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下午,西弗勒斯一直待在了魔药实验室,连晚餐也没有前去礼堂。在通知德拉科自己修习以后,一头埋进了成堆的预言家日报上。在熬得双眼红肿以后,终于翻出了1979年12月底的预言家日报,上面的主题赫然是,黑魔王恭贺卢修斯·马尔福与纳西莎·布莱克结婚大喜。

西弗勒斯木然的看着眼前异常刺目的报道,第一次在没有运转大脑封闭术的时候,纯黑色的双眼如同玻璃般没有丝毫的光泽,仅剩下一片空洞。

所有的猜测都可以推翻了。曾经他以为,他和卢修斯的分离,是因为他对莉莉·伊万斯过分的执着,可是看看,早在预言产生之前,卢修斯就已经和纳西莎结为夫妻。也就是说,他们当时已经分开了。

其实也许不必再找寻什么过去了,预言当时的意外,可能只是一种错觉。也许他当时并不是在意七月那个数据,很可能只是对于预言本身的恐慌?因为那没有丝毫的佐证。

反而是从这份预言家日报上,可以看出真正的端倪。德拉科既然是9个月的时候早产,也就说明纳西莎怀孕的时间是在1979年的10月份,也就是结婚之前他们就在一起了。

他的记忆从莉莉结婚以后开始混乱,也许就是因为当时的卢修斯已经选择了纳西莎,所以他的记忆才会出现混乱,因为他根本无法接受那个事实。

也许在此之前他还曾经心中期盼过,纳西莎和卢修斯之间是在结婚以后才真正在一起,直到德拉科的出生,彻底打破了他的幻想。怀孕不足七个月又被钻心咒击中,孩子根本无法活下来。这让他彻底的意识到了他一直不肯面对的真相。他又被钻心咒击中,才会潜意识的记住那时身体与心灵的绝望与痛苦,却又忘记了那个难堪的事实。难怪他会记不清阿布拉克萨斯说的那句话究竟是什么时候的。

这真是一个巨大的嘲讽,西弗勒斯痛苦的勾起嘴角。明明都已经分开了,又何必在意是早产7个月还是9个月。卢修斯没有向他提及,也完全可以说得通了不是吗?他们已经分手了,无论当时的他有多么的不正常,对一心照顾病弱的德拉科的卢修斯来说,已经分手的情人根本是无关紧要的。

西弗勒斯嗤嗤的发出嘲笑声,满含着凄凉与绝望的在空寂的卧室内响起。他第一次恨他为什么要如此执意的寻找过去的真相,结果只是发现了一份曾经遭遇背叛的爱情。他起身来到盥洗室,打开了水龙头将水流洒向自己,意图恢复一贯的冷静。看着镜中阴沉空洞的黑发黑眼的男巫,西弗勒斯嘴角卷起一个难看的假笑。

一夕时间,西弗勒斯不知道应该去如何回应发现的事实。他不知道卢修斯到底是怎么想的,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为什么还可以若无其事的一再接近他。在德拉科尚且年幼的时候,卢修斯就不曾掩藏想要复合的意图,甚至到了现在,他利用离婚和德拉科为借口,想尽一切办法的接近他,在马尔福已经获得绝对主动权的现在,又因为他双面间谍的身份,彻底的放弃了投靠黑魔王得到更大权力的野心。

西弗勒斯努力的清空大脑,清理了自己后回到了卧室,平躺在黑色的大床上。如果没有这段时间的相处,也许他可以毫不犹豫的放弃,可是在卢修斯做出那么多以后,他又怎么会因为过去的那一段不堪的过往,轻易地放弃已经唾手可得的幸福。回想起阿布拉克萨斯的那句纯血继承人的话,卢修斯究竟是怎么想的,难道是为了得到一个纯正意义上的继承人吗?

就在西弗勒斯越来越混乱的时候,身边的双面镜忽然震动了起来。西弗勒斯面无表情的打开双面镜,卢修斯温柔的笑脸出现在眼前。西弗勒斯发现,他根本不知道应该发出质问,还是大度的放弃,他现在无法面对卢修斯。

“卢修斯,我累了,先休息了。”西弗勒斯暗哑着嗓音开口。

卢修斯收敛了笑意,细心的观察西弗勒斯,轻易地就看到了昏暗灯光下,那双充血的黑眸,还有苍白的脸上残留着的水珠,这样的西弗勒斯,甚至透着几分脆弱,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那你好好休息,魔药的事情,不用那么心急。”

西弗勒斯沉默的点头,不去理会一脸关切的卢修斯,利索的合上了双面镜,只是愣愣的瞪着虚空,任由思绪将自己拖入不知名的远方。

双面镜另一端的卢修斯,瞪着手中的双面镜,脑海浮现之前西弗勒斯的模样,白天看着一切都还正常,如果只是为了魔药,短短的几个小时,根本不应该如此。卢修斯心中忽然升起一股不安。

