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拉科走出霍格沃兹特快,就在月台上看到了如同发光体般的充满魅力的父亲,以及温婉优雅的母亲。他努力的克制激动,不紧不慢的走了过去。除了开始之初那次,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纳西莎了,尤其这短短的几个月,对于德拉科却犹如天翻地覆般。

虽然纳西莎不是他的亲生母亲,可是对他来说,十几年倾尽所有的养育、战争期间无私的帮助,他和纳西莎之间的母子亲情是牢不可破的。

“爸爸、妈妈!”

纳西莎眼眶不禁泛红,她是回来以后才知道的德拉科受伤的事情,差点因此和内维尔、卢修斯吵起来。在她心里,无论德拉科是否成熟懂事了,始终都是那个弱小的需要保护的孩子。她忍不住伸手抱住了德拉科。

“小龙!”

德拉科静静的靠在温暖的怀抱,心中充满了温馨和感激。

以前,他都是骄傲的,他可以肆意的随着性子做任何事情。直到卢修斯被关进了阿兹卡班,直到他屈辱的跪倒在那个不成人形却异常强大的黑巫师脚下,他才清楚的知道,他是那般的软弱无能,保护不了他坚强温柔的母亲,保护不了传承千年的家族,甚至最后要不是他的教父,他就会被作为视为弃子处理掉。而当一切过去,他以为时光会带走战争的阴云,却再次迎来了无法挽回的绝望。

幸好,他知道了未来会有的悲惨结局,这一次,他一定会努力的成长,即使无法战胜那些强大的可怕的敌人,可是他可以智取,可以发挥所有的力量,倾尽所有的保护他的亲人和家族。

“好了,德拉科,我们该走了。”卢修斯轻轻的拉过了他,低声的吩咐:“你母亲最近累到了,扶着她走吧。”

德拉科忙直起身,抬头看了眼,纳西莎面色苍白显得很是憔悴。

“嗯,好的。”德拉科伸手挽住纳西莎的手臂,正要向前走去,一股难以忽视的视线直直的看来,德拉科扭头,格兰芬多三人组就在不远处,那个早上死活要送他礼物的波特一脸的羡慕。

德拉科愣了愣,虽然他不想承认,可是不得不说,救世主还真是一个悲惨的职业。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会因此而心软,斯莱特林永远只对自己珍视的人付出。德拉科眼角余光注意到很多的家长正关注着他们,眼里闪过异样,对着波特似有若无的点了点头,与父母并肩离开了站台。

哈利艳羡的看着远去的马尔福一家,他本打算圣诞节在霍格沃兹度过的,可是想到罗恩失落的眼神,就准备和赫敏一起去对角巷,给罗恩再买一个宠物作为圣诞节的礼物。

他们是好朋友,可是哈利羞愧的发现,不管克鲁克山为什么对斑斑充满敌意,可是罗恩也没有错,自己的宠物被欺负甚至可能被吃了,谁也不会高兴的。罗恩的确有点小气,可是他们也的确没有尽到朋友的责任,没有设身处地的为罗恩想过。也许他们无法赔偿罗恩,同样的可以维护主人的宠物,可他们至少可以尽一份心意。

原本不赞同他离开霍格沃兹的卢平,在听说了他们的主意后,还赞扬他们,说他的爸爸也是这样重情重义的人。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赫敏似乎脸色有点扭曲。

一下火车,哈利一眼就看见团聚的马尔福一家,看着温馨的一家三口,哈利十分羡慕,每个人都有幸福的家庭,唯独他没有。哈利不禁想起初入学时,海格给他的相片,心中泛起酸涩。不过德拉科居然会回头看他,甚至还对着他点头,让哈利有种意外的惊喜。

卢平看着有点失神的哈利,心生忧虑。他这次,是特意跟着保护哈利安全的。本来邓布利多想让西弗勒斯负责,不过哈利已经被罗恩邀请了去韦斯莱家过节,斯莱特林院长的西弗勒斯,显然就不合适了。

只不过,哈利似乎太过注重德拉科·马尔福了。虽然这也是他们之前计划好的,可是卢平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脱离了掌握。

“哈利,给罗恩买完礼物后,如果你想,我可以带你去波特老宅。”卢平柔和在哈利耳边说着。

哈利果然立即回神,连连点头。他一直将父母当成最大的偶像,可也从来不去打探那些过往,父母早逝是哈利心中最大的创伤。他只想过要为父母报仇,却从没想着去父母的墓地,这对他来说,是无法面对的事实。他也不想孤零零的站在父母的墓碑前,即使罗恩和赫敏,也无法体会那样的孤苦无依。

可是卢平教授是不一样的,他的父母也是莱姆斯的好友,哈利更不需要在他面前伪装什么。只是短短的几个月,温和不失严厉的莱姆斯,让他有种父兄的认同感。

卢平笑了笑,一旁的罗恩忍不住看向赫敏,张了张嘴,却见赫敏毫不犹豫的摇头。赫敏心中其实已经有所猜测,可是看到哈利信赖的眼神,她还是不忍心打破。

不管当时斯内普教授的话意味着什么,卢平教授特殊的身份,在那个恶作剧中有没有起什么作用,哈利始终是无辜的,他的父母是战争中被阴谋杀死的,对哈利来说,那就是他的精神支柱,容不得一点瑕疵,一旦形象被毁,赫敏想不出哈利会有怎样的反应。

