都知道他想要成为黑魔法防御术教授啊,你看他对以前的黑魔法防御术教授,态度都很差!”哈利理直气壮的开口。

赫敏摇了摇头,看见罗恩已经睡熟,特意压低了嗓音:“你还没有想明白吗?以前的奇洛教授本就心怀不轨,洛哈特教授是自己招惹的斯内普教授,前两年看来斯内普教授至少不想要我们出事的。而这次卢平教授明显是受到邓布利多校长信任的,可斯内普教授却还是不相信,他既然怀疑了并且提了出来,一定是有原因的,你忘记了我们曾经看到过,你的父亲有三个好友吗?”

哈利立即把之前对斯内普的负面情绪抛开,激动的坐起身:“你是说卢平教授和我爸爸还有西里斯·布莱克……”

赫敏一手捂住哈利的嘴,小声的提醒了下,随即点头:“对,1981年的预言家日报,和海格都曾经提过,你父亲有三个最好的朋友,保密人就是西里斯·布莱克,那个想要为你父母报仇却被杀死的也是一个,还有一个人我们不知道的,他和西里斯·布莱克关系足够好,才会被斯内普教授怀疑,而且你不觉得卢平教授似乎对你很不一样吗?”

哈利怔怔的看着好友:“可是,卢平教授不会……”

赫敏毫不迟疑的点头表示赞同:“对,卢平教授不会,可是我们却可以确定他和西里斯·布莱克一定有关系,我们一直不知道十二年前具体发生了什么,究竟保密人保守的是什么秘密泄露了,才会导致你父母死亡,或许,我们可以通过卢平教授知道这一切。”

她顿了顿,眼里飞快的闪过同情:“如果卢平教授真的和你父亲是好友,你也可以知道一些你父母的事情不是吗?”哈利最近一直被负面情绪控制着,赫敏也很担心,虽然愿意学习是好事,可一味的压制着对西里斯·布莱克的仇恨,终究不好,如果可以转移哈利的注意力就更好了。

哈利沉默了下来,以他敏感的性子,其实早就发现卢平教授对他特别的关照,开始他还以为是他救世主的身份导致的,现在赫敏这样一说,难道卢平教授真的是他父亲的好友?

“可惜我们不能找到学生档案,否则很容易就可以知道了。”赫敏在一旁叹息着。

哈利闻言不由一脸愁容:“也只有教授才知道吧,以前斯内普教授让我在费尔奇那边的储物室关禁闭的时候,那里倒是有档案的,可是太多了,如果不熟悉的,就是查一年,也查不出来。还是直接问卢平教授吧,我相信他一定不会骗我的。”哈利说着,脸色显出坚定的神色,视线却不由自主的转向斯莱特林的方向。

这几天调查过去保密人事件,他才发现自己对魔法界的了解是何等的匮乏,想法又是何其狭隘。他会成长起来的,哈利暗暗对着自己发誓,想到德拉科说的那句“徒有虚名”,哈利心中升起一股不服气,德拉科现在的确表现很优秀,可是,他也不差!

已经入睡的德拉科从来没有想过,一向被动接受他挑衅的救世主,居然想要向他挑战。他正因为地窖蛇王难得的温情好梦正酣,俊秀的眉眼舒展开,柔软的唇弯曲成好看的弧线,让担心他而悄无声息的走过来的西弗勒斯,也松开皱起的眉头,冷淡的黑眸闪过温暖,小心的抽出魔杖,为他布上了保暖咒,很快又转身,融入了黑暗。

章节目录

[HP]颠覆之抉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呆提欢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呆提欢颜并收藏[HP]颠覆之抉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