卢修斯提起羽毛笔,给德拉科写了一封信函。看着远去的金雕身影,卢修斯皱起眉,既然德拉科已经知道了他和西弗勒斯的事情,甚至还是支持的态度,也许,他应该再配备一套双面镜,或者,就像麻瓜世界流行的移动通讯工具一样,可以让他们及时沟通。

不知道卢修斯举动的西弗勒斯,独自一人沉浸在茫然之中,理智和情感站在他的两段不断地拉扯着他,一方面是无法割舍的与卢修斯之间的同甘共苦和异常执着的爱恋,另一方面却是基于曾经的背叛而起的不甘与怀疑,都令他感到痛苦。

西弗勒斯其实也很清楚,作为一个斯莱特林,当他恢复了冷静与理智以后,他的内心早就靠向了卢修斯,没有人可以拒绝这样全然的付出。

他只是在害怕而已,对于卢修斯来说,这一次的靠近,无非是担心战争来临时他会遇到的危险而已。如果不是这样,也许卢修斯根本不会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可是一旦危机消失,卢修斯还会在乎吗?如果是的话,为什么这十二年来,卢修斯从来没有如此破釜沉舟的决心。

这么久以来的相处,其实西弗勒斯一直也都是不安的,对于前半生一直处于不幸的他来说,太过美好的一切,总是容易被打破的,就好像在德拉科主动的表示愿意接受他和卢修斯的新关系之后,现实给了他重重的一击,让他再次清醒的认识到了残酷的真实。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西弗勒斯原以为自己会失眠一整晚,可是等第二天他恢复了清醒,却发现自己居然也睡了三四个小时,忍不住自嘲了一下,整理好一切后,如常的走出魔药办公室,前往礼堂用餐。

邓布利多一眼就看到他的魔药教授难看的脸色。“西弗勒斯,你没事吧?”

“不,只是做实验有点晚了。”西弗勒斯漫不经心的回答,神情却也怏怏的。

邓布利多眼神一凝,他以为西弗勒斯是在实验封魔药剂,这种魔药他之前连听都没听过,看来应该是非常麻烦,看着异常憔悴的西弗勒斯,他忍不住的劝说:“还是身体为主,这么多的学生可都指着你教导魔药学呢!”邓布利多说到最后,意有所指的暗示着。

西弗勒斯强忍住不耐的将视线扫过哈利·波特后,不自禁的转移到德拉科身上,本以为会因此而迁怒,这个代表着过去最令他痛苦到宁可遗忘记忆的教子,却在对上那双明显担忧神色彩的晶蓝色眼睛,和那酷似卢修斯的样貌时,心中的酸楚奇迹般的被安抚了似的,冲着德拉科点头示意后,若无其事的收回了视线。

也许,他比他认为的,还要在乎那对铂金父子。西弗勒斯端起黑咖啡,心情沉重的转着心思。

学生长桌上,德拉科在收到卢修斯的信后,就一直很担心。在一切已经有条不紊的进行时,他绝不希望自己教父出现任何的意外。好在刚才的对视,西弗勒斯并没有什么不妥。想来还是卢修斯猜测的魔药的问题困扰了西弗勒斯,德拉科暗自祈祷,千万不要被蛇王迁怒,提前训练他的大脑封闭术,他还没想到解决的办法呢。

“德拉科,你似乎很担心斯内普院长?”布莱斯奇怪的问道,德拉科眼里的担忧几乎不加掩饰,魔药教授明明很正常呀,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他多心,格兰芬多的救世主,似乎也一直看着德拉科和斯内普院长,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想到最近和德拉科变得生疏起来,布莱斯心中略显失落。

德拉科回神看向好友,笑了起来:“哦,我是担心被罚啊,我偷偷的学习了一种魔法,结果现在斯内普院长要开始教我了,你说我怎么办呢?”

布莱斯一愣,难道德拉科担心的是他自己?“那有什么的,你就装模作样的先书面学习,然后就说已经学会了不就可以了,你的魔法天赋那么好,说自己私下练习过,一定没问题的,或者在考验的时候,故意露出一些小破绽。”

看到德拉科一脸的恍然大悟,布莱斯笑了起来,没想到德拉科还有这么稚气的时候。只是再抬眼一看,对面长桌上格兰芬多的救世主居然瞪大眼看着他,不禁一愣,若有所思的看了无所察觉的德拉科一样,微微眯起了双眼。

章节目录

[HP]颠覆之抉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呆提欢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呆提欢颜并收藏[HP]颠覆之抉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