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拉科晶亮的眼睛灼灼生辉,轻易就可以看出心情很好,和之前的闷闷不乐截然不同,让西弗勒斯不由诧异,不过想着之前可能只是对纳西莎没有出现太过失望了,也就抛之脑后。

“你身体还很虚弱,先去睡吧?”西弗勒斯走到办公桌旁坐下,对着德拉科点头示意。

虽然时间不早了,可这一晚他一直在和卢修斯商量霍格沃兹存在的几个中立贵族的继承人问题,根本没有时间批阅作业,看着桌面堆积的厚厚的羊皮纸,西弗勒斯眼里闪过不耐烦。

德拉科没有听话的回去卧室,反而睁大眼看着沉稳的端坐着的魔药教授。

“教父,我刚刚才醒,现在也睡不着。”

西弗勒斯持羽毛笔的手顿了顿,抽出魔杖对着一旁的茶几点了点,一张小书桌立即取代了他,魔杖又挥动了下,几叠报纸飞了出来。

“你昏睡了三天,这是这些天的预言家日报和唱唱反调等各类报纸,你看一下吧,了解一下最近的时事,顺便想一想因为你的救人引发的各种问题,你以后要怎么处理。”

德拉科吃了一惊,他虽然知道教父不会将他赶去卧室,可也以为最多让他看看书什么的,却没想到居然是想要让他看看时事。

平时他当然也会注意魔法界的各类信息,可是关注重点只在和霍格沃兹或者马尔福有关的消息,现在魔药大师说的,分明是想让他开始参与进一些重要的计划里。

西弗勒斯优雅的挑眉,双手交叉放在办公桌上,深邃的黑眸赞赏的看着眼前的铂金男孩,摆出打算长谈的样子。他发现德拉科的确是很通透,难怪卢修斯让他找机会好好谈谈。

不仅仅是为了让德拉科注意和黄金男孩的距离,还是因为过于聪慧的继承人,在战争即将来临的情况下,如果对他们的计划一无所知又有了自己的心思,对他们来说实在太危险了。

黑魔王是摄魂取念的高手,可不是区区一个防御挂坠就可以抵挡的,更不要说他对所有追求力量的斯莱特林有着无与伦比的吸引和诱惑,他们不能放任这样的情况发生,可同时也不能让德拉科知道他们的真正计划,现在连纳西莎,对他们的打算也只是的一知半解。不是信不过,而是担心无法保密。

“在你看这些之前,我有话要对你说。”西弗勒斯沉声开口,看着神情变得严肃的德拉科,身后向后靠在了高背椅上。“你父亲对你救了波特,其实很不满意。除了你以身犯险外,还有就是,马尔福的立场和救世主是相悖的。虽然你只是无意识的心软,可是对于很多人来说,你的一举一动都代表了马尔福的决定和改变。”

德拉科一脸的惊讶根本无法掩饰,虽然一直以来马尔福的立场都是十分鲜明的站在食死徒一方。可是这个学期以来,卢修斯却一直在向他强调,不可以和救世主起冲突,甚至还让他有意识的引导波特善于动脑、善于查询真相、刺激他努力上进。

当然如果德拉科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自然是毫无异义的接受了,毕竟之前的做法很可能只是一种试探或者是一种战略性的妥协。

然而经历过战争、早已成长起来的德拉科清楚的知道,波特和凤凰社才是战争的最后赢家,那么这一次的意外救人的举动,可以很好地改善马尔福和救世主的关系,就算他的父亲没有改变立场的想法,现在他的行为也符合分散风险的利益最大化,为什么不更进一步反而要坚定食死徒的立场呢。难道他恨不得波特早点死去,以避免让他的教父为他冒险。

德拉科细细斟酌着魔药教授的话,总觉得似乎话中有话,却又不知道他的真实目的究竟是什么?

他努力回想着这时候的他应该知道的事情,卢修斯从来都没有告诉过他黑魔王还活着,他和其他人一样对黑魔王的事情完全不了解。所以一直到四年级的三强争霸赛,他才从波特的大喊中得知黑魔王复活。那么在此之前,他应该只是看不顺眼波特,基于学院之间的对立,才一直挑衅他的。并没有凤凰社和食死徒之间的生死仇敌的立场。

“如果只是纯血的问题,波特也是纯血巫师不是吗?我虽然很讨厌他,可是也不可能就这么看着他从我身边掉下去,这会让斯莱特林在整个霍格沃兹变得糟糕,而救了他却可以让马尔福可进可退。”他德拉科想了想,委婉的找了一个说得过去的动机。

西弗勒斯听着德拉科略显干涩却条理分明的话,暗自点头,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光明正大的说辞,尤其之前明明是卢修斯要求他改变对波特的态度的,还真是难为他了。

