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不出他所料,当卢修斯来到魔法部大厅的时候,不少记者已经守在那里,正围在一些魔法部官员的身边,嘈杂的询问着什么。

卢修斯对这些记者可没没什么好印象,不过利用起来,也是毫不手软。看着他们逐渐围了过来,卢修斯脸上保持着贵族式的优雅微笑,冷静从容的等待着他们的提问。

“马尔福先生,作为霍格沃兹的董事之一,你对这次学校出现狼人事件,不知有什么看法?是否会开除这位狼人教授的?”一个男记者率先开口询问。

卢修斯对着他点了点头,不紧不慢的回应:“作为霍格沃兹的学校董事之一,我和大家一样,才是事发后才知道这件事。这的确是件难以想象的事情,这位莱姆斯·卢平显然是没有任职资格的。我不知道,邓布利多校长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这无疑是极不合适的。我为此十分遗憾,邓布利多校长显然在考虑问题的时候,并没有将学生的安危放在首位。”

“哦,那么你是认为,白巫师邓布利多担任霍格沃兹校长十分失职吗?”另一个记者连忙凑上前,眼里闪烁着精光,作为斯莱特林第一大贵族,卢修斯·马尔福的这番表态,是否意味着黑与白的争执呢?

同时,另一个女巫也发出尖利的质问:“难道说,马尔福先生是在质疑邓布利多校长的任职资格吗?如果没有邓布利多校长,也许五十年来,魔法界就没有和平可言了!”

很显然,一部分的巫师在一开始的愤怒过后,非常自然的为他们伟大的白巫师寻找尽可能的藉口,毕竟邓布利多在巫师心中的地位,几乎已经被神话了。就不知道这位记者,是真心这么认为,还是打算挑起巫师对于斯莱特林的仇视,以转移狼人教授的丑闻。

卢修斯优雅的挑眉,眼里是不加掩饰的愤怒。“邓布利多曾经作出的伟大贡献,我们所有人都铭记在心。可这并不意味着,他有权将我们的孩子、我们的未来置于险地。

这学期以来,我的继承人德拉科·马尔福,已经连续两次遇到生命危险,都是源于邓布利多招收的两位不合格的教授。

那位已经被停职的鲁伯·海格,不过是个三年级就被退学的半巨人,根本没有任何的教学资格。更不要说这位莱姆斯·卢平令人惊恐的狼人身份。如果不是斯莱特林院长,我不敢想象会有这样的厄运降临在我们的孩子身上。

难道说,作为家长,我那么信任的将孩子交托给学校,就是让他去面对这么危险的教授的吗?黑魔法防御术据说是被诅咒的职业,一般教导的内容大多也就是最简单的防御魔咒,可是现在如此危险的授课,比德姆斯特朗的黑魔法课,只怕也危险的多吧?”

魔法部大厅一时间陷入寂静中,他们都是成年巫师,也大多拥有了继承人,如果自己继承人遇到这样的事情,显然也会如此愤怒。

“其实霍格沃兹也传来消息,邓布利多校长之所以聘请莱姆斯·卢平,除了学校内有魔药大师可以帮忙熬煮狼毒药剂,也是因为他过去和西里斯·布莱克是好友,非常了解西里斯·布莱克的习惯,可以顺利的抓住他。只不过这次凑巧是在月圆之夜,之前的半个学期,可是没有出现问题的。”

另一个相对温和的声音打破了凝滞的气氛,却也挑起了所有人的敏感神经。这样的言论的确存在,甚至在这两天广为流传,大部分巫师也比较能接受这个,在他们看来,邓布利多作为伟大的白巫师,也许只是太过想要尽早的抓住西里斯·布莱克以平息混乱了。邓布利多在魔法界的地位和巨大的贡献,绝不可能会是恶意的想要危害到小巫师的安全。

卢修斯这两天在普林斯城堡,可是这些消息却是知道的。显然邓布利多已经和他忠实的伙伴通气,只不过为了降低狼人教授的恶劣影响,在看到他和福吉想要隐瞒西里斯的事情后,暂时先放出了一部分似是而非的话题。只是很显然这隐瞒的一部分,因为沟通不利,居然就这么大刺刺的暴露在他的面前,当然也可能是时间太短未暇顾及。不过这样一来,凤凰社后续的布置,可以来不及改口了。

卢修斯挑眉看向那个看似忠厚的记者,眼里闪过嘲讽,沉默不语的将视线扫过一反常态没有采访的丽塔·斯基特。

之前发话的记者见无人响应,正觉得尴尬,一个娇娆的女声不怀好意的响起。“请问马尔福先生,我们听说西里斯·布莱克是你的妻弟,不知道这一次他越狱被捕,你有什么看法呢?”正是丽塔·斯基特。

