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只要你和克利切立下保密誓约,不可以告诉任何人,我们参与了今天的事情。”卢修斯慢吞吞的提出条件。

“我们?”西里斯先生一愣,随后不解的问。

“我和西弗勒斯!”卢修斯开口。事关魂器,他本打算和西弗勒斯两人去解决,也避免因此而泄密。只是现在不可能瞒过西里斯,那么双方自然要签署魔法保密契约。至于带上西弗勒斯,自然是因为这次去孤岛,那里有太多的阴尸,仅凭他自己,并没有万全的把握保护所有人,而无论是西里斯还是克利切,都是不能出事的。

西里斯看着不容拒绝的卢修斯,暗自咬牙,要不是有求于人又受他限制,他何必如此憋屈。好在卢修斯并没有提出过分的要求。西里斯很清楚,卢修斯是不想惹麻烦,带上斯内普无非是想多点把握,不过他是绝不会主动向斯内普求情的!

卢修斯瞥了大义凛然点头的西里斯一眼,转身拿出双面镜,通知了西弗勒斯,特意详细讲述了克利切在孤岛遇到的问题。

蛇王来的很快,卢修斯把他接了进去。这一次西里斯在看到西弗勒斯的时候,难得理智的扭过头去,只要想到克利切说起的孤岛那盆诡异的魔药,西里斯就浑身发寒,魔药大师斯内普的能力也许可以帮他们,为了雷古勒斯,再怎么不乐意,他也只能忍气吞声。

西弗勒斯也是冷着一张脸,他最讨厌这只惹麻烦的蠢狗,听到卢修斯说要带他一起去,漆黑眸子里的阴霾,浓郁的令人心惊。

卢修斯见状,对于西里斯可以引起西弗勒斯如此大的情绪波动感到心惊,不过时间紧急,也只能边走边说了。“他是雷古勒斯的血亲,总不能让纳西莎过去吧?”

西弗勒斯勉强压制住心中突起的烦躁,他也知道卢修斯一定是有不得已的原因,只是对着卢修斯摇了摇头,示意他们尽快解决魂器。

西里斯和克利切按照卢修斯拿出的契约,订立了魔法保密契约。对外,只说克利切向西里斯坦诚了一切,魔药则归功于布莱克家族的珍贵收藏。

三人很快就在克利切的带领下,来到了那个海边洞穴,克利切很快找到了入口。

“需要血!”克利切尖声叫着,充血肿胀的眼睛盯着卢修斯,而且只能是有巫师魔力的血才行。所以那一次,本就虚弱的雷古勒斯在喝完致命的毒药后,毫无抵抗能力的被拉进了黑湖。

西弗勒斯蹙眉对着洞穴仔细检查了一下,随后对着卢修斯点了点头。

海风将三人的巫师袍吹得呼呼作响,卢修斯一头耀眼的铂金长发也是随风飞扬,却依然显然优雅高贵,他转头看向沉默的西里斯·布莱克,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淡笑。

“怎么,不是你要去找你的弟弟吗?”

西里斯猛地扭头,看到一旁的西弗勒斯同样露出轻蔑的神情,不由心头火起,毫不犹豫的挥动魔杖对着自己手臂念动咒语,大量鲜艳的血喷向了岩石,很快洞壁出现一个看不见底的山洞。

入口扑鼻的血腥味和海风的腥臭,加上山洞阴郁的气息,让西弗勒斯忍不住的想要作呕。卢修斯很快就察觉了他的异样,心中升起担忧,不着痕迹的走上前半托着西弗勒斯,与他并肩走了进去。西里斯和克利切跟在了后面。

看着眼前并肩而行的两个斯莱特林,即使是一心记着雷古勒斯的西里斯,心中升起一股异样,灰色的眼睛闪了闪。

他们劫道者四人,詹姆斯死了,虫尾巴背叛了他们,他和卢平即使现在看来不错,可是“赤胆忠心咒”带来的隔阂始终存在着,可是他一心鄙夷的斯莱特林因为利益带来的友谊,却是比起他们坚固了许多。

再想想克利切口中那个敢于反抗伏地魔、甚至调换了伏地魔重要物品的雷古勒斯,也许,他从来没有认真了解过,这些喜欢阴谋算计的斯莱特林。

转眼已经十四年了,这些年他从来没有想过雷古勒斯,甚至雷古勒斯的模样都在他的记忆中模糊,西里斯其实也很清楚,摄魂怪的确给他带来了巨大的伤害,虽然他曾经用狗的形态躲避,可是伤害还是造成了,所有小时候快乐的记忆,也都不再清晰。

“你该死的在想什么?”一个熟悉的低沉柔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西里斯眨眨眼,才发现自己居然被抓住了后衣领。

“你做什么?”西里斯恶狠狠的瞪向说话的西弗勒斯,看到他眼底流露出的厌恶不屑,一下就怒了,连找寻雷古勒斯的事情都忘记了。梅林的臭袜子,就算斯莱特林也有令人羡慕的友谊、也有勇敢的战士,他也永远不会喜欢这个这个阴沉油腻的“鼻涕精”。

就算现在的礼仪修养比起古老的贵族也不差,身上的巫师袍也是极尽低调舒适的高等面料,他也永远不会忘记他过去落魄狼狈的样子。就算取得再大的成就,也改不了他混血的出生。西里斯阴暗的想着,斯内普凭什么看不起他,他还看不起这个“鼻涕精”呢!以一个混血的身份进入纯血至上的斯莱特林,并且以此为荣,他根本就是最阴险的毒蛇。难怪会成为斯莱特林的院长,只可惜,也永远无法成为他最羡慕的纯血巫师。

“你说什么?”