“原本是这样没错,卢修斯之所以让你不再挑衅波特,也是因为霍格沃兹有邓布利多在,你的任何针对救世主的动作,只能让马尔福和斯莱特林陷入尴尬的境地。前两年格兰芬多连续获得学院杯就是证据,所以我们才想有所改变。可是这并不意味着,需要你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一个救世主。更不希望让你们进而成为朋友。”

德拉科立即了然,看来他的双亲是不希望他和波特关系太近了。只是战争最后可是波特赢了,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可事实就是那个百年来最强大的黑暗君王,输给了刚成年的波特,他还真的不想放过这个结交的机会。

“教父,我没有想要和波特成为朋友。”德拉科拢在巫师袍下的手暗自握紧成拳,小心翼翼的回答。他很担心自己的阴奉阳违被敏感的双面间谍发现。

西弗勒斯专注的看着德拉科,少年的小动作其实都落入眼里,不过他以为德拉科是心中不满,开口警告。

“那样最好。你父亲之前应该和你提过,希望你拉拢斯莱特林的纯血,这一次救人,虽然不在我们预计,可却是和其他学院交好的一个机会,卢修斯想要在魔法部更进一层,如果你可以在霍格沃兹配合他拉拢足够的实力,改变斯莱特林被孤立的尴尬,就再好不过了。”

德拉科一时间反应不过来,略显呆滞的看着他的教父,这么说来,两个成年斯莱特林的打算,竟是想要让他和波特对决吗?就像波特是凤凰社未来的领军人物,这是想让他整合未成年斯莱特林的势力?

西弗勒斯好整以暇的看着教子不知所措的模样,意味深长的勾起嘴角。

“之前并不想让你知道的,只不过我们都开始在布置了,如果你丝毫不清楚,很可能破坏了你父亲的计划。而且你也足够大了,现在也是一次机会。”

德拉科实在是想不通,如果这是父亲的计划,为什么他站在凤凰社这边的教父也会同意?占着年纪小,德拉科索性问出口,这样还不容易引起怀疑。“什么计划?进入魔法部高层?爸爸之前不是一直都不想进入魔法部的吗?”

“我之前说了,救世主出现在霍格沃兹以后,格兰芬多尤其团结,斯莱特林的形势很不妙,我们不能一直被动的等待着,卢修斯进驻魔法部是最好的选择。可是如果你和波特的关系太近,会不利于我们的立场。”西弗勒斯似是而非的说着,却不再继续解释。

他只需要告诉德拉科,马尔福的立场是和救世主对立的,他们的一切行动都是为了以后做准备,至于黑魔王的事情,德拉科一直以为他死了,暂时就不用告诉他了。这样将来即使黑魔王复活,透过德拉科的大脑看到曾经发生的这些事情,也不会怀疑卢修斯的忠心。

德拉科心中一片混乱,他本来还想趁机找出两个父亲做出改变的原因,现在却发现,即使他们的做法已经不同,却还是在坚持原有的立场没有丝毫的改变。可是德拉科也不能告诉他们未来可能发生什么,因为他的教父失忆了,而他的爸爸,德拉科暗自叹息,想起卢修斯在战后的万念俱灰,也许他先要做的,是刺激他的爸爸抛开那些自尊和骄傲,先把他的教父追回来?

“是的,教父。”德拉科努力的平复心情,甚至不敢动用大脑封闭术,之前他可从没学过大脑封闭术,是在六年级暑假的时候由贝拉姨妈教导才会的。

西弗勒斯没有看出眼前的教子复杂的心思,看德拉科已经了解他话中的意思,也达到了谈话的目的,遂专心的低下头开始批阅作业。

德拉科则借翻看报纸的机会渐渐冷静下来,思索着将来如何行事。各家报纸虽然有他救了波特的报道,但是并没有大肆宣扬,很可能是邓布利多和他父亲共同努力的结果,都想要降低这件事造成的不利影响。只不过邓布利多是不想马尔福趁机获取更高的利益,卢修斯则是不想马尔福冠上亲近救世主的帽子。

德拉科叹了口气,抬头看到黑衣的地窖蛇王,一直埋首盯着厚厚的羊皮纸,时不时的脸上显出怒意或者无奈,微微弯起嘴角。无论如何,他的教父还活着,已是邀天之幸。至于将来,波特既然成功救世,这次又欠了自己人情,以后想要保住马尔福的战后地位并不难,只要他的父亲和教父最后都平安的活下去。

爸爸和教父都是最优秀的黑巫师,最有实力的斯莱特林,以教父那么危险的身份,最后也不是因为身份暴露才牺牲的,也许,他唯一要做的,就是让他的教父拥有活下去的信念。

教父,即使你愿意为了波特选择死亡,那么,是否愿意为了我,活下去呢?德拉科眨了眨眼,掩去眼角的湿意,扬起了一抹浅笑。

章节目录

[HP]颠覆之抉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呆提欢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呆提欢颜并收藏[HP]颠覆之抉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