卢修斯神情自若的扫过众人,对着不远处走来的福吉部长,微微点头一笑。“西里斯·布莱克的事情,我今天就会向威森加摩申诉。”他不顾周围记者大变的脸色,意味深长的解释:“西里斯·布莱克是被冤枉的,因为当初被判定已经死亡的梅林一级勋章得主彼得·佩迪鲁,还活着,此事,是月圆之夜当事人都亲眼所见,我想即使你们怀疑我和我的继承人的立场,总不会怀疑救世主吧?毕竟詹姆斯·波特夫妇的死,之前的传言是因西里斯·布莱克告密而死的。哈利·波特一定不会放过真正的叛徒。”

一干记者被卢修斯出人意料的回答惊得目瞪口呆,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的反应,眼前的铂金大贵族已经闲庭信步般的离开了。魔法部大厅在陷入一瞬间的寂静后,忽然如同被沸水蒸腾般的热闹起来。凡是听到这一消息的巫师们,开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很快消息就传遍了整个魔法部。

“卢修斯·马尔福居然想为西里斯·布莱克翻案,这太不可思议了?”

“布莱克家和马尔福家是姻亲,这样也不奇怪吧?”

“怎么不奇怪?西里斯·布莱克可是很早就被逐出家门的。如果他是冤枉的,也就意味着他可是真正的战争英雄、凤凰社的坚定分子,你觉得前食死徒身份的卢修斯·马尔福,真的会愿意帮他翻案吗?”

“是啊,如果西里斯不是告密者,那就说明他很可能是黑魔王的死忠,那他出手帮助才有道理?”

“可是,以卢修斯·马尔福的地位和为人,既然都说了会申诉,说明他一定是有把握的。这样的翻案完全可以用到吐真剂,任何巫师都无法抵抗吐真剂的威力。也就是说,西里斯·布莱克的确可能是冤枉的。”

一时间,众人都无法揣摩卢修斯·马尔福的用意。一个疑惑的的声音忽然响起。

“其实前段时间,不是说卢修斯·马尔福,当初也只是‘被夺魂’所以才会加入食死徒的吗?那他出手救西里斯·布莱克,于情于理,都是正常的吧?”

在场的记者们不由一愣,因为刚才卢修斯·马尔福对邓布利多,这位站在神秘人对面的凤凰社领袖,毫不客气的质疑,以及之前阿兹卡班改革提议而对马尔福产生的怀疑,居然让他们忘记了,卢修斯·马尔福的确可能只是单纯的,想要为西里斯·布莱克平冤。

而且当他们冷静下来仔细想想,卢修斯·马尔福作为德拉科·马尔福的父亲、霍格沃兹的校董、魔法部法律司的组员,一言一行根本没有任何的差错,只不过当巫师们看到邓布利多和卢修斯·马尔福站在对立面的时候,总是会习惯性的去考虑马尔福曾经的食死徒背景。

卢修斯对此自是十分清楚。他从没指望凭借着短短一两个月,就彻底扭转巫师们对马尔福以及斯莱特林的印象,让他们放松对斯莱特林的警惕,想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尤其之前,他刚刚因为阿兹卡班改革的问题,受到大批的格兰芬多激进分子和政治敏锐的魔法部成员的抨击。

说起来这次西里斯·布莱克的事情,一如他之前所预料的,果然是一个他彻底翻身的机会。毕竟之前的救助迪夫·普伦顿,隆巴顿夫妇,都是因为魔药的关系,他之所以可以顺利引导舆论,完全在于卡尔·普伦顿等中立势力的配合。可是这一次完全不同,他可以一边为白巫师染上其他颜色,另一方面也可以真正的洗白马尔福。这才是他如此积极的原因。甚至因为之前邓布利多安排的为莱姆斯·卢平开脱的流言,也会因此沦为笑话。

卢修斯到了魔法部办公室的第一件事,就是向威森加摩提起申诉。同时看着时间距离霍格沃兹开课还有十几分钟,忍不住联通了双面镜。

此时的西弗勒斯,正对他恨得牙痒痒。他一早回到霍格沃兹的时候,收获了无数的关切与问候,尤其邓布利多几乎满溢的愧疚和松了口气的神情,让他狠狠的皱起眉,十分的疑惑。不过是魔力紊乱在医疗翼昏睡了三天,就是普通的小巫师,苏醒后休息两天也够了,直到他对上德拉科担忧的神色,才惊觉不对劲。

等回到地窖办公室,站在穿衣镜前,他才注意到,他一脸的苍白憔悴,行动间十分的僵硬,明显纵欲过度的表现。显然教授们不可能想到这一点,以为他身体尚未恢复,邓布利多必然是误以为是他还沉浸在悲伤之中,难怪连知道他身体状况的德拉科,都一脸的担心。本就因为休眠不够、早起又差点迟到的西弗勒斯彻底暴躁了。现在一看罪魁祸首,西弗勒斯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好语气。

“什么事?”