西里斯只觉得一股大力将他推开,身体不由自主的摔倒在地,眼睛对上一片绿莹莹的水光,他才注意到,自己距离深不见底的湖边很近了,而他之前心里想的,一股脑的都说了出来。可是他明明就是因为,看不惯父母对于血统的坚持和对黑魔法的崇拜,才离开家族,现在居然在鄙夷一个魔药大师的混血统。抬头看向眼里如同酝酿着风暴般的黑眸,西里斯张了张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西弗,你又何必好心的拦他,就这样看着他走进黑湖底和雷古勒斯作伴,再好不过!”卢修斯冰冷的灰眸满是愤怒,没想到这个没脑子的蠢货,居然如此不识好歹,看来这段时间的治疗远远不够。

西里斯脸上不由火辣辣的疼痛,讪讪的起身,看向已经不再看他的西弗勒斯,没想到刚才斯内普居然只是想要救他。

“我们现在怎么办?”西里斯放低了姿态。

卢修斯冷冷的挑眉。“先用血缘魔法把雷古勒斯找到,他就在冰冷的湖底。至于之后,如果你想知道雷古勒斯放了什么进去,你也可以去找,说不定还可以感同身受一下,那种令人灼烧般绝望的痛楚!”他看着再次暴怒的西里斯,英俊的脸上露出假笑:“哦不,我说笑的,怎么可以让一个伟大正义的凤凰社战士,冒着生命的危险,只是去取一个从来都看不起的弟弟的遗物呢。”

西里斯一听立即丢掉了羞愧,眼里射出浓浓的恨意,反而坚定了要去找回雷古勒斯放在毒药盆下面遗物的决心。

西弗勒斯眼中闪过疑惑,魂器在克利切手中,他们根本没有必要,让布莱克冒险去取无用之物。只是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西里斯再次割伤手臂,随着血液渗出,黑湖中的阴尸在绿光中若隐若现,很快,一个身穿黑色巫师袍的惨白青年,从湖底箭一般的飞出,扑向了还在东张西望的西里斯。

“障碍重重”、“盔甲护身”“快快束缚”一连串咒语奔袭而至,阴尸很快被一层看不见的透明光罩摊开,随后被西弗勒斯和卢修斯默契甩出的“藤蔓缠绕”死死的扯住,跌落在在湖边的。

“雷古勒斯小主人!”一直躲在远处的克利切嘴里发出凄厉的叫声,飞快的扑了上去。

卢修斯握着蛇头杖发出一道障碍咒,将克利切挡在外面,阴尸的毒就算是家养小精灵也无法抵挡,魂器可还在克利切手里。

西里斯茫然的看着地上熟悉而又陌生的扭曲面容,自从听到克利切的话,他其实一直都没有真正的接受,总觉得内向软弱的雷古勒斯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他甚至有种梦游的感觉,觉得这一切都不是真实的,雷古勒斯十四年前就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说不定只是因为害怕了躲了起来,怎么会在这阴冷的湖底呢?

他不断地摇头,根本无法接受,嘴里还念念有词着。“不!这不是雷尔!雷尔才不是长这样的,它只是和雷尔有几分相似而已,你们骗不过我的……”

西弗勒斯眯起眼,看着一脸不出所料的卢修斯。

“他还能有心思和你斗气,分明就是没有真正接受现实。”卢修斯淡漠的开口。他没有解释的是,这也是因为,西里斯·布莱克一直在服用的镇定精神的魔药,导致他平时也会出现一些精神恍惚,所以对于这种彻底颠覆的真相,根本无法接受。

“所以,你才激他去取那个假盒子?”西弗勒斯了然的点了点头,知道了卢修斯的打算。很显然生不如死的真实痛苦,足以让那只蠢狗清醒,当然,这样的方式也相对极端了些,不过他和卢修斯从来也不是心慈手软之辈,他和西里斯·布莱克又是仇敌,就是好心那只蠢狗怕也不敢接受。

卢修斯“嗯”了一声,这样一来,雷古勒斯的事情,恐怕也会让西里斯·布莱克痛彻心扉的同时,心甘情愿的接手他已经抛弃的家族。他也算彻底解了纳西莎的心事。至于这主意起源于对西里斯·布莱克的报复心理,卢修斯更是不会细说。

阴尸身上的毒素十分厉害,他们最后不得不火化了雷古勒斯的尸身,西里斯小心的收起骨灰,放在一个施了空间咒的袋子里贴身收藏,然后催促着克利切带着他去了湖心岛。

“我们也过去吧?”卢修斯想了想,生怕到时候克利切没有及时拉住想要寻水的西里斯,他不在乎西里斯·布莱克是否受苦,可毕竟是他带出圣芒戈的,总要让他平安回去才行。

西弗勒斯诧异的挑眉,那条船可是无法载两个成年巫师的,他们要怎么过去?