罗恩挠了挠头,悄悄的退后了几步。他从来不会善解人意,不过赫敏无疑是聪明的,虽然因为斑斑的事情,让他很生气,可是他也不想让哈利伤心。而且他刚刚听到了给他买礼物,罗恩的心思升起期待,他也不到14岁,对于礼物自然是无比期待的。每年的圣诞节和生日,是他最喜欢的节日了。

卢平果然说话算数,在哈利和赫敏分开后,带着他来到了波特老宅的废墟。不远处,一个不大的墓地,长眠着他的父母。

哈利只是沉默的看着并排放置的两个白色墓碑,想起在厄里斯魔镜上看到的一幕,那果然是永远也无法实现的梦想。他眨了眨眼,用力的收回即将泛滥的泪水,也许,他不应该逃避这一切。想起卢平曾经斥责他轻忽了父母拼命保护下的生命,哈利不觉羞愧。

“莱姆斯,你也有我爸爸妈妈的照片吗?”哈利轻声的问。

卢平已经有点后悔带着哈利过来,他的本意,是打算让哈利将注意力从德拉科·马尔福的身上转移开,可是哈利向他要照片,他保留的照片几乎每一张都有西里斯,而对于卢平来说,詹姆斯的死和西里斯的背叛,是他难以面对的现实,最大的痛苦来源。

上一次哈利询问,就已经让他难以应对,这次还真是搬石砸脚。不过小孩子总要有崇拜的偶像和学习的榜样,用詹姆斯和莉莉在学校的优异表现来激励哈利,倒也可以。卢平满心的苦涩,甚至开始盘算着哈利的学习计划,也免得小孩精力旺盛的追问他过去的事情。

那天西弗勒斯当着哈利的面说的那些话,让卢平很是胆颤心惊。虽然之前西弗勒斯代课的时候,还专门讲过狼人方面的知识,可是因为哈利的当堂反驳,小动物们的注意力都转移了。而这一次,其他人猜不透,那个聪明的小女巫肯定知道了什么。她和罗恩的动作,卢平都看在了眼里。

他不知道一旦他苦心隐藏的身份被揭穿,原本崇拜欣赏的眼神转为厌恶恐惧,他要怎么办。这半年在霍格沃兹的生活,是他自毕业以来最开心的时光了。一旦身份暴露,恐怕连邓布利多校长都会被他牵连。

看哈利还一脸的期盼,卢平勉强的露出笑容。

另一边,造成卢平惶惶不可终日的“元凶”,早就回到蜘蛛尾巷的家。西弗勒斯身为斯莱特林院长,外出都是通过壁炉的,自然不像其他人,需要坐上一天的火车,回来后一直指挥着普林斯的家养小精灵,布置他那破旧的房子。

房间倒也不用太过奢华,可至少不能过于脏乱,还有原本简易的魔药实验室,也需要重新改建。他在纯血药剂基础上研究出的魔力提升剂,已经初见成效,这个假期正好可以开始进入临床实验,他需要设备完善的实验室,以配合他的实验进程。

忽然,他设定的魔法防御阵被触发,却没有发出任何的攻击。西弗勒斯蹙起眉,可以进入蜘蛛尾巷不被攻击的,也就邓布利多和卢修斯。他大步走出实验室,果然,卢修斯悠闲的站在了大厅。

“我想这个时候,你刚接了德拉科回来。”西弗勒斯很是不解,德拉科才回来,卢修斯不应该陪着才对吗,何况他们上午才通过双面镜,能有什么事。

卢修斯正兴趣盎然的看着变得焕然一新的蜘蛛尾巷,地上铺上了墨绿色的地毯,所有的破旧家具都消失不见了,摆上了米白色的组合家具,墙壁也被刷上了和斯莱特林地窖办公室一样的银绿色,甚至连通往二楼的摇摇晃晃的楼梯,都被新的取代。

看到西弗勒斯从地窖走出,他不由满脸笑意的迎了上去。西弗勒斯越是重视德拉科,他自然越高兴。

“我来接你!”

西弗勒斯扬起一边眉毛,接他?“明天的圣诞宴会,我既然答应参加,自然会到的。”

“不,我说的是今晚的圣诞大餐。”卢修斯想起被纳西莎鄙视,就很郁闷,明明之前在普林斯城堡的时候,西弗勒斯答应了和他过圣诞节的,而他居然忙的忘记了,被西弗勒斯自动的改成参加圣诞宴会了。圣诞宴会到时候会有很多人参加,和平安夜大餐这样的家庭式聚会相差太大了。“你明明答应在马尔福过圣诞节的。”

听到卢修斯似有无尽委屈的声音,西弗勒斯忍不住瞪了他一眼,不过这次倒是他理亏,倒也没有喷洒毒液。

“本来德拉科也想过来的,他也希望可以和教父一起吃圣诞大餐,你不是还有圣诞礼物要给他的吗,正好这次可以放在他的床头,而不是和其他礼物一样挂在圣诞树上,你知道他早就在抱怨了。”卢修斯忙祭出大旗,只看西弗勒斯为他布置房间,就知道德拉科有多能干了。

果然,西弗勒斯眼里闪过笑意,对着卢修斯点了点头。

章节目录

[HP]颠覆之抉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呆提欢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呆提欢颜并收藏[HP]颠覆之抉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