卢修斯意外的扬眉,两人刚刚分开,只是一个早餐时间,没理由西弗勒斯生他气才对。卢修斯忽然觉得有点不妙,他居然忘记告诉他西里斯·布莱克的事情了,西弗勒斯最厌恶的就是这个家伙,现在知道他要救他,本就心情不好的魔药教授会不会暴怒?

“呃,我是有事情忘记告诉你了。”卢修斯心虚的开口,事实上,这两天,他只顾着和西弗勒斯培养感情,魔法界的事情也只是简单的讲了几句巫师们的反应,其他还真是什么都没说。

事实证明,虽然西弗勒斯心情不好,不过对于卢修斯要救西里斯·布莱克的事情,却也没有任何的异议。不说西里斯·布莱克已经坐冤狱十二年,即使没有,看在纳西莎为他细心教养德拉科的份上,他也不可能为了过去的私人恩怨,阻止卢修斯救人。

“我很感激纳西莎。”西弗勒斯轻声的回答,想到纳西莎和德拉科之间亲密的母子亲情,心中充满了感动和酸楚。

卢修斯眼睛闪了闪,温柔的注视着西弗勒斯。“是的。我们都应该感激她。”他居然忘记了,这一次救西里斯·布莱克,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纳西莎而起的,毕竟布莱克家族如今也只有西里斯·布莱克可以继承了。

现在纳西莎既然已经和内维尔结婚甚至有了身孕,如果西里斯·布莱克真的出狱,布莱克家的产业,也许他应该尽早的帮忙从魔法部那里都拿回来。也算是彻底了了纳西莎的心思。

一想起布莱克的产业,卢修斯忽然想到雷古勒斯·布莱克。他记得在战争中,好像听贝拉提起,雷古勒斯似乎是背叛了黑魔王,偷走了一个什么重要的东西。可以让雷古勒斯甘冒生命危险偷取的东西,无疑是十分重要的。

隐匿在暗处的黑魔王,是他们最大的威胁。如果可以尽早知道黑魔王不死的秘密,他们也能掌握更大的主动,任何有可能的线索,他们都不能放弃。至于西弗勒斯说过会找哈利·波特了解情况,救世主毕竟是在邓布利多眼皮底下,西弗勒斯行事未免太受拘束。

“西弗勒斯,你知道雷古勒斯失踪前有什么异样吗?”卢修斯眯着眼,却怎么也想不起,那个名义上的小舅子当时有什么表现。

着急上课的西弗勒斯蹙起眉,不解卢修斯为什么忽然问起这样的问题。雷古勒斯失踪的时候,他的心思都在怀孕上,对雷古勒斯根本没有任何的记忆。“毫无疑问,你可以通过纳西莎向布莱克的家养小精灵打探。”

西弗勒斯现在可不敢小看这种奴性的魔法生物,他调查记忆的问题,都是通过家养小精灵的帮助。

卢修斯不禁眼前一亮,布莱克家现在唯一剩下的家养小精灵,无疑就是克利切。他记得,克利切对雷古勒斯十分忠心,应该会了解一些他们不知道的□。

“西弗勒斯,有关日记本的事情,就让德拉科去向哈利·波特探听消息吧,他会更加方便一点。”卢修斯眯着眼提醒,正好德拉科面对着哈利·波特,又太过意气用事了,正好可以打磨一下。至于克利切,他需要联系纳西莎,以家养小精灵对家族的忠诚,也只有纳西莎才可能有办法套出过去的隐秘。

西弗勒斯了然的点头,他也知道卢修斯的顾虑,开学近一个月的时间,除了他因为记忆的问题分心,也是因为他还没找到从救世主那里查探日记本的方法。对小巫师使用吐真剂和摄魂取念,很容易损伤大脑,甚至引发魔力暴动,尤其救世主对他存在强烈的抵抗情绪。

这也好,学生的事情,交给德拉科处理的确更加妥当,而且这样的委以重任,也是磨练的一种方法。西弗勒斯扣下双面镜,走出了办公室准备上课。

章节目录

[HP]颠覆之抉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呆提欢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呆提欢颜并收藏[HP]颠覆之抉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