西弗勒斯的疑惑实在太明显,趁着无人看见,卢修斯忍不住抱住他,凑到他的耳边轻笑起来,看到机敏强悍的西弗勒斯陷入误区,还真是难得。

“你忘了我们是巫师吗?”卢修斯大方的接受西弗勒斯的瞪视:“谁说到湖心岛一定要经过水面,我们有的是飞天工具。”

西弗勒斯耳根不由泛红,他的确是没有想到,不过估计黑魔王也没有想到这一点,尤其他本身还是就会飞行的。

卢修斯得意的笑了起来,凑近吻了吻,然后拿出两件飞行斗篷。两人很快就到了被黑湖环绕着的岛屿,西里斯已经在强行喝毒药了,听着他的胡言乱语和绝望哀嚎,西弗勒斯忽然觉得奇怪,他原先还以为,以他方才对西里斯·布莱克的厌恶,看到仇人如此痛苦,他应该会很高兴才是。可实际上,他的心绪却是没有一丝波动。

西弗勒斯扭头,看到并肩站立着的卢修斯,嘴角上扬勾起一抹柔和的浅笑。他现在他有了可以全心信赖的爱人,有一个聪慧懂事又贴心的孩子,过去的一切实在不必耿耿于怀。只要西里斯·布莱克不再挑起事端,他也可以完全无视他。

看着还在忏悔绝望中的西里斯·布莱克,西弗勒斯拿出一个魔药瓶,对着盛放魔药的盆倾倒下去,里面原本只能喝掉的魔药神奇的消融掉了。卢修斯摇了摇头,没想到西弗勒斯居然出手帮助西里斯·布莱克,不过,看到如同死狗般瘫软在地的西里斯,想到他身体尚未康复,轻哼了一声没有阻止。

两人合力搬开压在上面的盆,然后拿出那个精致的挂坠盒,一打开,里面还有一张纸条。恢复了一点力气的西里斯立即爬了过来。“给我!”他沙哑着开口,眼睛里闪耀着噬人的光芒,要不是实力相差太大,他也许已经扑上去抢了。

已经再次确定心中猜想的卢修斯,难得大方的将纸条和挂坠盒给了西里斯,然后对视一眼,听到了又一轮的嚎叫。

注意到西里斯沉默了一会后,打算把雷古勒斯的遗物带走,卢修斯开口制止:“你不觉得,雷古勒斯以生命发出的挑战,就应该给黑魔王看到吗?”

西里斯一愣,的确,他的弟弟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当然要让那个疯狂的伏地魔看到这一切。西里斯狼狈的擦拭掉眼角的泪水,珍而重之的将挂坠盒和纸条放回原地。

“不管你们打什么主意,我已经发誓,不会泄露分毫了。那个魂器,既然你们有办法毁坏,就和我们一起看吧。”西里斯第一次表现出了经受过完整贵族教育的纯血巫师的教养,说完,他转身命令克利切:“克利切,直接带我们回家!”

不错,那的确是他的家,虽然早已物是人非,可是他要带着他的弟弟回去,那是唯一可以包容他们的地方。

即使西里斯再怎么粗神经,他其实也知道,邓布利多的确不是如同外界传言的有什么阴谋,才会放任救世主的教父被蒙冤入狱。而是理由太简单了,因为他并不完全信任,他这个出生斯莱特林的格兰芬多。如果当初外传的保密人是莱姆斯·卢平,他被冤枉了,是绝不会没有经过审批就这么被投进阿兹卡班的。

看着几乎瞬间变了样的西里斯,卢修斯难得赞赏的看了他一眼,看着这一次的苦头,吃的还是很有用的。

西弗勒斯却是无所谓,这一趟不过是为了找到雷古勒斯的尸体,西里斯的改变与他无关。至于纸条上的字虽然震撼人心,可是他们关注的里面的内容,也是验证了他们的猜测而已。毕竟日记本的事情,都只是通过德拉科的转述,难免担心中间会有差错。

回到格里莫广场后,看着在蛇怪毒液的侵蚀下,连外表精致的盒子都一起被腐蚀、最后可以发出嘶声力竭惨叫声的魂器,卢修斯和西弗勒斯不禁心底发寒。不过证实了魂器的同时又消灭掉其中一个,这一趟终于没有白走。

至于西里斯原本在圣芒戈养出来的红润的脸变得惨白无比,身体的魔力甚至陷入崩溃边缘,卢修斯在将他送回圣芒戈的时候,也只是告诉卡梅隆,西里斯·布莱克和布莱克家族的家养小精灵好像起了争执,才会如此的。然后卢修斯转身回去了马尔福庄园,他还需要把事情告诉纳西莎和内维尔,西弗勒斯则早就回去霍格沃兹了。

章节目录

[HP]颠覆之抉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呆提欢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呆提欢颜并收藏[HP]颠覆之抉择最新章节